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Coin

她用拨号上网把比特币带到博茨瓦纳

戴维 发布在 比特币 2 6286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翻译:刘轶雯

36岁的阿拉凯尼·埃特尔玲(Alakanani Itireleng)来自非洲南部内陆国家博茨瓦纳,自称为 “博茨瓦纳的比特币大使”。这个36岁的女子坚信着比特币的未来,她告诉我:“我之所以喜欢比特币,是因为它能给我这样的外行带来无限的前景和可能。” 据她所知,自己是这个只有两百万人口的非洲国家里第一位 “比特币矿工”。

不过和那些发达国家的 “矿工” 不同,她不是那种普通的技术宅。直到2006年,ADSL 技术才被引进到了博茨瓦纳。据 ITU 的数据表明,到去年为止,全国只有11.5%的人拥有网络设备。埃特尔玲自己家里有宽带,但是她还是偏好拨号上网,因为 “拨号上网更方便,我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上网。”

我们约好的聊天时间本应该更早,但是她拨号上网时遇到了点麻烦。“不过最终还是在我的掌控之内,” 她说。“我那个路由器,一般情况下都是好用的,但是偶尔会比较调皮。”

从性别上讲,她不仅是博茨瓦纳少有的比特币爱好者,也是比特币玩家里少见的女性。对此,我友善地表示了惊讶;她这样回应道:“我想我应该就是那种梦想走出厨房的女性吧。”

比特币技术里不受体制约束的自治模式,让埃特尔玲感受到了一种掌控自我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正是她本人和广大博茨瓦纳人民所需要的 —— 因为无论是在虚拟还是现实世界中,到处都危机四伏。

“在比特币之前,网上很多项目都宣称能赚钱,而它们不过是让你从一个骗局落入另一个骗局,” 她说。“你永远不在掌控之中,因为你不知道发明这个项目的那个人在想什么,这太难了。”

比特币并没有让埃特尔玲变得富有,她的正式工作是在面对15到18岁的青少年教授神学课程;与此同时,她还在总部位于印度的阿米提大学(Amity University)修了一个 MBA 的远程电子课程。“至于电脑技术嘛,我都是自学的,” 她说。

和其他那些想在比特币价格猛烈涨跌中体验过山车般刺激感的玩家不同,埃特尔玲眼中的比特币含有宗教意义,是一种福音般的存在:“对我来说,比特币是我生活的转折点。” 同时,她还建立了一个叫做 “疯狂比特币”(Bit Crazy)的 Facebook 小组;在那里,她会分享一些相关的新闻和学习资料,成了名副其实的 “比特币大使”。

“很多人觉得我的梦想一点都不现实,只有非洲以外的人才会对我的所作所为感兴趣,” 她说。“但我相信比特币是与众不同的,它会改变很多人的生活;因为政府对每个人能制造多少比特币不加约束,它改变了人们在互联网上的行为方式,这也正是这项技术的前景所在。”

“以前,银行会问我为什么账户里会有那么多的钱,这是彻头彻尾的官僚主义行为,” 她继续说道。“有了比特币以后,一切就都在我掌控之中了。我现在还需要去学习怎么挖比特币矿,但最终我会搞懂这些过程的。”

当我称赞她很懂技术时,她把这些归咎于自己所经历的不幸。对埃特尔玲来讲,互联网就是希望的象征,是通往各种可能的一条电子通道;而她并不是那种闲的没事去互联网上 “寻找民主自由” 的人,她的现实生活要更伤感一些。

“没错,我可以通过互联网去寻求更好的生活,” 她说。“但真正促使我这么去做的契机,源于我儿子的心脏病,我得去挣钱给他治病。” 埃特尔玲的家乡在博茨瓦纳首都哈博罗内,这里的普通民众根本负担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当地诊所的医疗水平不足以医治她儿子的心脏,她只有通过网络搜寻医疗信息,为儿子筹集善款来治病。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埃特尔玲的去世的儿子 Pako Junior

“因为我儿子的病,我们家陷入了财政困境,” 她说。“哈博罗内没有很好的医院,只有依靠于我们的邻国南非,但就我儿子的病况来说,挺玄。我带我儿子去看病时,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 ‘弩男综合症’ 或者 ‘阻塞性肥厚心肌症’,我还得跟他们一一解释。到底谁给谁治病啊……”

“我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但结果一如所获,” 她告诉我说。去年,儿子 Pako Junior 还是在去年去世了,只有四岁;除了 Pako Junior,埃特尔玲还有另一个叫 Bakang Kgosi 的儿子,今年刚满两岁。

埃特尔玲的丈夫叫安德森(Anderson),对高科技非常恐惧;提起他的时候,埃特尔玲笑了笑:“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有科技恐惧的人。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可以随时准备拥抱改变和迎接挑战;但是在博茨瓦纳,人们防卫心是那么重,害怕改变。在我接触过的人里,只有一个人关注比特币,但即使是他也对比特币疑心重重。”

埃特尔玲把希望放在了其他发展中国家身上,因为她每天都会在网上关注有关比特币的最新消息,并从中了解到了比特币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扩张。“我了解到,像印度这样的国家,已经成熟地接纳了比特币,” 她继续说。“而在中国,尽管政府不承认,但还是诞生了靠比特币发家的百万富翁。”

最重要的是,比特币热已经深入到了非洲。“肯尼亚已经接受了比特币,开发了名叫 Kipoch 的电子钱包,” 她说。“我们的邻居南非,也已经很成熟接纳了比特币,我还加了他们的 Facebook 页面。”

埃特尔玲现在主要致力于通过教育传播电子货币的意识,但是和很多之前的传播者和比特币投机者一样,她其实也是为了赚钱。“我曾经试过联盟营销的模式,或者参加那些保证能赚钱的项目,但这些项目从来没兑现过他们的诺言,” 她这里说的,是她曾经参加的那些线上圈钱项目。“唯一赚到过钱,是一个叫 F5m 百万富翁俱乐部的项目。”

我试着打开了 F5m 的网站:果然,这个网站极其隐晦,保证 “任何人都可以从零开始,发展自己的家庭网络事业”,而且 “不需要任何经验”,并承诺 “你可以立刻开始赚钱”。

这些失败的经历,让她投入了比特币的怀抱,这是她仔细想过之后决定的。“这条路很艰难,” 她说。“当我刚开始接触比特币的时候,我加入了一个网站,每周都得完成任务,推荐一个会员才能得到0.01比特币,总共支付我一个比特币。我很辛苦才能赚到1.34比特币,但当我想把它们从电子钱包中取出的时候,才发现没那么容易 —— 我得先完成一个问卷,但这个问卷又不能在博茨瓦纳打开。”

“那个时候,我只上过 FreeBitco.in 和 BitVisitor.com 这样的网站,以及那些你要赚比特币就一定会上的网站,” 她说。“我离赚到1个比特币还很远,最好的结果是挖到了0.00019121比特币。我也不知道,如果我赚到了能取出来的那个数时,是不是还有一份打不开的问卷在等着我。”

但即使有这样的不确定性,也没能拦住埃特尔玲继续挖掘比特币的脚步。“我可不想放弃,” 她说。“我有一个梦想,我相信我一定会实现它,我会坚持我的梦想,直到有一天,我要把我们国家的男人们都比下去,他们经历了太多金字塔体系的传销轰炸,所以对任何事物都抱有怀疑,这很难让他们去了解比特币到底是什么东西,尤其是我现在没有实物可以拿给他们看,但我知道有一天,我一定会向他们证明:比特币是真实存在的。”

博茨瓦纳的面积不大,其主要支柱产业是矿业开采。这里的 Orapa 矿石是世界上最大的钻石矿,仅仅在2013年一年就开采出了价值1.6亿美元的钻石。1966年,博茨瓦纳从大英帝国殖民地独立成为一个主权国家,它的人均生产总值为70美元,从非洲最贫困的国家发展成为一个生活水平可以和墨西哥和土耳其并肩的国家。在所有非洲国家里,博茨瓦纳拥有最高的经济自由度,并维系着稳健的财政政策和以市场竞争为主体的银行系统。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埃特尔玲录制的在线视频截图

但是 “市场竞争” 也是个相对的词汇,因为还要考虑到其他例如医疗、不均衡统治等因素。博茨瓦纳是全球贫富差距第三大的国家,仅次于南非和邻国莱索托;除此之外,中央政府也很为地方政府的滥用职权而感到头疼。

“我曾经申请过贷款,我账户里还有一些普拉(当地货币)。但在他们给我批贷款之前,需要知道我账户里所有财产的来源,” 她说。“好像我账户里的钱不是我的,是他们的一样。可毕竟对方是银行,你能怎么办呢?我只能把钱存到银行,总比放在家里安全。我们经常听说有人把钱放在银行,账户上的数字却莫名其妙地减少的事情,那钱是再也回不来了。”

对于比特币和电子货币,埃特尔玲有一个笼统的简单的处理办法。

“对于比特币,我会持有它,” 她说 —— 尽管她也意识到这样做的安全隐患。“对于比特币,是没有 ‘蒸发’ 一说。比特币唯一的危险在于黑客,但我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它,这个问题会得到妥善解决。对我来说,比特币简直神了。”

“大多数人很难对比特币买账,但我是个梦想家。” 她说。“我不想放弃,如果不是在现实生活和网上都有过被骗的经历,我也不会梦想去拥有比特币。”

“我看清了现在的形势,” 她说,并再一次强调她多么有电子商务的眼光。“我们马上就会看到有更多的电子货币出现了。我们生活在科技不断创新的时代,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特点,我祈祷我能成功。”

看到这里,你可能认为埃特尔玲是个科技乌托邦的幻想家 —— 其实说白了,她和所有人一样,都有快速致富的梦想;对她来说,比特币代表了希望。

“我认为大家可以无惧比特币,去接受它,” 她说。“想象一下我的国家:人口不多,但是失业人数那么多。比特币热潮能早造就多少百万富翁啊!这意味着这些人可以建立工厂,创造就业机会,甚至开采更多的矿产。”

现在,埃特尔玲很乐意向所有人传播 “比特币福音”,从邻国身上学习经验,争取政府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 —— 比如将当地货币兑换成普拉,让更多地方可以使用比特币等等。“我和很多朋友聊过,他们都很愿意去尝试,” 她说。“我也想去访问更多的比特币持有者,甚至一些经济学家,听听他们的看法。”

“如果我的钱包里有些比特币的话,我首先想做的是和邻国南非交流,因为他们已经可以使用比特币了。我想首先学习他们是怎么管理比特币的流通,并允许其使用的,” 她继续说。“我们也需要一个像 Mt.Gox 那样的网站,来把比特币兑换成普拉,像 Paypal 那样的公司也能派得上用场。”

最重要的是,她保证一定会以身作则。

“当人们看到你的生活出现改变时,他们会来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说。“当然,当我回答是比特币时,大家都会想要知道更多。所以我觉得对很多人来说,只有亲眼所见的才会相信吧。”

来自:vice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BigChubbyCat 930 天前

    “对于比特币,我会持有它,” 她说 —— 尽管她也意识到这样做的安全隐患。“对于比特币,是没有 ‘蒸发’ 一说。比特币唯一的危险在于黑客,但我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它,这个问题会得到妥善解决。对我来说,比特币简直神了。”

    +1
    +1
    我要点评
    巴比特资讯
    巴比特资讯 930 天前

    【她用拨号上网把比特币带到博茨瓦纳】http://t.cn/RvzN2iJ 她坚信比特币的未来:“我喜欢比特币,是因为它能给我这样的外行带来无限前景和可能。” 比特币技术里不受体制约束的自治模式,让她感受到了一种掌控自我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正是她所需的—— 因为无论在虚拟还是现实世界中,到处都危机四伏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