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比特币浮生众相

长铗 发布在 比特币 1 7437

11月末的一个中午,约赵沛在北京金台路附近的一家饭馆见面,为的是想听他讲讲比特币的故事。刚一落座,赵沛就从单肩包里掏出一个黑色封皮的笔记本,上面列出了他用来解释比特币的逻辑链条—先从货币史讲起。“货币的基本属性是储存与交换,这就要求它具备以下几个特点:易于分割,易于携带,不易变质,数量有限但不受控。你会发现,这些特征比特币都具备了,它就是未来世界里的黄金啊!”

161088177

赵沛

自从今年5月接触比特币以来,这是赵沛与朋友见面时经常出现的一幕。因为对大多数非专业人士来说,要完整理解比特币的游戏规则并不容易。后来赵沛发现,其实大多数人不关心这套体系背后的运算法则,“一旦成了约定俗成的东西,大多数人就不关心背后的原因了”。于是,他找到了最简单直白的一种解释比特币的方式—以黄金类比。只不过,黄金以物质为载体,而承载比特币的只是一串凌乱的64位字符。

31岁的赵沛拥有吉林大学计算机硕士学位,他第一次听说这个新鲜事物的时候,只花了几分钟就被其自身的缜密逻辑折服了。“就像1+1=2一样,规则简单,但是无懈可击。”赵沛继续列数比特币优于黄金货币的特点,“它有稳定的算法保证总量稳定,无国界,交易成本几乎为零,易携带……只需要想一想,几千年前黄金刚刚作为货币的时候,那些使用贝壳作一般等价物的国家是什么态度,结果最后他们不还是被取代了?”赵沛对比特币的未来坚信不疑,他将之称为“逻辑的力量”。

真正促使赵沛投资比特币,还得从一次同学聚会开始说起。当时,正在读和君商学院的他跟从事移动互联网的同学交流,惊讶地发现他们竟对此不以为然。“看到他们的反应,基本都是非理性地拒绝思考,我当时非常高兴,马上决定要买,这说明它的价值还没有被广泛发现。”赵沛回忆起那一刻仍然眼中放光,“移动互联时代,唯快不立,先走一步,就会步步领先”。由于今年初刚刚在金台路买了房子,手里没有多少钱,赵沛只能零零碎碎地买进比特币,有时一次只能买零点几个,到现在已经积累了10个。

在比特币江湖里,像赵沛这样的人,大部分都有数学、金融或IT学科背景,虽然持有量不大,只能算是小散户,但他们却是逻辑规则的坚定信仰者。比特币的逻辑,发明者中本聪将其定义为“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中本聪设计了一套复杂但缜密的算法,通过系统自身的运算来约束每个交易者。如果有人想篡改这套规则,就需要至少联合51%的计算节点,随着持有比特币的人越来越多,节点越来越分散,要联合其中超过半数的人,基本无法实现。

赵沛现在是和君商学院青年创业沙龙的秘书长,他们正在张罗一个名为“中国虚拟货币元年大会”的活动,打算将2013年定义为中国虚拟货币的起点。他参与创业的公司也投资了比特币,现在已经赚回了本钱,且还分了两次红利。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李阿丁是赵沛他们这个圈子的“带头大哥”,他向本刊记者强调,“应该将比特币看作一种代表未来的趋势,而不是一种简单的算法”。现在随着比特币行情的大涨大跌,一波波投资者冲进来又撤出去,李阿丁反而有些担忧,“一旦成了一种市场情绪的共同预期,其自身的价值则被忽视了”。

就在跟赵沛边吃边聊的空当,他打开手机一看,吃饭的一小时里,一枚比特币的交易价已经从7090元人民币涨到了7450元,比特币的涨势,已经可以用小时计算了。只一顿便饭的工夫,10枚比特币就为赵沛带来了3600元的收益,虽然还停留在账面上,但已足够诱人。手头拮据的时候,他也会提议卖掉一点,但起初反对他的妻子却拦着不让。现在只要手头有了点闲钱,赵沛就会毫不犹豫地买进。不管行情如何涨跌,他都不为所动。“对我来说,它不是短期投资升值,而是值得长期拥有的未来。”赵沛说。

与赵沛相比,29岁的李盈斐称得上是比特币江湖里的“激进分子”。2012年6月,第一次听说比特币,他还是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里的小项目经理,平日的工作就是日复一日的产品开发,女朋友也是普通上班族,双方家境都不宽裕,两人琢磨着怎么才能尽快买套小房子做婚房,但眼瞅着北京的房价一天天飞涨,这个目标实现起来并不轻松。

161088178

李盈斐
刚开始接触比特币,李盈斐完全是出于专业领域的好奇,他学计算机出身,平日也对IT领域里的前沿话题很关注。当时的比特币还只限于狂热的玩家圈子,兑换价只有十几美元,多以收藏为目的。李盈斐买了12张显卡,自己组装了3台电脑,在出租房里专门腾出一间小屋子用来“挖矿”。由于功耗巨大,家里三天两头就停电,搞得女朋友经常抱怨。

与现实中的黄金开采一样,比特币的产生依赖于从计算程序里“挖矿”。略有不同的是,黄金开采充满未知,虽然每年的产量有限,但谁也不知道世界上到底储藏了多少黄金。为了解决现实世界中的通货膨胀问题,中本聪为比特币设计了一个上限,总量就是2100万枚,到2140年全部产生完毕,并且他还设计了一套系统自动控制的节奏:每4年的生产数量递减一半。也就是说从2009到2012年的第一个4年,每天产生的比特币比2013到2016年第二个4年多一倍。打比方说,李盈斐开始挖矿的2012年,每天生产7200枚比特币,到了2013年,每天就只能产生3600枚。

用了两三个月时间,李盈斐一共挖到了将近100个比特币。但是,他没把这当回事儿,新鲜劲儿一过就扔下了,挖来的比特币存放在老电脑里,后来重装系统的时候忘了备份文件,都丢了。

2012年底,还差半个月放年假时候,李盈斐跟公司领导递上了辞职信。选择在这时候辞职,说明他去意已决,否则不会连年终奖都不等了。“当时没有想好辞职干什么,只是觉得不能再碌碌无为了,不想在一家公司朝九晚五,想自己做点事。”现在向本刊记者回忆起当初处境,李盈斐口气里轻松了很多。但当时可不是这样,辞职后,他和女友揣着两人辛苦工作几年攒下的20万元去看房,他们看中了一套天通苑的小两居,二手房,总价都要180万。“如果非要买,我们也能买,大不了多借些钱,可是,我真的就这样做一辈子房奴吗?”李盈斐这样问他女朋友,更是问自己。恰巧当时,他做的一个互联网项目客户就是一家地产中介,他清晰记得,当时买卖征税的问题正闹得沸沸扬扬,争论越激烈,房价越疯狂。

李盈斐犹豫是否买房,因为他知道,如果买了房,借下一屁股债,自己只能再找个稳定的工作去卖力上班。观望中,他等来了一个自己怎么也没想到的机会。2013年4月,比特币一下子冲到了266美元的兑换价,他这才意识到,一时疏忽竟错失了一笔不小的财富,当时他的100枚比特币大概值17万元人民币。

从历史行情看,因为缺乏扎实的交易基础,比特币的涨跌往往与信息扩散紧密相连。今年4月,有两条新闻刺激了比特币行情暴涨—一是欧洲小国塞浦路斯宣布同意向10万欧元以上的银行储户征收高达20%的税收,以政府信誉支撑的金融体系面临信用崩塌,有的银行为了帮客户避税,直接推出了可兑换比特币的ATM机;另一则消息则是在中国四川雅安地震中,壹基金接受了比特币的捐款。

“我当时觉得,这或许是我们‘80后’最后一轮投资机会了。”李盈斐回忆道,“我们总抱怨自己没赶上好时候,房价大涨,股市大跌,拼爹盛行,所以,比特币也算一根救命稻草。”没有犹豫,李盈斐决定全力投入,他很快花光了自己的20多万元储蓄,又向朋友借了40多万元,从兑换价800多元/个开始买入,一路跌一路买,一直到400元/个时,把全部的钱投了进去,前后积攒了近1000个比特币。“当时土豪的标准是拥有1万枚比特币,我就想,自己能到1/10土豪级别就够了。”

李盈斐说他向来有些激进,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借钱投资。2010年,赶在北京摇号购买机动车政策出台前夕,他花20多万元买了一辆斯柯达轿车,而当时他手头上只有2万多块,其他都是借的。“当时很多人不理解,包括女朋友也反对,我就跟她讲了一个网上流传的小故事。”李盈斐告诉本刊记者,“有一对夫妻 结婚 后手头拮据,丈夫提出要花1万多元买台新电脑,妻子不同意,丈夫就劝她说,他买电脑也不是玩,而是更好地工作,况且,一个男人连他最喜爱的东西都没有勇气去追求的话,还有勇气干什么呢?妻子勉强答应了,后来丈夫借钱买了电脑,为了还款他找了兼职,用这台电脑拼命工作,事业打开局面,很快把欠款还上,还挣了钱买房买车。”李盈斐的表现跟这个故事差不多,他借钱买了车子,就努力在工作之余帮别人做项目,用了一年时间就把钱还上了。

大涨大跌中,李盈斐起初觉得,能够有一倍的获益就不错了。他没忍住,在1000多元/个的时候,一口气卖了600个。可是,此后,比特币就像脱缰之马,一路飙升,1倍、2倍、3倍……与朋友再聚时候,他已无需解释。“我告诉他们,既然大家都知道这个能赚钱了,我就不好意思再借你们的钱了。”他把卖币收回的本金还给了朋友,另外加了40%的红利。

即便预料到比特币还会涨,但后来的形势仍然大大超越了李盈斐的预期。到今年11月18日美国国会听证会前夕,比特币稳定在3000元/个的时候,李盈斐又筹集了20多万元入市。他开玩笑似地感慨:“现在土豪的标准已经变成了1000个币就可以,我曾经那么接近做一个土豪,可还是自己没有把持住眼前的诱惑。”眼下,李盈斐仍然没买房,不过,最起码从账面上看,他当初的20万元积蓄,现在变成了500多个比特币,折合人民币大约近300万元。他向所有朋友宣告,“以后自己再卖币就剁手!”

161088179

廖啟龙在调试矿机

矿工与工厂

随着比特币行情飞涨,“挖矿”迅速成了一门受追捧的生意。来自西安的吴刚(化名)算是早期的矿工,从事软件开发工作的他早在2011年4月份,就看到了有关比特币的消息。他下载了挖矿的程序,先用自己的电脑来挖。当时,了解比特币的人不多,“挖矿”的人更少,用普通电脑就能挖出来。但是,随着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很快电脑的CPU就受不了了,开始出现了专门用于“挖矿”的显卡。

吴刚花了5000多元,从淘宝网上订购了4张显卡,其中3张是有“卡皇”之称的“AMD6990”。他组装了两台机器,买来一台大电闪,开始当起了“矿工”。当时正是夏天,本来就闷热,机器一开,两三分钟后显卡的温度就能达到100摄氏度,即便电扇一直开着,也只能降温一两度,最后没办法只能安装专门的降频软件,一天的耗电量就高达20多度。由于噪音震天响,两台机器一开就像拖拉机般轰鸣,吴刚只好把它们挪到阳台上,老婆不支持,在家的时候就关了。

这样断断续续挖了3个月,吴刚一共挖到了200多个比特币。为了能够挖到更多币,他和其他矿工联合,当时网上兴起了“矿场”的概念—这有点类似于黄金勘探,一帮“矿工”一起挖,谁先发现一个比特币区块,就分享给大家,然后大家一起去挖,这样能够大大提高效率,否则一个“矿工”很可能半年都找不到一块区块。当然,矿场会从每个“矿工”手里收取一定比例的手续费。

到2012年底,“矿工”群体中开始传出有人正在研制专门芯片,制造专业矿机,以取代过去的显卡。一个网名叫“南瓜张”的人,传说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专业博士,设计的比特币挖矿机〔命名为阿瓦隆(Avalon)〕运算速度远超显卡挖矿机,由此声名远扬。但是,在卖了很短一段时间矿机后,“南瓜张”却从中退出,他宣布将专门从事芯片研发与设计,不再卖矿机。这也直接催生了一个新行业:矿机组装。原校内网创始人杨曜睿就是这个新兴行业里的一员,他创办的ASICME专门组装、销售矿机,采用期权的方式—他要拿预付款的80%去订购芯片及其他组件,然后进行矿机组装。

现在李盈斐已经离开了北京,南下深圳,成为一家矿机工厂—比特大陆(Bitmain)的销售总监。他说自己公司推出的芯片是目前功耗最低的芯片,挖矿已经成为一门比拼资源与实力的生意,低功耗就意味着矿机可以挖得更久,家庭矿工也能部署更大的算力。他不肯透露公司所有人的信息,这也是比特币江湖里现在通行的做法,大量“土豪”级别的人物都隐藏在水面下,惯常的解释是“这仍属于灰色地带”。矿机的价格基本是由比特币的兑换价来决定的,因为能够挖到多少币可以大致计算出来,比特币的价格越高,矿机就越贵。

很快,“南瓜张”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那些组装矿机的人都发了大财,甚至远远超过他这个只卖芯片的,长此以往,代工财大气粗后,迟早会开始自己研发芯片。所以,“南瓜张”就竭力延长发货时间,生产出芯片后,自己先挖一段时间,赚回本钱再发货。由于矿机都采用了预售模式,一时间订户纷纷向矿机代工厂讨要订货款。在诱惑面前,比特币江湖规则开始陷入混乱。有的代工厂讲信用,退回一部分货款,有的则干脆以合同为武器,拒绝退款。当时,矿机代工厂常常打出霸王条款:“第一,任何情况下均不退款;第二,没有保障,不会保证这货能挖矿;第三,没有客服;第四,不做咨询。”一时间,比特币江湖里的元老们毁誉参半,当初中本聪满怀信心创造的“未来新世界”,迈进了逐利的泥潭。

与此同时,比特币江湖开始出现自己的股票市场、交易平台、银行,甚至赌场。另一个矿机销售主力是一家别名为“烤猫”的公司,他们的注册地在深圳,但公司负责人从未露面,据说是3位来自中国科技大学的博士。他们采用的模式类似于股票市场上的IPO上市。去年8月7日,公司在全球比特币股票交易所进行了IPO,发行40万股,共筹得近10万美元。

赌徒与黑客

为了打消老婆的顾虑,吴刚曾经专门上淘宝上卖了5个比特币,当时每个才90元,不过换回450元钞票后,老婆终于相信了,“证明这玩意儿真能赚钱”。吴刚回忆说,今年7月份,比特币涨到1000多元的时候,他一口气卖了50个,换回了6万块钱。这下子,不仅老婆相信,全家人开始关心起比特币,饭桌上也经常谈论比特币的行情。“我总是跟他们说,有了这200个比特币,将来我们的生活就不一样了,最起码可以存一笔钱供孩子出国读书用。”

吴刚的家庭是西安市一个普通工薪家庭,父亲做过火车司机,已经退休,老婆在学校当老师。初次尝到甜头后,吴刚就想,既然比特币的行情这么好,放在自己手里有些浪费,能不能像存钱一样存到“银行”吃利息呢?其实,他并非异想天开,比特币江湖里的银行很快就出现了。

一个ID名为Trade Fortress(以下简称TF)的网友引起了吴刚的兴趣。在最热门的英文比特币论坛里,TF是一个活跃分子,发言也很专业,还是一些比特币基金会的会员,头顶着很多光环。今年4月和7月,他宣布建立了两家网站—一个是类似于银行功能的CoinLenders.com(简称CL),还有一个Inputs.io,是一个比特币在线钱包,因为比特币只是一串字符,如果存在联网的电脑里很容易被黑客盗取,由此催生了这样的专业钱包网站,可以为用户提供保管服务。

吴刚很快就成了TF的忠实客户。他把自己存放在一家赌博网站上的327个比特币全部转入了这两家网站,其中大部分存在比特银行CL里。此前,吴刚存放比特币的赌博网站交易火爆,很多人把自己的比特币放在这个专门为比特币开发的赌博平台上,用于供庄家下注赌博,赢了以后分红。“但是,比特币存在赌博网站有一个风险,那就是自己有时会忍不住也下海赌几把。”吴刚告诉本刊记者。这样的事儿不是没有发生过。据他介绍,曾经有一个持有超过1万多块比特币的“土豪”在赌博网站上开赌,最疯狂的一次在连续七八个小时里,就赢走了8000个比特币,使得赌博网站一时出现巨亏。吴刚意识到,还是存到银行保险( 放心保 )得多。

可是,他的如意算盘却最终落空了。今年11月初的一天,吴刚想从在线钱包Inputs里面转一点比特币去CL,可是,交易一直无法完成。他发信给TF,得到的答复是,有黑客攻击了Inputs.io网站,从钱包里盗走了4000个比特币,CL网站也因此受到影响。

刚开始还能收到回信,TF承诺会给大家一些补偿,但是,从11月19日开始,TF从论坛上消失了。吴刚的327个比特币像是沉入了大海,他这才意识到,原来以往对TF的了解只限于虚拟世界,甚至连他是谁、来自哪里、多大年纪都不知道。吴刚于是开始发动全世界的受害者追查TF的蛛丝马迹,他惊讶地发现,这个活跃在比特币江湖的TF,很可能是一位身在澳大利亚的十几岁的中国少年,其中文名有可能叫吴泽岳。为此,他专门建立了一个名为“骗子吴泽岳”的网站,准备联合大家收集诉讼材料向公安部门报案。可是,直到现在,吴刚也很疑惑,“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能同时运营两个全球性网站,幕后还有没有人?”

虽然竭力隐瞒了几天,但事情最终还是得坦白,吴刚把这个消息告诉家人,全家都倍感沮丧。这时的吴刚,已经从他供职的上市公司辞职,准备全身心投入到比特币江湖里,没想到所有希望却因为一次不可证实的黑客事件打了水漂。一个月前,父亲突发脑出血,至今仍在住院,医生说即便恢复也有可能生活无法自理,吴刚认为,都是让比特币闹的。现在,连读小学一年级的女儿也或多或少有了心理阴影。一次接她放学回家的路上,女儿问吴刚:“爸爸,你是不是把我出国读书的钱给弄丢了?”吴刚无言以对。每当吴刚坐在电脑前面的时候,女儿都会提醒他:“爸爸不要乱点,小心把钱弄丢了。”

事实上,随着比特币行情飞涨,黑客事件已经成为困扰这一江湖的最大变数之一。就在我们发稿的前一日,12月14日凌晨,上海市民赵先生向当地新闻媒体反映,自己存放在比特币交易平台上的比特币和莱特币(另一种虚拟货币,跟随比特币崛起而出现的山寨货币之一)被盗了,价值5万多元人民币,与他一起被盗的大概总额是64万元。

与看得见的黑客事件不同,另外的风险则来自于这个江湖的极端不平衡性。有人测算过,世界上大约28.9%的比特币的拥有者大概只有47个人,另外880人拥有21.5%,这就意味着927人控制着整个比特币市场的半壁江山。另外,1万人控制着约1/4份额,而剩下的散户(约100万人)只分掉剩下的微乎其微的少量份额(其中,50万比特币并未参与流通)。如果按照每个币1000美元计算,也就是说,47个人至少每人持有价值1000万美元的比特币,另外880人各自持有价值100万美元的比特币;最后,大约100万人拥有价值不到1万美元的比特币。

12月5日,人民银行会同工信部等五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提出了比特币的交易不受法律保护,但并未明确该如何监管。当天在短短数小时内,比特币的兑换价从6000多元/枚跌到4000多元/枚,很快又回升到5000多元/枚。但是,对于坚定的信仰者赵沛和激进分子李盈斐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坏消息,反而可以称得上是利好,“只要知道的人越多,这个市场就会越活跃”。

比特币最初被人们看好主要是因为其“去中心化”的逻辑,摆脱了个体对政府和第三方机构的依赖。只是,从一种基于密码原理和P2P计算法则而来的实验性构思,到现在狂欢一般的投资与投机,比特币还是当初中本聪所勾勒的模样吗?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比特币快递
    比特币快递 1060 天前

    比特币浮生众相http://t.cn/8FwAiSq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