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比特币五年:从科幻到现实

长铗 发布在 比特币 2 7230
  • 1月3日,比特币五岁了!从中本聪手中诞生至今,比特币在争议中存活下来。
  • 这五年,它直面过“庞氏骗局”的质疑,遭遇了各国监管政策的“打压”,传递给货币自由主义者以希望,也给投机者搭建了最适宜繁衍的温床。
  • 幸运的是,比特币不仅仅是一种虚拟货币,更代表了一种思想和一场社会实验。
  • 除了财富,比特币还带着与生俱来的去中心化思想,以及货币自由竞争的闪亮理想。
  • 五年了,比特币到底改变了什么?比特币的未来又会如何谱写?

自2009年1月3日从中本聪的手中诞生,比特币已经走过了五个年头,这段时间里,它直面过“旁氏骗局”的质疑,也遭遇了各国监管政策的“打压”,传递给货币自由主义者以希望,也给投机者搭建了最适宜繁衍的温床。

昨天,比特币从400多美元的深渊中爬了出来,重新站上1000美元的高峰,醒来一睁眼不知道这世界又出现了多少百万富翁,又将有多少人在深夜懊悔没能在新一轮的牛市中“踏上点”。而抛开它永远出人意料的价格波动,仍有很多对比特币自由之思想矢志不渝者在坚持,但市场也从不缺乏也无法拒绝投机者的加入,当然那些中途倒戈并开始远离狂热圈的“教徒”也自有其道理。

五年了,比特币到底改变了什么?影响了哪些人?而未来它和他们的结局又会如何?

科幻的现实

从2010年接触比特币开始,长铗就似乎没想过要走出这个圈子。三年后的现在,他正准备辞掉国土资源系统内的正职工作,全身心扑入到自己的比特币事业中去。

长铗的巴比特(www.8btc.com)已经是业内颇有名气的比特币资讯网站。这家网站上的300余篇翻译和原创作品都各自对应着一个比特币钱包地址,如果你喜欢它们,可以为这篇文章“捐”任意数额的比特币,最后就会落入那些辛勤写作的作者的口袋中。除了稿费,巴比特网站成员的“工资”也是用比特币来支付的。

“每一篇文章都对应一个独立的钱包,这是用任何网银或者在线支付工具都做不到的,我用比特币购物,自己写的书也会接受比特币支付,我投资了几个比特币创业公司的股票,每个月都能收到一定数量的分红——虽然只靠分红要20年才能收回所有的投资。”长铗笑着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比特币第一次实现了人们对财富真正自由的控制和管理,因为比特币价格的保障,他的资产也随着水涨船高,但是生活和消费习惯并没有发生改变,比特币改变的是他与这个世界连接的方式。

作为最早一批了解和接受比特币的人,长铗说他自己已经经历了太多所谓的“崩盘”。

“从35美元跌倒2美元的时候,几乎把我一年的工资都搭进去了;263美元跌到63美元的时候我也摔得不轻,但即使是在央行连出两拳对比特币市场造成剧烈波动的时候,我也从没有想过要提现退场。”他对本报记者说,接触比特币这三年最大的感触就是要坚持自己的想法。“在这个圈子里没有所谓真正的权威,通过阅读论文、研究代码和分析咨询,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比特币的专家。”

炒作的逻辑

“我爸妈年轻的时候不懂理财,辛辛苦苦一辈子赚了几十万,当时觉得挺多的,可放到现在根本不算什么钱,年纪大了他们不会投资,也学不进去什么了,我大学毕业后,我爸就拿了一点钱出来让我试着投资一点东西。比特币是我尝试的第一个品种,就摔了个大跟头。”何寅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何寅龙是一家外贸公司的普通职员,在前不久刚刚告破的比特币交易网站GBL跑路案件(详见本报2013年11月14日报道《比特币交易网GBL卷款跑路 500人受损或超2000万元》)中,他是受害人之一,共计损失7万余元,而本金正是来自其父母的一部分积蓄。

“我的第一个比特币是以700元人民币购入的,当时在GBL上做杠杆交易,账面投资其实是赚的,但是最后他们卷款跑路确实是在我的意料之外,现在我不敢再把爸妈的钱放在比特币里了,而是帮他们买了一些银行那些年化收益5%左右的理财产品,自己的一些小钱仍然投在比特币里。”

何寅龙并不认为比特币有什么实际的价值,他“入市”的逻辑或许可以代表绝大部分人对比特币的看法。“今年(2013年)6月我花了一点时间了解比特币,我认为我自己是个普通人,用我这个‘普通人’的思维来看,我觉得它会涨,那么其他‘普通人’也应该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如果他们也看好比特币会涨,并且开始往里面投钱,那么它真的就会涨了。”何寅龙对本报记者说。实际上,投资者对比特币的追捧也从另一个方面体现了目前国内投资渠道缺乏、投资者盲目乱投医的现状。

不过,比特币致富到底是易碎的幻想还是可以实现的梦想,谁也说不准,如果何寅龙和大部分人所认为的比特币上涨的逻辑是正确的,那么就真的将比特币推到了“旁氏骗局”之中,最后接盘的人必然会遭受巨大的损失。

不过,何寅龙却挺有信心,长远来看,比特币还会被赋予投资产品之外的意义,比如作为货币自由主义者顶礼的信物。不过,无论如何,比特币确实改变了一些人对理财的看法,和黄金、鸡蛋一样,它也成为了资产配置上的一个条目。

倒戈的立场

端宏斌在比特币的圈子里可谓声名远播,这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比特币让他从“理想主义者”走向了以赚钱为目的的“功利主义者”——炒起了山寨币,不过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也无法用对错衡量。

两年前,端宏斌是比特币坚定的信仰者,在中国的比特币思想的早期传播上可谓功不可没;可是在坚持了两年之后,他却倒戈到了质疑者的阵营,声称“比特币就是传销的骗局”,但是他也毫不避讳地表示,早期的介入者确实可以赚到钱,这种现象在近期红火的各种山寨币中也可窥一斑。

“国内某个知名山寨币交易所近一个月内开户的人数超过了之前所有开户的人数。”端宏斌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现在由于监管的力量全都集中在了比特币身上,资金入市有难度,而在夹缝中生存的“山寨币”们就成了投资者的新宠,不少山寨币在近几个月的时间里翻了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端宏斌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打了一个非常直白的比喻:“比特币是一个坐拥千万粉丝的大明星,其他‘山寨币’是只有几万甚至只有几千个粉丝的小明星,大明星的出场费要比小明星高很多,但本质上并没有区别。”

让端宏斌背弃比特币而去的原因是“等了两年还没有等到比特币杀手级的应用”,这就意味着比特币的价值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不过,长铗认为,比特币支付系统本身具有的账单不可更改性已经是非常伟大的应用,在这份全球公认并且完全可靠的记账系统的基础上还可以实现很多颠覆性的想法。

各国对比特币监管政策

  • 中国——2013年12月5日,央行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表示比特币“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并要求现阶段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比特币相关的业务;12月16日,央行约谈国内第三方支付公司,明确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得为比特币交易网站提供托管、交易等业务,对于已经发生业务的支付机构,应该解除商务合作。对于存量款项可在春节前完成提现,不得发生新的支付业务。
  • 德国——2013年8月,承认比特币的合法地位,已经纳入国家监管体系,成为世界首个承认比特币合法地位的国家。
  • 加拿大——承认比特币的“货币地位”,世界首个比特币ATM机在温哥华投入使用。
  • 美国——在2013年11月18日参议院听证会上,伯南克表示:美联储无权直接监管虚拟货币,认为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拥有长远的未来,有朝一日或许能成为更快、更安全、更有效的支付体系,并为比特币送上谨慎的祝福。
  • 泰国——买卖比特币、用比特币买卖任何商品或服务,与泰国境外的任何人存在比特币的往来,在泰国都被视为非法,成为在世界各国封杀比特币的首例。
  • 印度——将继续关注比特币的发展,之前,相关机构表示,虚拟货币给监管、法律以及运营风险带来挑战。
  • 韩国——拒绝承认比特币的货币地位,比特币不是真正的投资,不会对比特币征收资本所得税。
  • 荷兰——发布声明警告比特币风险,质疑比特币存储无法保障,不是由政府和央行发行,比特币价格波动剧烈。
  • 以色列——不承认比特币为官方货币,但是政府正在考虑对比特币的盈利征税,认为比特币的赚钱者需要缴税。

作者:严湘君 第一财经日报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比特币快递
    比特币快递 1065 天前

    比特币五年:从科幻到现实http://t.cn/8FwAt8r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