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Coin

平等的真义与中本聪的初心

熊小二的麸醋铺子 发布在 比特币 0 3650

文/熊小二

昨日,暴走恭亲王在巴比特网站上发表了一篇名为《DPOS——回归中本聪》的文章,引起了数字货币支持者们的热烈讨论。在这里,我将对这篇文章中存在的观念错误进行反驳,而暂不会涉及BTS本身描绘的图景能否实现。

我们先从一张在网络上流传甚广的图片说起。

1233

平等是一个听起来就很美好的词,我们在内心深处渴望平等。但在追求平等之前,我们需要搞清楚平等的含义。首先,我们可以区分出三种“平等”:起点平等、结果平等和规则平等。

起点平等值得我们追求吗?我们有追求起点平等的能力吗?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天赋和背景,换句话说不一样的起点。柯震东和房祖名都能去拍电影,因为柯震东帅,而房祖名有个出名的老爸。面对这样的起点不平等,相貌平平的笔者只能坦然接受。如果硬要追求起点平等,我们只能去砍掉姚明的腿,毁掉柯震东的容,抄掉王思聪的家。太可怕。

那结果平等值得我们追求吗?我们有追求结果平等的能力吗?所谓结果平等,就是干多干少甚至干与不干,拿到的东西都一样。简单来说,就是共产主义。追求这种平等已经在二十世纪造成了深重的灾难。此处省略十万字。

最后剩下规则平等:大家在同一个规则下做事,只要不伤害他人,都可以合理运用自己拥有的一切资源,发挥自己的创造性和才干。而最后不管结果如何,这都是平等的。而这正是公正。上面的图误解了平等,也误解了公正。

回到比特币世界,工作量证明(Poof of Work,POW)正是基于规则平等而建立的机制。中本聪提出了比特币的生成规则,包括总量多少、以何种速度出块、如何挖矿等等。在这个规则下,愿意参与挖矿的人都可以参与挖矿。先到的矿工和后到的矿工,不会受到区别对待,老矿工手上的一单位算力和新矿工手上的一单位算力是完全一样。

这样一来必然会出现的事情是,资本更雄厚、更具冒险精神、更看好比特币的人,必然会买更多的挖矿设备。算力不可避免地会集中在少数人手上。只要挖矿还有利可图,擅长挖矿的人,会和有充足资本的人结合起来。即使在没有出专业矿机的情况下,也会出现大型矿场。这就是专业化和劳动分工,和我们在现实世界所看到的一样,几个大公司为我们提供可乐,另几个大公司为我们提供薯片。这都是因为他们更擅长。

有人会问,这样一来,岂不是违背去中心化的原则了吗?但事实上,去中心化并不意味着每一个节点都是一样大。去中心化只意味着没有一个节点是系统的中心。追求每个节点一样大,无非是追求一种结果平等。

搞清楚这些基本概念之后,我们再来看亲王的文章。亲王在文中提到:

这就是中本聪试图完成的最大限度的民主和去中心化。因为他设计POW的前提是,节点和算力是均匀分布的,因为通过CPU来进行投票,拥有钱包(节点)数和算力值应该是大致匹配的。

中本聪在其著名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中说道:

同时,该工作量证明机制还解决了在集体投票表决时,谁是大多数的问题。如果决定大多数的方式是基于IP地址的,一IP地址一票,那么如果有人拥有分配大量IP地址的权力,则该机制就被破坏了。而工作量证明机制的本质则是一CPU一票。“大多数”的决定表达为最长的链,因为最长的链包含了最大的工作量。如果大多数的CPU为诚实的节点控制,那么诚实的链条将以最快的速度延长,并超越其他的竞争链条。如果想要对业已出现的区块进行修改,攻击者必须重新完成该区块的工作量外加该区块之后所有区块的工作量,并最终赶上和超越诚实节点的工作量。我们将在后文证明,设想一个较慢的攻击者试图赶上随后的区块,那么其成功概率将呈指数化递减。

中本聪的确说过“工作量证明机制的本质是一CPU一票”,但他的本意真的是这样吗?实际上,这不过是中本聪的一点小疏漏,大神没有料到后来的发展如此迅速。而在当时,CPU和CPU之间的算力差别确实不大,所以在写作的时候就用CPU代指了算力。从后来的阐述中,我们可以看出,需要确定诚实链条的时候,我们比拼的仍然是工作量。如果还坚持一CPU一票,就会和后面的论述自相矛盾。所以,工作量证明机制的本质,中本聪的初心,并非一CPU一票,而是一单位算力一票。强调一CPU一票是在追求起点平等,而一单位算力一票才符合规则平等:谁都可以通过增加算力来增加自己的投票,但前提是你得真金白银地投入。

亲王还产生了这样的担心:

我们会发现持有比特币的人和挖矿的人成为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群。比特币的矿工群体仿佛已经和社区完全割裂开来,许多矿工可能完全不了解比特币的生态,他们甚至不关心比特币的未来。

如果亲王读过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的著名论断“我们不能借着肉贩、啤酒商或面包师的善行而获得晚餐,而是源于他们对自身利益的看重”,可能就不会产生这样的疑虑了。我们得到晚餐,并不是因为肉贩的善行,同样,我们得到比特币,也不是因为矿工的善行。中本聪的一个过人之处,便是他对经济学的深刻理解。一开始挖矿更容易,就是为了激励矿工加入比特币世界挖矿;后来挖矿变困难,是因为已经有足够的矿工数量了;最后挖完了矿还有交易手续费,是为了保持对矿工的激励。一个好矿工确实不必关心比特币的未来,他们需要关心的,只是自己挖矿能否回本。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货币也是商品。矿工卖出自己生产的商品——比特币,换取另一种商品——法币,进一步购买其他商品和服务。而比特币的持有者则是提供自己的商品和服务,购买法币这种商品,最后换取比特币。这两种人分化成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群,本来就无可厚非。

亲王最后在文中还说道:

从某种角度来看,DPOS有点像美国的议会制度,只不过不是四年一次选举,而是时刻都在选举中。当然,某些愤怒的比特币矿工,将它称之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他们试图让人们把它和中国令人不快的选举制度混为一谈,寄希望于让别人在字面上对它产生最大误解,生怕别人了解了DPOS的细节后会意识到,原来挖矿已经远远不是当年的CPU投票原意了,而DPOS才是彻底贯彻了中本聪的思想。

其实“美国的议会制度”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理论上都属于代议制(Representative system),真刀真枪的前者的确优于挂羊头卖狗肉的后者,但美国政治实践的经验已经表明,选出来的人永远代表不了自己。就算时刻都在选举,也不如自己的事务自己做主好。而比起DPOS,POW才是真正的“自己的事务自己做主”。在比特币的体系下,任何人都有同等的权利表达自己的意见,但首先,你得付出代价。

综上所述,工作量证明才是完完全全的平等,一单位算力一票的POW也更符合中本聪的初心。

 

 

参考文献

https://bitcoin.org/bitcoin.pdf

http://www.8btc.com/dpos-back-to-satoshi

许尔斯曼,《货币生产的伦理》,董子云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年

许尔斯曼,《通缩与自由》,熊越译,Mises.org,2014年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