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的生态与应用丨中国区块链创新高峰论坛

邱祥宇 发布在 区块链 1 3372

2017年12月21日,由巴比特、比原链、追梦者基金联合主办的“中国区块链创新高峰论坛(深圳)“盛大开幕。论坛邀请了创投机构、金融机构、律师事务所、区块链创业者等代表,以“区块链技术、产业与资本的价值互联及生态展望”为主题,按照主题演讲、圆桌对话等形式,围绕国内外区块链领域风险投资、法律监管、区块链前沿技术探索、行业应用落地等方面展开深入探讨。

当天下午的第一场圆桌论由区块链行业专家 老刘主持,比特大陆区块链项目负责人 李星辰、中国比特币创始人李大伟、 库神冷钱包联合创始人 孙泽宇、imToken CEO 何斌,就挖矿中心化、冷热钱包的选择、IFO,以及区块链未来发展趋势等热点问题交换了彼此看法。

huodong-shuzihuobi

以下是本次圆桌的详细内容:

老刘:大家好!我是老刘,是这个圆桌的主持人,刚才主持人给我们介绍一下4位专家是做什么的,但是我觉得给大家每个人一点时间来说说自己是做哪个领域的,自己公司是做什么的。

嘉宾:大家好,我是原中国比特币的CEO李大伟,我们是2013年成立的,可能是当时国内最早的一批。现在我们这块业务大家都知道已经结束掉了,所以是原CEO。

嘉宾:大家下午好,我是李星辰。

嘉宾:大家好,我是孙泽宇,是库神的联合创始人,我们是做区块链安全解决方案,我们让用户通过离线或者是冷存储的方式保护自己的数字资产。

嘉宾:大家好,我是何斌,我们是国内首家做以太币数字钱包的,我们主要是在移动端、IOS和安卓上做软件钱包APP,今天我们有2家钱包供应商,一家是做硬件的,我们主要是做软件。最近我们大概花了三四个月做重构,我们接下来会有新的2.0版本。

老刘:大家知道这几位都是做基本生态的基础建设,挖矿、交易所、钱包。其实在过去几年来说,中国在整个产业中的位置是有些说法的,是这么说的,我们的挖矿相关的是中国在全球第一的,所有的矿机、矿场在中国都很多,过去也可以说在交易所在中国比较多,竞争也很充分,所以历史上我们的定价权还是有很重的分类的,刚才麦刚总说定价权的问题在历史上我们是有很重的份量的。之前这两个做得足够强,所以导致其他大家好像也看不到什么,好像今年开始发生一些变化,中国在整个全球的产业链当中的位置已经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今年的变化,以及对未来的一个预测,比如明年的预测,中国的位置会有更多变化呢?请教4位就这个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

李大伟:这个变化已经出现而且非常明显,大家已经看到了,受国内政策影响,国内的交易所几乎全都出海了,我觉得将来可能世界上主流的或者是经济开放的国家都会看到中国人开的交易所,或者是中国人跟国外的资本结合开的交易所,我觉得可能以前国内的交易所基本上只做中国人的市场,现在中国的交易所经过这么一折腾之后我觉得还好,大家出去之后可以做全球人的生意,去做韩国人的生意,去做美国、日本的生意我觉得挺好的。

李星辰:其实刚才大伟都讲到,变化一定是有的,我这边观察到的比较明显的变化,其实说中国这边自从9月份出了相关政策之后,其实我觉得各个产业还是整体在稳步前进的,比如说像钱包这个环节。钱包在2017年之前它可能是一个非常专业化,非常小众的一个应用,今年经过数字资产这样大的爆发,包括钱包本身它和整个产业链结合,有一些好玩的玩法,包括用户体验的提升,使得钱包这一类的应用有了一个非常大的提升,在整个产业里面的价格,影响力也都越来越大,相信大家都人手有一个。所以我觉得国内的这批做区块链相关的一些应用还是有一个比较大的前进的。

孙泽宇:首先从成交量来说,中国一度占据全球80%的成交量,现在不到10%,你会发现国内的参与用户并没有减少,而且在增多,说明这就是一个势,全球的势头来了,区块链的势都是必不可当的。出海是一个必然,原来大家都想做国内的生意,有些是在国内实在竞争不过就出海,发现第一波出海的人已经得到了非常好的效果,有些担心我们受到出海的热潮国内不好做的,其实恰恰相反,在应用方面,包括钱包也好,包括矿机也好,比如说大陆在全球的采购量非常大,包括现在有海外的用户想采购一些库神的机器,对中国的从业者还是全球的从业者,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何斌:我这里从一系列的数据给大家看到整个生态的变化,首先是数字资产的规模,我们最近是突破了6000亿美金,非常恐怖的一件事情,应该说已经超过了白银市场。第二组数据是比特币在数字资产的份额占比已经低于50%了,最近是在45%左右,说明整个生态长尾效应在发挥,对于整个数字资产规模的贡献越来越重要,不是当年只是比特币这一条链为主了。另外从以太坊这个生态,我最近11月份去参加以太坊的开发者大会,当时与会的开发者有1800多人,1年前这个开发者大会是在上海举行的,参会人数不到1000人,过了一年之后,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加入到生态,我们也看到了以太坊基于智能合约开发的应用开始落地,最近看到 Maker 的稳定货币上线了,预测市场 Augur 也快上线,新加坡的数字黄金已经在做代码审计,也很快上线。所以整体行业的大环境是非常不错的,整个生态是欣欣向荣的。对于政策的一些考量,我们会有自己的国情,大家会面临一些出海,一些法币通道堵塞的问题,这些是短时间内很难逾越的鸿沟,在整个数字资产大背景下,对于未来两三年的发展,我包括在座的各位都是有很大的信心的。

老刘:后面我们可能会遇到这样的场景,当我们见到一个老外的时候发现他用的是中国人生产的矿机,中国人做的钱包,中国人在海外做的不是中国的交易所,发现他们全是用我们中国人提供的服务。其实还是占有非常重要的比重的。整个产业底层的基础建设上,整个挖矿的产业中国地位一直没有动摇,同时,也有人说了,挖矿太中心化了,一个去中心化的东西怎么搞这么中心化呢?很多人在说这件事情,正好比特大陆的李星辰也在这,我想问一下,对挖矿中心化这事怎么看的?

李星辰:关于这个事情我在这边就表达两个观点吧,首先其实比特大陆下面的矿工分布在全球,有100多个国家,其实是一个比较分散的存在。当然这个过程中会存在一些比较规模大的,比较集中化的一些矿场的存在,这个我觉得是一个比较理性的市场的行为,也是客户自发驱动的行为,因为在硬件的行业普通存在规模化经营,规模化运作的问题,这个对于他们资金回报周期是有好处的,所以我觉得这个不是说由某一个人去主导,或者是某一个力量去主导,这个完全是客户自发的行为。第二点我想表达的是,比特大陆旗下大家都说BTC.com这个矿池,是在行业里面最早的矿池,它的代码是公开。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开源社区的一个思路,让这个方法去为去中心化作出自己的贡献。

老刘:目前这样的状况是在一个充分竞争的环境下出现的,并不是说有人刻意说我就想控制什么东西。矿业的这个事我们就先讲一段落。交易所今年经历了很多事,今年也过完了,明年可能怎么样呢也不知道,所以我想问问大伟,今年你的感受是什么样的,明年有什么打算没有?

李大伟:今年政策怎么样大家也很清楚,大家看监管之前中国出现什么事情,从1月份开始监管的,其实在监管之前样央行一直在摸底,在调研,关于通过比特币洗钱,他们也了解这样的情况,因为当时中国人民币的汇率波动是非常大的,国家从整体层面上对这个可能有一些担心,因为比特币有天然的流动性,跨国的货币的流动性,从这方面有点担心,就对比特币交易所有一些调研。在这之前,我经常看中央新闻,在监管之前中央已经有意识了,从金融大局来看要掌握金融的稳定性,国家提倡去杠杆,我记得习大大连续开了两三天的金融的会议,让金融要服务实体行业,说白了我们这个行业在监管层看是很虚的,没有对实体造成任何的帮助,这是我感受到的国家层面的一个考量。

比特币是金融领域很小的一环,对于比特币的监管是符合国家大的目标的,监管是有的。再一个看当时监管前后的行情,虽然今天的币价很火很热,在监管那段时间币价也是上下跳,当时的市场是非常火爆,当时有很多大妈开始进场,学生也开始进场炒币。从当时的这两点来看,我觉得国家对监管确实是很有必要的,当然到今天来,可能在今天说以前觉得当时监管币价都翻了这么多倍了,大家没有想到会发展到今天,我是没有想到,我觉得90%的人都不可能想到行业发展这么快,就算想到的人肯定也不会想到在半年内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我们现在回过头看政策,我觉得也没有过多好评价这个政策的,如果问下一步对政策有什么看法,这个政策是猜不透的,我不敢去猜,各种场合呼吁一下吧,因为现在美国、德国,很多国家的还有日本,都开始发牌照做正规化的经营,我呼吁一下我们国内的环境可以稍微放松一点,可以先做一个区域性的试点,比如说在深圳前海先做一个试点,搞得好我们就推行,搞不好我们就把它退掉,影响比较少。这个是我个人对这个行业的呼吁吧。

老刘:大伟讲得非常非常真诚,第一也确实很客观地看,政府的监管也不是说无理取闹的监管,是做了很长时间的调研的。在一个合适的时机是不是可以再有进一步的监管措施出来,包括牌照,或者是有没有继续往后的方向上的指导。其实最近的币价很疯狂的,疯狂这个词比较合适用在这个上面的。所以我很多认识的一些朋友他们就问我,我想搞点币,想买一点,问题就出来了,买点我放在什么钱包里呢?现在有说有硬钱包、软件钱包,到底是放什么钱包,他们搞不太清楚,所以软硬钱包对于小白用户来说,你们觉得他们用什么比较好?

孙泽宇:说实话,我个人除了库神之外我自己也用imToken,确实帮助很多人也教育了一批用户。库神的作用是,希望帮助用户最安全的管理自己的数字资产,通过冷热分离,不给黑客可乘之机,最近好多交易所受到了黑客的攻击,甚至是一些国外的团队做的钱包,在线钱包,说老外也不是很靠谱,为什么做库神,我们在2016年的时候当时炒币赚了很多钱,想囤币,就发现用比特币的钱包会发现在电脑上同步时间太久了,不方便操作,每次都要同步,当时我们就想我们搞一些轻钱包,找了市面上很多发现私钥触网不安全,发生很多事情,我们当时也觉得币价的上涨,但是没有想到年底的时候有这么多人投了这么多钱,有合规的期货交易平台进来,涨得这么疯狂。

我们当时想随着币价的上涨大家都钱包有需求,我们就做了一款既方便又安全,让小白用户使用,我们要使用一款让小白用户用得安全方便的钱包。我们比在线钱包多一个操作的步骤,包括会用给的快,会用imToken,所以我觉得是双方并不存在竞争关系,反而是互补的。随着行业的发展更多百花齐放的项目出来服务于这些投资者和全球虚拟货币的用户,我觉得是必然的,这个我觉得反而希望两家会做得越来越好,服务更多的人,给这个生态带来更多不一样的选择。

何斌:刚才孙泽宇总已经给大家指明了非常安全可靠的方案,我们在做这个钱包之初也是解决自己的痛点,当时以太坊刚出来我们要下载他们的客户端,要同步数据是很困难的,当时我们想做智能合约开发就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觉得这是非常大的痛点,我们要去解决,于是就有了imToken,我们在创业之初的定位是要做移动端优先,做一个轻钱包,用户下载APP,创建或导入钱包私钥就可以开启区块链之旅。

做下来我们始终在平衡一件事情,安全和体验。安全是重中之重的,我们在安全的投入是最多的,用过我们钱包的朋友应该知道,我们很早就出了冷钱包模式,我们最早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精力做硬件钱包,钱包最安全的管理方式是离线,我们想到一个办法把你的手机开飞行模式,通过两台冷热手机的离线签名完成转账,原理上和硬件钱包是非常接近了,但是硬件钱包更专业在于它是芯片级的,哪怕你的设备掉了,拣到的人很难读到你的私钥。我们一直在强调说你的大额资产一定要用硬件钱包来管理,这是我们首选推荐的。如果数量适中,你的操作比较频繁,我们建议你用冷热钱包的方式。而一些小额的,只是做一些智能合约调用,付矿工费等等,用热钱包问题并不大,风险可控。

我们在运营的过程中发现越来越多的普通用户涌入进来参与数字资产的投资,他们对于区块链的理解是非常浅的,他们没有办法理解公钥、私钥,遇到了很多的意外,他们有的助记词截屏保存或存到网盘、邮箱里,有的完全没有备份,有的交给身边朋友保管等等,都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资产被盗被丢的问题。这应该是imToken近半年运营下来发现的第二个痛点,这是用户对于新技术的理解认知的问题。

接下来对于imToken,我觉得在安全和体验取得非常好的平衡下,我们更多的精力应该投入到教育用户,教育这个市场,让大家理解去中心化,去理解什么叫私钥掌控之下,资产掌控之中的理念。钱包是每个人参与到这个行业,或者是你持有这个数字资产的第一门必须要学的本领,所以在这里呼吁大家,在座的可能对这个东西已经了如指掌,或者是理解得比较深刻了,拜托大家在身边朋友想参与进来,除了教会他们买币之外,还要教会他们怎么安全的使用钱包。

老刘:接下来的话题也挺热的,这个问题麦刚总也提到IFO,分完比特币,我们分莱特币,分完莱特币我们分以太坊,大家现在分得特别高兴,分得也非常愉快,对于IFO这件事情,你们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这个问题你们可以抢答。

何斌:其实很多用户会问imToken最近ETF糖果怎么领。imToken需要一定的技术支持才可以去看到或者是管理分叉出来的像ETF这样的原生币,但是这个过程中其实我们看到了一些问题,我觉得可以两分法。

从正面而言,一条链有它自己的专注场景,像比特币,它的技术框架现在遇到交易吞吐量的瓶颈,有一个团队说我解决它的吞吐量问题,这个是好事情,你在原来开源社区的基础上去叠加自己的独创,解决不同角度的问题,我觉得是值得鼓励的,前提在于你的初心是什么,你要改进这个技术,去创新,还是单纯是为了圈钱?分糖果?这个初心我觉得需要扪心自问,所以这就是第二个问题,负面的问题。分叉的币越来越多,用户会来问这个糖果有没有,那个糖果有没有,我觉得从分叉的角度来说,技术团队在做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满足两个条件:一个是你是不是真正在解决问题,你问一下自己有没有能力去解决这个问题;第二,你的技术实力是不是能够把基础设施都完善好了再去做这个事情,节点有没有稳定运行,防重放攻击有没有做好,而不是说要强占先机,要趁这一波势。这个事情我们有两分法看,好的分叉我们要鼓励,对于有不良动机的行业要抵制。

何斌:我的角度不太一样,泡沫只当它破裂的时候你才知道它是泡沫,但这是一个金融市场,大家永远需要提防的是黑天鹅,任何事件都很难预测,但是你自己做好准备,本着自己的初心踏踏实实的做事情,这才是以不变应万变的最好的策略。

嘉宾:大家可以把分叉看成是软件服务商,像淘宝他们每次更新负责用户体验的话就给好评,如果不符合用户的体验的话就会给差评。它其实是代表了市场或者是用户的需求,以BCH为代表,它是比特币整个社区大家可能争吵几年没有达到共识的结果,也是比特币因为可能容量、性能方面的限制导致它发展受阻的一个必然的结果,而且从现在的BCH表现来看,所以这一类分叉是比较符合用户需求,比较代表用户需求。还有一部分他们停留在炒作一些不是特别新鲜的概念,现在节点也没有,代码也没有,这种是投机性比较强的分叉,短期在操作方面有一定的影响,但是长期来看这种分叉是没有意义的。总体来讲,我觉得分叉是一个自己进化或者是前行的一个动力吧,大家要去分辨。

李大伟:分叉这个事情,如果从交易所的角度来看我们是不太喜欢的,因为给我们正常工作安排造成很大的困扰,因为时不时的你都没有听说就分了,我们很多工作要研究他们是不是要分叉,是不是要分糖果,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的意见是分叉无罪,你没有办法说它这个东西是对还是错,还有反分叉联盟,我觉得结算有这个联盟的话你制止不了这些人分叉。你怎么看这个分叉币,第一点你看它的分叉的初衷是什么,这点是非常困惑的,所有分叉币都包装得很好。第二分叉完了之后你看他们的团队做什么,这点就体现出来不一样,有些已经分叉的币分叉完了以后市场上没有一点声音,分叉之后就什么都不管了,我不知道之前白皮书说的理念怎么去实现。我从分叉之后这个社区,他的团队在做什么就知道分叉币走得多远,大家在一个月两个月看一下,一些优质的分叉币就冒泡了。这些糖果看上去很好,但是不一定每一颗都是甜的,大家投资的时候一定要多研究研究,我觉得比传统的主流货币的投资风险更大。

老刘:分叉的确是给基础设施的这些工作人员带来了非常大的工作量,是这样的。

孙泽宇:比特币的社区就是开源和自由。通过大区块来解决比特币现有的交易开始,实现上出现了很多分叉币慢慢的涌现出来,都是要解决比特币各种各样的问题,或是具有自己新的特性,不管是反对也好,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肯是不喜欢,因为增加了大量的工作量,我们要上好多的技术,看所有分叉出来的币的代码的审核,是否安全,能够让用户保证自己的资产是安全的。从我们作为服务方的角度来说,我们认为糖果实际上就属于用户的资产,只要是主网上钱包出来,属于正常的情况区块能够正常打包运转,我们就会支持用户来领取这个糖果,因为它已经不属于我们的资产了,这就是用户的资产,我们就完全支持,当然本人不喜欢,当然这里面肯定出现好的分叉币,类似BCH,本身是解决了问题,包括BCH目前的发展现状,这是个人的观点。

类似像刚才几位都提到了,以太雾,随时改的这种情况,我告诉你这个时间点分叉了,我比你早提前,也不给社区打任何招呼,这样我们是不喜欢的,我本人是厌恶的,但是只能说反对无效。在一个自由开放的社区或者是组织中,在区块链没有什么联盟是能够团结的,基本上都是松散的。我觉得给大家一些投资的建议,既然儿子们这些吃香,妈妈们囤一些母币。还有注意一下有一些分叉币提取你的私钥,去他们的官网提取,很多小白用户不理解。

老刘:现在是属于币的杂交阶段,比如说我用AB的那个阶段,杂交B的阶段,杂交出来一个ABB,这个有可能会适应新的发展。最后一个问题,现在咱们这个行业市值已经到了这么高,由泡沫吗?如果有的话这个泡沫什么时候会破?

李大伟:其实币价在6000、8000的时候我感觉有泡沫,我也打脸了,但是这个泡沫什么时候破我也说不好。

李星辰:我这边也是觉得整个的区块链这个场景里面会存在泡沫的,只不过是说不同的币种,不同的资产可能泡沫的程度不一样,有个别的项目现在可能停留在操作概念的阶段,像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大家都在炒互联网,现在好多币都在炒这样的概念,这个时候它的价格和价值背离的是非常大,一般在发生黑天鹅事件的时候它跳水的幅度是最大的。另外还有一种像比特币BCH之类的,是偏硬通货一些,因为跳过了纯炒作的阶段,背后是有一定的价值背书在的,至少说什么时候会破,我觉得首先刺激泡沫产生的是大家对整个区块链行业有一个自己的预期和期望,什么时候破就看这个期望什么时候达到被透支光了。比如说一个项目我等三个月没有代码,OK,但是如果我一年之后看不到这个项目有任何进展的话,这个时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抛掉手中的资产,这个会是泡沫破灭的一个机会。

老刘:有泡沫,有些币泡沫大,有些币泡沫小,到底什么时候破他也不知道。

孙泽宇:我个人觉得有泡沫是好事。

老刘:意思是说有泡沫。

孙泽宇:有泡沫说明一个行业繁荣,我们经常把区块链行业比做1997年-2000年互联网,那个时候互联网有泡沫,现在看到互联网改变人类的生活,铁路也存在泡沫,现在发现铁路从运输角度改变了人类的生活,区块链有没有泡沫,有泡沫,在价值传递的角度改变人类的生活。我说的泡沫现在行业没有固定的行业规范,有些壁垒,甚至是一些估值已经投得非常高的,我投的国外的团队告诉我估值很高了。所以说行业内存在泡沫,但是确实有一些东西基础知识不存在泡沫的,比如说比特币、以太坊,你会发现区块链发展到今天是大势所趋。当融资和投资都无国界的时候,都符合社会和历史发展的趋势的时候,这种泡沫存在就存在吧,当泡沫破灭的时候,反而给大家减财富的机会,任何下跌都是最好的买入时期。还有一个是库神创始人说的,所以我觉得在现有的阶段,第一可能会有一些币种存在泡沫,并且行业很多人赚了太多钱了,挺浮躁的,有一定的问题,但是这种问题代表着行业的繁荣和发展。第二我也希望有一天能破灭一下,或者是短时间内破灭一下,早期的泡沫破了,再有新的泡沫出来。

老刘:孙总的观点有泡沫,有泡沫是好事,表示这个行业在高速发展,什么时候破,破不破不重要,重要的是方向是对的。

何斌:我的角度不太一样,泡沫只当它泡沫的时候你才知道它是泡沫,这是一个金融市场,大家永远提防的是黑天鹅,任何事件都很难预测,但是你自己做好准备,本着自己的初心踏踏实实的做事情,这才是以不变应万变的最好的策略。

老刘:我们今天花了很长时间跟大家聊整个生态的各种事,时间到这里,下面大家有问题的话找这几位专家我们一起来探讨。谢谢几位。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 ¥102946.29

评论: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老鼠爱上花er 32 天前

    区块链技术研发,虚拟币交易平台搭建,深圳源中瑞科技有限公司,给你完美的解决方案13823115027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