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米塞斯圈:山寨币的症结所在

Really 发布在 比特币 1 10862

作者:Daniel
翻译:比特人--潇湘夜雨

为何山寨币无一能获得成功

新的思想不只能吸引远见者与先行者,也会吸引到伪专家和大傻瓜。前者了解新思想的本质与潜能,试图用各种新方式将之传播;而后者窥见到前者的成功,希望通过盲目抄袭得到类似的结果,像极了美拉西尼亚人的“船货崇拜”。

这种类比用来描述许多模仿比特币的替代性加密货币(它们一律被称作山寨币)绝对精辟。他们与比特币肤浅相似,却缺乏使比特币成为真正规则改变者的内容。从技术角度来说,它们与比特币十分相似:都有一个存储交易的块环链,都有一个创建块环链的公共机制,都有一个登记交易的加密协议。在众多山寨币中,突出的代表有:PP币(PPCoin)、素数币(Primecoin)、莱特币(Litecoin)和Freicoin。

有些山寨币吸收了一些有趣的新思想,但它们都缺乏一种比特币的本质特征。这种本质特征无关技术,而与历史和社区有关。很简单,一种为市场广泛接受的交换媒介会比另一种普及度较低的交换媒介更有用途——这就是我们熟知的网络效应。因此,两种几乎等同的交换媒介之间的初始不平衡将使接受程度很广的交换媒介受益,直到一种交换媒介战胜其他交换媒介为止。这种效应没有极限:最终,一种交换媒介将战胜所有竞争者被视为唯一货币。

因为比特币起步较早,有更多成长与吸引用户的机会,拥有的市场比所有山寨币市场聚集在一起还大,使得它相较其他山寨币而言是一种用途更广的货币。山寨币若想击败比特币,需要的不只是高端技术,而且这种高端技术相对比特币的技术优势必须和比特币相比法定货币体现出的优势相当。此外,一种能够更好地服务大众的伟大创新应该融入将来版本的比特币,而不是要求比特币来适应它。确实,那些提出绝妙新思想(譬如Zero和mini-blockchain)的人无法围绕他们的思想发展出自身的货币,只能将这些思想的实用性简单地描述为货币特征。

比特币社区不仅人数上占压倒性优势,而且其成员素质也是一流的。比特币周围有一批努力为之创建更新、更有效服务的真正企业家;而围绕山寨币的是一伙高谈阔论的伪专家,他们妄想复制中本聪的成功。这并不是说山寨币有任何本质上的错误:问题挺简单,只要比特币存在,那么从金融意义上来说,创建山寨币无任何附加价值可言。真的有人希望通过对比特币的源代码做些许细微改变,然后用一个新名字重新发行比特币,来创建有价值的东西吗?比特币的卓越之源可不是那么好复制的。因此,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受到比特币潜力的吸引,比特币社区在不断成熟和壮大,而山寨币社区却只能为缺少关注而抱怨连连。

动机推断

加密货币真正的目标是什么?我可以说,其目标是成为货币。显然,创建山寨币妨碍了这个目标。只有我们相信(创造)加密货币的目的是赚钱,而非成为货币,我们才能解释其存在的原因。如果你能够骗取他人为你的新生山寨币投资,那么你就可以通过交易、采掘、销售自己的山寨币牟利。山寨币已经为欺骗新人入伙发展了一系列谬论,但这些理论全都是虚伪不实的。

因此,山寨币社区不只令人尴尬,也危机四伏。尽管山寨币提供不了任何价值,但其创建者却不顾一切地企图得到重视,为了说服其他人入伙,他们绝对会搬出所有理由。他们固守着一套能轻易被经济学逻辑、公众常识和可证事实反驳的言论。挑战来临时,他们各自为战。因为拿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这便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他们善于欺骗他人,因为他们已经在蛊惑人心上取得了成功,你无法从他们的言谈中分清,哪儿是自欺欺人的结束,哪儿是全部谎言的登场。山寨币的谎言不仅损害了比特币,也伤害了那些被愚弄的民众。

山寨币推广者的言论应当被驳斥,不只是因为这些言论很聪明,也是因为它们总是被令人作呕地再三重复。可是,最终其内容是次要的,真正的问题是这些言论全都指向一个先入为主的结论。如果我在争论中完全驳斥了他们论点的荒谬,山寨币推广者只会去寻找新的诡辩,而不是承认他们的错误。因此,将来很可能,我现在所说的言论不再针对他们的诡辩。但是,如我之前所述,可以担保,不管是怎样的山寨币推广言论,它们都错误的。

比特币需要一些有益的竞争吗?

首先,比特币早有了竞争者。他要和美元竞争,和Paypal竞争,和整个银行系统竞争。比特币从来就不缺乏竞争者。

其次,竞争不一定是良性的。如果人们为多产而竞争,那么这种竞争是良性的,因为其结果是更丰富的产品。如果人们为控制政府而竞争,那么这种竞争是劣性的,因为其结果是政府将被最冷酷无情、最寡廉鲜耻的人控制。同一领域可以有两家相互竞争的企业(即使他们遵循地是相同的生产模式)有一个理由:一家机构的规模是有局限的,无法像两家平行机构那样高效。可是,如果一种经济只能为给定产品或服务支撑一家企业,那么这个领域确实只需要一家企业。

就货币领域而言,统治其竞争者的货币天生就更具实用性。一种货币的竞争者越少,它的用途就越广。如果你试图和另一种事实上完全相同的货币竞争最佳货币,这只会使你的货币相形见拙,因此你确实不该自寻烦恼。

再次,货币只是人们公认的交换媒质的一种简单标准。很大程度上,货币具有竞争标准是尴尬的。比方说,难到我们真的需要英里和公里之间的竞争吗?假设汽车刚刚发明,而两帮人因为既得经济利益卷入一场汽车是靠左行驶好还是靠右行驶好的争论。对普通人而言,最大利益并非来自沿续这场争论,而是来自争论的决议。

最后,比特币社区内部也存在竞争,这种竞争才是真正有益大众的竞争。比方说,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支付平台之间的竞争,在线商店之间的竞争等等。每当有人创办新的比特币企业,他就在为比特币经济作贡献;每当有人创造一种山寨币,他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

多重块环链将减轻网络负载

现今运转的比特币网络,其所有节点接收全部交易。如果比特币成长为一种极庞大的网络,每个节点为了相互沟通需要承载大量交易。
山寨币推广者似乎在设想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中他们自己喜爱的山寨币拥有和比特币大致相当的地位,在那儿每一种货币被用来做不同的事情。因为网络效应总是偏爱不平衡的一方,这种设想是不可能的。

可是,即便处在两个大致相当的块环链的极不稳定状态下,通过并行的山寨币网络减少网络流量也未必是正确的。如果人们必须同时运行两个网络,他们仍得接收来自两个网络的每一笔交易。况且,如果人们为了达到不同目的不得不频繁将他们的资金从一种货币兑换成另一种货币,这很容易导致更大数量的总计交易量。

山寨币有利于洗钱

这种观点在今天可能是正确的,但无法担保在未来也是正确的。洗钱的方法是,出售比特币用来购买某些山寨币,然后再用这些山寨币购回比特币。最终,你曾经拥有的比特币和你现在持有的比特币毫无瓜葛。

然而,因为山寨币天生就是不稳定的,没有任何理由可期待它们能保持购回比特币的用途。一种货币若想保持价值,就必须拥有足够的希望持有这种货币的人,而不是拥有一些想要通过快速交易脱手的人。山寨币必须有除了洗钱外更好的用途——一些好到至少一些人希望持有它而不是持有比特币的好处。

因此,如果你确实想要洗钱,支持将ZeroCoin升级到比特币。除此之外,交易一种更可能保值的商品,譬如黄金和白银,或许会更好。

我们难到不该让市场做决定吗?

这是迄今为止我在这个主题上听到的最荒谬的观点。群众的智慧胜过任何个人,因此个人不该擅自断言市场是如何思考的。这是极荒谬的。通过强制手段来左右市场的抉择是错误的,应该通过参与市场过程来简单表述一种观点。得出这种结论的人不得不说《消费者报告》杂志和约瑟夫·斯大林一样专制。

为了得出一个合理的结论,我们假设每个人都不采取行动,让市场来做决定。那么市场永远也决定不了什么,因为市场决定只是所有个体决定之总和。没有一个市场个体可断言一种产品胜过另一种产品。市场甚至没有任何保护公众远离欺诈与伪劣产品的消费者报告。这种自由市场是无法运转的。当一名自由主义者对自己已有合理洞察的事情不采取行动,而让市场去做决定,那么他就在阻止市场的运转。

事实上,市场总是在做愚蠢的选择。我这样说完全没错。这是因为“市场”只是所有人所做决定的集合,而这些决定如人们通常所做的决定一样愚蠢。这决不是说我不知道市场过程的系统优势胜过国家集权。如果我希望市场在国内胜出,不去参入一场有关正确决定的辩论是荒谬的。

Scrypt-coin

这一类与加密货币极其相似的货币,它依赖一种叫做Scrypt的哈希算法。我将它们称做Srypt-coin。它们有较快的块生成时间,但有不同的挖币机制。事实上,没有一种Srypt-coin发表过白皮书,或许它们的高模仿度使得它们没任何值得一书的地方。尽管如此,或许说正因如此,Scrypt-coin周围环绕的是一帮嗓门最高、智力最弱、最令人厌恶的人。支持它们的论据要么荒诞不经,要么脱离现实。

比特币诞生之初,任何人都可以用他的CPU挖矿。随着利用GPU挖矿软件技术的成熟,CPU挖矿迅速没落。因为比特币价值持续增长,导致越来越来的人成为比特币矿工,GPU挖矿在一段时间内仍然可以获利。但这种情况绝对维持不了多久,最终挖矿业进入FPGA(现场可编程阵列)和ASIC(专用集成电路)时代。随着这些技术的成熟,GPU挖矿也随之没落。

然而,有些在GPU芯片上做过重大投资的矿工不希望看到GPU的最终没落,也不希望他们花在GPU的投资化做水漂。显然,这是一种可笑的念头——通过运行一台普通电脑获得长期的挖矿利润是无法想象的。挖矿业的利润吸引了更多的投资者,也导致低成本获利的机遇消失殆尽。

Scrypt-coin设计为内存独占模式,因此主要由ASIC芯片组成的矿机(比如那些比特币矿机)不适合挖掘这种货币。Scrypt-coin的拥趸也因此假定Scrypt-coin采矿业将一直控制在GPU拥有者的手中。我想说,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只要Scrypt-coin挖矿的利润足够高,人们也可以生产共享内存模式的ASIC矿机,GPU芯片也将成为Scrypt-coin采矿业的落跑者。

Scry-coin现象好比Frederic Bastiat讽刺小说中蜡烛制造者的请愿。小说虚构了一个由蜡烛制造者提出的一场争论——为了阻止太阳的不正当竞争,应该立法让所有窗户在白天关闭。所有关于Scrypt-coin争论应该暴露在阳光下。Scry-coin的拥趸们都掩耳盗铃地希望某人的GPU矿机不会证实为一种愚蠢的投资。

莱特币是首个Scrypt-coin,很快,其他几乎一模一样的Scrypt-coin也随之浮现。这些Scrypt-coin的创造者不只希望利用GPU,也希望通过成为一种新货币的先驱获得额外的好处。我脑海中能数得出的Scrypt-coin有Feathercoin、Terracoin、CHNCoin和Yacoin,但每天都会出现新生的Srypt-coin,这种现象反证了整个山寨币概念的虚幻。

ASIC矿机的出现将使比特币采矿业掌握在少数精英手中

不会这样。至少这种现象不会有甚于其他采矿科技。长期而言,不管采矿需要的是哪种科技,我们都希望挖矿的难度上升到某个临界点,此时,在投资在挖矿科技上的产出和投资在其他经济领域的产出相当。当然,如我前面所述,认为Scrypt-coin可免疫ASIC矿机的想法是错误的。

这种争论突显了山寨币信徒们看重的是采矿的利润而非货币化。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可证明普通的比特币用户首先应该成为一名矿工。很早以前,因为知道比特币的人很少,普通比特币用户成为矿工是有利可图的。比特币挖矿现在需要资本投资,就如经济领域的所有事物。对任何成熟的产业来说,过渡到利润更低、资本更集中的阶段是不可避免的。这并不会使比特币采矿成为精英产业,只是简单表明采矿产业越来越来专业化。这种趋势对所有人都有利,也正是比特币所需要的。随着比特币的发展,为确保比特币网络能处理增长的流量,比特币行业需要大型投资。只要挖矿业仍然掌握在普通爱好者手上,比特币的迅猛发展就不可能实现。

更短的验证时间可更好地防范双重发送攻击

在极端误解的情况下这种说法才是正确的。

这里的问题是双重付款攻击的风险。如果你收到某人的付款通知,有可能他已经用同一笔比特币进行了重复的冲突付款。在这种情况下,有可能付款被另一个人接收,而不是你,你的验证收款行为将被系统视为无效。这是一种理论可行的欺骗比特币商家手段。

因为Scrypt-coin具有更短的块生成时间,人们可在Scrypt-coin网络更快看出两笔冲突的交易(除非存在复制块环链的恶意尝试——见下文)。此外,双重付款攻击只有在两笔冲突的交易在几秒内连续进行的情况下才会发生。因此,防范双重付款攻击的最好方法就是收款后观察网络几秒钟。如果网络中未出现任何冲突付款,那么根本不用担心双重付款。这种防范功能计划更新到比特币0.9版中,因此任何缩短验证时间的好处将很快被无视。

此外,尽管在特殊或可控的实验条件下,双重付款曾罕见的成功过几次,但比特币历史上没有任何有记录的双重付款成功案例。因此,在目前情况下,这并非一种现实的风险,也绝非使用Scrypt-coin的有效论证。

Scrypt-coin对于防范51%攻击更有保证

不,并非如此。

执行51%攻击意味着控制足够多的算力,使受控网络生成块的速度超过网络剩余部分的总和。攻击者可随后生成一个块链接分叉,最终这个分叉的长度超过主环链,网络中的其他节点将开始把新的分叉视作合法块链接。

衍生51%攻击成功可能性是一个随机漫步理论的难题。然而,最终这种担忧是不必要的,因为只有其他矿工承认攻击者的分叉,攻击才会成功。没有任何方法可阻止网络中的剩余节点忽略攻击者并宣称他的分支是无效的。如果攻击者的分支明显是恶意的,那么这应该不是一个困难的决定。如果其他矿工必须表态的话,他们应该会接受损失大量资金的代价。事实上,2013年5月,比特币社区就成功地应对了类似的事故。当时一个软件故障导致块环链出现了一个分叉,需要社区对哪个分叉应该被视为正确的分叉达成一致的意见。

此外,比特币网络很庞大。在比特币网络实施51%攻击的成本远高于任何山寨币网络。因此,这个问题只是理论可行的,因为比特币网络事实上提供了很高的安全性。

不过,Srypt-coin在有种情况下防范51%攻击胜过比特币。假设攻击者控制了网络上49%的节点,而不是51%的节点。攻击者的分叉应该比主分叉生长得更慢,但在给定时间内仍然存在攻击者的分叉比主分叉更长的偶然性。如果两个攻击者分别控制了比特币网络和Srypt-coin网络49%的节点,两者都能在相同时间内继续发动攻击,那么具有较短块生成时间的网络被攻陷的可能性要小很多。可是,任何理智的人都不会把这视作Scrypt-coin胜过比特币的原因。

PP币

我曾经讨论过PP币,也从理论上谈论过股权证明(proof-of-stake)模式。股权证明模式鼓励人们持有手中的货币,这是一种货币获得初始价值的必要条件。然而,这只是一种货币早期阶段的最重要因素。因为随着人们创建新的块,他们就丢失了股权证明。股权证明模式打消了专业矿工靠挖币盈利的念头。

可是,对于PP币要说明的一点是,这种山寨币仍是工作证明(proof-of-work)系统的产物。股权证明系统不该和工作证明系统扯上关系。如果比特币在它具有足够价值之前转型为股权证明系统,或许山寨币根本就不会出现。

素数币

素数币使用了工作证明概念,这是不正确的。比特币的工作证明系统是一种公共机制。素数币本质上是一种解决比特币用户之间囚徒困境的一种手段。

素数币通过尝试让其工作证明模式实现某些价值扰乱了这个过程。素数币将其固有的扰乱价值特征做为一种公共机制。因此,声称素数币的工作证明模式比比特币更“有用”是错误的。 事实上,素数币的方法用处更小,因为比特币系统不存在素数币系统引入的一种固有的利益冲突。不过,公正的说,生成素数序列几乎毫无用处,因此我相信素数币系统不太可能导致现实问题。

素数币是一种杂交产物,它试图同时去做两件不相干的事情,通常说来,这是与良好的设计相悖的。素数币提出的基于素数的工作证明模式只是一个让人们忘记山寨币只是浪费时间的另一场骗局。这并不是说分布式计算不是一种伟大事物,不过分布式计算或许有一些更好的用途,而不是去伪装成一种货币。

Freicoin

与其他山寨币不同,Freicoin似乎是出于善意而创建的,支持它的言论也非虚伪不实。尽管Freicoin要比其他山寨币更值得尊重,但其理论仍然是错误的。

这儿并非一个反驳Freicoin背后经济理论的好场所,但本质上Freicoin是以这样一种理论为基础——利率是一种纯粹的货币现象,而非时间偏好的结果。Freicoin不收取交易手续费,却收取持币费用。Freicoin以5%的比率衰减,但交易是免费的。系统将所有非空钱包中衰减的资金支付给矿工。

因此,Freicoin有意阻止囤币、鼓励消费。因为Freicoin据推测不能用来放贷,它被吹捧为专为工人阶级而不是富人设计的货币。然而,事实上Freicoin贷款收取的利息和其他货币一致,因为他们需要和更耐用的产品(譬如比特币)在贷款领域竞争。贷方没有任何理由要求freicoin还款的利息更高,因为没有任何理由要求他一直持有Freicoin。他可以在贷款之前将Freicoin兑换成比特币,在收到Freicoin回款后立即兑换成比特币。

结论

比特币胜过其山寨竞争者的压倒性理由是因为它占据绝对优势的流行度。如果比特币的一些竞争者比它更早诞生,或许它们能更好运转,甚至胜过比特币。但鉴于历史,我们认为没有任何山寨币能和比特币相比。如果有哪种山寨币战胜困难,最终比比特币更流行,那么我不得不改变我对比特币的忠诚。但是,即便这种情况确实发生,我将会质疑加密货币的可行性。如果山寨币像时尚一样时起时落,那么我们很难证明投资任何山寨币的正当性,或是很难相信任何山寨币的持久力。我将比特币过去的成功视作其将来远景的证明,但如果比特币可以不合逻辑地被一个最初很微弱的竞争对手战胜,那么比特币最初的成功便毫无意义。

总之,山寨币是贪婪和有限理性的产物,它们应得的只有轻蔑。如果你希望加密货币改善这个世界,你应该对它们避而远之。

原文链接
http://themisescircle.org/blog/2013/08/22/the-problem-with-altcoins/

转载,感谢比特人--潇湘夜雨的翻译。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