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技术大咖Chris Kanaan加入瑞波

戴维 发布在 竞争币 1 3121

翻译:jimeixiamen123

Chris Kanaan于两个月前加入Ripple实验室并成为公司技术副总裁。这位斯坦福大学毕业生和Yelp公司前员工现在与Ripple实验室首席技术官Stefan Thomas紧密合作,一起监管工程技术部,并确保整个技术团队互相协作实现公司产品需求和愿景。在公司总人数接近90人的情况下,至少可以这样说,Chris的到来是及时的。
花费如此长的时间寻找这样一个人的原因是,找一个既能胜任这项工作又能符合企业文化的人很重要。Chris完全满足这两个条件并且我们很荣幸有这样一个人在团队。

ck-photo

观看: Building the Internet of Money (Video)

我坐下来并对他进行了一个简短采访,借以更深入地了解他以及他在公司这八周的情况。
当发现Ripple时我觉得豁然开朗。这看起来绝对像是这场虚拟货币革命中的下一章节。它采用了比特币最好的方面——像分类账——但是在一些想法方面获得改进,比如关闭分类账并且支持所有货币的系统。我盯着公司主页上关于所有员工介绍的页面,我想,“我觉得这些人能够做到吗?”答案是响亮的“是的”。

介绍下您自己!

Chris:大学毕业后,我搬到密苏里州堪萨斯市,在一家拥有6000名员工的大型跨国公司从事一项特别工作——3D医学影像。我突然意识到这并不适合我。他们刚刚铺好停车场因此我只能在周末踩着滑板来上班。我负责编码。我一边玩滑板一边思考。我记得被几个校园警察打扰,尽管整个停车场是空的。这显然不是一个合适的工作。最后我获得EMT执照(紧急医疗救护技术员执照)并且晚上在救护车工作。但是环境的变化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我从事这项轮班工作并且结束了在伦敦的这项短期工作。
我一直梦想可以搬到旧金山市——从我第一次看到它,那时我还是一个小孩子。在我的宿舍有一张我站在泛美金字塔(旧金山最高的摩天大楼)下的照片。我想这是我见过的最酷的地方。因此我买了一张到美国的单程机票并且寄居在伯克利的一个朋友家里。

可以参考: Welcome Susan Athey to Ripple Labs
我结束了通过阅读Craigslist广告获得的Quantcast公司的职位。他们做广告实时竞价。当时在一个非常大的屋子里只有几个人。现在Quantcast公司的员工人数超过600。在Quantcast以后,我在Yelp工作了两年。我是一名工程经理,负责监管一个团队,后来变成两个。结束Yelp的工作后,我与家人待了一段时间,并且通过这段时间我探索了一直感兴趣的技术,但是没时间深入研究。
几年前,我挖掘了一些比特币。我认为——这绝不同于我听过的任何其它想法。它不仅仅是一个APP。此外,比特币拥有像谜一样的人物——中本聪。
然后到现在,我已经将注意力从比特币移除并且忘记了我的比特币钱包。当发现Ripple时我觉得豁然开朗。这看起来绝对像是这场虚拟货币革命中的下一章节。它采用了比特币最好的方面——像分类账——但是在一些想法方面获得改进,比如关闭分类账并且支持所有货币的系统。我盯着公司主页上关于所有员工介绍的页面,我想,“我觉得这些人能够做到吗?”答案是响亮的“是的”。
我很荣幸加入Ripple。
你在Ripple实验室从事哪方面的工作?
去年致力于寻找产品定位,并且我们认为在聚焦于终端消费者之前,通过接入现有金融系统,我们需要首先专注于资产流动性。因此,我非常在意通过提升稳定性和软件开发进程来提升用户体验,这对我们成为一家真正的公司至关重要。
技术副总裁的真正职责是什么?
我认为Stefan(Ripple实验室CTO)负责思考研究与开发。而我通过提升整个团队并且确保每个成员之间交流顺畅来辅助Stefan。我的工作就是确保整个团队工作在一起高效,高产和最大程度地达成一致。因此,我与产品部门,所有工程技术团队以及人力资源招聘部门紧密合作。

可以参考: Welcome Karen Gifford to Ripple Labs

我也一直在关注商业开发团队的下一步工作并且我们可以相应地调整我们的产品路线。我们的产品大规模应用于客户非常重要。
我们仍然需要继续保持使整个网络持续运行的动力。我非常期望见到整个Ripple团队的每一个人——他们中的大数人都处在遥远的地方。
你在这里多久了?
到目前为止,我在这里呆了八周并且在这里的感觉很棒。这是一项杰出的事业——不仅是人们已经做的还有我们将来要做的事情。
明确工程定位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年我们以探索和实验作为基础工作。现在我们使这项工作更加完美,如果我们想拥有更加强稳健的价值网络和使用我们技术的全球合作伙伴的话。

ActionShot

Chris Kanaan with Monica Long, VP of Marketing and Communications

你如何评价你的团队?

从我的观点来看整个Ripple团队,他们可能是最顶尖的C++开发者的一部分。每个人都是他们先前工作公司中最聪明的人。因此这是一个巨大的引力把他们聚在一起——鉴于他们之前的工作,他们的同事仅仅交给他们一个橡皮图章——因为他们无法完全理解他们工作的范围和巧妙之处。现在这里充满不同观点的各式人物的宽泛主题讨论。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研发的产品是非常令人着迷的。

可以参考: Powering Ripple and Helping Take C++ to the Next Level
就技术团队的其他人员而言,他们无与伦比。这是一个很好的组合,既有在支付行业和金融行业工作的人同时也有在初创公司工作的人。因此这里经验丰富并且能量显而易见。人与人之间充满良好氛围,每个人都在微笑。同时这里拥有伟大良好的态度,这些令人振奋。正如广告说的那样,这里拥有谦虚包容的企业文化。当然,作为一家年轻的公司,我们拥有许多年轻人。
你能告诉我在生活中的Chris Kanaan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十分喜爱背包野营。我曾经在冬天与一个朋友徒步穿越John Muir trail。在那些雪山中的一个月里我们没有看到一个人。
在旅程的终点,我们看到了两个人。一个女人试图设置她的PCT行程速度记录。另一位叫Scott的男人正在走他描述为“the yo-yo”的行程,一条从墨西哥到加拿大的PCT双程路线。我当时就惊呆了。
整个经历让我大吃一惊。非常酷,并且非常离奇——看不到任何人,然后发现有些人走的更远。我想我必须在将来某一天亲自尝试。因此我打算与我的兄弟2020年或者2022年做这件事情。
哦,我同时也喜欢冲浪。
你是典型的卡利人,不是吗?
我实际上出生于能够俯视贝鲁特(黎巴嫩首都)的大山里。九岁那年,我搬到卡利。
你后来去过那里吗?
每隔几年我都会回去。我父亲这边的亲戚都在贝鲁特,因此我可以一直保持我的阿拉伯语水平。但是我的母亲实际上是瑞典裔美国人。
你的学校和学习经历带给你什么?
我去了斯坦福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后来,我获得了社会学硕士学位。
我的导师当时是Friendster公司的董事,所以我开始通过编码来研究网络社交。我通过修改不同公司网站代码来建立一个关于来自于不同公司投资者和C级员工的网络,用以寻找他们的社会关系模式。我想通过社交距离来预测投资结果。

最后的想法?


保持积极向上!

评论: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得乎其中 666 天前

    瑞波怎样防抄袭,你又不是POW,有算力壁垒,怎么应付恒星币这样的后起之秀?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