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Coin

中国区块链矿工报告:生产全球信用的人们

韩锋区块链在清华 发布在 币头条,比特币 2 12277

生产全球信用的人们

——中国区块链矿工报告

韩锋

 

一、  相信人还是相信物——全球金融帕累托改进的足迹

 

所谓帕累托改进,就是不损害一方利益情况下,通过资源重新配置,让其他方产生利益,就是所谓的双赢、共赢。所以金融发展史正常的演进不是靠战争,不是靠一方对另一方剥夺,而应该是大家通过不断改进交易模式共同得利,最终让市场成本下降。[1]我们沿着这样一个金融发展史的视角来观察区块链矿工为什么会产生:

当历史上市场交易主要是以物换物的形式进行时,这样信用中介的出现就通过帕累托改进大大提高了交易成功的效率,降低了交易成本,虽然信用中介最早是以一群人或者机构的形式出现,但是我们发现,一个全球普遍的现象是,这些想扮演金融中介的人,往往要选择某种天然稀缺的自然资源,做为他们建立信用的背书和锚定,历史上扮演这个角色最多的就是金银,因为金银全球分布比较分散,发掘难度较大,天然总量有限,物理和化学性质稳定,这些因素决定了,从几百年前起,大英帝国和明朝中国几乎同时选择了金银作为信用锚定物,即使上个世纪,美元想成为全球信用符号时,其最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也是选择黄金来做为其建立全球信用的锚定物。但是随着全球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尤其是美国在全球市场中所占势力越来越大, 新一轮帕累托托改进似乎选择了更相信人而不是相信物的路径,美元因此在70年代宣布和黄金脱钩,世界金融信用体系的建立基本采取了偏相信人,而不是偏向物。但是几十年来的历史发展让我们看到,一旦信用中介脱离了对自然资源的锚定,往往会成为脱缰野马,信用的不断透支和信用资源过度消耗,给全球带来了一轮又一轮的金融危机。一个简单的事实是,美元自从和黄金的信用锚定脱钩后, 其和黄金的汇率通货膨胀了20倍以上,因此2008年一个自称中本聪的人(或组织)站在全人类的立场上, 发明了一种完全不依赖任何中介的信用资源产生模式,也就是比特币的区块链,其基本原理是通过全网竞争记账、盖时间戳,来建立信用共识。历史的演进发展到后来是通过所谓专业矿工来完成这一工作。他们通过消耗大量的电力,来为全网分布式公证记账,建立全球共识信用。靠着全球大量矿工算力的支持,比特币的信用最高达到了100亿美元以上。这是人类金融史帕累托改进的脚步,从完全偏向相信人,开始回归到由消耗自然资源而产生新的信用的重要标志。

 

二、  中国区块链“矿工”的崛起

 

“中本聪”最早的比特币开源程序2009年公开以后,只有他一个人“挖矿”,用他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那时候很少有人知道比特币,只有密码学专业的觉得这个不错,理论上确实能解决重复支付问题,所以据说他默默无闻地挖了一年,因为他必须得“挖矿”来维持整个比特币系统信用价值的一步步建立。这个区块的产生是不能停的,每十分钟记完一个区块的帐,下一个区块又开始竞争。从最早中本聪产生的第一个区块起,就是所谓创始块,比特币“区块链”到现在已经接近40万个区块了,因为每十分钟一个,不断记账了七年。

到了2010年以后,慢慢就有很多极客加入,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件很好玩的事情,当时他们只要下载一个中本聪的QT钱包,因为当时算力都是很微弱的,用一般的笔记本就可以挖矿了,挖到以后,像玩一个游戏似的,你赢了,那么你就能获得一笔奖励(最早是五十个比特币,然后每四年减半),当然当时比特币不值钱,大家就当一种游戏玩。

后来又出现一个人,叫Laszlo Hanyecz[3],他觉得用CPU挖矿不过瘾,他发现显卡GPU,比一般的CPU挖矿要快800倍,因为对于挖矿,速度是唯一决定的因素,就看谁的速度快。800倍是什么概念?就好像是机关枪对比弹弓的射频,所以当时他就挖了大量的比特币,当然他也是为了好玩。 2010年的5月21号,这是一个标志性的日期,后来叫披萨节。为什么叫披萨节?当时他在论坛里开玩笑说,他那里有一万个比特币,想买两个披萨。论坛里另外一个极客说,我这里有一张披萨劵,我卖给给你吧。就这样,Hanyecz一万个比特币就打给他了,他还挺负责任,马上用披萨劵到店里兑付了,店里还派个小弟把披萨送到他门口,他还把这披萨拍下来了,吃下去了。现在这两张披萨值至少2800万人民币(图1),

p1

图1 比特币披萨             由Laszlo Hanyecz本人提供

 

这是第一次比特币跟实物之间进行交换。

 

发展到后来在中国出现了专业的矿工。

随着后来比特币价格越来越高,中国人就 不再满足于显卡挖矿。北航有一个博士生,叫张楠庚,他的专业是研究芯片设计,他在网上名字一直叫南瓜张。

p2

图2 图片来源:http://www.gq.com.cn/topic/news_1613cebe6352cdd0-3.html?_t=t

南瓜张当时在做博士生,很快就理解了比特币挖矿所谓解SHA256难题,这个算法很简单,基本上就是随机碰撞,只不过就是重复运算拼的是速度,他想:那我干脆设计一个专用芯片,专干这个,不干任何其他事情。后来张楠庚开会的时候跟笔者说,他设计这个芯片马上又比GPU显卡挖矿快了一百倍。后来2013年1月就用这个芯片设计了专业矿机,从而慢慢就有矿工的概念了。网上盛传南瓜张在设计芯片的时候,得到一个神秘组织一万个比特币的赞助。后来笔者通过可靠渠道核实了这个事情。

开始挖矿曾经是很赚钱的一件事,尤其是2013年比特币价格涨了96倍。但是金融往往投机过火以后就会有疯狂的行为,到2013年底的时候,中国的这些新加入的很多矿工,他们的经济行为就不太理性了,因为当时价格已经炒到八千了。他们认为比特币的价格会一直维持在八千,而且认为还会继续猛涨下去,所以他们觉得我只要弄个矿机,一接上电,就可以赚钱。原来比特币不值钱,后来比特币非常值钱了,那么就有越来越多的矿工算力进入,算力越多,竞争越激烈。原来只有几十个人争的事,现在可能是几百人、上千人竞争了,目前整个比特币区块链全网的矿工节点,将近上万个了。

竞争激烈以后,各家小个体户就几乎很难挖到比特币了,所以后来就形成了矿池的概念。什么叫矿池?它靠一个算法,你们大家都来参加我这个矿池,你作为个人,你那点算力想挖到的币概率特别低,但是参加过矿池以后,只要在我矿池里谁先挖到了,大家可以均摊,按你算力的比例分红,就相当于入股一样,你可以分到比特币收益,这就形成矿池的概念。

比特币当时显然是被过度炒作了,五部委文件一出,禁止金融机构和数字货币发生充值关系,价格一下就从人民币8000下跌到了2400、2500元左右。这样就形成了整个2014年比特币价格的恶性循环。为什么叫恶性循环呢?最早的矿工们(比如买披萨饼那位),他们挖到比特币都还是囤着,因为他们当时挖矿电耗很低,没有什么付电费的压力,也相信未来会涨,所以没有说马上非要到市场兑现的,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那些矿工们,当时算的成本价都是八千块钱一个,设矿场,电费多高都无所谓,场地矿机散热器都是真金白银往上投,结果后来币价掉到2500元,相当于掉了差不多三倍的价值。他们每个月要付电费,当地政府绝不会要比特币的,交电费的时候一定是要人民币交的,所以他们手里的比特币就得往外抛。

2013年比特币的这一轮疯狂,尤其是2013年下半年,主要是人民币造成的。当五部委文件把外水截断了,等于没有外界资金来源了,内部又不断的挖矿,这些人就必须把比特币在市场上抛,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越抛,币价越砸得低,而越低,他还非得抛售更多的比特币才能把电费场租交齐。所以整个2014年,比特币价格就翻滚式的往下降。到2014年下半年的时候,有很耸人听闻的消息说比特币要完蛋了,因为据当时开矿场的介绍,按照当时的成本逻辑,一旦这个比特币价格低到700块钱的话,矿场就只有关机。因为跌到700块钱意味着电费都交不起了,就算你挖到比特币马上都变了现,电费都不够支付了。所以矿场会很快资金断链。

如果大面积矿场关机,停止挖矿的话,那么就意味着整个比特币的P2P信用体系崩溃,因为整个记帐的逻辑就不能运行下去,没人帮你证明了,因为这个信用资源本来就是全网消耗电力记帐产生的。如果这些所谓记帐的人都关机了,,那谁来生产信用呢?比特币也会一钱不值。所以当时有人预言说“比特币区块链实验失败了,你就等着那一天吧”。

果然,到了2015年1月的时候,突然有一天,这个价格血崩般的到了960元,就跟股市股灾的时候,一下就跌到这么低的点了,当到那个点,所有的比特币区块链的微信群,本来大家还挺热烈的讨论,一下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没有任何一个发声了,大家都蒙了。好像感觉就是比特币的末日要到了,比特币整个实验要崩溃了。

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中国的矿工们表现出特别坚韧不拔的精神。大家明白要挽救比特币区块链的实验,首先就要找到特别便宜的电力资源,原先在内蒙开设矿场的,因为电太贵,很多人赔的矿机都当废品卖了。中国比特币圈资深专家郭宏才(大家都叫他“二宝”)提出了“绿色能源货币”的概念[2],就是千方百计找到几乎被废弃的绿色能源,来降低比特币区块链挖矿成本。

p3

图3   2015年在金沙江上游寻找绿色能源的二宝

后来他们想到了四川,四川是从青藏高原四五千的海拔,一下子下落衔接到海拔一千米平原的天府,而且水资源特别丰富,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水电丰富的地方,所以国家大坝也在那儿(葛洲坝、三峡大坝)。后来二宝给我讲,他在四川转悠了一个多月,就是找这种接近废弃的小水电站,因为现在整个经济用电量下滑,他们的电也上不了国家电网了,后来终于找到了这样的电厂,合作挖矿。再加上中国生产的矿机本来就适合把成本降下来,这样整个成本就被中国矿工们一下子降了下来,终于熬到了比特币起死回生!

 

p4

图4矿场就往往设在四川那些荒凉的地方,因为电费成本会很低(韩锋摄)

 p5

图5这是一个矿场的内景,上万台矿机就在这里二十四小时为全球生产着“信用”。进入矿区,像成千上万只蜜蜂一下涌了过来,声音逼近忍受的极限

 

 

p6

图6 据笔者统计的比特币区块链矿场在中国的大致分布情况

整个比特币区块链的挖矿产业,就在中国的这些深山大川中存活下来,现在整个比特币区块链的算力,经常有超过70%的在中国(图6)

p7

图7 这是2016年3月份全网算力的分布情况(BTC123提供),第一大是蚁池(AntPool),第二大是鱼池(F2Pool),第三大是国池(BTCC Pool),都来自中国。

 

三、      “中国人连死都不怕,还怕风险吗?”

p8

8 这是二宝通过“洋洋访谈”,宣传他的绿色能源比特币的计划视频截屏

就在很多人认为比特币区块链实验要失败的时候,比特币死忠星空吴刚却认为机会来了。他在2015年初劝说他在老家的发小老唐,集聚了一帮人深入到四川的深山中,很快建立起一大片矿场,占比特币全网算力的5%以上,后来老唐那次接我们去矿场的途中车祸受伤不轻。

关于这个矿场,巴比特特约记者戴维写道:“这里的场景和詹姆斯·邦德电影系列里的比起来并不显得格格不入,这里和外界唯一的联系就是一条150米开外的公路。去年这里曾发生过强震,正是这条公路发挥了作用,并在救援物资抵达之前为附近发电站的工人们运输了吃了数周的土豆。

当地多是藏民,彝族人则生活在相对原始的条件下,遵循着他们最普遍的生活准则。据说政府曾为修建大坝斥巨资要求附近村落搬迁的时候,村民们一点也不理解这笔巨额的概念,于是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但如今财富就要以多数人预料不到的方式袭来了。”

p9

图9 矿场内部(戴维拍摄,转自巴比特)

由于矿场地处太过偏僻,交通都存在一定的危险性。笔者在去他们矿场的途中,就正好遇到雨雪天气,结果出了车祸,头把矿主吴刚的新车前挡玻璃都砸出了一个“洞”。(图10)

p11

111

 

图10 李戈拍摄

112

图11 后来笔者到矿场附近的大渡河游了一下泳,感觉身体没事

 201625154022240299

图12矿场员工小刘夫妻 (李戈拍摄)

在四川的一个矿场,笔者还碰到了小刘夫妻,这是第一次遇上夫妻都在矿场工作的。

小刘夫妻原来是做婚纱摄影的。在2015年比特币价格最低迷的时候,他们经朋友介绍进入了比特币挖矿这一行业。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很困惑问他们为什么选择这个时机?因为那时很多人预言比特币区块链的实验会彻底失败。听了我的问题,小刘很镇定的回答:“比特币是全球性的,不会因为一国的政策原因而消亡。”我很震惊小刘对于比特币区块链生产全球信用的理解!

 

p13

图13   2016年春节期间笔者代表DACA区块链协会去矿场慰问矿工(韩锋手机摄)

 

小刘夫妻平时在矿场的工作还是很辛苦的。春节期间,小刘夫妻本来把留守在老家的儿子接来矿场,准备一家人好好团圆一下,但是正好初一初二初三他们矿场为了保持算力竞争要更换矿机,结果每天都忙到夜里十二点,等回到住处,儿子已经熟睡,所以每天和儿子也见不了几面。母亲说起这些话语中充满了遗憾和对儿子的歉疚。他们所处的矿场,出去聚个餐娱乐一下都要驱车两个小时。

笔者在IBM中国组织的一个全球区块链研讨会上,介绍了一下中国区块链产业的发展,当介绍比特币区块链的挖矿算力经常70%以上集中在中国时,一位外籍高管很困惑的问我:“比特币区块链的实验还是在很早期阶段,为什么中国人会这样不怕风险的参与?”笔者当即给他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中国的央视曾经去伊拉克采访,当地恐怖袭击事件频发,世界各国在当地的商业机构纷纷撤人,只有中国人还在坚守,最后把伊拉克重建的市场拿下了很大一个份额。记者问一位坚守的中国人员:“别的国家的人都撤了,你们为什么还不走?”那个中国人回答的很镇定:“中国人不就是不怕死吗?”从中我们感受到国人那种不放弃任何改变命运机会的勇气和气概。讲完这个故事,笔者用一句话结束了这场对话:“中国人连死都不怕,还怕风险吗?”

 

四、   情怀——我们都是中本聪

p14

14 比特币核心程序开发,前二十名都没有中国人

很多人质疑“比特币”未来是否能成为全球主流货币?笔者觉得现在讨论这个问题没有太大意义了。因为比特币的区块链,这种消耗自然资源建立算法共识“信用”的机制,已经越来越不局限于公证比特币的“不能重复支付”,它作为目前全球最强大的区块链公链,其生产的“信用”,已经开始在各种领域展开应用。比如FACTOM系统,它能跟把任何文件加密,形成一个数字水印(HASH值)存到比特币的区块链上,从而达到源文件无法篡改,建立公信的目地。据说联合国正在支持洪都拉斯把房地产公证在这个系统上,作为一国建立资本信用的基础。再比如ROOTSTOCK系统,将来可以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实现智能合约。这样在全球范围内小额合约性证券的长尾市场,就有可能形成。特别重要的是,现在已经有大数据技术公司,在尝试把个人的大数据,加密后放到比特币区块链上公证,这样每个人的大数据就会得到“确权”[4],从而建立个人的信用资源。设想中国七亿网民,现在在互联网上每天都在产生大数据,如果靠这个区块链能为每人发掘几万元的全球信用,这就是几十万亿的全球信用资源,如果到了那一天,人类将第一次摆脱全球“信用资源”依赖中介垄断产生的现状,全球贸易,尤其是互联网贸易,将进入到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中国矿工已经掌握了比特币区块链的强大算力,这是未来建立全球信用基础协议的基础,中国蓬勃发展起来的“挖矿”产业,也绝不仅仅会局限于区块链“挖矿”这一领域。如生产矿机超过全网50%算力的比特大陆,就已经开始全球布局,战略性的投资了FACTOM和ROOTSTOCK,也积极支持DACA区块链研究会发起“我们都是中本聪”计划。该计划将和清华大学iCenter合作,针对中国人过去少有对比特币区块链核心开源程序有贡献的历史,组成专家组(目前专家组成员:比特币核心程序开发者 Jeff Garzik,前GOOGLE工程师 Ricky Ng-Adam,清华大学顾学雍教授,火币网CTO 张健,深圳大学 申屠青春博士等),计划众筹1000个比特币(目前已筹到将近200个),对于中国的程序员进行系统的指导,提供技术交流和进修的机会,对于比特币区块链核心程序有贡献者重奖(50-100个比特币)。

p15

图15 第一个支持“我们都是中本聪”计划的比特大陆CEO 吴忌寒

 

中国已经深深参与到全球的区块链创新中,有些方面还走到了世界的前列,这是全球“信用资源”进化史,从过度相信“人”又逐渐回归到相信自然资源的演进历程,我们看到了人类第一次可能摆脱全球信用资源中介垄断的曙光,我们将义无反顾的去奔向未来的黎明!

 

 

注释    (↵ returns to text)
  1. 韩锋 张晓玫 张夏 《区块链——金融发展史的视角》,机械工业出版社待出版;
  2. Palu Vigna,Michael J.Casey,<THE AGE OF CRYPTO CURRENCY>,PICADOR;
  3. 优酷 洋洋访谈,《比特币金沙江游记》;
  4. 韩锋 刘一方 《大数据后面为什么一定会有区块链》,《清华金融评论》(将发表)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发文时比特币标准价格 买价:¥2980.81 卖价:¥2980.05

评论: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108岁 194 天前

    比特币是用利益实现情怀,挖矿不是情怀,是利益。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长铗 200 天前

    韩锋老师认为矿工就是区块链的麦克斯韦妖(Maxwell’s demon)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