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定数字货币讨论再升温 区块链或非必需

区块链资讯 发布在 区块链 2 3273

近日,全球央行近期纷纷就发行法定数字货币(CBDC)的进展再发声。

有“全球央行的央行”之称的国际清算银行(BIS)9月17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央行是否为现金提供数字形式替代品的政策决定,在瑞典这样现金流通量下降的国家最为紧迫,但是所有中央银行最终都必须面对发行CBDC是否切合自身需要的抉择。

gg

9月13日,印度央行的一位部门官员Sudarshan Sen在孟买举行的“印度金融科技日”会议期间表示,“对于非法定数字货币,我们感到不太舒服。比如比特币。”“目前我们有一组人员在研究法定数字货币,简单而言,要用来代替实体卢比。”

近日,在去年刚卸任印度央行行长的拉詹(Raghuram Rajan)在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表示,从使用者角度来看,CBDC与当前货币支付体系并无根本不同。印度最高法院近期与莫迪政府“唱反调”,发布关于“个人隐私为受保证的基本权利”的裁定,潜在有利于减少对CBDC发行的担忧。

9月13日,英格兰银行数字货币小组技术研究负责人Simon Scorer在英格兰银行员工博客Bank Underground上撰文表示,通常人们假设区块链(或分布式账本技术(DLT))是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所必须的,尽管使用该技术可能带来一些好处(同时也带来挑战),但是该技术可能并不是必需的。

巧合的是,就在8月底,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在一次研讨会上强调,在技术路径的选择上,CBDC不可能完全依赖于某一特定技术,故而应与区块链技术松绑。

在近期中国监管当局颁布ICO(首次发行代币)禁令(见财新周刊2017年第36期ICO中国强监管)、摩根大通CEO戴蒙炮轰虚拟货币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价格再次显现巨大波动性。9月18日下午,比特币价格较上周五低点已反弹约30%,回到4000美元一线。

 

态度不一

 

过去数月,全球各大央行仍在关注CBDC的技术进展和可行性,但态度仍然摇摆不定。(见财新周刊2017年第24期”数字货币革命” )

3月1日,在美联储首次就CBDC问题的公开沟通中,美联储理事鲍威尔(Jerome Powell)表示,任何积极考虑发行数字货币的央行都需要在考量其潜在对社会带来的好处的同时,也考虑方方面面的挑战,比如对支付体系及其他政策的影响等。

在他看来,央行在该领域的积极进展会对私人部门形成打压,“我其实希望私人部门体系(在打造更快捷、安全的支付体系方面)走到央行的前面。

两天后,在3月3日于耶鲁法学院举行的一场区块链研讨会上,英格兰银行负责银行、支付和金融韧性的执行主任Andrew Hauser表示,在与金融科技企业征求意见,并设计自己的数字货币原型后,英格兰央行得出的结论是,目前阶段的区块链技术仍然没法满足发行CBDC的要求,主要挑战在于找到速度、规模、韧性和隐私问题的“最佳平衡点”(sweet spot)。

此前,英格兰银行是全球最积极研发CBDC的央行之一。Hauser还描述了英格兰央行研究团队在初步研究显示发行CBDC有显著经济收益后的兴奋,但是技术以及政策挑战(包括对银行业冲击)的显现对他们一开始的兴奋“破了冷水”。英格兰银行官网还撤下了此前宣布将于2017年11月20日-21日在英格兰央行总部举行的CBDC的研讨会及论文征集的通告。

近期在财新的一篇专栏中,银监会首席顾问、香港证监会前主席沈联涛表示,各国央行及监管部门尚未就如何应对数字货币的迅猛崛起达成共识,数字货币本质上事关国家货币和私人货币之间的竞争。各国央行越早能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私人数字货币达到系统性规模的机会就越小。

8月发布的一份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工作论文称,“基于本文分析,CBDC可以作为一个实质上无成本的交易媒介、安全的储值手段以及稳定的定价单位”,但是央行出于审慎、保守的考虑可能会放慢研究发行CBDC的步伐 。这篇文章的作者由加拿大央行访问学者达特茅斯大学经济学教授 Andrew Levin与合作者共同撰,也引用了两位美国金融和法律专家的表述,对美国监管当局“喊话”道,“从加拿大到爱尔兰,全球范围内的央行近来都表示未来可能发行CBDC,但美国却在这场辩论中趋于静默” ,“作为全球能量最大的中央银行,美国应该在研究数字货币的收益和陷阱方面扮演先驱性作用。跑在这场游戏的前面,而非在最后时刻再寻求赶上,会是更聪明的做法。”

 

 区块链非CBDC“标配”

 

技术无疑是是否、何时发行CBDC的一个核心因素。在区块链技术带来诸多好处的普遍假设下,刚刚诞生不过十年的区块链技术的不(够)成熟,是否意味着发行CBDC仍不现实(参见财新2017年第25期区块链悖论)?

Simon Scorer的博客文章题为《抛开区块链: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要求有哪些》,此文详细阐述、分析了CBDC所使用的技术需要满足的系统韧性、安全、可扩展性、保密性等8个技术属性要求。

在前述BIS的报告中,BIS支付与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秘书长Morten Bech与其合作者称,尽管CBDC仍然停留在概念阶段,但是一些央行已经完成了基于DLT技术的概念验证,包括加拿大央行的“Jasper项目”(Project Jasper)和新加坡货币管理局的Ubin项目,两者都借助DLT模拟大额实时支付系统(RTGS)。

加拿大央行副行长Carolyn Wilkins此前透露,初步成果显示这个测试系统可以满足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等方面的一系列原则性要求,但在结算最终性、运营风险等方面还存在距离。而且,这一努力与(面向直接货币使用者的)CBDC仍是“完全不一样的物种”。

BIS报告接着表示,对于DLT技术有较大兴趣的一大原因在于,很多央行管理的大额支付体系已经到了技术生命周期的晚期。目前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三国都在打造RTGS体系。但是目前还未能决定全面采用DLT技术,英格兰央行和加拿大央行都表示,DLT技术在目前阶段还不够成熟。

不过,各国央行乃至私人部门在DLT技术各类应用方面的努力对于潜在发行CBDC的努力及效果仍然有帮助。8月底,英国汇丰银行、美国道富银行、日本三菱东京日联银行(MUFG)等六家全球银行,加入瑞银研发完善其结算币的努力。

高盛、花旗等机构也在平行做类似的尝试。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裴奕根对财新记者表示,此类聚焦支付、证券交易等特定子领域的努力,可以帮助提高区块链技术的成熟度,也可以为央行数字货币潜在发行后基于该体系的相关银行产品研发打下良好基础。

 

化解隐私担忧

 

对于隐私的考量是不少人对发行 CBDC的一大担忧,尤其是在对政府权力过大存在一定担忧的美国、印度、中国等。

拉詹对财新记者表示,人们喜欢纸币的一大原因是其匿名性。CBDC体系下,更容易看清货币使用者在做的事。因此必须植入相应的保障机制,保证即使是央行或政府部门也不能随意获取使用者的隐秘信息。

8月24日,印度最高法院做出裁定:个人隐私属于一项基本权利。而印度政府目前正在推进一项名为Aadhaar的强制生物身份证项目,印度最高法院的这项裁决,可能会使印度政府这一项目变成一项侵犯隐私的项目。

“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裁定。”拉詹表示,因为这意味着任何类似CBDC的系统都需要事先说服法院,证明在该体系下,个人隐私是被有效保护的,不然就会面临法庭的挑战。

在他看来,保护隐私和政府权力得到控制是更为重要的议题。一旦CBDC发行,从事支付服务的机构的存在必要性和寻租的空间无疑会减少。

拉詹认为,CBDC与当前货币并无显著不同,最大的意义就是更为便捷,不用再带纸币了,或许还能免去与做信用卡或做支付的人产生关系的必要。“如果有其他特性、功能附加到CBDC上,可能会与当前体系产生明显不同。”

此外, 央行等各国监管机构还需要考虑各国金融科技竞争的维度。职责覆盖金融监管的澳大利亚国库部长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近日对财新记者表示,澳大利亚刚刚于9月14日引入一项法案,取消对比特币的双重征税,即购入比特币时需付GST,而后在用比特币进行购买交易时,还要再付一次GST。在澳联邦政府的声明中,莫里森写道,这会“强化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全球金融科技中心的名声”。在谈到为何澳大利亚过去一段时间存在如此颇为严苛的对比特币双重征税时,莫里森表示,比特币之前被用于的一些领域,有些“异想天开”。

 

【财新网】(记者 王力为)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 ¥22400
文/王力为
原文载于:http://finance.caixin.com/2017-09-20/101147606.html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九八年夏 29 天前

    货币的信用不在于技术,不在于国家强制力,而在于其代表的购买力及其稳定性。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ArtofFugue 30 天前

    你政府以为我们会承认这种脱离区块链的所谓主权数字货币?!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