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中本聪有没有决定继续作死人?通过巴扎尔克的夏倍上校来理解中本聪

Sosthène 发布在 比特币 1 1498

本文译自我朋友Jacques Favier的博客。我非常感谢他。

原文链接: http://blog.lavoiedubitcoin.info/post/mort

中本聪在拿破仑的时代 第一辑

中本聪的神秘身份,有可能永远都不会被人所知。本文的目的不是继续猜测中本聪的身份。有的比特币爱好者喜欢讨论他或者他们是谁,喜欢揣测他对于各种问题有什么看法,也讨论他控制的比特币地址会不会有有一天被激活。对于比特币,这个神秘的故事绝不仅仅是无关紧要的细节,中本聪的身份一旦被曝露就会从根本上影响比特币的概念。德国哲学家黑格尔道:“真实不像硬币那样,可以被人拿来拿去而没变化”。真实是生命体验,其中也需经历痛苦和死亡。

我不完全赞同Peter Todd的观点,他认为“追问中本聪的身份不过是一种历史猎奇而已”。

最近几年声称自己是中本聪的人不少,够历史学家拿来与史例比较把玩,心理学家肯定也很感兴趣,小说家还可以此启发创作。

LouisXVII-178x300

路易十七世的头像

在各个国家不同朝代皇子身份难辨的史例不胜枚举。在法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案例是大革命时期法兰西王国的王子。大革命爆发时路易十六的儿子只有几岁,他跟母亲玛丽王后被革命者关入监狱。革命政府于1795年宣布王子去世,尸体被偷偷地埋葬在乱葬岗子。人们怀疑官方的说法,谣言王子没死,只是被保皇派救走了,而那个死在监狱里的孩子其实是用一个孤儿做替身。在后来的几十年中,出现过十个路易十七的冒充者。这个案件一直到二十世纪末都有争议。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冒充路易十七世?其实在法国大革命发生后,并非所有的法国人民都支持革命,当时政治局势复杂混乱,路易十六死后新时代里革命者并未能建立起稳定的政权,除了贵族也有很多平民仍然忠诚于国王,希图有一位正统的继位者复辟法兰西王国。这似乎跟比特币的去中心化权力系统有些相似,在这个新革命里我们却找不到正统的引导人中本聪。

跟朋友们讨论中本聪使我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们今天的思维模式仍然是试图找到那个跟2008年一样的中本聪,八年来一直都在的中本聪。我们只能通过中本聪之前留下的种种痕迹来检验判断每一位来“现身”的中本聪。然而时光如水流逝,人会变化,中本聪也是。

BalzacChabert02-213x300
巴尔扎克小说中的夏倍上校

在巴尔扎克的系列文学作品《人间喜剧》中有一个很类似的故事,叫《夏倍上校》。夏倍是个孤儿,在大革命时期加入拿破仑军队,经过各种大战逐渐升任上校,在拿破仑称帝后,夏倍成了国家英雄。然而,他不幸在1807年2月8日的埃劳战役中失踪,成了被追忆的战死英雄。十年后,夏倍突然在巴黎出现了,夏倍归来之时拿破仑帝国已经被打败,波旁王朝复辟。没有人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那个死去的英雄,归来的夏倍在国外经历了苦难,已经年老虚弱,这几年国家发生了巨大变化,一个痛风的国王取代了拿破仑皇帝,夏倍的妻子也已经改嫁给一个贵族。夏倍完全不认识眼前的社会,而这个社会也完全不认可他。

故事讲的就是夏倍如何努力地试图恢复自己的身份和之前拥有的生活,可是最终他不得不放弃,如书中所写“决定继续作死人”。巴尔扎克的这部作品如一把钥匙,为我们打开了思路去理解中本聪的处境,不管真正的中本聪已经现身,还是依然隐身。

每当夏倍试图证明他的身份,所有人都把他看作是“疯子”。每当有人声称自己是中本聪时,人们也都把他看成是“疯子”一样。英雄怎么可能是个普通人呢?难道中本聪就必须是个所谓的“正常人”吗?很可能在普通人眼里他就是个“疯子”。这是多么相似的两个故事啊,一个是战争英雄,一个是科技英雄。

夏倍曾喊出:

“我要去旺多姆广场的圆柱脚下,大声宣布‘ 我就是在埃劳战役中打败俄罗斯马队的夏倍上校!’,人认不出我,但是那铜金柱知道我是谁!”

相信夏倍的朋友去告诫他“你去喊啊,立马会有警察把你抓到夏朗通精神病院”。

夏倍最终还是放弃了,其实他早就放弃了。他在十年间不停地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做过大军队的上校?他说“我最终意识到我的故事其实是多么的荒唐,我伤心过,痛苦过,之后渐渐平静了,接受了,也放弃了”。有人会说那些中本聪的”冒充者”有接受和放弃吗?我们再来看看Craig Wright的那段“巴尔扎克式主人公”的话,“我非常抱歉,我原本想我可以匿名几年,隐藏起来过自己的生活,然后在告诉大家我是谁。我本来做好了准备拿出证据,证明我有密匙,但是,面对一星期以来的所发生的情况,我动摇了,我没有勇气继续下去了。” 这也差不多是夏倍的经历。

craigh_s
Craigh_Wright

时间会改变一切,个人命运,社会价值,政治权力。就如巴尔扎克笔下的夏倍妻子“夏倍上校之前认识的是拿破仑帝国时期的女公爵, 而如今站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王朝复辟时期的女公爵”。

中本聪又该怎么想?2008的全球经济危机已经过去八年了,如今银行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势。高盛银行(Goldman Sachs)的政治手段似乎比以前更厉害了,正开发无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甚至还想申请个专利。现在全世界都在讨论“区块链技术”,都算计着怎么能把它纳入他们的游戏控制范围。可惜,这跟比特币最初的无政府主义梦已经相去甚远了。

夏倍看重的只是他的妻子和他的名誉,而不是他的钱,就如他说的“情感的富足对我来说比穿什么更重要”。中本聪的上百万比特币,像是个被废弃了的封闭宝库,好像永远也不会用人动它,没人能知道它会怎么样。这么说来,中本聪也不太看重钱啊。

夏倍最努力恢复的事情不是他的产物,而是他的妻子和名誉。他说“人要在心里有奢侈而不是在衣服上”。中本聪也有很多钱,他像夏倍似的好像把这批钱看不重。

JP-Kauffmann-Outre-terre
关于夏倍上校Jean-Paul Kauffmann著的书

法国作家Jean-paul Kaufmann对夏倍这个人物进行了深入地研究,他认为我们每个读者都能从夏倍的故事中找到和自己经历的相似之处,我们都积累着曾经的伤疤,悔恨,恐惧,他代表了那个缺席或消失了的人,但是那个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人。而隐形的中本聪就像是动荡的比特币世界的幽灵,或许对于有些人也是个潜在的“危险”。

发文时比特币标准价格 买价:¥4775.00 卖价:¥4760.00
原文:http://blog.lavoiedubitcoin.info/post/mort
作者: Jacques Favier
翻译:SOSTHÈNE
稿源(译):巴比特资讯(http://www.8btc.com/chabert-satoshi)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