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暗黑钱包:真正的激进分子来了

暴走恭亲王 发布在 比特币 0 7804

Cody Wilson是一个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25岁前法律系学生。他发明了解放者(Liberator),这是一把几乎完全靠从3D打印出的塑料件组成的枪,他将图纸上传到互联网,任何人都可以用它来打印这样一把枪。

Wilson,拥护自由主义的观点,创造这样的蓝图就是为了说出自己的观点:信息应该是免费的。不是每个人都同意他的看法。在5月,Wilson成功的在奥斯汀附近试开了他的枪,并且在线发布了他设计,美国国务院要求从他的非营利性网站“全民枪支计划”上删除这些文件。

Wilson遵守了政府的要求——但是是在这些文件已经下载了二十万次以后,点燃了一场关于,当政府超越了它作为强制监管的角色时,是否应该限制互联网上信息自由流动的大讨论。

Wilson住在一个“不存在违法行为概念的乌托邦世界,因为执法是需要的警务理念和蓝图,而不是仅仅是实物”,Jacob Silverman在5月份一篇关于Wilson和他的解放者的报道中写到。

土生土长在卡博特,阿肯色州——小石城的郊外—— Wilson说,国务院的行动让他放弃了法学院,全职从事革命活动。事实上,他一直在计划他的下一个奋斗目标。当Indiegogo,一个众筹网站,2012年8月阻止了“全民武器计划”,因其违反某些条款——Indiegogo认为该项目相关销售枪械;Wilson说是为了创建信息——Wilson开始筹集费用,要求人们使用一种叫做比特币的货币来支持他,这是一种加密,且难以被跟踪定位,可以在全球互联网上兑换现金而不需要银行或PayPal的帐户。

Wilson说,他最终为“解放者”筹集了200个比特币——根据当前的汇率相当于二万七千美元。他的努力吸引了25岁名叫Amir Taaki的的英国人,并给他发电子邮件,邀请他参加在2012年的伦敦比特币大会上发言,他接受了。

Wilson和Taaki在2013年1月首次会面,Taaki带着Wilson访问了位于斯洛伐克的布拉迪斯拉发的黑客工作区,以及在伦敦的无政府主义社区。 7月,他们在柏林重新会面,并开始计划参与一个不受到监管、不需要交税,无法追踪的货币,就像解放者一样,可以消弱政府监管人民的能力。

比特币世界里,银行不再作为人与钱之间的中介,账户已经被网上“钱包”替代 ,人们可以用它来完成存储和发送比特币。

Wilson和Taaki的项目,姑且称为“暗黑钱包”,通过非常简单设计,可以更容易给那些不太精通技术的人使用,他们希望这反过来又可以加速比特币在世界各地的普及速度。钱包将是开放源代码和免费使用。最终, ,Wilson和Taaki的希望建立一系列众多而稳定的比特币相关工具。

Wilson的目标就和他试图所做的解放者类似:使用技术来消除政府对他以及有他同样想法的那些人生活的干预。

不像许多当前的Bitcoin钱包,很难下载而且使用繁琐,Wilson和Taaki的设计暗黑钱包,他们告诉我,作为一个易于安装的插件,可以放置在用户的Chrome浏览器或Firefox浏览器中。适用于Windows ,Mac和Linux计算机。

Wilson仍然住在奥斯汀,与Taaki一起在远程开发暗黑钱包,Taaki住在巴塞罗那郊外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区域称为Calafou ,他主要来写钱包的大部分代码。Taaki 和Vitalik Buterin都是Calafou某个称为unSystem组织的一部分,Vitalik Buterin是比特币杂志的联合创办人,这份杂志涵盖了货币的方方面面,他们因为钱包这个概念走到了一起;他们正在与一个来自于全球各地的开发团队一起工作。Wilson负责管理暗黑钱包的开发团队,确保他们能够按时完成自己的目标,也通过视频和其他材料发起了一个众筹项目。

Taaki说,暗黑钱包应该是准备在2014年1月或2月的某个时候推出,虽然他没有表示任何东西。“当它准备好就会推出,”他说。对于即将到来的众筹活动细节仍然尚未最后确定,尽管Taaki和Wilson期望它在10月的某个时候推出。

某个人或团体,在2008年创建了比特币——也就是说,他发布了称为比特币的协议——自称为中本聪。在2012年中本聪完全消失之前的评论中可以看出,比特币的作者就像Wilson一样,对经济制度有着深深的不信任感所以设计出可以完全颠覆它的货币。

比特币创建也称为“挖矿”,因为它是由功能强大的计算机通过比赛来解决复杂的计算,作为对他们工作的奖励的一段加密代码,这就是比特币。今天,已经有117万个比特币存在,价值估计为160亿美元,但其价值还在大幅波动。中本聪设计进入流通的比特币每四年减半,直到2140,当他们到达2100万个就永远不再生产。

因为没有人可以随意决定印更多的比特币,因为没有银行中间存储和消费的货币,一个比特币的价值是由市场需求决定。Wilson认为这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但是只要有货币存在,资本主义将不可避免地找到它。在最近几个月里,比特币已经引起了企业家的关注,许多风险投资公司,已经开始对比特币相关初创公司进行资助。这些公司包括交易所,人们可以在那里交易比特币交易,还包括各种服务,让人们存储和花费货币的范围从类似于亚马逊的在线市场,到网下现实中的酒吧和餐馆等地。

那些对比特币感兴趣的主流企业家已经发现了一个避风港,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称为比特币基金会。在4月一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中,玛丽亚·布斯蒂略斯介绍,其管理团队是“一群理性和清醒的成年管理员”与比特币用户那些“露宿在荒芜楼层中怒目而视的孩子们”形成了巨大反差。基金会成员们在八月与几个联邦机构举行会议,包括美联储,美国联邦调查局和特勤局。从表面上看,这次会议是一个教育运动,旨在解释比特币是如何运作的,但许多观察家认为它是一步步走向规范货币。

基金会,本月庆祝成立一周年,称自身就是一个宣传小组,“致力于为比特币社区的商业,技术,政府关系和公共事务的需要提供服务”是他们的目标之一,根据Jon Matonis ,比特币基金会的执行董事,负责教育公众和私人——包括政府——比特币是如何运作。 (“基金会不是如一些人所声称的来制定规则的,而是来培育市场的”,Matonis写到 ,另外他还支持“比特币教育立法和监管实体”和“游说比特币并不一定反市场的。 ”)

Wilson,一定也不惊讶的认为,与政府一起工作本身就是对比特币根本目的一种背叛。“比特币的公开形象就是反政府的”,他告诉我。“他们正在积极努力尝试扩散它和污染它” ,他说,他指的不仅比特币基金会,还有纽约和硅谷的风险资本家与企业家,他们越来越多地拥抱货币将它作为一种盈利的方式,但不是遵循它的革命目标。 ( Matonis说他注意到了Wilson的观点。 “我不认为我的角色是在推进裙带资本主义,”他说。 )

Wilson认为比特币应该保持一个独立的经济,用来破坏了政府的收税能力和控制货币价值的能力——而不应该被纳入主流经济中。

“国家基本上是允许的,因为我们都选择使用这些特定的机构来进行我们的活动和商业,”他告诉我。 “但是,当我们开始启动,我们将通过替代手段和技术,将按照我们自己的意愿来进行商务活动,根据我们自己的意愿来制造商品,然后国家就会消失。 ”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同意,但是社会将受益于政府的消失。Wilson就以“解放者”指出,政府不应该限制信息的流通;他要用比特币,来帮助建立一个政府的范围之外的经济体。

但是根据他的思想,合乎逻辑的结论就是,最终也将离开道路,图书馆,消防,治安等手中的个人服务部门——Wilson的批评者认为,与大多数公众利益未必一致。

Wilson知道,他的立场将会受到基金会之类的反击:因为他自称为“加密无政府主义者,”也许他不应该那么关心谁来决定货币的未来。如果美国政府试图来监管货币,这似乎正在如此,Wilson也将发现自己再次直接站到了政府的对立面。

Wilson和比特币基金那群穿着西装和领带的人有着一个共同的利益,就是把比特币带给尽可能多的人。基金会的建立,似乎能够更好的与老派的玩家进行沟通,如风险资本家和政府的监管部门。然而,Wilson,最近在沙漠中用非法枪支开火的这个人,不仅只是寻找一个新的货币,而是用另一种方式来解放自己——包括他人——在政府的眼皮底下。

原文 http://www.newyorker.com/online/blogs/currency/2013/09/dark-wallet-bitcoin.html
作者 Michael del Castillo
翻译 暴走恭亲王
BTC地址:1CnzHLNyqmYW9ZYqdGcBUDatYo5FGqWWtY
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作者翻译者和出处,谢谢支持!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