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DigiCash是如何自我毁灭的

格勒个外 发布在 币头条 22 8228

1998年9月,数字现金( DigiCash)高科技公司最终破产了。其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Palo Alto, California)的办公室,仍然开放一段时间,但这仅仅是暂缓执行。两个月前(本文写于1999年1月) ,该公司申请了破产保护。

没有人意识到DigiCash的“未决故障”让荷兰失去一些原本该有的荣耀。该公司取得了辉煌的产品,这项发明于阿姆斯特丹科学园的前卫技术甚至让硅谷都嫉妒。互联网大师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甚至称电子支付系统-电子现金( ecash)为,

“我已经看到的在过去20年中最令人兴奋的产品。”

DigiCash的兴衰是一个充满偏执、理想主义、不专业和贪婪的故事。

大卫 乔姆(David Chaum)

david-chaum-5

在数字现金的历史上,有个人的名字脱颖而出,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人,他就是——大卫 乔姆,美国公民,他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是一位杰出的数学家,同时也是一个对事物有自己见解的人。1980年代后期,他周游世界之后,停留在阿姆斯特丹。在这里,他成为了CWI(数学与信息科学中心)的密码学研究组的负责人。密码学是一种编码和解码数据的保护隐私的科学。 前几年乔姆已经在这个领域首屈一指,当时有业内人士估计他在这个领域是世界前五。

在CWI,他们还致力于电子支付系统。在1990年代初,Rijkswaterstaat(荷兰的公共工程部,负责水路和公路建设)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他们想引用于公路自动收费站。 乔姆聚集了几个研究人员,主要来自其先前与埃因霍温大学( the university of Eindhoven)的接触,他们相识于飞利浦赞助的“青年研究者”组织,他们为了编程,在电脑前消耗了青春,热情地开始 ,在短短一周之内完成了这项工作。

 DigiCash(数字现金)

Rijkswaterstaat很满意,于是他们的团队也得到了另一项任务。也就是那时候,乔姆闻到了钱的气味。他为何不把他在1980年代申请的专利用来赚钱呢? 1990年4月21日,DigiCash公司终于有了出头之日。不幸的是,Rijkswaterstaat决定继续用旧的设备进行号牌识别,而把先进的系统放着备用。 乔姆本可以在CWI继续他的工作,但他显然尝到了经商的禁果。他决定通过其他方法推销他的研究:智能卡,销售点应用,现金出纳机和电话银行。当然,他不得不退出在CWI的工作,因为两者有利益冲突的风险。

该公司的融资是由美国人私下进行。据DigiCash的前雇员说,乔姆和他富裕的家庭至少贡献了几百万。

这一切都开始得相当不错。这个全新的公司销售的封闭系统智能卡成为了它多年的摇钱树。正是在这个时候,第一个刺激物出现。即使你是一个出色的科学家,这并不意味着你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乔姆是个控制狂,他不给其他任何人授权,并坚持控制每一个工作者。 “这导致研究缓慢”,一名希望匿名的DigiCash的前雇员解释说,

“我们有很多半成品,对于该朝哪个方向,他不断地改变自己的主意。”

这让一些人疯狂,没多久,开始的几个人背离了他,并开始了他们自己的公司。 1992年,鲍德温·德·科夫( Boudewijn de Kerf ) 和爱德华·德容(  Eduard de Jong ) 离开公司去了硅谷,他们发明了一个操作系统,卖给太阳微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赚了一大笔。

Ecash(电子现金)

B5291C2D-51A2-4A86-8B9D-E66E02B7852A

尽管大卫乔姆很恼人,但不可否认他也很睿智。 1993年,他发明了数字支付系统Ecash。据业内人士介绍,这是一种使我们能够安全地以匿名方式在互联网上支付的技术上完美的产品,令那些译解密码的人在这个领域有事要做了。他们认为用信用卡支付是非常不安全的。有的人只需要拦截号码就能够花别人的钱。小额支付使用信用卡也很麻烦。交易费用也很高。然而Ecash完全适用于在互联网上支付。

正是因为这种理想主义,让人们离不开顽固的乔姆。狂热为他完美灵感的优雅增添了风采。甚至还有人从美国乘飞机去见证这个美丽的东西的诞生,这是不寻常的,因为这通常是只与大额支票或者停车场里的租用梅赛德斯关联在一起的。一名前雇员:

“没有诸如‘我们打算使本公司尽可能做大,尽快,然后套现’的废话,不,我们真的很想让这款产品尽可能做大。”

访问的人认为走在矩阵构建的阿姆斯特丹科技园有种年轻活跃的氛围。没有严肃的西装,更像是一个学校的庭院,真正的神童用他们自己的电子工具从贩售机拿到了咖啡。

传说中的偏执

o_Phaistos

但是,即使这种热情也无法承受由首席执行官大卫乔姆作出的决定而产生的不良情绪。几乎你每问一个DigiCash的前雇员,他都能够告诉你乔姆的传奇猜疑的故事。 “偏执狂”是经常听到的对他的评价。雷蒙德 斯托弗伯格(Raymond Stofberg)曾负责DigiCash的金融事务,直到1996年8月,他如今拥有互联网公司EURO RSSG,他从这个故事的开始解释起,几年前斯托弗伯格与亨德森投资管理公司达成协议,他们将陆续投资1000万美元,当Chaum看到了协议,他立即传真给他正在谈判的其他的风险投资家。这消息传到了亨德森投资管理公司那边,与该公司的协议最终被取消了。

没过多久,ING投资管理公司对其开始感兴趣,这笔交易约2000万荷兰盾,该计划已经都布局完成了。 ING霸菱(ING Barings)连同高盛(Goldman Sachs)将在两年内把DigiCash带入股市。

“我们都坚决地签约,大卫不想”,

斯托弗伯格说道,

“他是如此偏执,他一直觉得还有问题。有8个人来自ING,包括他们的首席执行官,但大卫干脆地拒绝了签字!”

此前比尔·盖茨不可避免地与乔姆联系了。他要把ecash结合到Windows 95的每个副本中。传言说,有来自西雅图的大腕提供了上亿美元。大卫乔姆拒绝以低于每份1或2美元的价格出售它,这种固执的态度也将其他协议扼杀了。 “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斯托弗伯格反映道。 乔姆又毁了与另一家美国公司的协议,网景(Netscape),以同样的方式-坚持主张让每个人签署保密协议,甚至谈判还没开始,他就这样坚持。Netscape最终退出。

DigiCash还参与了I-Pay(荷兰主要银行联盟运营的荷兰支付系统)的第一个版本。合同就在那儿,仅仅只差签字。但在签约之前,乔姆决定告诉荷兰一家大的报纸媒体,Chipper 和Chipknip 系统(智能卡系统)是绝对不安全的。 “智能卡坏了”,他说。ABN-Amro银行对该系统刚刚投资了2.5亿荷兰盾,所以该银行的的执行官Ribourdouille(人名)亲手灭了与DigiCash的交易也不足为奇。

大卫乔姆总是在最后时刻跳伞。 1996年初与信用卡公司Visa谈判,美国人想在他的公司投资4000万美元。

“大卫突然要求7500万,”

雷蒙德 斯托弗伯格回忆。

“滚开”,

是Visa的答复。追溯起来,DigiCash的前雇员其实理解乔姆为何这么多疑,作为一个译解密码者,你必须假定整个世界都将背叛你,保持一定的偏执是这项工作的一部分。 乔姆曾经为情报机构工作,这让他丧失了对人类的部分信心,他对个人隐私几乎是痴迷的。 1996年,他在霍尼韦尔公牛( Honeywell-Bull) 的相关杂志上说:

“差劲的电子现金系统和发达的数字现金之间的差别,将决定我们是将被独裁,还是有真正的民主。”

当大卫对人没有信任的同时,他的雇员也对他非常恼火。一开始,他们原谅了他,或许还有更大的交易等着呢,因为大卫总是说有更大的鱼要钓,世界在他们的脚下。它必须是,因为全世界没有其他产品可以睥睨DigiCash。但也是这种技术优越感和傲慢将毁了DigiCash。员工们不仅恼火合约总是在签约前被取消,而且对工作环境也颇有怨言。

“大卫是一个真正的好人,和他在一起你会有很多乐趣,但同时他又滥用员工”,

一名匿名的前雇员说道。

“他总是期望员工最大程度地献身,每隔几个星期,你就得熬夜加班”,

“ 并且没有其他什么可以用来补偿,一旦你被他忽悠进去,你绝不会收到加薪和额外收入,没有任何其他补偿。这非常令人沮丧,但他们用一句话就可以忽悠你——‘一旦我们做成一笔大生意,我们就都发财了。’但我们从来没有得到任何股份,这是一张空头支票。”

政变

BD691343-D176-45D4-A909-5CEE11A4460C

1996年3月,紧张局势已经达到一个临界水平。在一系列失误的刺激下,促使了一场11名重要职员的会议的召开。他们决定给大卫一个简单的选择:

“你出局或者我们出局。”

“这是阻止大卫毁了公司的唯一办法,”

他们中的一员说,他们计划建立他们自己的公司,这已经发生过了,DigiCash的前雇员已经成功地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大卫慌了,直接任命了11人中的两人为临时经理人,他们是Jelte van der Hoek和Wouter Habraken.

其余九个同谋并不高兴,但当时他们接受了这样的结果。他们已经达到了摆脱乔姆的目的,但这种接受很快被两个新任经理所带来的愤怒所取代。

“Jelte是一个技术宅,他七岁时就会编程,但他根本不会管理。而Habraken也不能胜任,他更多的是一个经营者而非管理者”

一个前雇员说道。

Wouter Habraker对这种批评不以为然。他从澳大利亚发来邮件:

“DigiCash被加密人创办,一个好的加密的人都会有点偏执多疑,这就是为什么我和Jelte的意见总是有分歧的原因,这真是一个遗憾,但我们的目标都是获得投资和找到一个新的管理者,这也正是我们做的。”

虽然如此坎坷,但仍然在成长。

“三个星期后,我发现他们想忽视我,摆脱我,”

雷蒙德 斯托弗伯格说。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乔姆肯定是信错了人。”

其他员工也有同样的想法,将近3个月之后事情才处理好,有一批员工外流了。从那时起有一个流行的玩笑:

“如果你能从DigiCash存活下来,你就能够处理生命向你砸来的任何灾难。”

令人惊奇的是DigiCash对于世界上其他地区来说仍然是一个非常诱人的公司。在互联网世界里的后起之秀,如网景和雅虎告诉人们,有巨大的风险,但也带来莫大的裨益。DigiCash很热门,风险投资家纷纷投资于它。

早在1997年,它收到一笔来自吉尔德投资管理公司(Gilde Investment)和一家荷兰合作银行的子公司,还有尼葛洛庞帝——麻省理工学院的媒体实验室主任和对互联网有远见的书作家,共计1600万荷兰盾的投资,还包括了著名的风险投资家大卫·马夸特(David Marquardt) ,他是August Capital公司的普通合伙人(General Partner)

新的CEO

新的投资者立即任命了新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纳什,一个来自信用卡公司Visa的美国人。大多数员工并不怎么喜欢纳什, “快的家伙( Fast guy),莺声燕语,但没有内容,”有人说。纳什来自一个大的公司,对如何经营一个小公司,站在前线战斗的他毫无头绪。

还有件让人愤怒的事是,纳什马上在加州的帕洛阿尔托成立了办事处。你可以从营销角度支持这个决定,但结果是,开发的力度被分散了。成本飙升至一个全新的高度,因为这两个部门之间的沟通是缓慢和繁琐的。在硅谷的薪酬水平当然比在阿姆斯特丹Watergraafsmeer(地名,阿姆斯特丹科技园所在地)高得多,但美国的程序员绝对没有比荷兰的同事做的更好。据一名前雇员说,纳什眼高手低。

每个人都不得不为前卫的产品工作,比如市场增长缓慢的ecash。真正有钱可以赚的产品,如智能卡和道路收费系统,被荒废了。

“纳什宁愿去跟斯沃琪(Swatch)谈判,因为他想在斯沃琪中应用ecash,这并没有帮助我们,因为ecash是为个人计算机而生的。你可以高喊未来,但你不应该相信你自己炒作的事情。”

Digicash确实有一个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管理阵容,例如,大卫乔姆——已经消失在历史舞台中,和有影响力的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但是这些人为这个公司做了什么好事?

“像尼葛洛庞帝那个家伙只是为他的形象,”

又一个前雇员说,

“相比于较少的钱,他宁愿在一个收益很好的公司有股份。但是,这并不能帮助公司的管理。尼葛洛庞帝就像一个摇滚明星,他下了飞机走在楼梯上的时候,他仍然不知道他在哪个国家,这非常具有破坏性。“

信用卡的凯旋

同时,经营者非常努力地将ecash系统卖给银行取得了或多或少的成功。美国的马克吐温银行是第一个尝试ecash的银行。后来,另7家银行紧随其后,像德意志银行和瑞士信贷这样的银行。银行是非常保守的,他们与DigiCash合作以防止落后于其他银行,他们不强攻前进,不争取第一。

DigiCash从来没有与银行“正常”的部门打交道,而始终是“特殊产品”的部门。银行为什么要急于实现DigiCash的革命性新系统呢?信用卡主导了电子支付市场,他们掠走了大量的钱。

就算是消费者对现状很不满,他们也不太相信会有欺诈之类的事情。就算出了点问题,有信用卡公司负责,而不是他们,没有后顾之忧。他们并不在乎匿名与否,这与实物产品的交付完全不相干。

一切都在僵持。银行不着急,消费者也看不到任何好处。虽然那些供应商,能从小额支付系统比如ecash获利,但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唯有耐心地等待。试想一下:CNN的网站每天收到数以百万计的点击。如果每次有人请求一个页面时能收取一毛钱,每年将能赚到几百万。

到1998年,一切似乎都迷失了。他们一个月大约花费一百万,迅速地消耗了资本,但又没有收入补充进来。该公司从未有过明确的营销策略。直到1998年6月,当时的销售经理,扬基斯邓宁( Jan Kees Dunning) ,选择改变策略。 乔姆的教条“DigiCash的目标应该是虚拟的世界”被抛弃了。试图与信用卡公司公司抗衡是没有用的,如果你让他们心烦,他们会压制你。

花旗银行

邓宁解释说,从现在开始,ecash应作为支付方式的一部分。 “不再作为银行的摇钱树,因为它绝不是。所有银行蒙受了传统的支付系统的损失,你只能用便宜得多得系统,尽量减少这些损失。”“如今,消费者不再那么忠诚了,他要求他的银行必须提供所有的服务,如果他们不,他会切换到另一家银行。ecash已成为其中的一个服务。”

至少,这是一个明确的战略。但事情再次被毁,这次是因为与美国大银行花旗银行永无止境的谈判。花旗银行对DigiCash来说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合作伙伴。首先,它有大量的客户:七千万。

同样重要的是,花旗银行的支持可能会说服其他迟疑的银行。花旗银行被称为非常积极的银行。在1770年代,他们推出使他们能够有非常有竞争力的费用(fares)和服务的通用支付系统。如果他们开始与ecash合作,没有别的银行肯落后。

但在关键时刻,花旗银行决定与旅行者集团(Traveler Group)合并,而后者的注意力不在DigiCash上。与此同时,花旗银行的股票市值下降至近一半的价值,这对DigiCash意味着太多。

987856BE-FEAB-417B-987B-A56EB3F1DE60 (1)

邓宁深信,致命链似乎已经产生,企业可能会变得不一样。他预计DigiCsash只需要再过半年就能取得突破。但美国风险资本家已经受够了这一点。他们首先拔走了阿姆斯特丹团队的投资,加州得帕洛阿尔托团队也在生死间徘徊。只有六人留在公司,新任CEO Scott Loftesdale剩下要做的就是公布DigiCash的专利出售——迈克 纳什于1998年的8月被解雇了。它每分钟都在掉价,因为别人开发的新产品已经运用在各个地方。现在的ecash项目已经让人有沧桑的感觉,让人感受到死亡和埋葬的味道。

在日益变幻的环境中,它没有任何产品维护,这是致命的。Ecash的未来是非常迷茫的。要不就以最高500万荷兰盾的价格卖给如IBM这样的公司,他们在类似产品上落后了2年,要不就消失,邓宁说。数字技术的闯将可以彻底消灭常规的现金,大概需要二十年。每个人都相信现金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它太昂贵,太麻烦,太老套。有人看见大卫乔姆失魂落魄地行走于伯克利的街头,他远远领先于他的时代,太远太远。

————-

原文:http://cryptome.org/jya/digicrash.htm

译者:格勒个外

校订:tjs

稿源(译):巴比特资讯(www.8btc.com)

译者BTC地址:1Bh8GwcqyCv2PMFHRKuRQAz9jSBsGNvH1U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2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my686
    my686 879 天前

    //@赵乐天: 互联网是无中心无国界的,所以互联网货币也必然是无中心无国界的,这是我的简朴逻辑。 //@btcrobot:可笑的是,在中本聪之后,仍然不少所谓二代币创新者在重复历史的错误,即使你理解不了技术运行的轨迹,想象力也会告诉你这种方式的荒谬。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大猫(bitPaul) 879 天前

    5bdfe1e0a859cdb9fda693dc8d2e9893882bd85eb91df0dcba20a65a3db7621f-000

    +1
    +1
    我要点评

    //@重口味宅腐女: 美翻

    +1
    +1
    我要点评
    巴比特资讯
    巴比特资讯 879 天前

    回复@翠屏山上2014:[呵呵]前世之事,后事之师。David的项目虽然失败了,但他独特的思想和技术创新,也一定影响了后人、影响了中本聪。 //@翠屏山上2014:没准大卫乔姆就是中本聪本尊呢?

    +1
    +1
    我要点评
    巴比特资讯
    巴比特资讯 879 天前

    回复@翠屏山上2014:[呵呵]前世之事,后事之师。David的项目虽然失败了,但他独特的思想和技术创新,也一定影响了后人、影响了中本聪。

    +1
    +1
    我要点评
    翠屏山上2014
    翠屏山上2014 879 天前

    没准大卫乔姆就是中本聪本尊呢?

    +1
    +1
    我要点评

    同样是密码学大师,成功的就是缜密、细致、冷静的极致,失败的就是神经质和优柔寡断 //@长铗:同样是密码学大师,同样对外界世界有着极度的不信任,大卫乔姆把这种不信任感变成了神经质和优柔寡断。中本聪却走向了缜密、细致、冷静的极致,从他弃用的加密标准、使用TOR和PGP加密、采用纯去中心化的架构

    +1
    +1
    我要点评
    软妹币作者
    软妹币作者 879 天前

    同样是密码学大师,成功的就是缜密、细致、冷静的极致,失败的就是神经质和优柔寡断

    +1
    +1
    我要点评
    巴比特资讯
    巴比特资讯 879 天前

    回复@只为那浪花的手_恰似你的温柔:[鼓掌]谢谢支持

    +1
    +1
    我要点评
    小银鱼xi
    小银鱼xi 879 天前

    5号嫂子[可怜]好美[可怜]

    +1
    +1
    我要点评

    啊哈~~这是我的第二篇译文,已经发表啦(๑´ω`๑)表示前面看得我想戳死我自己,为何语言组织能力这么弱- -翻译的时候差点没把我及胸长发扯光了。后面半部分是真的废了点脑子组织了下中文,局部地区勉强可以入眼//@bitPaul: 转发微博

    +1
    +1
    我要点评
    btcrobot
    btcrobot 879 天前

    @长铗 —-说的可是BTS?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大猫(bitPaul) 879 天前

    哈哈,这点我赞同。
    科技产品的失败,最直接的因素当然是产品设计者的失败。
    当然,原因很多、很复杂。管理失败、经验策略失败,也可能是因素。但不会是最直接的因素。

    +1
    +1
    我要点评
    zxsz66
    zxsz66 879 天前

    @btcrobot,这个,MSC,XCP都是以BTC作为背景的啊!

    +1
    +1
    我要点评
    赵乐天
    赵乐天 879 天前

    互联网是无中心无国界的,所以互联网货币也必然是无中心无国界的,这是我的简朴逻辑。 //@btcrobot:可笑的是,在中本聪之后,仍然不少所谓二代币创新者在重复历史的错误,即使你理解不了技术运行的轨迹,想象力也会告诉你这种方式的荒谬。

    +1
    +1
    我要点评
    沙乡lihill
    沙乡lihill 879 天前

    //@长铗:同样是密码学大师,同样对外界世界有着极度的不信任,大卫乔姆把这种不信任感变成了神经质和优柔寡断。中本聪却走向了缜密、细致、冷静的极致,从他弃用的加密标准、使用TOR和PGP加密、采用纯去中心化的架构不难看出他对历史的反省。前者的失败和后者的成功几乎是公式的推导,必然且唯一的。

    +1
    +1
    我要点评
    btcrobot
    btcrobot 879 天前

    可笑的是,在中本聪之后,仍然不少所谓二代币创新者在重复历史的错误,即使你理解不了技术运行的轨迹,想象力也会告诉你这种方式的荒谬。我是很难想象,将来我们会使用某个公司的产品来作为互联网通用货币标准,并在其之上建立诸如智能合同、智能赌约、数字美元之类的应用。@长铗—-说的可是BTS?

    +1
    +1
    我要点评
    btcrobot
    btcrobot 879 天前

    可笑的是,在中本聪之后,仍然不少所谓二代币创新者在重复历史的错误,即使你理解不了技术运行的轨迹,想象力也会告诉你这种方式的荒谬。我是很难想象,将来我们会使用某个公司的产品来作为互联网通用货币标准,并在其之上建立诸如智能合同、智能赌约、数字美元之类的应用。@长铗—-说的可是BTS?.

    +1
    +1
    我要点评
    黑胡子Bitcoin
    黑胡子Bitcoin 879 天前

    //@长铗: 同样是密码学大师,同样对外界世界有着极度的不信任,大卫乔姆把这种不信任感变成了神经质和优柔寡断。中本聪却走向了缜密、细致、冷静的极致,从他弃用的加密标准、使用TOR和PGP加密、采用纯去中心化的架构不难看出他对历史的反省。前者的失败和后者的成功几乎是公式的推导,必然且唯一的。

    +1
    +1
    我要点评
    长铗
    长铗 879 天前

    同样是密码学大师,同样对外界世界有着极度的不信任,大卫乔姆把这种不信任感变成了神经质和优柔寡断。中本聪却走向了缜密、细致、冷静的极致,从他弃用的加密标准、使用TOR和PGP加密、采用纯去中心化的架构不难看出他对历史的反省。前者的失败和后者的成功几乎是公式的推导,必然且唯一的。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changjia 879 天前

    读史可以昏眼,也可以补脑。不同人可以从历史中得到不同的解读。这篇文章把DigiCash的失败归结于管理的失败、大卫乔姆做人的失败,这仍然是一种产品思维,而不是从技术的角度看待问题的本质。中本聪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后者认为,DigiCash、Ecash等密码学货币的失败,本质上是由于它们中心化的架构而导致的,因为一旦中心化的公司、中央服务器崩溃,该系统则不可维持。不管该公司多么巨大,技术多么牛逼,对黑天鹅事件都不具抵抗力。

    用华尔街一流操盘手、当时最伟大的智者的话(纳西姆·塔勒布)来说,事物不仅要对黑天鹅事件具强韧性,还要具反脆弱性。一个系统在设计之初就要考虑最极端的情形,以过去几百年的洪水标准来设计大坝是幼稚的。同样是密码学大师,同样对外界世界有着极度的不信任,大卫乔姆把这种不信任感变成了神经质和优柔寡断。中本聪却走向了缜密、细致、冷静的极致,从他弃用的加密标准、使用TOR和PGP加密、采用纯去中心化的架构不难看出他对历史的反省。前者的失败和后者的成功几乎是公式的推导,必然且唯一的。

    可笑的是,在中本聪之后,仍然不少所谓二代币创新者在重复历史的错误,即使你理解不了技术运行的轨迹,想象力也会告诉你这种方式的荒谬。我是很难想象,将来我们会使用某个公司的产品来作为互联网通用货币标准,并在其之上建立诸如智能合同、智能赌约、数字美元之类的应用。

    +1
    +1
    我要点评
    巴比特资讯
    巴比特资讯 879 天前

    【DigiCash是如何自我毁灭的】 该公司取得了辉煌的产品,其前卫技术甚至让硅谷都嫉妒。互联网大师尼葛洛庞帝甚至称电子支付系统ecash为“我已经看到的在过去20年中最令人兴奋的产品。” 大卫乔姆和 DigiCash的兴衰是一个充满偏执、理想主义、不专业和贪婪的故事。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