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比特币是对货币本质的一次复兴

等一轮残月 发布在 币头条 5 5655

bitcoin-gold-feat

 

作者: FELIX MARTIN

译者:等一轮残月

校对者:odim

任何地方的主权政府都惊呆了。一个使人们能够在官方货币体系下跨国支付而不留痕迹的巧妙的新发明,像野火一样蔓延。它的运作太巧妙了,很少有人能够理解。它被一些当前的领先企业家所支持。受围攻的保守当权派警告说,用以规范金融的国家权力正在被削弱。

这听起来也许很像2014年的比特币。但实际上,这是更早期的金融创新故事:16世纪的欧洲现代银行业的诞生。

正如比特币的神秘创造者——中本聪,文艺复兴时期欧洲的银行家们发明了他们自己的货币形式,且结果证明,他们的经验能够教导我们,让我们对比特币略知一二。最重要的是,这可能表明,比特币的最大胆许诺不在于它是货币,而在于过去500年来货币的本质的运作方式的一次复兴。

国王的金钱

在中世纪初,欧洲的封建社会开始重新货币化。先前已以实物呈现的契约关系——一如个人将自己农产品的十分之一支付给房东,或归咎于国王的两个星期的劳动——开始被估价,并且用钱代替支付。谁的钱?当然是国王的。最高统治者小心地守卫他们发行钱币的专有权,并且禁止他们的臣民铸造金属铸币,当前的标准支付技术。

臣民们对这种状况并不满意。他们喜欢金钱所带来的商业爆炸。但最高统治者有一个滥用货币垄断地位为战争和酒色拨款的坏习惯。中世纪的商人则不断地承受着这种用来将自己的辛苦赚来的财富转移给掠夺成性的的最高统治者的货币制度导致的突然贬值的风险。

许多人投诉反对这一政治上的不公,及经济上的低效——但很少得到主权的让步,直到欧洲的商人重新发现了,使他们能够逃脱主权的贪婪魔掌的巧妙技术:银行。这些聪明的企业家问:为什么要被我们的统治者的无数不可靠的法币所困扰,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只拥有一种货币,并以对我们有利的方式去管理它?

他们确实这样做了。商家们开始用自己私人的国际货币单位——écu du marc彼此交代其债务。他们没有必要铸币来表示他们的新货币——这是过去的游戏。取而代之,他们有效利用了汇票——信贷余额的书面记录。这正是存于他们彼此之间,无需抵押品来为这种无国籍纸币背书的一种信托——正好,一个季度性的秘密会议在伟大公平的里昂举行——在这里,未偿还结余可方便地变明朗。这是一个非凡的成就——不下于创建一个覆盖整个大陆规模的私人货币付款网络。一位同时代的观察者写到,看到 “在一个早晨支付一百万英镑,没有一苏(法国旧时低值硬币)手续费,” 这并非罕见。

但摩擦时有发生。消失的“苏”是法国国王的钱。商业银行家的了不起的创新不仅影响了经济,还有政治。正如新的私人货币使其臣民控制的财务增加,从而减少了国王的税基控制力——这威胁到国王的政治权威。其结果是君主和臣民之间围绕货币本位的核心问题进行的长期的游击战:货币的发行量应该遵循什么样的规则,以及应该由谁来决定?

这是一场谁都无法赢得的战争。商业银行家拥有杀手锏级的支付技术——但他们的私人货币无法流出其绵密的圈子。同时,主权国家,可有权使他们的钱币流通——但他们的挥霍确保了这种情况只在一定胁迫之下发生。这持续了几百年,直到1694年英国央行的休战公告。银行家们会贡献自己的支付技术和其商业常识,而作为回报,国王将让他们发行自己的主权货币,英镑。

自此以后,货币将会成为一个杂交怪物——由私人银行发行,但是由国家提供信用背书——它的制造,既不单独由国家财政部管理,也不单独由市场管理,作为一个折衷,两者同时管理。这是不折不扣的伟大的货币结算:政治和货币之间的交易(a politico-monetary quid pro quo),一直是所有的资本主义金融体系的基础。

我们可以学到的

那么,旧世界持有货币的这些先例最新显示了什么样的教训?首先是比特币的真实承诺不基于比特币自身。

第一点要考虑的是,货币本位问题。任何货币本质上都是可转移的信用系统。多年以来,从金币到书面账簿, 人们使用各种非凡的代币来表示和操作这些系统,然而货币的本质——信贷账户和清算的基础系统——却始终不变。

任何这样的系统都有4个必须回答的核心问题。前两个是密切相关的:多少钱应该被发行,以及由谁来决定。这两个问题的答案设置了货币的标准。它们决定——只要它是在任何人的控制之下——一磅、一美元、一比特币值多少钱。然后,随着标准问题的解决,另外两个 注重实际的问题出现了。首先是新的货币要怎样发行才能达到既定标准。二是支付机制如何完成——信贷余额如何在交易对手之间转移——从而解决交易过程中产生的债务问题。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对比特币来说很简单。比特币的发行数量有着固定限制,这被写进了比特币代码中。所以第二个问题对比特币来说也很简单。没有人决定比特币将会被发行多少。因为限制是固定的,不涉及人为的参与。

同时,对第三个第四个问题,比特币的答案接近正确。比特币的发行机制是记账的过程,这称为“挖矿”——那就是,比特币将计入用户的帐户,作为对用户以自己的计算能力完成记录在数字总账上的验证支付任务的回报。这个总账——区块链——是比特币依次对第四个问题的回答,即付款是如何产生的。比特币的信贷余额被记录在一个唯一的总账中,包含比特币交易的整个历史记录。

但是,这个账本不是被放在一个地方,它分布在属于比特币用户的计算机的整个网络中。由用户转账过程导致的总账变化,在确认完成前,需要由其它用户花费计算能力去验证。因此,区块链是一个特殊的总账本——一个分布式的、公共的总账本。

对比特币限制性的呼吁

对于中世纪早期的君主,前两个问题——即多少货币应该被发行以及应该由谁决定——的答案是:战争需要多少就创造多少,以及决定发行多少是我的权力。对于想逃出他的魔爪的商业银行家来说,这两个答案是:解决贸易需要多少就创造多少,以及只要我们可以判断就行。这两个目标是正当的就够了,但很多时候,它们并不一致。因此,只有达成妥协,有了一个能够满足双方的标准——这个单一的、混合的货币才能被广泛地接受。

比特币的标准问题——伴随着它的发行量的固定限制和对人类裁定权的取消——看起来注定要被上诉。一种数字黄金标准,在理论上,对受够政府发行印刷的钞票以至于出现赤字的一代来说,听起来不错。但历史表明,“硬通货”的流行并不是永恒的。

中世纪早期的欧洲,商人们十分爱财——因此他们的发票能够保有价值——而君主则希望商人能屈从于他们的需要。快进到十九世纪的美国,美国的银行家和农民们打了同样的一仗。今天,发达世界的婴儿潮一代习惯于价格的稳定,他们的儿孙们则从通货膨胀中受益。

在这三种情况下,底层的动态是一样的。一个经济体的债权人——当一切都是净赚的,他们对他人持有金融债权——当标准货币单位购买的东西变少,他们就会亏损。其债务人,却通过同样的货币获利。麻烦就在于——所有这些情况也都表明——债权人和债务人在整个社会中的分布随时间从根本上改变。因此,硬通货的公平与效益也会随着时间消长。资本主义经济从未停滞不前,因此适当的货币标准也同样如此。

这不是一种观点的声明。这是历史事实的声明。实行一个只适用于一部分人的标准限制了金钱的流通:即使是历史上最大的私人货币——écu du marc——也具有这一缺点。将货币体系锁定在一个固定的标准上,然后把钥匙扔掉,是为了使它沦为边缘般的存在。为了实现广泛的使用,钱的标准必须符合大部分人的利益。因此,比特币的内在限制可能使其很受欢迎——但仅限于用户之间。

货币究竟是什么?

再有就是比特币对第三个中央货币问题的答案:新的货币实际上是如何被发行的。

主权货币曾经是(现在大多数仍是)逆着公债而被发行的。君主是通过雇佣官员或购买供应品发生债务。从而使它的负债进入流通。商业银行家的钱,从另一方面看,是与商业债务相逆的。他们发行票据进行融资交易,那些票据再作为货币流通。相比之下,比特币是在一个非常不同的原理上建立的。它们是为了奖励验证交易记录而发行。

在一个人们已经对政府公共开支的判断和银行家的稳健经营仲裁的聪明失去了信心的世界,依靠这些技能,来决定如何创造新货币,显然没有了吸引力。相反,将货币创造过程向所有人开放,并与维持支付系统本身的技术工作紧密相连的系统,听起来更明智。这3个替代方案看起来有点困难,然而背后潜伏着一个尴尬的问题:货币究竟是什么?

我们可能不喜欢主权货币或者银行的金钱被造出来的过程——但他们有明确的理由。主权货币是一个实现主权宗旨的工具——这样或那样的公共行动。同样地,银行家的金钱是一种用来扩大贸易和消费的工具。因此,新货币的发行应与公共或私人支出理财联系起来,这非常有意义。

由此看来,比特币采矿的逻辑是很奇妙的循环。新货币的发行是与维护支付系统的完整性的工作联系在一起的。这就好像钱不是为了服务于任何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存在,而只是作为目的本身。在这种情况下,对我们冷酷的交易文化来说,比特币可能确实是一个完美的隐喻。但尚不清楚的是,它是否可以作为一种现代的、市场经济的货币,并在其中,通过银行贷款的延伸,将货币的创造与企业投资扩大有意联系起来。

造币:万物最初的网络

但是,比特币并不仅仅是关于货币的前3个关键问题的答案。

它的核心是其新颖的支付技术——分布式的公共总账本——它可以很容易地被用来处理付款,如以美元,或英镑,或日元计值般的容易。那么,比特币对第四个、所有其他货币都必须回答的问题的回答,是违反历史的选择吗?

最古老的是现金:代表贷方余额的硬币和纸币,被手手传递,他们也就从一个人转移给了另一个人。事实上,当你思考它时,这是一个非常巧妙的技术。清算是瞬间发生的。当然,有造假的风险——但是没有必要指向任何中心化的记录。并且,这个记录着整个社会的任何时间点发生的债权债务的账本是真正虚拟的:它只是由承载信息的象征的物理分配简单组成。你看,造币是万物最初的网络。

欧洲的中世纪商人开创了以银行为基础的支付系统,也是当今绝大多数的支付方式,运作方式完全不同。它具有真正的账本——中世纪为纸做的,而现在是数字化的——记录客户的钱。当付款完成,如果双方都将钱存在同一个地方,信用卡和借记余额则在一个单一分类账中被互相清零,,如果不是,则要通过两个或多个总账。不同于现金,清算不是在瞬间完成。不再是在季度清除,而在于人,就像在中世纪集市的日子。但通常至少需要几秒钟,即使它是纯粹自动化的。同时,银行的计算机系统故障会造成结算风险——这个可能性将驱使愤怒的客人去确认它的真实。

比特币的支付技术是这些原有技术的一种混合物。就像现存的基于银行的支付系统,每笔交易都被记录了。但是,与中央集权的账本的多层级别不同,比特币只有一个实时更新的(或多或少)的非集中结构的账本。就像中世纪的香槟的美好和里昂每天发生的事情——确实,只要十分钟。但是比特币的支付系统也很像现金:因为比特币的账本是分布式的、公共的,在比特币用户之间共享,不需要任何权威的认可,只需要为了验证付款的用户节点。这个行为是自发产生的,而不需要银行的策划。

为什么比特币可能会有所不同

如果历史是一个向导,比特币的真正潜力正在于它的混合支付技术。中世纪的商业银行家证明,记录和核实转账的一个辉煌的新手段确实是一个革命性事件——不仅在经济,而且在政治方面。

现有的以银行为基础的支付系统是昂贵和过时的——但是因为有利可图,所以强大的银行拥有者小心拥护着。其他技术并存——如面对面的现金支付,或者发展中国家主要依靠的哈瓦拉国际转移——但是它们不能真正地与银行竞争。如果比特币的技术如其拥护者声称是廉价的、可扩展的和安全的,那么它可能就是与众不同的。

最后一点,当然,是至关重要的。现金、大部分古老支付技术,仍然存在的一个原因是,它确实是匿名的。当然,一笔匿名的交易可能会被滥用。但它保障了一个基本的公民自由。使用总账系统付款很少提供同样的保证。效率和经济性都不错,但不以我们的私隐权为代价。

35年以前——在比特币,互联网,甚至Macintosh出现以前——法国哲学家Jean-Francois Lyotard警告说,“社会的计算机化……可能成为控制和调节市场体系的‘梦想’仪器,并延伸到包括知识本身,并完全由表演性原则(performativity principle所支配。”当网络带来了巨大的繁荣和个人自由,这也许是一个不合理的反乌托邦的愿景。但只有现在,计算机正在改变着货币——改变着我们的市场社会所有的最基本的制度。Jean-Francois Lyotard所预言的是反乌托邦的,我们必须尽可能不要让它成为现实。

作者简介:

Felix Martin是一位经济学家,《Money: The Unauthorised Biography》一书的作者。1998年到2008年,任职于世界银行;自2008年, 工作于伦敦的基金管理行业。

原文:http://www.wired.com/2014/03/bitcoin-currency_martin/

欢迎打赏:

译者 BTC地址: 16wtDeCXovLdujSRCmMRbm3snMLxwYTk82

校对者BTC地址:  185KPeZ3dEEAuFB3DbnqHgujakouAttHKY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BigChubbyCat 951 天前

    此文,校订者贡献良多。20%划给校订者。0.1100*20%=0.022
    翻译者=0.1100-0.022=0.088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BigChubbyCat 951 天前

    注意断句,过长的从句要切割。
    另,把其他专用文字翻译过来,例如écu du marc。
    Jean-Francois Lyotard 这样的人名,也一样。首次出现的时候,需要翻译,后文统一使用中文。

    整体很流畅。

    BBB
    =49*6/2671=0.1100B

    +1
    +1
    我要点评
    比特币x望虹
    比特币x望虹 963 天前

    【比特币是对货币本质的一次复兴】 作者: FELIX MARTIN译者:等一轮残月校对者:odim任何地方的主权政府都惊呆了。一个使人们能够在官方货币体系下跨国支付而不留痕迹的巧妙的新发明,像野火一样蔓延。它的运作太巧妙了,很… http://t.cn/8sHqC6j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lm68001 963 天前

    真正的专家,深刻的分析。

    +1
    +1
    我要点评
    巴比特资讯
    巴比特资讯 963 天前

    【比特币是对货币本质的一次复兴】正如中本聪,文艺复兴时期欧洲的银行家们发明了自己的货币形式,且结果证明,他们的经验能够教导我们,让我们对比特币略知一二。最重要的是,这可能表明,比特币的最大胆允诺不在于它是货币,而在于过去500年来货币本质的运作方式的一次复兴。http://t.cn/8sHqC6j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