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比特大陆CEO吴忌寒:比特币生态系统的治理结构分析

比特币QQagent 发布在 币头条,比特币 24 5799

【摘要】

 

比特币生态系统内,开发者的控制权最小,矿工稍微大一些,控制权最大的应该是用户群体。但是,因为开发者具有良好的组织能力,统一立场对外采取行动,使得Core开发者社区拥有了与其实际控制权力不匹配的巨大影响力。而控制权最大的用户,因为缺乏有效的议事和沟通渠道,无法形成有效的针对矿工的要求和承诺,在此次扩容争论中缺位,导致所有的谈判、争论发生在开发者和矿池之间,使得整个争论旷日持久。

用户迅速建立组织能力的渠道应该是通过服务商代理投票。如果全世界范围内的服务商能够有效组织起来,以一个非常广泛的联盟,做出集体决策,对矿工和开发者提出要求,那么这种决策比开发者和矿工的决策都具有更高的控制权力。

我们建议社区内的用户,立即向你们的服务商写信,表达你们的意见。举例来说,(排序按照英文字母进行)比太钱包,币看,BTCC,中国比特币,巴比特, Haobtc,火币网,OkCoin,btc.com等。国内表达意见的渠道很多,QQ群、电子邮件、微信群、工单系统等。服务商们也可以主动开放让客户表达意见的渠道。

我们还建议,服务商此次应当集体召集会议,发表声明,要求矿工的代理人——矿池——立即进行算力投票,并承诺按照算力投票的结果行事。只有得到了来自用户的授权,矿工的投票本身才会有确定的合法性保证。服务商的集体要求,将比Core开发社区、矿工或者这两者之间达成的任何协议具有更高的效力。

 

【正文】

 

比特币生态系统内的参与者

比特币生态系统内的参与者,大体可以分为三类:开发者,矿工,用户。

 

开发者

开发者是指运用程序语言,将比特币协议进行实现的程序员。中本聪是比特币的发明者,也是比特币的第一个开发者。2008年11月1日,他发布了著名的比特币白皮书,《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1]在2009年1月9日,中本聪发布了比特币的0.1版本。[2]
中本聪在离开比特币社区之后,Gavin接替了中本聪的开发工作。按照Mike的表述如下:[3]

当中本聪离开时,他把我们现在所称的bitcoin core的管理权交给了Gavin,一个早期的程序员。Gavin是一个有经验的领导者,有能力看清大局。他对技术性事物的可靠判断能力是我(即Mike——笔者注)离开工作了8年的谷歌加入比特币的原因之一.只有一个小问题:中本聪没有问Gavin是否想要这份工作,其实他不想。所以Gavin首先就把权限给了另外四个程序员。这些程序员没有经过仔细选择,只是为了防止一旦Gavin出现什么意外好有人继续。他们只不过是当时恰好在场的几个程序员。

延续着中本聪和Gavin的轨迹,伴随着比特币社区总人数的不断扩大,Core开发社群今天已经不断壮大了,按照不同人的说法,据悉有50-100人。有一个视频用形象化的方式展现了被称之为Satoshi客户端的开发轨迹:https://youtu.be/PfKlee8kLE4

 

矿工

矿工是指中本聪在设计比特币协议时,为了搭建一个去中心化的时间戳服务器,而特意进行依据工作量证明(PoW)机制工作,并打包交易、生成区块链的计算机节点。

中本聪在白皮书中说,“工作量证明机制的本质则是一CPU一票。“大多数”的决定表达为最长的链,因为最长的链包含了最大的工作量。如果大多数的CPU为诚实的节点控制,那么诚实的链条将以最快的速度延长,并超越其他的竞争链条。如果想要对业已出现的区块进行修改,攻击者必须重新完成该区块的工作量外加该区块之后所有区块的工作量,并最终赶上和超越诚实节点的工作量。我们将在后文证明,设想一个较慢的攻击者试图赶上随后的区块,那么其成功概率将呈指数化递减。”

矿工运行节点的动机,是为了追求挖矿奖励和手续费。而矿工必须要“诚实地”工作,才能够得到奖励。矿工攻击网络的举动难以获得理性的经济回报。

 

用户

用户是人数最多的一个类别。任何一个直接或者间接使用比特币进行经济活动的人,都是比特币的用户。他们有商家、交易所、汇款服务提供商、比特币银行、钱包服务、公证服务商等。当然,数量最多的还是比特币的普通用户。他们生活在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说各种不同的语言。在Angel list上面,列出了833家比特币创业公司。[4]。根据Skype前运营总监Machael Jackson的观点,比特币有一定希望在2016年达到一亿用户。[5]

有的时候,同一个自然人,可能同时具有好几种类别的身份,例如Jeff Garzik,他是比特币的开发者,也曾在很早的时候用产自中国的矿机挖矿,他也日常将比特币用于支付和消费。他同时拥有以上三种类别的身份。

不同类别参与者的控权力大小排序和其中的委托代理关系

在bikeji.com上面,网名为Vatten的网友[6]发表了如下观点:

比特币的控制权,程序员是最弱的,因为如果大家不用他们的软件,他们就啥也不是,尤其是在有其他软件选择以后(这也是他们为何要引诱矿工签署不使用其他软件的保证),控制权的第二层是矿工算力,可以决定区块链的方向。但控制权的最高层是在用户,如果没有用户持续不断的买币,那比特币也就完了。

比特币生态圈内,控制权力从小到大依次的顺序是:开发者、矿工、使用者。

开发者对于比特币生态的控制力是最小的。即便是作为神一样被崇拜的中本聪本人,如果没有用户的接纳,流动在比特币区块链上的余额数字就一钱不值。例如,中本聪在2008年8月22日向发明工作量证明机制的Adam写信,[7]但是Adam当时认为,在比特币之前已经有类似发明电子现金系统的尝试出现过,但很多是骗局,几乎都以失败而告终。当时没有人认真对待比特币的价值。在中本聪发行了比特币0.1版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全网用户数屈指可数,比特币都是白送的。2010年5月22日,有一个叫做LaszloHanyecz的程序员付出了10,000比特币购买了两个皮萨饼。是接受比特币付款的皮萨饼商户,Papa John,赋予了比特币用于商品流通的价值。

这里并不是贬低开发者甚至比特币发明者的贡献。我们只是就事论事地客观分析生态系统类价值的来源,以及控制权力的大小。

矿工的控制权力处在中间位置。日常情况下,当区块链出现分叉时,是矿工决定哪一条链条是合法的。白皮书说,“大多数的决定表达为最长的链,因为最长的链包含了最大的工作量”,因而“节点(nodes)……将最长的工作量证明链条作为在该节点离线期间发生的交易的证明。”

而用户的控制权力是最大的。比特币实际上是用户普遍接受的那条区块链上的记账单位。虽然大家约定了最长的区块链是交易历史的证明,但“链条最长”即不是区块链被广泛接受的必要条件,也不是充分条件。矿工对区块链附加的工作量证明机制,各个节点挑选链条最长的链视之为有效链条,这只是技术上一种行之有效的技术性安排。如果矿工突然集体作恶,例如开始突破2100万总币量的上限,那么其他的用户发觉后,不论这些矿工的区块链相对于其他依然恪守2100万总量规则的链条有多么长、附加了多么巨大的工作量,都不会被接受为合法的链条。因此,矿工并不是为所欲为的,其权力是受制于用户的。

用户是实际上赋予比特币价值的群体。矿工挖出来的币如果需要变现,需要交易所(比特币用户的一种)接受,需要去交易所进行买入交易的人接受。同时,持有比特币的用户,无论预计持有的计划是长期还是短期,他们持有的信心也是比特币价值稳定的重要原因。

考虑到以上因素,我们甚至可以说,比特币用户的认可,是比特币内部所有技术决策和经济决策的合法性的最终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矿工的控制权力是居于中间位置的。这个尴尬的中间位置,是导致目前比特币扩容升级过程中出现僵局的重要原因之一。

以上控制权的排序仅仅是一种基于直觉的分析,仅仅在逻辑上自洽。如果我们考虑更多的事实,就会发现,三种类别参与者对于比特币协议定义的实际影响力却是不同的,而不同的影响力,来源于不同用户之间的组织程度不同。

 

不同类别参与者的组织程度

很容易发现,不同类别参与者之间组织程度的排序,从弱到强依次是:用户、矿工、开发者。为什么组织程度是重要的呢?因为组织程度好的团体,能够消弭内部分歧,以统一立场对外发表已经和采取行动,具有更大的影响力。

比特币的用户是组织程度发育最弱的参与类别。他们虽然权力是最大的,但实际上影响力非常小。比特币的用户数量众多,广泛分布在世界的国家和地区,说不同的语言。时差问题会严重影响沟通的效率。国界和签证问题也增大了他们彼此见面聚首的困难,沟通是不太畅通的。网络的一次相互之间交流沟通有较大的障碍。同时,很多重要的比特币用户之间,因为经济活动的一般规律使然,还存在着竞争和利益互相冲突的情况,例如不同的交易所会有争夺市场份额的竞争,彼此并不见得完全信任。

比特币用户交流的渠道,最多的就是在类似于Bitcointalk.org,reddit/r/Btc和reddit/r/Bitcoin,Bitco.in等这类论坛上。也常常在即时通讯工具中聊天,例如Wechat\Slack等。这些地方交流的效果,和其他任何社交媒体的交流一样,意见异彩纷呈,是容易诞生新鲜主意的好地方,其中的好主意还能迅速产生一定的影响力。这里还可以不断认识新的朋友,了解其他人的观点,进行有趣的、幽默的或者羞辱彼此的讨论。但是比特币用户过往还没有过就某一事项集体达成过任何集体协议、声明等的先例。(我只是陈述这个事实,并不是主张建立让用户去积极建立一个中心化的机构来替自己说话并封杀异议言论。事实上也很难建立成功。)在需要做出决定的重大事务上,因为内部无法形成统一有效的声明和意见。

良好组织的公众群体,纵然意见分歧,也是能够做出统一决定的。例如正在进行的美国总统选举,按照过往经验,胜负双方的差异会非常微小,绝无可能达到目前比特币开发者们常常讨论的75%、90%、95%甚至unanimous(100%) 的一致性。但是美国总统一定会被选出来,而每个选民都会在投票前认可这样一点,无论最终的总统是否是我投票的那一位,他也是美国的总统。

这类良好的组织系统是需要极其漫长的时间才能形成的。比特币目前并不存在这样一个组织系统。

另外一点则是,很多比特币的用户都具有一种天然的保护自身隐私的倾向,轻易不肯披露真实身份。这也造成了沟通和组织成本的加大。
综上,我们可以一般性地认为,比特币用户内部是缺乏组织的。

但是我们注意到,比特币用户的选择,实际上大部分都委托给了一些专业的服务商。我们可以称之为”用户-服务商委托代理关系“。例如,中国和美国的很多比特币投资者,都将他们的比特币存在交易所内,并不实际提现到自己的钱包。对于这些比特币投资者而言,什么是比特币呢?到底哪一条链条是比特币的真正合法链条呢?交易所选定的那条链条,就是对于该交易所用户而言合法的比特币链条。还有一类钱包服务商,例如blockchain.info,用户虽然自己保管私钥,但是区块链索引的编制却放在服务器端的超级节点进行。对于这些钱包的用户,也是依赖服务商来甄别,到底那条区块链是合法的区块链。很多用户希望知道转账有没有确认呢?那么他会去btc.com这类区块链浏览器进行查询。Btc.com编制了索引的区块链,也就是btc.com的用户认为的区块链。基于这种委托代理关系,我们认为用户最快建立良好组织能力的方法,是通过这些服务商进行代理投票。

当然,这并不是说这些服务商可以为所欲为。因为每一个服务商都需要确保自己定义的“比特币”也是其他服务商定义下的比特币。在本次Core与XT /Classic /Unlimited喊声争论以前,服务商们没有考虑过彼此之间可能出现分歧的情况。举例来说,如果blockchain.info和coinbase.com之间的意见没有达成一致,okcoin和huobi的意见有分歧,他们分别认为两条不同的链条是真正的比特币,那么整个比特币经济体就会出现混乱的情况。请注意,需要协调一致行动的,并不仅仅是这类耳熟能详的主要服务商,也还应当包括一些很小的、地区性的服务商。

目前没有真正为全球比特币服务商开办的行业协会和自律组织等。曾经的Bitcoin Foundation在丑闻中土崩瓦解。服务商需要为了争夺用户而彼此竞争,不惜相互诋毁。因此我们发现,在近期关于比特币扩容问题的争论中,真正关系到自己业务未来的比特币服务商们,似乎很少在一起研讨未来,也很少听到他们主动地、系统地表述他们对于比特币未来的设想是什么,似乎这只是开发者社区和矿工们之间的争论。

矿工分布在世界各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他们中有运行数十兆瓦规模电力的大型矿工,也有在家中地下室运行一台矿机的小型矿工。如果我们说的矿工是指个体的矿机运营者的话。矿工的组织程度某种程度上和比特币用户并无重大区别,影响力也很弱。

普通矿工很早就开始通过矿池挖矿。因为设置矿工需要手动调整的技术性原因,导致修改矿池设置会是一件麻烦无比的事情。因此,矿工的选择,事实上很大程度上委托给矿池在完成。这是矿工-矿池委托代理关系。在最近Slush矿池的投票功能开放后,我们发现参与投票的矿工比例很低。截止到目前为止,只有6.19%的用户进行了投票。这是一个矿工将自己权力委托给矿池执行的一个证据。考虑到矿工目前都在矿池中挖矿,世界范围内矿池的数量是有限的。矿池之间彼此协调一致行动不存在因为人数庞大导致的问题。矿池的影响力处于中间位置。
但是,按照比特币的设计逻辑,矿池之间协调一致的组织行为是一种令经济体内其他参与者感到厌恶的行为,因为人们总是担心矿池会联合作恶。比特币生态系统中,以Core社区开发者为首的一些程序员,对于矿池算力集中的现象有机会就会发表抨击,虽然我们后面将分析指出,Core开发者社区自己其实才是比特币最为中心化的组成部分。

现在世界主要矿池的创建者都是最早一批参与比特币创业的行业先驱,他们的财富都是在比特币生态系统内白手起家,大部分都没有向VC投资者拿过钱。他们爱这个虚拟的世界。他们会自觉不自觉地希望保持一种比特币系统希望他们保持的独立性,需要随时防备给外界传递出矿池准备组建同盟,可以联合行动发动51%攻击的信号。同时,矿池之间也存在市场份额的竞争关系。总共就是100%的份额,你多了,我就少了。这也给组织协调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困难。

综合看来,比特币矿池的组织程度比用户要好,可是大家还是很难以一种共同的方向一致行动。

比特币开发社区则是最具有组织能力的一个社区,他们目前对比特币经济体拥有最为强大的影响力。在自由的、人人独立的比特币经济体中,他们目前的行为,跟列宁主义国家的中央政府一样,具有极其强大的组织能力。比特币Core开发者社区目前据称有50-100人。这个数字我在不同的场合听到的数字也不一样。他们分布在世界各地,活跃和贡献的程度差异很大。但是其中有很多活跃的开发者都在一家公司工作。[8]

Name
Position
Previous  Projects
1st  Core contribution
Adam  Back
President
Hashcash
-
Gregory  Maxwell
Chief  Tech. Officer
Mozilla
2012
Rusty  Russel
Core  Tech Engineer
Linux  dev
2011
Gregory  Sanders
Core  Tech Engineer
Bitcoin.org/GreenAddress
2011
Patrick  Strateman
Core  Tech Engineer
PeerNova,  Cloudhashing, Intersango, Bitcoinica
2013
Glenn  Willen
Core  Tech Engineer
Google
-
Pieter  Wuille
Core  Tech Engineer
Google
2011
Jorge  Timon
Core  Tech Engineer
Ripple,  FreiCoin
2014
Matt  Corallo
Core  Tech Engineer
Google  intern
2011
Mark  Friedenbach
Core  Tech Engineer
FreiCoin,  NASA-AMES RC contr.
2009
Francesca  Hall
Coordinator
No  information
-
Austin  Hill
Chief  Instigator
Zero  Knowledge Systems/Real Ventures
-
James  Murdock
VP
Google,  Mozilla
-
Jonas  Nick
Testing  Engineer
No  information
-
Johnny  Dilley
Strategy
Pantera
-
Alex  Fowler
SVP
PwC,  Zero Knowledge Systems
-
Ben  Gorlick
Director,  Proj. Man.
Cloudhashing
-
Erik  Svenson
VP
VC,  Dan’s Plan.
-
Warren  Togami
Tech.  Program Manager
Litecoin,  Fedora/red hat
2013
Jonathan  Wilkins
Chief  Security Officer
Zero  Knowledge Systems, MS, Myspace
-
Eric  Martindale
Advisor
Bitpay,  Decentralize

“当你排除噪音以后,世界上只有五个人可以修改比特币核心源代码,他们是:加文·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杰夫·戈查克(Jeff Garzik),弗拉基米尔·范德莱恩 (Wladimir Van der Laan) (比特币核心维护者, 他是发布新版本的人),格雷戈里·麦克斯韦 (Gregory Maxwell)(Blockstream)和彼得·沃尔 (Pieter Wiulle)(Blockstream)。” [9]

据受雇于Blockstream的员工说,Gavin和Jeff已经实际上不属于Core开发社区。只是为了避免正式删除这两个人的名字引起公众的争议,因此才保留了他们的名字。所以,5个人的分权控制,变成实际上只有3个人的分权控制。而其中2个人都受雇于同一家公司。

虽然我这里不想涉及目前广为讨论的阴谋论,但是我们确实可以看到,在Core开发社区内,有很多活跃的、重要的开发者都在一家公司工作。这种共同的身份,我预计将为在其中的每一个人施加一种从众压力——人类心理规律中希望与他人保持一致的从众压力,将比用户、矿工两个群体内部更加容易就问题达成一致,并形成一致行动。

同时,开发者为了很好地进行软件开发和测试工作,紧密联系和沟通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他们通过邮件组、IRC、论坛、github等渠道进行频繁地沟通交流。沟通的语言除了自然语言,还有程序语言。他们必须要彼此合作。如果他们像是中本聪那种孤狼作风,就不可能构成一个能够彼此协作的开发社区。他们强大的组织能力,是一种具有天然正当性的行为。这种沟通的密切程度,远远超过了其他两类角色——矿工和用户。

Core目前还具有一个历史遗留下来的优势:他们是事实上的独家垄断的软件发布者,没有其他的替代软件。Core是继承源自中本聪时代的代码库,比特币发展至今,重大的版本迭代升级都是通过下载BitcoinCore的版本得以实现。社区某种程度上有一种对于Core开发社区的盲目信任。这对于社区早期发展也有好处,因为这可以帮助弱小的比特币服务提供商集中精力在自己的主营业务上。

虽然说Classic的代码已经写好、btcd已经存续很长时间等等。OK,那么我们退一步,或者拥有广泛、长时间被部署的已经形成品牌的替代软件。任何人如果考虑采用新的软件,是存在一定风险的。因此,Core的垄断优势是极其强大的。这种品牌效应和迁移风险成本,构成了Core开发社区的强大护城河。

Core发布的软件同时实现了两件事情:对于比特币协议的定义、对于该协议的实现。目前没有编写良好的比特币协议文本存在,很多重要的问题和定义散落在wiki和程序语言代码本身之中。如果你仔细分析,你会把协议的定义和协议的实现混在一起,是一种糟糕的工程决策。比特币已经是几十亿美金的经济体,不需要持续这种“敏捷”的开发模式。

综合上述分析,Core开发社区具有垄断品牌和迁移成本这两大护城河,而且因为软件开发工作本身的需要很好组织起来,而众多重要而活跃的程序员受雇于一家公司,令他们具有强大的组织能力,能够很容易消弭内部分歧,达成一致意见,以统一立场对外行动。他们内部彼此的情感连结,我甚至感到已经非常类似于一些宗教团体内部常可见到的社交动力,足以支持他们产生一种令人惊讶的confirmation bias的倾向:也就是在你持有一个观点之后,就会倾向于拼命收集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但是对于与自己观点矛盾的证据和事实,就会选择性地忽略。

我们还发现Core开发社群成功地获得了以舆论封杀作为手段的强大支持:在Bitcointalk和r/bitcoin上关于竞争性协议实现(Implementation of Bitcoin Protocol)的讨论受到了严密的封杀。很难想象只有列宁主义国家常见到的手段,在以自由著称的比特币社区内被如此严密地执行了。Core开发集体在各种场合以一种令人感到惊奇的一致性,认定硬分叉升级必须要12个月的准备时间。但是你发现跳出这个圈外,则很少有人持有这种观点。他们中还有人以退出比特币后续开发进行威胁,不允许矿工选择运行其他类型的比特币共识协议。

这种强大的一致行动,必然或多或少能够给他们带来希望的结果。有多少比特币服务商是Core开发社区的粉丝,会无条件地坚守Core的链条,这是不得而知的。Core社区利用了这一点,于是只要他们足够有证据,就可以坚持说硬分叉是非常危险的,即便他们的论证是缺乏实际证据支持的。但是,他们成功地加宽了自己的护城河。本来不得不承认,切换到新团队的软件上面是有风险的,但是显然Core的威胁和不断游说让这种威胁变得更为明显。

我们还需要讨论的一个问题是,Core与整个比特币经济体的关系。这个问题是我在香港会议上听到Core社区代表对于Gavin的一个指责而想到的。Core认为Gavin不该绕过Core开发社区的流程,直接面对公众进行交流。那么这就暗示了,Core内部有一种决策流程。这个流程包括提交BIP进行讨论,提交代码进行讨论等。同时在Core看来,绕开Core这个无形的整体和内部既有的规则,而与其他比特币用户发生直接交流,在Core内部被认为是不可取的,甚至是低俗下流的。我并不认同这种观点,就重大的、有分歧的问题进行公开辩论,是一个自由的社区应该鼓励的,而不应该被封禁。

Core社区的代表还说,比特币不应该通过民主的方式来议事。这种说法显然不可能被证明成功。即便你坚持这么认为,也应该付诸广泛地讨论,而不是成为一个既定的规则加以推行。Core社区的议事规则缺乏透明度。在一个50人的社区内,如果有十多个人都受雇于同一个公司,这些人的意见在计数的时候应该怎样统计选票,我认为也值得深究。

矿池处在控制权力结构的中间层。矿池意识到自己的权力来自于用户的授予,可是矿池很难找到与用户沟通的渠道。矿池很难判断用户的集体决策意志是什么,或者比特币服务商的态度到底是什么。这些用户或者服务商他们会不论发生什么情况都追随大多数的选择,还是会准备坚守在只有少数人坚守的链条上。

固然言论封杀加剧了信息收集的难度,但是即便放开社交媒体的自由讨论,矿池们也不会感到收集信息更加容易。矿池会形成自己的判断,他们往往都还是有很多与社区内其他服务商的联系。可以私下的探讨,并不能帮助矿池100%确定,自己是否替社区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当这个决定极其重大时,矿池担心比特币服务商哪里会出现分歧。如果有重要的比特币服务商,例如用户量很大的钱包,决定在一次只有75%多数的硬分叉发生时坚守在少数分叉的一方,该怎么办呢?虽然Gavin说这肯定不会发生,但是如果你采访交易所的运营者,就会发现他们中间有人的第一直觉,似乎是应该监控两条链条,甚至准备好为用户提供两种比特币的交易选项。这将无疑是灾难性的。

矿池希望这些服务商提供明确的承诺,将只为某类链条编制索引、提供交易服务等。矿池无法确定性地获得用户的集体决策意见,甚至连他们委托人——也就是交易所、钱包服务商——的统一行动的承诺都不能获得,这是矿池行动异常谨慎的原因。

目前用户群体交流的形式,不可能有人以确凿的形式证据证明大家已经达成了某种一致。但是我可以发表我个人多用户的观察,那就是绝大多数用户认为立即通过硬分叉升级到2MB是一种必要的措施。可是Antpool在实际行动上非常谨慎,这是必须的。Antpool所在的位置,不容许我们像论坛上的键盘侠一样贸然采取行动。多说,多讨论,从这些讨论中收集反馈,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

 

未来应该如何解决?

基于上述分析,我们认为用户群体应该致力于构建有效的议事机构,来解决内部的分歧问题,对矿工和开发者做出集体的承诺和要求,从而让自己的控制权力和实际发挥的影响力保持一致。权力最大的群体在此次扩容争论中缺位,是整个扩容讨论旷日持久的原因。

首先,我们应该有不同的代码提交上来,而不应该一直停留在BIP层面上。建议应该由开发者社区提交给用户社区进行讨论,而服务商将在讨论中发表至关重要的意见。这些服务商是具有技术背景的,他们有合格的专业能力进行判断。同时,我也建议这些服务商收集自己用户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并按照统计结果表达自己的意见,这样会使你的决策会具有更大的合法性并得到最广泛的支持。每个服务商的决定,应当被统计起来,然后作为社区投票议事的根据。也就是说,我们完全可以让比特币的服务商进行代议,就像议员代替自己地区的选民进行投票是一样的。议员选区内的用户不可能达成统一意见,但是议员依然要负责给出明确的投票选择。这些比特币社区内“议员”们集体投票的结果,矿工应该执行。因为,服务商组成的议事机构在理论上接受了用户的委托代理,负责挑选最有效的区块链;他们也有一定的专业能力进行判断,因此构成了实际可操作的控制权力最强的决策。这应该比特币社内的决策的最高合法性来源。任何与这种机制相冲突的决定和协议,都应该被看作是无效的。

 

你可以做什么?

在此我发出呼吁,各种类别的服务商,都应该去访谈你们用户的意见;普通用户,也可以通过写明信片、发送电子邮件到你们常用服务商的CEO的邮箱,表达你们的观点。这非常类似于选民给议员投票。

虽然服务商也可以放弃询问自己用户的意见,但是我认为这是不明智的。至少我认为这是一次与用户极为有效的互动,可以加深你们在用户心目中的良好印象。

另外,你也可以在这个帖子处提名和公开重要比特币服务商的CEO的电子邮件或者通讯地址,方便其他人发送信息。

Antpool将会迅速完成有关投票选项的开发,广大矿工将有可以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对于没有注意到我们投票选项的矿工,我们还会尽力通知这些矿工参加投票。

注释    (↵ returns to text)
  1. Bitcoin P2P e-cash paper,https://www.mail-archive.com/cryptography@metzdowd.com/msg09959.html
  2. “Bitcoin v0.1 released”,http://www.mail-archive.com/cryptography@metzdowd.com/msg10142.html
  3. https://medium.com/@octskyward/the-resolution-of-the-bitcoin-experiment-dabb30201f7#.jl9qal5d8,中文翻译:http://goo.gl/ewmnwq
  4. https://angel.co/bitcoin
  5. http://goo.gl/OAtQbR
  6. https://goo.gl/64O7Oy
  7. https://whoissatoshi.wordpress.com/2016/01/27/digital-evidence/, https://soundcloud.com/bitcoinuncensored/adam-back-interview-bitcoin-uncensored-at-miami-bitcoin-hackathon-012316, 19min
  8. https://www.reddit.com/r/btc/comments/46que7/blockstream_meet_the_team/
  9. http://goo.gl/Fqc45h,英文原帖见:https://goo.gl/owcqSn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发文时比特币标准价格 买价:¥2661.07 卖价:¥2660.97

评论:2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007龙少:算力中心化我同样批评,但现在远没有代码中心化这么严重。矿池不等于矿工,当年的BTCGuid接近50%,哪里去了?当年的GHash.IO接近50%,现在还剩多少?何况比烂算是什么逻辑?算力中心化了,就不能批评代码中心化?

    +1
    +1
    我要点评

    007龙少:比特币网络是p2p协议 不是软件。你看下btcd,完全兼容协议的另一个实现。开源软件可以这么玩吗?http也是协议,IE,firefox,chrome,开源软件可以这么玩吗?posix也可以算协议,linux,freebsd,openbsd,开源软件可以这么玩吗?为什么要去夺github/bitcoin-core的权?fork就是了,或重新实现更好。

    +1
    +1
    我要点评
    007龙少
    007龙少 278 天前

    梦想与现实2012思考中:他们的能力仅仅是那点代码吗?懂那些代码就可以当core核心了吗?既然没什么技术难度,何不fork分支,市场竞争,总想着把夺取领导权,来源软件能这么玩吗?试问哪家linux厂商去剥夺linus的权力,国人为了争权夺利,根本不懂开源软件的玩法,毫无底线,无耻卑鄙!

    +1
    +1
    我要点评

    说实话 比特币core那几万行代码也不是什么高深技术 这些年不过是对satoshi单人作品的修补提高 并没有本质创新。 就这样就把这些开发者说成是到哪都能高薪高股票 就太过夸张了。当然现在区块链热了之后 他们倒真可能去获取高薪高股票了。

    +1
    +1
    我要点评

    他们从来不认为他们在害比特币 他们也不关心所有用比特币的人怎么想 他们只关注他们心目中的比特币该是怎样。只是到了这个地步 他们可以把github上的代码视为他们的私产 但如果认为全球那么多节点 那么多算力也在他们的控制之中就太高傲 太幼稚了。比特币如果能够成功成为全球金融系统 就不可能被控制

    +1
    +1
    我要点评
    蹲坑玩蛆蛆儿
    蹲坑玩蛆蛆儿 278 天前

    007龙少:防备小人之心,行君子之路

    +1
    +1
    我要点评
    007龙少
    007龙少 278 天前

    蹲坑玩蛆蛆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嘻嘻]

    +1
    +1
    我要点评
    蹲坑玩蛆蛆儿
    蹲坑玩蛆蛆儿 278 天前

    007龙少:还是年轻

    +1
    +1
    我要点评
    007龙少
    007龙少 278 天前

    蹲坑玩蛆蛆儿:工资?股票?core团队核心成员去哪家比特币公司,不是高薪高股票?为了公司给的那点好处害比特币,岂不是自毁前途。如果为了利益,比特币一分不值时,他们完全可以做其他更赚钱的事,何必付出时间精力开发毫无回报的比特币?6年的毫无回报的贡献摆在那,我相信他们!

    +1
    +1
    我要点评
    蹲坑玩蛆蛆儿
    蹲坑玩蛆蛆儿 278 天前

    在利益的驱使下,即便以自由开放著称的比特币,的核心开发团队CORE也毫不犹豫地一屁股坐到了比特币的对立面[哈哈

    +1
    +1
    我要点评
    007龙少
    007龙少 278 天前

    诺赢千里:不管开发团队、矿工怎么闹腾,用户拥有最终决定权,想让用户来决定,投票有用吗?除了市场竞争,没别的招,来吧,真刀真枪的干吧![嘻嘻]

    +1
    +1
    我要点评
    诺赢千里
    诺赢千里 278 天前

    矿工应该用实际行动表示出自己的意见,控制权力最大的用户却只有最弱的发言权,用户也应提高自己的组织程度,获取用户在比特币生态系统中应有的地位。

    +1
    +1
    我要点评
    007龙少
    007龙少 278 天前

    旺旺好男银:就是

    +1
    +1
    我要点评
    旺旺好男银
    旺旺好男银 278 天前

    Let’s fighting!//@007龙少:不是有classic吗?去挖啊。不同意就fork分支,市场竞争,优胜劣汰,开源软件就是这么玩滴!//@诺赢千里:有道理。core一家控制开发的局面弊端越来越明显。再不行动,牛市就被core和国内某些企业彻底破坏掉了,再次转入漫长的熊市。用户要有统一的渠道表达扩容的需求和意见。

    +1
    +1
    我要点评
    007龙少
    007龙少 278 天前

    不是有classic吗?去挖啊。不同意就fork分支,市场竞争,优胜劣汰,开源软件就是这么玩滴!//@诺赢千里:有道理。core一家控制开发的局面弊端越来越明显。再不行动,牛市就被core和国内某些企业彻底破坏掉了,再次转入漫长的熊市。用户要有统一的渠道表达扩容的需求和意见。

    +1
    +1
    我要点评
    诺赢千里
    诺赢千里 278 天前

    有道理。core一家控制开发的局面弊端越来越明显。再不行动,牛市就被core和国内某些企业彻底破坏掉了,再次转入漫长的熊市。用户要有统一的渠道表达扩容的需求和意见。

    +1
    +1
    我要点评
    加密小佬
    加密小佬 278 天前

    比特币面临的问题未来币可以用其去中心化的投票系统轻易解决。

    +1
    +1
    我要点评
    比特币女神
    比特币女神 279 天前

    行情应该拉涨了,朝鲜被国际制裁,自然有相当多相关朝鲜方面的资金交易。目测现价行情在6000元以上。谁再砸盘见斯大林去。[嘻嘻]//@白灵_fly:看到这些傻逼一天叽叽歪歪就恶心,真把自己当成比特救世主了,庄家几天就砸得你妈妈都不认识你。

    +1
    +1
    我要点评
    BTC专业工123
    BTC专业工123 279 天前

    这是一篇重量级文章,将在中文比特币社区产生重大影响。

    +1
    +1
    我要点评
    长铗
    长铗 279 天前

    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决定了我们无法用算法来判定哪个比特币版本更优(完备性),但是哈希算法可以准确无误向全网广播最长链(一致性),故在承认一致性前提下,我们不可能得到哪个版本最优的逻辑证明,最可能的情形是社区存在不同程序员开发的无数版本,它们并行不悖,并交由用户(人性)来选择。

    +1
    +1
    我要点评
    白灵_fly
    白灵_fly 279 天前

    看到这些傻逼一天叽叽歪歪就恶心,真把自己当成比特救世主了,庄家几天就砸得你妈妈都不认识你。

    +1
    +1
    我要点评
    He1l_Q
    He1l_Q 279 天前

    //@比特大陆:[话筒]

    +1
    +1
    我要点评
    巴比特资讯
    巴比特资讯 279 天前

    【比特币生态系统的治理结构分析】by 吴忌寒http://t.cn/RGHTiIG “比特币生态系统内,开发者的控制权最小,矿工稍微大一些,控制权最大的应该是用户群体。但是,因为开发者具有良好的组织能力,统一立场对外采取行动,使得Core开发者社区拥有了与其实际控制权力不匹配的巨大影响力。而控制权最大的用

    +1
    +1
    我要点评
    巴比特资讯
    巴比特资讯 279 天前

    【比特大陆CEO吴忌寒:比特币生态系统的治理结构分析】Antpool将会迅速完成有关投票选项的开发,广大矿工将有可以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对于没有注意到我们投票选项的矿工,我们还会尽力通知这些矿工参加投票。http://t.cn/RGHTMkK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