矩阵元孙立林:区块链谈应用为时尚早,做底层的创业公司能活下来的不超过3家

邱祥宇 发布在 区块链 2 4385

古语有句话叫作,“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对于矩阵元创始人兼CEO孙立林来说,今年刚好40岁。

这一年,他一手创办的钜真金融在上半年完成了品牌重塑,更名为矩阵元,立足于区块链底层技术,从最初的单纯服务金融业开始横向拓展至全行业。

这一年,矩阵元与微众银行、万向区块链联合潜心开发近一年,并经工程化检验的区块链底层平台BCOS(BlockChain OpenSource)实现了完全开源。

前不久,矩阵元又公布了其最新的进展,发布了四大围绕区块链数据安全计算的技术——安全多方计算平台(MPC)、非交互零知识证明(NIZK)、硬件钱包和区块链平台JUICE。

不惑之年的孙立林正带领这家刚刚创办3年的创业公司在数字化时代探索属于他们的道路。

近日,矩阵元CEO孙立林在接受巴比特等媒体专访时,谈了他对区块链以及协同计算未来发展的判断:在金融领域,区块链成为基础设施依然还需要10-15年;在中国,从事区块链底层技术开发的公司,能活下来的未来不会超过3家;在数字化时代,协同计算的量和使用场景必将超过数据交换的量和使用场景。

创国内区块链行业单笔融资之最

2016年8月,钜真金融获得万向控股与分布式资本联合投资的1.5亿元投资,创下当时国内区块链初创企业单笔融资金额最高纪录。这一消息在当年9月份召开的“2016第二届区块链全球峰会”上经由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发起人肖风博士公布后成为区块链链圈热议话题。

拿到巨额融资之后,孙立林开始大规模招兵买马,短短一年,矩阵元的团队迅速扩张到140余人,其中工程师人数在100人以上,占比70%以上,而在这100多人的工程师里有70人在做底层开发。孙立林不无自豪地说,“在区块链底层技术上面的人员投入(不包括挖矿),在国内乃至全球创业公司中我还找不出第二家比我们多的。”

在人员的地域分布上,深圳主要是底层开发,因为这里的人才相对好招一些。应用和金融业务放在上海。武汉也有一部分,一方面是由于孙立林在武汉大学读的硕士和博士,另一方面是武汉大学的信息安全专业国内领先,便于利用当地的学术资源进行技术研发。

区块链本质上是分布式可信的数据交换和协同计算

和一般的区块链公司理解角度不一样的是,孙立林认为区块链本质上是分布式可信的数据交换和协同计算。

我们日常听到的区块链比较多的其实都属于数据交换,比如比特币的转移以及在以太坊网络上基于智能合约资产的转移,在完成数据交换的同时实现了资产所有权的转移。

数据交换过程中最担心的是数据隐私性问题,比如在供应链金融领域,一级级的供应商登记上链之后,就意味着不同供应商的采购成本会全部曝光,这显然不符合现有的商业规则。

没有共识机制就没有区块链的发展的今天,但区块链的共识机制下,在很多情况下我们依然获得拿到数据隐私。这就导致了第一个矛盾:个体隐私和群体共识之间的矛盾。矩阵元采用了非交互零知识证明(NIZK)的解决方案,它是一种基于以太坊的余额账户模型提供的一种区块链隐私保护方案,全面支持以太坊的账户模型和智能合约。区别于zcash的零知识证明最大的特点就是:从UTXO改变成余额模型;从效率上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支持移动端的能力。该技术解决方案可以用于股权、债权、供应链金融等场景,对用户身份、消息传输、链上资产提供隐私保护。

孙立林表示,“现有的零知识证明的做法是用专业矿机来挖矿,需要消耗大量算力,我们这次巨大的突破就是大家用手机就可以参与计算。”

另外,当数据成为核心资产,数据所有方就不太愿意进行交换产,这就造成了数据孤岛。但我们发现,今天的世界依然是一个强中心化的世界,因为要想对数据进行完整性分析依然需要中心化的归集。这就构成了第二个矛盾:数据隐私和数据归集的矛盾。矩阵元提出安全多方计算的思路试图建立数据孤岛的隐形桥梁。安全多方计算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由图灵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姚期智先生首次提出。孙立林表示,安全多方计算此前工程化一直做得不够好,矩阵元的突破在于将安全多方计算与区块链两种数据治理方案进行结合,推出MPC企业级应用平台(multi-party computation)。MPC平台保证多个参与方的数据无需先归集后分析,将数据保存在本地进行协同计算,同时可满足用户自定义的计算逻辑。

协同计算就好比盲人摸象,通俗讲,每个参与方的数据均保存在自己的服务器,抽取部分数据进行加密,之后数据所有方、逻辑提供方、数据使用方相互之间反复通讯完成协同计算,整个过程不会泄露用户数据隐私,但因为通讯数量特别庞大,所以这一方式的弊端是需要消耗大量算力。

孙立林认为,未来会有更多的数据模型采用协同计算,在数字化时代,协同计算的量和使用场景也会超过数据交换的量和使用场景。“如果说数据是资产的话,每个人从自己身上就可以挖出很多数据,这意味着每个人就好比一座金矿,你是不会把金矿卖出去的。”

技术依然是制约区块链发展最大的问题,谈应用为时尚早

以安全多方计算为例,这个算法表面听起来很简单,但是随着参与方的增多,计算次数是指数级上升,要想进一步提高效率还需要硬件等的支持。“这特别像造大楼,人类以前采用砖石结构,造三五层、六七十米高是没有问题的。现在要造一千米高的摩天大厦,对原有的技术方案是极大的考验,技术问题还没有解决,人们就迫不及待地讨论是在大楼上面开个酒吧还是开电影院。”孙立林认为,今天区块链面临最大的问题还是技术问题,谈应用为时尚早。

区块链是分布式账本的一种实现方式,分布式账本是分布式技术的一个分支。“大家都在谈自己做区块链,但其实不一样,这里存在误区,”孙立林表示,交易量大、实时性要求高的场景,区块链目前的性能还达不到。至于有些公司标榜性能达到4000-5000TPS,一定要明确在什么平台跑什么交易,简单查询而不是执行智能合约自然快,使用Fabric而不是基于以太坊底层也能提高效率,但是Fabric1.0已经不再是区块链,而是回归到传统的中心化结构。

另外,不同的领域,发展速度也不一样。与大多数人看法不同,出身中国银联的孙立林反而认为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不会那么快,“因为我自己体会太深。在2007年我们做二代核心系统,做规划用了一年,然后项目招标、组建团队、系统上线花了四年,真正使用也就三年,马上就要规划下一代系统。”所以,区块链要成为金融基础设施至少还要10-15年。

至于中国技术和国外相比有很大差距,孙立林并不这么认为,“在基础的需求业务流程,工程化方面,中国要比美国先进。中国区块链公司有大批的程序员是从互联公司走出来的,他们经受过超高访问量的压力”,“国外的所谓领先,更多的是输出理念,不断有新的思想出来,比如比特币、以太坊、闪电网络等,这些东西中国人不是想不到,而是中国是一个需求驱动的市场,中国人更喜欢谈场景和应用。”

区块链底层开发就是一场军备竞赛,“没有足够的资金储备,枪不够多、人不够多、地盘不够多,这场仗没法打,”孙立林坦言。但冲得越快,同样意味着踩得坑越多。这场战争很残酷,对公司创始团队的管理能力、融资能力、节奏驾驭能力有着极大考验,而最终从事区块链底层开发能够活下来的公司,孙立林预测不会超过3家。

不过,这场大决战远未爆发,整个行业处于早期,各家区块链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式还在探索阶段。孙立林认为,当前公司面临最大的敌人不是同行,而是时间。人们需要时间对区块链发展的趋势认可,传统架构向这种新型架构迁移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这需要全行业一同努力把这块蛋糕做大。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 ¥22560

评论: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18980922696 83 天前

    不是人多就好,比不上量子链,不论从规模,国际化程度,还是市值,开发时间,都不如量子链,量子链都POS了,你还在挖矿。可惜国内最好的企业,比如阿里,腾讯,百度,360等等,大股东都是老外,国人没享受到成长的福利。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gohomeman 83 天前

      准确的说,是它们市值小的时候,没在国内上市。等现在这么大了,仍旧在海外交易,A股上市的,不是垃圾,就是价位畸高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