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Coin

比特币:金融领域的新管道

随风潜入芭比特 发布在 比特币 5 4748

比特币代表了通过去中心化架构重塑金融体系的新途径。然而,很少有人了解它的布局和渠道设计思路的重要性。比起通常的金融体系,管道的类比真的很适合形容比特币。比特币不是货币(coins),它应被认为类似拥有一种记账单位的货币流。

----

支付系统,就像是一个让世界各地的人们之间进行货币转帐的管道和阀门。对大多数人来说,他们脑袋处于一种绝缘状态。即使眼前,他们在逃避理解,由于缺乏知识导致的错误和缺乏进展的责任,还是会慢慢接受创新与新渠道的构建。

比特币代表了一种通过去中心化的架构来重塑金融体系的一种新途径。然而,就像现有的金融体系一样,很少有人了解它的布局和渠道设计思路的重要性。 

比起通常的金融体系, 管道的类比真的很适合形容比特币。比特币不是货币(coins),事实上它甚至没有一个显而易见的货币单位概念。它应该被认为类似拥有一种记账单位——比特币——的货币流。货币流动,比特币,流经管道系统(交易输出,transaction outputs )和管道装置附件(交易行为,transactions  )。

 

构建比特币的管道 

每一个交易的构建依靠的都是之前的历史交易信息,每一笔“输出”(outputs)都有它的“输入”历史信息(inputs)来对应。每个“输出”可以被看做是一段有比特币容纳能力的管道。而每一笔交易信息就是一个管道装置,连接起一个或多个现有的管道。由一个管道装置连接起来的管道或多个管道,可以最多把所有连接到这些管道中的交易进行处理掉。 

比特币不是一种基于支付系统的账户或标记的银行系统。该协议采用过去所有的交易历史,来生成一个未花费比特币( unspent bitcoins)的状态。当我们说有1300万个比特币在流通时,我们实际上意味着系统承认有1300万个比特币是“未花费”输出,可以根据支付系统的规则被重新分配。这种重新分配是不可逆的,因此新的交易都在为这个正在不断增长的复杂管道系统添加更多的内容,管道系统将越来越长越复杂。  

 

分析比特币的管道

 

管道或交易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改变的,因此使得它适合于分析。管道只有在网络共识遭到重组时才会被破坏。管道系统只能追加( append only) ,因此交易图形的复杂性和大小随时间不断增长。比特币的历史可以根据2014年1月1日或任何高度的块的管道状态来进行评估。

一个存在许久的问题是从输入到输出的映射的缺乏。当温水从自来水龙头出来,冷热水之间不是分离的。对比特币来说,如果两个交易输出在同一交易信息中被输入,比特币协议不会尝试从输入到输出的跟踪。比特币阻止了这样一种信息的揭示——即,被装置所连接起来的各个体管道的能力(或个体用各自不同管道输送信息到终端的跟踪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比特币不是一个可被标记的系统(  token system ),显得更具复合和流动性。

1-FNf7gEy4Kje2sQ51Mm3Sag

 

在上面的图表里,每个节点是一个交易或一个未花费输出。绿色节点指交易,白色的节点表示未花费输出。圈里包含的数字代表的是该交易输出量的总和,或交易输出。每个边缘是输出到后续交易的链接。我们无法知道,有多大比例的交易输入在为输出提供资金来源。

想象一下这样一个交易,一个新的iPhone 6要花费1.5 BTC来购买。现在假设这笔资金里有一部分是偷窃来的。盗窃的部分被标记成橙色的交易。现在的难题是怎么知道有多少被盗的比特币仍然在小偷的资产中呢?比特币协议并没有对这个问题的答案。相反,我们必须依赖于我们的法律规则的建立,说明小偷身上剩下的0.5 BTC实际上也是偷来的。

1-PNCfOsHb3CDktU8OPd-xKQ

区块链是一个公开的交易流水账,所以分析可以在任意大的规模上进行。

例如,我们可以问:你现在持有的比特币是我曾经拥有的比特币吗?模拟把水倒进一个管道,然后计算下有多少相同的水可以在目标出口收集。

进行这样的分析:两种算法分别被使用 —— 最小流量(min flow)和最大流量(max flow )。

最小流量的问题:“从入口到出口的比特币最小数目是多少?”

最大流量问这个问题:“从入口到出口的比特币最大数目是多少”。

如果最小流量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X,那么出口至少有来自入口的X数量的比特币。流入和流出的水是一样的。

然而,通常的最小流量会迅速变为零,因为我们需要合并交易以偿还我们的债务。所以如果我花费了1.5 BTC为iPhone 6付款。最小流量状态下花费的每个输入的是0.5 BTC(假设最小流量算法设定的最大数值为0.5 BTC,在最大流量的情况下,由于输出大于1 BTC,这个数字将是1 BTC。The algorithm places the maximum number of bitcoins, 0.5 BTC, in the change and leaves 0.5 BTC to pay for the good. In the max flow case, the amount would be 1 BTC in both cases since the output is larger than 1 BTC)。仅在几个交易后,最小流量可能会降到零。

在最小流量大于零的情况,我们可以证明从入口到出口的比特币,有充分的可追溯性。但在最小流量因为所有潜在的输出而变成零时,这种情况下通常是没有可追溯性了。尽管我们可以展示所有不同的交易和比特币历史管道之间的联系,但我们不能解释更多关于货币流的流动情况。我们得到了透明度但几乎没有任何的可追溯性。造成了混淆的当事人,也可以根据他们的比特币地址被标识,并可涉及到不良债权。 

鉴于此,也许一个红鲱鱼甚至都会认为比特币是一个货币单位,我们应该反思我们所说的“我的比特币”这句话。也许我描述的货币流应该被认为是:同时创造和破坏的利益不一定是联系在一起的(如一些美国证券)。这些问题必须被理解,以为比特币拟定私人法律框架以及适当的AML工具和指南。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比特币里没有硬币( there are no coins in Bitcoin)。

在一些后续的帖子中,我将讨论更复杂的管序列(混合服务),和许多围绕可协商性和可替代性的更具体的法律问题,都属于这种类型的分析。

----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