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从 Bitcoin 和 Ven 看国家货币的消失

黑胡子 发布在 比特币 0 26813

自从36氪报道了匿名货币 Bitcoin 以来,科技圈对电子货币的讨论越来越多。那么电子货币会对普通货币产生哪些影响呢?它本身有什么优势呢?分布式的电子货币会取代封闭的国家货币吗?

电子货币实际上是一种网络账本,用来衡量并记录网络结点之间发生的财务交易。

第一批电子货币(Beenz、Flooz等)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以失败告终。五年前,虚拟货币经济在网游中蓬勃发展,比如《第二人生》里面的林登币,魔兽世界金币,Entropia,以及腾讯 QQ 币等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现在网络货币正在走出虚拟游戏世界,走进全球经济,其中的先锋包括Flattr,Bitcoin,Ripple,Ven,以及社区交易系统(LETS)。这些电子货币之间最大的不同就是开放性:Ven,Flattr,Amex Rewards 是封闭的,Bitcoin,Ripple 是开放的。这一点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们的管理难度。

2009年 Satoshi Nakamoto 的一篇论文描述了一种 P2P 货币,一种类似 BT 种子的货币,匿名,发行和传播都是分布式的,没有网络中心。600年以来所有的货币都有一个网络中心。一种真正的 P2P 货币需要创新的框架,但 Bitcoin 的开源特点令其在过去18个月中发展迅速。随着 Bitcoin 越来越流行,其价值越来越大,已经成为普通货币之外的另一种货币,因为这种货币不受人的控制,而是受算法控制。即便 Bitcoin 和 Ripple 不会形成一股巨大的势力,也会为更多的分布式货币、一种对所有人开放的货币铺平道路。开放市场、开放货币、开放混乱,以及一场价值集合的大爆发。最终的影响力可能来自 Facebook、Google 或其他大型社交网络,他们的用户群更大。

2007年7月4日, Hub Culture 发布了第一款 Ven(一种新兴货币)应用,这是一个分水岭:它让人迷惑不解,因为 Ven 没有价值,也没有汇率,它只是存在,只能随意发送好友,或在好友之间交易,就好比是你捡起一块鹅卵石,然后给它赋予任意面值。每个人都笑了,这家公司很快意识到如果一种货币想要引起关注,必需要通过其它东西来衡量。货币需要一种指定的价值来被人理解,需要一种语言。

2008年, 这家公司给 Ven 制定了一种价值语言:10 VEN = 1 USD,然后卖给会员,可 Pavilions(接收 Ven 的零售点)使用。当时 Ven 的巨大进步在于它是一种全球性数字货币,任何人之间都可以交易,交易成本很低。后来,该公司把 Ven 和几种货币进行绑定,这意味着其价格比单一的法定货币更加稳定。此外,Ven 还和硬资产进行了关联,后来还增加了碳期货支持。现在的 Ven 高效、稳定、环保,需求在飞速增长。

总的来说,电子货币正在改变钱的用途,增加全球社会制定和交易价值的方式。这些经济体很小,但增长很快,620万 Bitcoin 几乎相当于5000万美元。目前流通的 Ven 有500万,GDP 约合50多万美元,年增速为10倍。Ven 存在于一个更加封闭的规则中,但即便是开源的 Bitcoin 也无法摆脱价值困扰:如果想交易,必需制定一种价值。如果能指定价值,就可以和其他有指定价值的东西进行交换。互联网已经支持各种价值的交换,并在帮助人们衡量和交换这些价值。从理论和逻辑角度看,互联网及其互联网上的所有内容都将被赋予一种价值。一旦拥有了价值之后,实际上所有东西都可以变成钱,货币本身将消失。

这样的事情已经在 Facebook Like 和 Google’s +1 按钮上崭露头角,基于注意力和喜爱性的微价值有朝一日会发生改变:一单位 Facebook Credit 值多少 Likes?一单位 Ven 价值多少 Credit?Olive Garden 里面的一碗烤宽面条值几个 Ven?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互联网上这种附加在所有物品上的嵌入价值体系会让互联网上的交易无处不在。国家货币的概念将变得不仅陈旧,而且臃肿,货币的价值充其量也就是一个“Like”,一个香蕉,或一种名声,这些东西都将通过一种通用的“数学语言”和国家货币对话。最终,所有这些东西都可以即时等价交换。这种事情什么时候到来很难判断,但这是互联网第二个发展阶段唯一必然的结果。第一个阶段,也就是通信的 P2P 化,已经如火如荼。

并且这种变革发生的速度将超出所有人预期,因为它只需要简单的数字价值,无需复杂通信。随着大部分人都通过互联网连接在一起,迅速、大规模接受新理念、新体系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尤其是当它可以带来一场价值创造的根本性巨变时更是如此。我们正在教互联网学习数学,而方式就是随意的链接。

货币和所有其他物品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这将对人、人际关系、乃至实体经济产生什么影响呢?这是一个亟待思考的问题。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创造并衡量价值的巨变,这种变革在过去600多年中不曾有过,600多年前出现了第一批系统的国家化货币。它将深刻影响价值的中心控制和分布式控制,以及衡量价值传统原型。今天它是一个雪球,但明天它将成为一场雪崩。尽管拭目以待。

到最后不会只剩下一种单一的全球货币,或单一的储备货币,但在不久的将来,一个储备货币网络将允许人们选择新的交易方式。实际上,现在已经有了这样的交易方式,就像上面提到的那样。长期来看,这些货币和其他类型的价值都将通过统一的系统(很有可能是互联网本身)来衡量和表达。其结果就是货币的终结和单一价值(Singular Value)的出现。

单一货币的崛起意味着更加有效的资本市场和GDP扩张的巨大潜力。它意味着一种固定资产价值和更加有效的知识货币化的混合(这种趋势在不断扩张)。这种组合将导致一种硬资产(几乎肯定会受制于紧俏资源的压力)。这两种资产及其相对价值之间的紧张关系将会带来深远影响。

把货币供给控制权交给互联网会有什么后果呢?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开这个结果吗?答案就是系统性冻结正在崩溃的比例。政府不得随意选择货币的价值,不得随意放宽/缩紧货币供给。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开始学习这种新型通用语言的人将领先一步。建立在税收和中央货币管理基础上的国家概念呢?有朝一日互联网本身会控制“我们的国家”吗?它会成为一个仁慈的极权吗?这些非常值得思考。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