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Coin

黑暗钱包:比特币的激进模式

长铗 发布在 其它文章 0 9885

比特币今年成了明星,不仅币值飙升,还广受全球各大媒体的追捧。有人认为它可以创造新的经济秩序,有人从中看到了商机。但还有一些人,似乎怀着更加激进的想法,希望借此彻底摆脱政府的控制。《纽约客》杂志就为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3864504294_6137df094b_z

25岁的科迪·威尔森(CodyWilson)原来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法学院的学生,但他还有一个更响亮名头,那就是“解放者”(Liberator)的发明人——这是一种几乎完全用3D打印机制作的塑料枪。他还把那支枪的设计图上传到网上,分享给别人。

威尔森信奉自由主义,他设计“解放者”就是为了表明一种主张:信息应当自由流通。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他的看法,今年5月,当威尔森成功试射了那支枪,并把设计图发到网上后,美国国务院便要求他创办的DefenseDistributed网站删除那些文件。

威尔森照办了,但在那之前,文件已经被下载了20万次。这件事也引发了一场讨论:互联网究竟是否应该对信息的自由流通施加限制,政府又是否应当发挥强制作用。

雅各布·希尔弗曼(JacobSilverman)今年5月在一篇报道威尔森和“解放者”的文章中写道:“威尔森生活在一个乌托邦里。在那里,违禁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因为要顺利执法,就必须限制思想和设计的流通,而不仅仅是商品。”

威尔森的家乡位于阿肯萨斯州的卡伯特(Cabot),地处小岩城(LittleRock)市郊。他说,美国国务院的命令让他义无反顾地从法学院退学,全心投入到革命活动中去。事实上,他已经开始规划自己的下一步行动。当众筹网站Indiegogo去年8月以违反服务条款为由封杀DefenseDistributed的筹款活动时——Indiegogo称,该项目与贩卖军火有关;但威尔森却认为,这只是为了创造信息——威尔森便开始通过比特币融资。这是一种经过加密,且难以追踪的代码,但却可以像货币一样使用,甚至无需借助银行或PayPal账号就能交易。

威尔森说,他最终为“解放者”筹集到200个比特币。根据目前的汇率换算,相当于2.7万美元。他的项目吸引了25岁的布里特阿米尔·塔吉(AmirTaaki)的关注。塔吉给威尔森发了一封邮件,让他在2012年的伦敦比特币大会上发表演讲。他欣然接受了。

威尔森和塔吉2013年1月首次见面。彼时,塔吉邀请威尔森参观了位于斯洛文尼亚首都伯拉第斯拉瓦的黑客工作室,还在伦敦会见了一批无政府主义者。今年7月,他们在柏林再次相见。这一次,他们二人讨论了一个计划,想要利用这种不受监管、不用纳税、几乎无法追踪的货币,阻止政府监督民众的行为。这与“解放者”的理念不谋而合。

在比特币的世界里,银行已经不再是人与钱的中介,银行账号被在线“钱包”取代。人们可以使用这种钱包以虚拟的方式存储和汇出比特币。
威尔森和塔吉的项目名称暂定为“黑暗钱包”(DarkWallet)。这是一种很简单的钱包,为的是方便不精通技术的人使用。他们希望能加快这种虚拟币在全球的普及速度。这种钱包采用开源模式,而且可以免费使用。最终,威尔森和塔吉希望开发出一整套与比特币相关的稳定工具。
对威尔森来说,这个项目的目标与“解放者”非常相似:利用科技消除政府对人们生活的干预,让志趣相投的人能够不受约束地交流。

事实上,之前已经有很多比特币钱包,只是下载和使用起来比较困难。而威尔森和塔吉却表示,他们设计的“黑暗钱包”是一种插件,可以直接安装到用户的Chrome或火狐浏览器上,而且兼容Windows、Mac和Linux系统。为了确保每个比特币的唯一性,避免同一个比特币同时在两个地方使用,通常都要部署能耗较高的流程。而黑暗钱包则将这个流程分配到不同的服务器来执行。

威尔森仍然住在奥斯汀,塔吉则在巴塞罗那附近一个名叫Calafou的无政府主义聚集地居住,他们之间的合作是远程展开的。塔吉和《比特币杂志》(BitcoinMagazine)联合创始人维塔里克·布特林(VitalikButerin)都是Calafou一个名叫unSystem的组织的成员,而黑暗钱包的创意正是出自这个组织。他们正在与世界各地的开发者展开合作。威尔森负责管理黑暗钱包的开发团队,确保他们能够按时完成目标。除此之外,威尔森还制作了视频和其他材料,希望通过众筹项目来筹集资金。

塔吉表示,黑暗钱包应该会在2014年1月或2月正式完工,但他不肯做出任何承诺。“等到一切就绪,我们就会发布。”他说。即将开展的众筹项目细节也尚未敲定,但塔吉和威尔森预计将在10月启动。

比特币诞生于2008年,它的创始人自称叫岩田聪,他推出了一套比特币赖以发展的基础协议。不过,岩田聪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至今没有定论。岩田聪之前在网上发表的言论已经彻底消失。但那些内容却表明,与威尔森一样,这位比特币的创造者对经济制度极度不信任,因此希望通过这样一种货币来颠覆当前的体系。

比特币的制造过程俗称“挖矿”,具体方法是通过性能强大的电脑来解决复杂的数学问题,然后获得一串加密代码,也就是比特币。全世界现存的比特币为1170万个,价值约16亿美元,但币值波动十分剧烈。根据岩田聪设定的规则,比特币的新增流通量将每年缩减一半,直到2140年。到那时,比特币将达到2100万个的峰值,再也不会产生新币。

由于没有人能够通过人工干预的方式增加比特币的发行量,而且存储和使用的过程中也无需银行的参与,所以币值完全由市场需求决定。正是这一点,深深吸引了威尔森。

但哪里有货币,哪里就有资本主义。最近几个月,比特币吸引了创业者的注意,他们很多都得到了风险投资公司的资助,希望成立各种与比特币相关的创业公司。他们的业务五花八门,有的可以帮助人们交易比特币,有的能存储比特币,甚至在网上商店或实体餐馆花掉这种虚拟货币。

看好比特币的主流创业者已经创办了一个名为比特币基金会的非盈利组织。在今年4月的一篇文章中,玛利亚·布斯迪罗斯(MariaBustillos)将该基金会的高管们描述为“一群理性而冷静的成人管理员”,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比特币用户是一群“不守规矩的激进孩童”。该基金会的成员们今年8月与美国多家联邦机构展开了会面,包括美联储、FBI和特勤局。表面看来,当时的会议是出于教育目的,为的是让他们阐述比特币的工作模式,但很多观察人士却认为,这是在为监管比特币铺路。
比特币基金会本月迎来了成立一年的庆典。他们经常自称为宣传队,目的是为比特币社区提供商业、技术、政府关系以及公共事务服务。比特币基金会执行理事乔·马通尼斯(JonMatonis)表示,他们的一大目标是向人们宣传比特币的运作方式。(他写道:“比特币基金会并不像某些人认为的那样是一个监管机构,而是一个教育机构。”他支持从法律和监管的角度来开展比特币教育,而且认为“代表比特币游说未必意味着反对市场”。)

但意料之中的是,威尔森认为,与政府合作是对比特币基本理念的背叛。“比特币的公众形象已经变成了反革命。他们在散播它,污染它。”他所指的不只是比特币基金会,还包括纽约和硅谷的风险投资家和创业者。他认为,这些人越来越把比特币当做一种创富方式,而没有把握它的革命目标。(马通尼斯则表示,他明白威尔森的担忧。“我不认为我是在亲近资本主义。”他说。)

威尔森认为,比特币仍然应当支撑一套独立的经济系统,阻止政府收税和控制货币价值,而不应把它归入主流经济。

“之所以存在这种现状,是因为我们都选择通过某家机构来完成经济活动或商业行为。”他说,“但当我们足够强大时,便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和技术来展开商业活动,并引导生产力。那时,这种状况自然会消失。”

换句话说,他认为:一旦政府消失,社会必将受益。这种观点自然不会得到所有人的认同。威尔森曾经试图用“解放者”来说明政府不应监督信息的流通,他现在则希望用比特币在政府的视野之外创造一套经济秩序。

但批评威尔森的人认为,按照逻辑来看,他的理念也会导致道路、图书馆、消防队、警察等公共服务落入私营领域——而这些私营企业的利益恐怕难以与普通大众的利益协调一致。

威尔森很清楚他的立场会遭到反对。而作为一个自称是“隐秘的无政府主义者”的人,他或许不应该如此担心比特币的未来将由谁来决定。倘若美国政府试图监管这种货币——这似乎有可能——威尔森就将再次站到政府的直接对立面上。

威尔森和西装革履的比特币基金会成员有着相同的愿景,他们都希望把这种虚拟货币介绍给更多的人使用。该基金会对传统势力表现得非常友好,而且愿意倾听风险投资家和政府监管者等“保守派”的观点。但威尔森,这个刚刚在沙漠里试射违法枪支的年轻人,却不只是在寻找一种新的货币。他还在寻找一种新的方式,帮助他自己和其他人摆脱政府的监督。

腾讯科技 长歌 9月26日编译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