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比特币价格创3年来新高,人民币持续下跌或是主因

比特币资讯 发布在 比特币 1 1727

数月来中国投资者购买比特币的狂热,与人民币近期的下跌走势几乎同步。

来自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数据显示,11月16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跌破6.85关口,创下2008年8月19日以来最低水平。同日,美元指数升破100。

根据调研机构CoinDesk的统计数据,今年10月24日当周,比特币在全球的交易量创下了201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达到4700万个。而比特币的价格也一路飙涨,触及超过四个月的高点,至742.46美元。至发稿时为止,以人民币计价的比特币已达5340元,相比今年6月在5000短暂横盘更进一步。

比特币

操作过比特币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通过比特币把人民币转成美元,技术过程非常简单。

“要把钱弄到国外太简单了。”天使投资十维资本的合伙人张军就曾购买过比特币。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在国内的交易平台OKCoin或者火币网,就能用人民币买入比特币,然后转到国外交易平台上,立刻就能变现成美元,整个过程不会超过5分钟。

“整个过程不会存在任何监管风险。唯一的风险,就是在这5分钟内比特币暴跌。当然也有可能是暴涨。”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监管部门已经注意到近期通过境内平台购买比特币,转至境外平台卖出套取外汇这一现象,考虑中的措施可能包括限制国内交易平台将比特币转至境外平台,或者对转至境外平台的比特币数量进行额度限制。

本报记者就此向中国人民银行传真询问,截至发稿时并未得到回复。

 

全球交易量创新高

 

据媒体报道,中国比特币交易所BTCC首席执行官李启元表示:“本次人民币的下跌幅度令一些中国投资者始料未及,他们寻求黄金等更加稳定的保值投资,其中就包括使用比特币。”事实上,在购买比特币的那一刻起,资金就已经离开了中国市场。

从技术层面来讲,目前确实可以通过交易所来实现。“在国家监管层面上,目前并没有对交易所进行规范,个别散户可以用人民币买入比特币,然后在境外的交易所卖出,再换回美元,实际上就实现突破外汇管制换汇。而且,额度上没有限制,只要双方撮合价格合适,就可以成交。”一位国内数字货币的研究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币行CEO徐明星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中国官方给比特币的定义是一个虚拟的商品,作为商品属性实际上都具备这种换汇的功能,好比在中国内地买一个钻石,在香港卖掉,本质上就是“商品买卖”的行为。

CoinDesk的统计还显示,过去的一个季度,比特币交易绝大多数发生在中国。中国三大交易所比特币的交易量过去三个月占到全球总交易量的98%。

上个月,中国外汇储备环比下降457亿美元,为今年1月以来最大降幅。

 

无法攻破的区块链

 

张军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介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曾经跟踪了好几年,破获了一个用比特币结算的贩毒组织。但是我相信比特币本身是没有漏洞的,政府无法破解匿名钱包,除非政府彻底禁止比特币在国内的交易。比特币的流转监控不了,也限制不了。”

比特币作为一种密码币,总量恒定,用户通过用专业的计算机——俗称“矿机”,以复杂算法“挖矿”获得。“挖矿”难度会阶段性递增,从而维持整个货币体系的价值稳定。

比特币是建立在区块链(Blockchain)协议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如果把比特币看作是货币,那么区块链就是银行,保持绝对的公正。比如,a和b做交易,a用1个比特币支付,支付后1个比特币从a的钱包到了b的钱包里,但是比特币总量不变。

这种特性也决定了比特币交易在全球数百万个服务器上同步进行了备份,不可篡改。用户用比特币在线交易,是经过区块链背书的,因此不存在支付造假。

匿名

比特币还有另一个特点就是匿名。任何人都可以建立钱包,相当于银行账户,却不需要留下个人信息。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迄今为止最为成功的一项运用,但这也让它成为了贩毒、洗钱等不法活动的最佳工具。

 

监管拿它没办法?

 

正是基于比特币以上的特点,令监管目前几乎不可能实现。

“比特币本来就是颠覆式的创新,”张军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政府根本拿他没办法,但中国本来也就没有正式承认过比特币的合法性。”

但也有专家认为,中国政府并不是管不了,而是现在还没有到花大力气管的时候。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教授张军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以后比特币交易多了,政府肯定得管。”

“现在比特币交易总体的量还不大,政府还顾不上,”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本报记者表示,“但是,随着比特币交易量的上升,政府总有办法去管的。”

据章俊预测,人民币从长期来看,贬值的趋势不改,但是不排除短期会有局部的反弹。在这样的背景下,投资者将更多地寻找创新的办法把他们的财富转移到海外市场。

从事区块链技术研究的杭州复杂美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吴思进告诉本报记者,实际上对于这种交易,平台并非完全不能监控。

“大多数投机者做比特币交易,就是低价买入,高价卖出,反复炒作,净申购量不会太多。而以换汇为目的的,就可以在国内的账户里看出来,资金只有买入,但少有卖出,有可能就是从境外平台提走了。”

2013年12月5日,中国央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下称《通知》),这被业内人士当作是截至目前我国官方对于比特币给出的唯一的相关监管政策。《通知》明确了比特币的性质,认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因此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同时禁止金融机构提供比特币交易服务。

根据五部委的《通知》要求,比特币互联网平台需要履行反洗钱义务。现在不同平台对于实名认证的要求比较严格,额度小的需要身份证认证,额度高的需要视频认证,同时要对资金的合法性来源提供证明。

 

对人民币量价冲击有限

 

近日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幅度加大,人们担心如果通过比特币这一平台,摆脱了央行的监管,将境内人民币汇出境外兑换成美元,这是不是一种变相的资本外逃,从而影响人民币的量价?

社科院金融所所长助理、研究员杨涛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目前还不能影响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如果影响重大,各个国家都坐不住了,因为数字货币整体的交易规模还是比较有限的,加上其资产属性比较突出,虽然有一定的影响,但还没有那么大。”

在他看来,目前市面上的非法定数字货币当中,相对运行比较稳定的就是比特币,但是比特币作为货币属性非常之弱,其本身的价格也是大起大落,现在投资者大多是专门对比特币进行投机的人士,多数普通居民没有参与其中。

而且,大多数投机者目前还是把比特币视为一种可投机的资产进行获利,而不是作为一种货币兑换获利,因此投机者大都在境内交易。

徐明星则告诉记者,比特币市场波动比较大,比特币本身不能作为应对人民币贬值的一种保值手段,通过比特币换汇是一种假想,其操作难度远大于传统手段。此外,比特币交易平台无法提供换汇服务,在国内正规平台购买大量比特币会受到交易平台严格的反洗钱调查。

吴思进指出,现在大平台的监管越来越严,也有相应的自律;另一方面小平台本身流动性没有那么好,总体来看,影响不会那么大。“总的来说,(从这一途径外流)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杨涛认为,随着金融市场化、金融电子化的过程推进,现实当中确实存在一些越来越接近货币属性的非法定数字货币,但是又没有放到广义货币(M2)统计口径内的,未来势必会对货币数量、货币的概念产生冲击。因此,由于数字货币所带来的货币统计口径的变化,各个国家也在不断完善。

 

数字货币监管“双管齐下”

 

一位接近央行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央行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央行自身主导的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制,另外一个就是对非法定数字货币监管。

杨涛告诉本报记者,这两个方向基本上是国际上各个国家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方向。“未来央行肯定会对数字货币体系有新的规则和约束,实际上各个国家监管部门都在对数字货币研究和介入。”他说。

“各个国家对于完全去中心信用的一套所谓的数字货币,更多采取观察的态度,但是,随着它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各方面影响越来越大,并进一步扩散的时候,监管当局就要考虑它对于整个经济金融带来怎样的冲击。”杨涛对记者说。

央行科技司副司长兼数字货币研究所筹备组组长姚前近日表示,“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已完成两轮修订,未来有望在票据市场等相对封闭的应用场景先行先试,但推出暂无明确时间表。”

在中国人民银行上周公布的招聘岗位中,中国人民银行印制科学研究所正招聘相关专业人员,从事数字货币及其平台的研究与开发工作,这意味着区块链技术正日益受到重视,并加速“落地”。

发文时比特币标准价格 买价:¥5351.00 卖价:¥5346.00
作者:钱童心 徐燕燕 (第一财经) 原文 : http://www.yicai.com/news/5160055.html

评论: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