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Coin

移动支付:非洲的探索

比特币资讯 发布在 比特币 0 5848

稿源:零壹财经(01caijing.com)

翻译:王佳珩、曾瑶

校对:王文斌

原文地址:

http://www.mckinsey.com/insights/financial_services/sub_saharan_africa_a_major_potential_revenue_opportunity_for_digital_payments

 

移动金融服务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存在巨大潜能,但目前却几乎没有真正算得上“成功”的案例。其中一大困难是,这个潜在机会领域,缺乏明确的规模统计数据。

移动金融服务,常被称为移动钱包,是许多移动运营商、金融机构、科技公司和政府的首选。在金融普惠受限制地区,例如撒哈拉以南非洲,移动钱包有望成为传统银行的替代方式,它的成本更低、扩展性更强。但尽管撒哈拉以南非洲市场受到高度关注,成功的案例却罕有。肯尼亚的M-Pesa是少有的成功案例之一,但肯尼亚是否仅是特例,或者在其他市场中移动支付的潜能是否同样强健,对这个问题的不确定,是导致上述现象的部分原因。为了让人了解这个机会,本文试图对这个快速发展地区的一些高潜力的支付流进行量化,并对相关收益进行估计。

5014479632_4462ecfea7_z

为移动支付做准备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大部分地区,仅有一小部分高收入居民能享受,基于银行卡、线上、移动银行和支付服务的便利,而大部分消费者仍使用现金支付。有研究显示,在肯尼亚的部分区域,超过90%的零售交易仍然是通过现金进行的,盖洛普对撒哈拉以南非洲11个国家的调查发现,当地超过80%的成人使用现金支付账单或汇款。由于数字支付的低渗透率,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消费者、银行和政府仍忍受着现金支付的高成本,这些成本与人工验收、记账、计数、存储、安保和运输有关。

缺乏移动领域的技术,并不是增加该地区移动钱包渗透的主要障碍:撒哈拉以南非洲目前三分之二的成人使用手机。在肯尼亚,居民的移动支付渗透率是86%。然而,肯尼亚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其他国家,之间的移动支付差距,也有很大的不同(见图)。不过,许多市场的监管者,都正为电子货币和非银行机构的进入铺平道路。国内和跨国电子汇款的商业模型和体系,已经在全球其他市场中饱经考验。通过引入先进的移动体系,这些因素共同作用,将使移动支付能更容易地,超越高成本的传统银行发展。那么,为什么很多支付企业,不愿冒险进入这些似乎大有潜力的市场呢?

当前数字化水平下的总收入,与这些国家数字化水平与肯尼亚相当之时的总收入水平之间的差距,在其他非洲国家中这个数据差异很大。

与大多数新企业一样,关于市场的特征和规模、需要的投资、相关风险和最重要的,消费者需求和偏好的特征,这些信息都是有限的。新的研究和市场分析有利于填补这些信息空缺。此处呈现的是一项新研究的结果,该研究考察了撒哈拉以南非洲的44个国家,并囊括了盖洛普收集的最新数据(得到了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的支持)。该分析通过逐个考察,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市场的国内偏远地区的消费者支付情况,来确认流经非正式渠道的巨大现金支付数量。这些交易流,对移动交易商来说,代表着庞大的未开发的市场。这些数据特别有意义,因为电子化,将使这些交易更易撮合,且成本更低。

市场潜力

为了更好的理解该地区的市场状态和移动支付的机会,研究队伍对几种主要的支付类别进行了仔细的研究,包括个人对个人支付(P2P)、政府的公共支付、账单和正式承诺支付、工资和商品与服务支付。这些代表了一些初步使用的情况,数字支付的明显优于现金支付,因此,数字支付很有可能会迅速地被消费者接受。不足为奇的是,“个人对个人”支付是最大的类别,主要原因是,有许多移民劳工和家庭及朋友间的非正式连结网络,而移民劳工通常是家庭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上文所述的盖洛普调查,一个关键特征是,它不仅聚焦于正式支付选项(例如银行、资金转账或移动设备),而且还询问了经非正式渠道的现金支付。这使我们能够估计数字服务的潜在市场需求。

为了按国别估计市场潜力,研究者们首先研究了,导致肯尼亚向移动支付快速转化的趋势。将其应用于各国的原始数据,可以创造基准偏好点,其后用于对各市场进行预测。预测建立在以下设想的前提下:

  1. 撒哈拉以南非洲其他所有国家的“个人对个人”支付都数字化,达到肯尼亚当下的远距离数字支付渗透率(70%)。
  2. 其他远距离支付形式(如工资、政府公共支付)数字化至肯尼亚当下的水平(70%)。
  3. 个人对个人支付保持70%的数字化率(如1中所述),总交易量达到与肯尼亚在20062009年,M-Pesa的初步扩张期时一样的增长率。

我们认为,这些设想对整体市场潜力的估计是保守的。设想12假定“个人对个人”支付零增长(尽管可能出现了更好的实现方式)。此外,所有的设想,都忽视了其他支付流形式中的收益增量,例如零售,和通过新商业模式产生的收益,这是更加普适和强健的数字支付体系可以支撑的。

盖洛普数据显示,目前撒哈拉以南非洲54%的成人,平均在任一月份至少进行一次远距离支付,年度交易总量接近50亿美元。这些交易的总体流量接近7600亿,其中50%60%的交易是通过现金实现。保守估计收益为交易量的2%,推算出,电子支付的年度收益大概为66亿。

设想1假定所有支付需求保持不变,但是消费者的“个人对个人”支付交易,从现金支付向数字支付转变,大约接近于肯尼亚当下所有交易70%电子化的程度。撒哈拉以南非洲所有国家,类似的增长,会提升该区域“个人对个人”支付收益60%70%,从16亿增加至27亿。相应的数字支付收益,会从66亿增加至77亿。重要的是,这仅代表了迈向支付数字化的第一步,且仅考虑了单个使用类别。

设想2将肯尼亚模式拓展到除P2P以外的其他类型的方式上——主要是商业和政府机构,为商品和服务支付工资和费用。这种情况下,该地区电子支付的年度总收入,将增加50%60%,达到100亿至110亿。这就意味着,这种混合支付收入,在尼日利亚将从6亿增长到13亿,在南非将从15亿增长到19亿。

设想3,更进一步的假设,P2P支付的数量会随着经济增长而增长,数字支付带来的交易成本更低,更加便捷。根据调查显示,在肯尼亚,P2P汇款支付者的数量在2006年到2009年之间增长了215%,这可能是M-Pesa快速发展的结果。如果这些地区的P2P电子支付系统都是同样增长的,它们的电子支付收入将会超过基准线50%,达到150亿至160亿美元。例如,在尼日利亚,根据分析收入预计将会上升到18亿元左右。

数字化将会促进相关部门的发展

被广泛接受的数字化支付平台,给支付行业以外的利益相关者也带来了好处。比如,在肯尼亚,许多初创企业都试图将M-Pesa纳入他们的商业模式中。一个小型企业使用M-Pesa帮助父母按时支付学费,而另一个企业使用它建立非正式的储蓄小组。非支付机构也设法使用这种新的支付设施。例如,剑桥国际学院,一个低成本、盈利性教育经销商,发现M-Pesa可以帮助他们获得实时的财务数据,这使得他们能更受加盟商的信任,同时也减少账务记录。

政府采用数字支付方式也会获利,不仅仅会降低支付成本,也增加了透明度。伴随着数字支付,文档记录、透明度和整体经济增速增加,税收的增长与之同步,最终公众也会受益。

当数字支付方式普及开来,就像在肯尼亚那样,消费者最终会从这种节约的方式中获利。通过M-Pesa进行汇款的成本,只有国内其他正式汇款服务成本的一半。此外,客户可以通过手机即时支付,而不是花费一个小时,或者更多的时间,去远处的银行分支机构。很多居住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客户,也需要银行服务,但是,住处和工作地点,离银行分支机构太过遥远,而不能实现。

同样重要的是,电子支付给大量没有银行账户,或者是未得到充分银行服务的家庭提供金融服务。它们巨幅削减了交易成本,大大提高了客户便捷性,最小化了包括分支网络在内的,对昂贵硬件设施的需求。

对支付运营商的启示

对于银行以及非银行类的金融服务提供者,移动运营商以及其他寻求新市场的机构来说,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存在大量的机会。考虑这些市场重要的第一步是,理解一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典型家庭的日常资金流——这种流量和发达国家市场中的有显著区别。这些地区的资金来源多样化,包括工资、农作物收入、来自家人的汇款、政府支付甚至是公众捐赠。典型的支出包括食物、公共事业、学费、健康需要、基本的零售开支和各种人生仪式采购,比如婚礼、葬礼和节日。清楚地掌握这些资金流的集中点,有助于制定更加有效的市场进入策略。例如,银行和雇主,政府机构,农业实体之间的关系中最好将个人和政府工资,或者农场支付数字化。在移动运营商中,拥有最广泛的通话网络者,会在P2P支付领域做得最好。

这个地区的中小企业也收付各种款项。他们从客户、中间商和政府机构收款,同时向零售商、员工、业主和服务提供者付款。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支付大部分仍然使用现金。中小企业因其较高的支付体量而成为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作为客户和供应商网络的核心,这样的企业,可以刺激价值链上下游的企业,都采用数字支付。

移动支付还有些间接的收益值得考虑。比如说,移动运营商留意到手机钱包用户的流失率非常低。将支付数据流和其他非传统资源引入信贷模型中,机构可以显著减少贷款损失。移动运营商可为预付费客户提供同样的业务。类似的,在我们估计的流量中,排除了零售和其他一些交易类型,这些交易类型,能被先进入者获取,随着市场的不断发展,可以产生的收入是此处讨论案例的数倍。

在新的市场上拓展移动支付业务,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发展经济体中,一个最大的挑战就是:提供方便的存取款功能。ATM,点式服务设备,以及代理网络,需要比较方便快捷地遍布于整个社区。这种预付投资需要巨大的资本,但又是提供未来发展的坚实基础所必需的。

显然,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数字支付有着巨大的潜能,消费者对移动交流技术的接受程度振奋人心。对于在不远的未来,有能力并且有意愿做出行动的人来说,也有机会获得重要的先发优势。

关于作者

Jake Kendall 在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领导针对穷人的金融服务的研究和创新计划。Robert Schiff是麦肯锡旧金山办公室的主管。Emmanuel Smadja是华盛顿办公室的一名咨询师。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