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90后创业:你们打拼世界 我们定义世界

戴维 发布在 快讯 0 3044

  原本被认为“不靠谱”和“脑残”的90后们,开始登上创业的舞台。对他们来说:柳传志那代人是追求美女,为追求美女赚钱。而我们这代人来定义,什么才是美女。

  不久前,腾讯邀请了几位90后创业者,分享自己的创业心得。当时一名叫男孩穿着拖鞋就上台了,衣服上印着“我爱人类”四个大字。

  “我大概是第一个穿着拖鞋上台演讲的人,”尹桑得意地说,“我还要把这条运动大裤衩,穿到上市敲钟。”这个1992年出生的男孩,是2014年《福布斯》中文版评选的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中最年轻的一位。

  IDG资本的合伙人李丰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尹桑的情景。当时是在2012年年底,在北京东三环的富力万丽酒店中,李丰第一次见到了这位从美国宾利商学院辍学回国的年轻人。尹桑的身材不高,鼻子上架着一副圆圆的眼镜,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还翘起了一撮。

  尹桑说想要改善用户唱KTV的体验,他的“一起唱”软件才上线几周,合作的KTV已有17家,都是他一家一家谈下来的。

  有些投资人觉得尹桑年龄太小,犹豫是否要等两年再投资,而李丰却用十多分钟就做了决定,“你需要多少钱?”李丰说,“我们投了,你不用找别人了。”

  2013年,尹桑的公司获得了IDG资本2000万元的A轮融资。现在,他带领的团队近100人,而尹桑是团队中年纪最小的,而最“老”的一位部门经理今年是40岁。

  出生于1990年的孙宇晨,也和尹桑一样,在去年中断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硕士学业,回国创业,他的创业方向是互联网金融。

  孙宇晨回国之后,有次去见一家风险投资机构,对方也没有看他的产品,直接问他:“你工作过吗?”

  “没有,”孙宇晨说,“毕业以后直接创业。”听到这样的答案,对方就有些嫌弃了,认为孙宇晨没工作过创业,一定会失败的,不必谈了。

  那段时间,孙宇晨在一间居民楼里创业,烧的是当时自己在美国买比特币赚的钱,而白天则打上领带,穿着西装去找风投。

  在创业的第一周,孙宇晨都是坐地铁出行,这让他非常崩溃,“因为坐地铁把人的整个气势都打没了。”例如他去国贸见一个风投,从五道口坐过去,路上要花两个钟头,到了之后,孙宇晨整个人都头昏脑涨的,已经没有了谈判的精力,气场也没有了,西装扣子也挤开了。所以他说:“再穷都不能坐地铁了。”

  高阳刚刚创立Segmentfault的时候,也窘迫得不得了。那年冬天,他春节没敢回家,和公司的一只猫一起把年过了。“我怕我回家就回不了北京了。”高阳说,他也是瞒着远在农村的父母辍学了。

  那段时间,高阳公司附近的餐馆全部歇年打烊了,高阳就买了十几包泡面,“苟活”了下来。后来,Segmentfault拿到了浙报梦工场创投和IDG的天使投资。

  郭列也还记得拿到天使投资的那个晚上,他沉浸在如同中彩票般的喜悦中,彻夜无眠。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一次次去刷公司的银行账户,一直到看到账户余额从0,变成数字后面有很多个0,他才确信这不是一场梦。

  郭列说,他刚创业时,就住在一间十几平米的小房间里,团队成员除了自己以外,全部都是兼职。为节约成本,郭列每天可以只花6块钱。以至于3个月的时间,他的体重从120斤下降到100斤。

  尽管郭列出生于1988年,但和他一起创业的团队成员,几乎全部都出生在1990年之后,他们开发的一款名叫“脸萌”的App产品,在朋友圈中爆红。截至6月中旬,短短半年的时间内,这款App的下载量超过3000万次。

  A轮融资成功后,脸萌搬进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新办公室,这是需要纪念的重要时刻,他们留下了一张张牙舞爪的合影。郭列正在为自己扩充团队,而他的招人标准

  中有很特殊的一条:“不逗逼的不要。”

  “什么,”可能还会有人问,“逗逼是什么意思。”

  不好玩我就不跟你玩了

90后创业:你们打拼世界 我们定义世界刘克楠 大象安全套创始人

  生于1990年,澳门城市大学学士学位,曾在小米科技工作,深耕于垂直电子商务,远景是创造一个世界品牌和一个有社会责任的企业。

90后创业:你们打拼世界 我们定义世界尹桑 软件“一起唱”创始人

  生于1992年,大二时从美国高校辍学创业,目前已经凭借020软件“一起唱”获得了第三轮融资。

  对于90后来说,“好玩”似乎是很重要的一件事,郭列在创业的时候就发现,“现在的很多90后,包括来我们团队一起工作的人,他不会管你这个公司稳不稳定,会不会倒闭,他只会管这个公司好不好玩,以及老板傻不傻逼。”

  长相精瘦的郭列原是腾讯公司的一员,在那里,他被限制在一个狭小的领域内做事,跟哪条产品线去哪个事业群都是上面的领导说了算,他说:“感觉腾讯的员工都像小姐,客户来了,小姐站一排,谁包你谁点你都是客户说了算。”

  因为不好玩,所以郭列连年终奖都没等得及领,就跑路了。也正是因此,在郭列的企业文化里,好玩是第一要位的。在脸萌的下载页面这样介绍:“脸萌是一款非常有趣的拼脸软件,即使你不会画画。”

  郭列判断员工的其中一个标准也是“你是否逗逼”。“一般逗逼的人,你跟他开玩笑,他听得懂,还会跟你互动。”

  比如丢块肥皂,试一试弯直等等问题。如果对方很害羞的话,说明他肯定不能接受这样的玩笑,一般的人就会大笑着说,我不是那样的人,还有人会说,我要捡一堆肥皂还给你。

  郭列说他们的团队就是喜欢这样“没节操的玩笑”。“年纪更大的人开玩笑比较倾向于自嘲,但90后就比较喜欢说没有节操的话。”

  这也是为什么类似于bilibili这样的弹幕网站会受到90后热捧。投资人李丰还记得在2013年的一次饭局上,几个90后的创业者兴奋地谈论着弹幕,而70后的李丰对此闻所未闻,他回去后立即好好恶补了一下。

  但是李丰发现自己对于这种90后的搞笑方式完全没有办法理解,“满屏幕都是字,把图像都挡住了,能看吗?到底是看字还是看视频呢?”

  弹幕网站会火的根本原因就在于90后非常强烈的二次创作欲望,他们经常把一部非常严肃的动画片或者纪录片,吐槽得令人不忍直视。比如说《中国电视史》,90后就会把它读成“中国电是屎”,讽刺一个叫“中国电”的人。

  “这种现象很早以前就有,比如火星文,大家都不会好好说话,故意打一些错别字,或者说一些没有节操的话,大家就是想要表现得有趣一些。”郭列说。

  李丰还专门组织了几位年轻同事做了一项90后生存状况调查,主要关注90后年轻人喜欢什么产品,创业方向如何选择。他们发现,90后正在重新定义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接触互联网较早,受欧洲哥特文化、日本宅腐文化影响深刻。甚至有孩子说:“既然生活这么艰难,不如活在二次元里。”

  脸萌几乎就是一个“二次元里的企业”,在脸萌的办公室里,横梁上挂着《海贼王》的海盗旗,书架上《海贼王》的公仔占据了全部公仔的三分之二,《海贼王》里的动漫元素,也嵌入到了脸萌的贴图里。这是郭列最喜欢的动漫作品。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