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Coin

加文.安德烈森专访:比特币的现在和未来

骨髓行走 发布在 币头条,比特币 10 7122

比特币基金会首席科学家加文.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

比特币基金会首席科学家加文.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近期接受EconTalk(国外网站)主持人拉斯罗伯茨专访,漫谈比特币的现在和未来,讨论主题包括诸如狗币等竞争密码货币、比特币基金会的角色,比特币未来面临的问题以及迷之中本聪等。

主持人:拉斯.罗伯茨(Russ Roberts,下称R)

嘉宾:加文.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下称G),比特币基金会首席科学家

译者:骨髓行走

稿源:巴比特资讯(www.8btc.com)

以下是本次对话访谈的文字稿

R:首先我们说说比特币,似乎很久很久之前它就出现了,有3年了吧。自它诞生后许多事发生了变化,所以我们从回顾它开始。人们怎样才能获得比特币?获得之后能用它干什么?

G:当然。想要获得比特币,首先你得需要一个称之为比特币钱包的软件。即你需要一个存放比特币的地方。这个软件可以在你的电脑、手机或者别人的电脑手机上运行。比特币钱包软件与互联网相连接并运行比特币协议。其他人运行比特币钱包并执行同种协议。当你连接到网络时,你就能参与到其中了。你能从别人那里接收比特币,若你有币也可以发送给别人。

你得到比特币的方式是交易与其等值的物品,无论是产品或者服务都用比特币支付。也许你走入一家货币交易所,在那里交易一些美元、欧元或者日元。又或者,像我这样交易劳动。因此实际上我的工资是用比特币支付的,每个月我的比特币钱包中都被支付了一笔比特币薪水。这就是人们获得比特币的方式。

比特币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个去中心化的系统。有个更困难的获取比特币的方法,那就是尝试创造比特币。没有任何中央银行或者美联储之类的机构。取而代之的是,任何人都能一次又一次的运行一些软件,连接到比特币的支付网络,对发生在网络中的比特币交易进行验证,你就可以获得一些新的比特币作为报酬。这也是所有比特币产生的方式。关于随时间推移有多少比特币被发行有着严格的规则约束,世界上有许多人正在为获取比特币而互相激烈竞争着。平均来说,每隔十分钟,竞争的获胜者会获得新的比特币,他们能够用币去交易商品或服务,又或者与其他货币进行兑换。

R:我们在上次对话中谈到的那个上限,它使得人们对比特币不会产生通货膨胀或者由中央权力机构引起的货币剥削产生信心。因为比特币中本就没有中央权力机构,且程序中的算法限制了比特币的扩张,对吗?

G:正是如此。因此人人都在以同种方式运行—好吧,每个人运行软件时都与已经写好的协议相符合。每个人都在验证别人的工作。如果你试图破坏规则,创造多于算法规定的比特币,那么其他人都会忽略你。他们说:“你的比特币没有遵守规则,因此它们是无效的,我不会给你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正如我们所知,比特币中的那个上限设定是十分有决断性的。因此,将会有2100万的比特币最终被创造出来。现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大约有1200万到1300万比特币已经被发行了。

R:你将其称之为“发行”—–我猜这不是个最好的词。这种词语适用于通常的银行,但它实际上是一个挖矿的过程对吗?这样的过程使人们能够产生比特币直到2100万的上限。

G:对。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种由算法发行的币,该算法有一种调节机制来设置随着时间推移有多少比特币将会被创造出来。当比特币的最后一小部分被创造出来后这个算法就用尽了。

实际上我必须指出另外的一个重要的东西。当我说2100万比特币时,比特币是可分的。因此,我们会说到一个比特币的部分,你可以用这些部分的比特币进行交易。所以2100万的上限在实际中其实不是什么问题。我们没有因开采而耗尽它们,因为可以把它们分为越来越细小的部分。

R:好。理论上来说,因为美元持续的由中央银行引起通胀,比特币相较美元来说会变得更有价值,单位比特币所代表的美元数量将会增加对吗?

G:是的。过去的三年来这种现象已经发生了,这是十分具有戏剧性的。3年前比特币的兑换价格是1比特币0.7美元。这是说,0.7美元就可以买1个比特币。今天早上我看了下,兑换价格是1比特币450美元。尽管较之于三年前流通中的比特币翻了一番但其升值了大约500倍。

R:与过去相比,有多少人和投资者接受了比特币?使用比特币的机会扩大了多少?

G:那也是爆炸性增长的。(译者:与币值爆炸性增长相同,使用人数和使用机会也爆炸式增长)全世界有成千上万的商家接受比特币。因为有一些公司使得商家能够更简单的接受比特币来购买他们的商品和服务。你知道,第10000个商家已经与这些公司签约来接受比特币。这与三年前几乎找不到地方来花费比特币的境况大为不同。那时候鲜有人接受比特币。现在,我去一些地方,用过一个叫做Gbear的网站,它接受以比特币的方式支付机票。迄今为止接受比特币的最大商家可能就是Overstock.com了,它售卖种类丰富的产品。他们高兴的接受比特币支付,在他们接受比特币的前40天产生了价值一百万美元的交易额。因此,这真是爆炸式的增长。在过去的3、4、5月,我们也看到了巨额的增长。

R:让我们来谈谈信任问题。信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正如我们之前所讨论的,对通胀的恐惧和任由货币的扩张所带来的剥削。另外信任这一概念也是模糊和新奇的。在每个银行中这都是糟糕的事情。我在Schwab(译者:嘉信公司)有一个银行账户,我认定他们拿了我的钱。但为何我不会因此难以入睡呢,有部分原因是我知道存在一个监管的环境。另外一部分原因是,这个公司是一个品牌并且我潜意识里信任它不会砸了自己的招牌。那当我有了比特币钱包之后,我怎么能知道它不会被别人掏空呢?对比特币的交易来说信任源在哪里?在比特币的世界里,保障何在?

G:首先我必须说,我告诫人们不要盲目相信比特币。它仍只是一场实验,一切可能付之一炬。相比于今天,三年前我这么说的时候,自己对比特币未来有着更多的不确信。对于如何安全保存你的比特币,现在仍存在一些重大的问题。关于何为比特币,一言以蔽之就是—互联网中的现金(cash for the Internet,加文的话十分经典)。当你的电脑和手机中有比特币时就非常像有了现金一样,你是实实在在拥有它。我的意思是,这些币不归别人所有。如果你的电脑或手机被盗,比特币会在他人的掌控之中。这非常像现实生活中你的钱包被偷了,你几乎没办法阻止别人使用比特币。所以比特币与目前我们所使用的大多数电子支付系统是不同的模式。如果某人偷了你的信用卡并产生了一些无效交易,你可以和信用卡公司争辩,没准你可以把钱弄回来。商人将会十分不悦,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白白提供了商品和服务。但是对消费者来说,信用卡是更安全的,因为你不必太担心卡被盗之后的问题。实际上,我们现在正在为保障用户的比特币安全做着技术上的努力。我觉得接下来的一两年中,我们可能会开始看到一些公司将会帮助你让比特币变得更安全,并且这将会以一种不需要信任公司的方法得以实现。关于信用卡公司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你必须先相信这些公司会管好钱款。某些时候,这种信任是不合适的。银行会倒闭,经纪人业务会撤销,信用卡公司会被搞砸,此间种种将使你痛苦不堪。比特币是处在进步中的,我们正在尝试如何能兼得鱼和熊掌—给用户控制自己资金的权力,也赋予他们足够的控制权以保障资金安全。

R: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确实是一个好的策略。这就是经济学给我上的一课:在不确定性和风险之下采取多样化的选择总不失为良策。经济里总有明显的、无法回避的不确定性。但是这让我回想起了亚马逊白手起家的时候。我记得那是90年代的某个时刻,我正在与一位精明人士共进午餐,他说自己把信用卡给了这个奇怪的互联网公司,然后就收到了书。我当时说:整个流程是怎样的?他回答道,“我只是给了他们信用卡号。”“你还真给了?”在某种层面上,他相信亚马逊。“信任”一词并不是一个意义丰富的概念,但是我的这位朋友相信亚马逊不会滥用这份信任。现在我们一直就这么信任着,也十分清楚其中蕴含的风险。这种风险因信用卡公司的反应和对待我们的方式而有所减轻,尽管这是存在成本的,它绝非最好的方法。但是这种系统的确是出现了,并致力变得更简单。我在想如果比特币要作为一种支付方式,将会发生什么变化。

R:谈些关于比特币基金会的事情吧。你是其中的一员吗?你曾说基金会用比特币给你开工资,那谁设置你的工资额?谁掌管基金会?如果比特币无人全权掌控,那比特币基金会由谁掌控?在比特币发展的进程中,基金会扮演何种角色?

G:比特币基金会是一个非盈利组织。它由一群对比特币感兴趣的人所创建并致力于使比特币走向承购。所以并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但我不知道基金会确切的员工人数。随着比特币爆炸式的成长,基金会也随之成长。现在可能有7-8个人在其中工作。

虽然基金会规模还很小,但它已经开始走向国际化。世界各地都有基金会的附属机构,并且我们正在加快招募的步伐。我们想进一步扩张它的规模。对了,你刚才问谁设置我的薪水?

R:对,谁管这事?

G:这有点像传统的公司。基金会里有一个董事会一样的机构,今年年底我将不会再是其中的一员。董事会决定事务的方向,其中有一名执行官来运行日常事务,他帮助设计董事会的优先权。他们也设置了我的薪水额度。实际上,我的薪水是以美元来设置的,而并非以比特币。每月月初美元都以实时汇率转换成比特币。我们必须这么做因为比特币的价格还没有稳定到能写进合同的地步。这绝对是一个问题。

R:您继续说。

G:基金会的角色是帮助比特币走向成功。不要把它想成一个控制比特币的机构。基金会付给我薪水让我全职工作,这样我才能让软件运行的更好,并且思考接下来要面对的技术上的挑战。去年,基金会实际上扮演了与华盛顿当局商谈比特币监管问题的重要角色,像比特币这样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是我们的监管当局不曾遇到的,比特币和互联网这种事物是没有一个明确的控制实体的。基金会确实扮演了与监管者商谈的重要角色,我们解释了何为比特币,为何你不能控制它,并且做了一些帮助比特币变得更成功的事情。

R:这正是我下面想提的问题:过去几年来比特币逐渐走进了监管者的视线,因为它变得越来越流行、可行和实际。你说监管者不知道拿你怎么办,但是他们肯定在尝试某些办法。所以我有2个问题:1.如果有监管,现在存在着何种监管?2.你担心未来进一步的监管吗?好吧,第3个问题:如果实际上人们想自由的接受和使用比特币,监管者该做点什么?

G:首先我想说,监管随地区不同而不同。因此如果我们说美国的监管,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应该主管这档子事,我印象中他们是最早开始监管比特币的。他们站出来说,如果你把比特币换成美元,或者帮助别人转移比特币,你得符合现行的资金转移执照要求。变成一个合格的资金转移人是需要手续的,并且存在着一系列的监管—-你必须遵守为人熟知的反洗钱法规。如果交易开始了,监管者必须知道谁在做交易,他们具体在做什么,钱是从哪里来的等。这些法规开始是针对毒贩子和威胁金融的恐怖主义者的,为的是让坏人们无处遁形。这就是金融犯罪执法网络,最早的监管者。比如,最近IRS(美国国税局)出台了一个规定是关于靠比特币盈利后征税问题的。最近我正在华盛顿与证券部门商谈,他们对比特币有很多问题,并在思考是否对比特币进行监管。所以我觉得你是对的,监管者们对比特币越来越感兴趣。让我吃惊的一件事是,在美国监管者们显得非常理性。他们似乎了解比特币中有许多创新的可能性。我想他们正在尝试为平衡其职责与比特币做着努力—-一场保护消费者、反洗钱与允许创新诞生的大对决。你说我担不担心?我想说,我对法律制定者的担心胜过监管者。我们已经看到,国会中的某些人士已经有所行动并且对比特币作出了某些疯狂的控诉。

R:比如?

G:比如,比特币只对不法行为有利。网上有个名叫丝绸之路的药品市场引起了某些国会成员的躁动,他们对此十分担忧。我的意思是,丝绸之路再无业务可言。他们掐断了丝绸之路的业务,抓到了丝绸之路的创建人-“恐怖海盗罗伯茨”。

R:我想说,与我无关(译者:主持人也叫罗伯茨,与丝绸之路创始人同名,此处为主持人自我幽默)。

G:我认为他住在海湾地区。

R:我住在华盛顿…实际上我刚从斯坦福出来。。。我在一本叫做“公主新娘”的书里读到过这个恐怖海盗,但并不是丝绸之路的…(译者:你二够了吗。。。)

G:我想我最大的担忧还是国会人士认为应该立法来禁止比特币。

R:他们能这么做?

G:能不能?这真是个好问题。在比特币社区中对此存在争论。我认为短期内他们肯定会让以比特币形式存在的交易变得非常困难。我们能够看到的是,一些比特币业务,在开设银行账户方面困难重重,因为银行心存疑虑,他也怕监管者介入,怕未知造成的后果。他们关闭了比特币业务的银行账户。对于一个经商的人来说,这么做无异于掐断咽喉,因为你总要将比特币与美元兑换啊。但长期看来,比特币将超脱于现在的局面。现在,对于我这样接受比特币形式的工资并用币购买商品和服务的人,在一个去中心化网络的背景下给监管者着手行动的空间其实并不大。即使在我拿到工资之前,我的薪水铁定被征了税,转成了美元,交给了政府一部分。但你无法想象地下经济的规模有多大?

R:我可以预见到这一规模。

G:但是,你知道,多数的商业模式,尤其是较大的商业模式或公司,是想与监管共存的。他们不想也不会在桌子地下给员工发钱,因为他们也怕人被抓,怕名被玷污,怕牢狱之灾。

所以比特币世界中存在争论:在比特币的世界中能忽略监管吗?我的答案更倾向于不能,至少大规模上是不能的。

R:让我们简要的说说国税局的法规。对你来说那重要吗?—比特币更像私有财产,而非具有征税目的的货币?

G:如果国税局将比特币定义为货币,那将是我们所能期待的最好选择。因为国税局对货币的待遇要好那么一点。如果我花费了100美元的比特币,就像我在欧洲旅行花费了价值100美元的欧元一样。以国税局的意图看来,如果你花费了100欧元,就不必回头搞清楚你花了多少美元弄到这些欧元,也不必纠结于你是盈利还是亏损。但是国税局会用出售财产的眼光去审视于比特币和你进行的每笔小额交易,因此理论上你必须回头搞清楚:我买了价值100美元的东西,但是只支付了价值50美元的比特币,以增值税的概念看来,我还欠50美元,这是很令人恼火的事情。比特币钱包软件明年会开始追踪你的这种行为,让正确征税变得更为简单明了。这也会引出一个问题:国税局会知道这种改变吗?

R:这就是我的下一个问题。

G:这是个单独讨论的问题。这有点像互联网和销售税。我住在马萨诸塞州,对于任何一次网络购买行为,我都必须支付销售税,无论………(译者:很无奈想吐槽的样子,欲言又止)

R:【主持人打断加文】小心点,加文。我们可有很多听众呢。

G:好吧,我必须承认很多年前我没有这么做,我没有记录每一笔网络购物并支付马萨诸塞州的销售税。我猜马萨诸塞州任何一个有3到4笔网络购物的居民都跟我一样不记录,如果他们是坦诚的。

R:我只是想警告你,这会降低你成为美国司法部长的机会。虽然现实中确实存在漏税的操作空间,你这样可以增加变成财政部长的机会。(译者:主持人的幽默本色。这是说,有意或者无意的漏税确实在现实里存在,你这么干对法律是不真诚的,但却是一个经济节省的行为,主持人用你做不了司法部长但能做财政部长的幽默隐晦的指出了这一事实。)

R:话题继续。你已经取得了成功,我不知道如何去描述这种成功,这是种颇具戏剧性的成功,但是很不错。近年来比特币的成功也引起了一些竞争者。对你来说这是好是坏?你觉得自己现在身处怎样的环境中?

G:有意思。我是竞争的忠实信徒。比特币是开源的,没什么能够阻止别人借鉴、锁定、储存、封包(译者,比喻锁定比特币的一个特点把它放进自己的软件里)、重写核心系统并开发出他们自己的货币。数以百计的人已经这么干了。让我吃惊的事情之一是,只要一个东西有空间进行交易并且具有价格,人们就会交易它。我没有一种华尔街人士的交易智慧,但我觉得许多山寨币就像是人们抛售的传单。人们狂热的低买高卖,全然不顾这些币是否具有内在价值,也不顾币的长期潜力如何。我觉得许多山寨币被创造出来也就如此而已。但也有一种货币作为一个社区而存在的有趣现象。有一种叫做狗币的虚拟货币,应该算得上是第三大币种。它的出现其实因笑话而起。“狗”是这个货币网络的文化基因,这个小狗会说破碎的英文,两三个词叠在一起。这个文化曾盛行一时。于是有人就创造了狗币,我知道这纯属娱乐。在互联网中事物的本质是这样的,一旦娱乐迅速传播开来,它就具有了成百上千万美元的价值。我也对别的一些事情略感兴趣,即这种货币有没有什么持续的价值,如果有,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人们决定对它进行投资?

R:对。那真是野蛮生长啊。虽然我不常听到“doge”这个词。(后面主持人说他在电影里听过这个词,译者终于决定省略这个逗逗的主持人说的无关紧要的话)……..但是狗币就是狗币,你说他是第三大币种。那什么是第二大币种?紧随比特币之后的竞争者?

G:比特币是最大的,但我知道有一个叫做莱特币的公司,我相信莱特币是第二大的。狗币则第三。之前我还验证过。

R:你是怎么知道的?之前我们讨论了有多少比特币被挖出来,有多少还留存着,有多少商人接受了比特币。没有任何政府机构记录这些事实。这些数字难道都是由基金会记录的?或者另有高人搜集?我们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G:对比特币来说,每个人都知道现在存有多少比特币,因为比特币系统是一个公开的账本,每一笔交易都被记录在网络中。实际上当你运行软件是时,将会耗费一段时间下载所有发生的比特币交易的历史记录,这其中也包括那些产生新比特币的历史。你可以运行一些软件来了解现在有多少比特币,过去发生了多少交易。想要获取比特币的价格信息你需要参阅比特币汇率—–购买1个比特币需要花费多少美元。在已知比特币数量和价格的情况下你可以计算出M1的价值(译者:M1,金融学概念,传统意义指存款加现金的总额)类似的,莱特币和狗币是比特币的克隆体,他们也有各自的公开账本,任何人都可以连接到网络下载所有的交易历史来了解有多少莱特币和狗币。同时,存在比特币对莱特币的汇率,比特币对美元的汇率,莱特币对美元的汇率。—所以给出这些市场数据你可以计算出有多少经济行为以及总体价值如何。

R:你称他们为克隆体,我猜这是因为他们使用了同样的软件?

G:嗯。这些币都借鉴了比特币软件并且做出了一些改变。(加文开始介绍一些莱特币和狗币的特性,这些大家都了解的比较多了,不知道的百度莱特币和狗币,一目了然,译者不再过多翻译。)

R:这种改变渗透着美学么?

G:我想狗币或多或少是具备这种美学的。它有一个可爱的LOGO。这似乎也是它价值的大部分。他们经营狗币的方法也颇具美学意味。—他们把狗币作为一个有趣轻松的东西来经营,“我们都会互相打赏,我们产生了许多钱,也会把这些钱给予别人”,他们说已经赞助了牙买加雪橇队。

R:这种氛围不错。

G:很有趣,的确是种良好的氛围。

R:围绕着钱的欢乐氛围,真不常见。

G:对。我觉得人们把情感投入到一个奇怪的地方。但是我是一个硬核极客,只关注基本要素,并不会去想你的钱上是否有一个可爱的小狗。

R:保罗.克鲁格曼(译者:经济学家,诺奖获得者)称比特币为“魔鬼”。你是什么反应?

G:我还真跟把技术称作“魔鬼”的人过不去了。我的意思是,可能因为我是个极客。我以价值中立的态度审视技术。你使用这一技术所产生的行为才能用好或坏来定义。但是技术就是技术而已。这就好比说,你把互联网称作恶魔,因为人们可以再网上说你的坏话。我确定克鲁格曼读到他博客上的评论,如果有人说他坏话,那么他也可能曾经被称作恶魔。如果我不相信比特币会让世界更好的话,我是不会致力于它的开发和维护工作的。我只想给人们掌控自己钱款的能力,让人们得以创新,重大事件将会发生。

R:我觉得克鲁格曼很担忧——虽然我并不确定他在担忧什么。对我来说这有点像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是我的敌人—-好吧好吧,原谅我这么绕…..但我觉得比特币警醒了他,热爱比特币的人也倾向于热爱金本位。人们乐于看到政府失去对货币供应的某些掌控能力,因此他们希望比特币是中央银行系统的一种替代方式。于我而言,这棒极了。它是一种替代模式吗?最终比特币可能会是中央银行系统的一个威胁吗?对我这样的人是好事,对克鲁格曼是坏事?又或者是他过度操心了?

G:我只能说,一切皆有可能。我记得在三四年前我就说过比特币只有很小的机会替代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现在我还是这么觉得。我说很小的机会,因为—我不知道—任何如此新颖和完全不同的事物成功的机会实际都很小。有很多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将导致比特币不成功。但理论上我不觉得颠覆现行系统是不可能的,这个系统里中央银行试图预期未来的情况并且精明的判断他们能否控制货币供应。如果他们可以控制,他们会思考如何控制。在一个完全确定的系统里货币供应是完全可预见和既定的,那么此时货币价值只取决于需求—-我相信这样会是一个更好的系统。这有点像一个等式的一边被固定住—我所说的等式是货币供应和需求。如果把供应量是固定可预见的,我相信需求会自动调节,相信人们会足够聪明地去决策和计划,以一种群体智慧来代替中心控制地中央银行模式。

R:英雄所见略同。我真希望米尔顿弗里德曼(译者:弗里德曼,经济学大师,主张自由主义,货币主义,诺奖得主,经济学里如雷贯耳的名字。)还活着,那我们就可以听听他的观点了。也许我们上一次对话中说到过这个,我不记得了。但是比特币的设计理念确实反映了他的一些理念—他想要一个轻微的、缓慢增长的、机械的随时间推移增长率相应变化的货币,以此来发挥作用,摆脱中央银行。我觉得今天的世界里,斯坦福大学的约翰.泰勒也许是最赞成固定规则货币的经济学家。–虽然他的规则比弗里德曼的稍显复杂些。比特币已经向相反的方向走去了,他的确是一个基于规则的货币—它缓慢的增长,且增长率随时间推移而下降。

G:对。

R:所以比特币极其遵循了弗里德曼的观点,它将带来一个稳定的宏观经济系统,我觉得弗里德曼会喜欢它的。

G:我希望如此。如果他还健在,我们问问他该多好。我个人认为,只要所有人都知道规则,规则就不再重要了。只要比特币是开源的,人人都能预见等式那边将会发生什么(译者:货币供应量是可以预见的),那样的话,最终会形成一个良好的,稳定的系统。

R:但是现在还不太稳定。之前你说到你的薪水名义上以美元表示但实际上以比特币支付,这是个好点子因为比特币的价值有时会因为人们的投机而浮动。你认为随时间推移投机会减少吗?这会使得比特币真正作为一种货币而非只是一种支付工具吗?

G:是的,我希望是这样。有些迹象表明投机行为已经发生了,如果你看伊利德拉多(译者:应该是一位学者)关于比特币挥发性的研究,他实际上计算了比特币随时间推移的挥发性,貌似挥发性在降低。我们可以预言,随着更多人参与到比特币中,在比特币市场里我们会获得更多的流动性。你会看到挥发性在降低。如果5到10年内比特币能具有黄金那样的挥发性,比如,金价现在仍具有挥发性。如果我们到达那个时间点,我想随着人们的参与比特币的挥发性会下降的,比特币经济将变得更富足。

R: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这不是我的研究领域。就黄金而言,它有着自然的供应和某些自然的用途。比特币,许多人都以诋毁的取向来看它—我觉得克鲁格曼就这么做了,之前我们谈到了他的“魔鬼”论断。好吧,没有任何东西能锚定比特币,它轻飘飘的,因为除了人们相信它,就再没有任何实际用途。所以我觉得投机的那部分人不会消停。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也不知道谁知道答案。

G:我也确定谁知道答案。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比特币是一场实验。当实验越来越大时,它变得越来越吓人,因为一旦它失败,许多人将就此赔钱。如果比特币价值归零,他们投资过的,你懂的。

R:加文,你知道我把这称为什么吗?

G:什么?

R:成年期。这就是真实生命,我不希望它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但这就是世界存在的方式,充满了不确定性,并且理应如此。我不希望一个什么都不用操心的世界,因为这世界已经被打理好了。那叫做小孩。你夜里不用担心食物因为你的父母做了可口的晚餐,每件事都是极好的。所以比特币世界里的人们,一经出售,概不负责。(译者:比喻你参与了比特币,风险自担)当心了,买家、卖家、投资者们,当心了。我们确实不想活在一个花费大把时间咬咬 硬币来判明真金白银的世界里,也不想花时间来验证比特币的等价物是什么。但是,世界就是这么运转的,且理应这么运转。

原文:http://www.econtalk.org/archives/2014/05/gavin_andresen.html

访谈音频链接:http://files.libertyfund.org/econtalk/y2014/Andresenfuturebitcoin.mp3

译者BTC地址:176Ncq5KHD1Rs4fobchzra8GoZcrovhnA9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巴比特资讯 920 天前

    2efdf02e2461fba19a92bde36e041fa5eb2fba060ea898ca2dfdc41914ef70c3

    +1
    +1
    我要点评
    铅笔社谭叔
    铅笔社谭叔 937 天前

    //@BigChubbyCat:回复@骨髓行走_:[酷]值得回看,加文的采访,字里行间有信息,就看会不会读了。//@骨髓行走_:咋又想起这个了。。//@BigChubbyCat:[赞啊]

    +1
    +1
    我要点评

    双鱼女:善良   双鱼座的女生个性似水,温柔善解,更重要的是,内心美好的愿望,使得她们的心地特别特别善良!为人处世真诚的双鱼女,有着奉献自我、助人为乐的精神,总是在为别人着想,很少自私地为自己谋一己之利。这样的美德, 《12星座的致命吸引力》 (来自 @新浪星座) http://t.cn/8ssNItC

    +1
    +1
    我要点评
    比特币x望虹
    比特币x望虹 937 天前

    【加文.安德烈森专访:比特币的现在和未来】比特币基金会首席科学家加文.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近期接受EconTalk(国外网站)主持人拉斯罗伯茨专访,漫谈比特币的现在和未来,讨论主题包括诸如狗币等竞争密码货币、比特币基… http://t.cn/RvPS0xh

    +1
    +1
    我要点评
    番茄Silent
    番茄Silent 938 天前

    加文.安德烈森专访:比特币的现在和未来(非常不错的专访,站在中立的角度阐述比特币的好处和坏处,玩比特币的玩家不容错过,因为这可能关系到你的钱袋子!) http://t.cn/RvPS0xh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BigChubbyCat 941 天前

    R:所以比特币极其遵循了弗里德曼的观点,它将带来一个稳定的宏观经济系统,我觉得弗里德曼会喜欢它的。
    G:我希望如此。如果他还健在,我们问问他该多好。我个人认为,只要所有人都知道规则,规则就不再重要了。只要比特币是开源的,人人都能预见等式那边将会发生什么(译者:货币供应量是可以预见的),那样的话,最终会形成一个良好的,稳定的系统。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BigChubbyCat 941 天前

    G:“我也确定谁知道答案。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比特币是一场实验。当实验越来越大时,它变得越来越吓人,因为一旦它失败,许多人将就此赔钱。如果比特币价值归零,他们投资过的,你懂的。”

    +1
    +1
    我要点评
    查理不难
    查理不难 941 天前

    每一个比特币传销者都会先警告的一番,就像在说,你看吧,我教你不要来的,是你自己一意孤行。[泪]

    +1
    +1
    我要点评

    回复@在心底-:快了

    +1
    +1
    我要点评
    巴比特资讯
    巴比特资讯 941 天前

    《加文.安德烈森:比特币的现在和未来》译者:@骨髓行走_ http://t.cn/RvPS0xh 加文.安德烈森近期接受EconTalk主持人拉斯罗伯茨专访。首先我必须说,我告诫人们不要盲目相信比特币。它仍只是一场实验,一切可能付之一炬。相比于今天,三年前我这么说的时候,自己对比特币未来有着更多的不确信。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