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静云 发布在 比特币 2 2616

第一部分:数字货币真的是空气?

游民文化和数字货币有什么关系?

第二部分:账本也可以犀利又性感?

数字货币的核心技术是如何实现犀利性能的?

第三部分:你想如何书写你的故事?

奇点临近,组织形式变革时将会发生什么?

 

数字货币真是空气?

 

在认识数字货币的时候,很难找到一种能够相匹配的东西,我们喜欢归纳,喜欢类比,但是又痛苦的发现数字货币和其他熟悉的东西都不太一样。

在wiki上面找到了这么一个概念“私营货币”,相关的还有“电子货币”“商品货币”“数字黄金货币”。数字货币和这些概念都无法对等,在这些货币中可以发现一个共性,就是货币背后都有“货币支撑物”背书。“私营货币”由公司发行,很多也通过绑定一种商品确认其价值。回头看看数字货币,我惊出一身冷汗,数字货币的货币支撑是什么?难不成真的是数字?没有货币支撑,难道这真的是一场全球数字货币信徒开启的狂欢?狂欢又会如何收场?

sz

冷汗完还是要想一想。数字信徒们信的是什么?我自己又是如何加入这场狂欢的?

弄不清现在就回头看看过去,常常能找到蛛丝马迹。

游民史在正统历史中很少出现却实在存在,这些游民常常“说不清楚是干嘛的”,关于他们记载也只是零星散落在民间文学当中。但他们并不是少数群体,明朝276年,得到中央认证的知识分子一年只能有2千多人。我们习惯将注意力放在考上科举后的欣喜若狂,忽略了另外一个方面,那些没有中举人的读书人都干嘛去了?给商人管个账,给百姓算个命,给小孩交个私塾,给官爷当个师爷,这部分人就是游民知识分子。推开到各个层面,“江湖”中人才济济。虽然偏离正统却自成气候。

西方也有相似的现象,生于奥地利的哲学家卡尔波普就说过:与其说基督教塑造了西方文化,不如说反基督教的思潮塑造了西方文化。文艺复兴后的自由主义思想来自西方人自己对基督教价值的反抗和反省,一种正统的偏离又自成正统。

朱元璋就是放过牛种过地,打过零工要过饭的游民出身。等他当了皇帝之后呢,特别了解这些“说不清是干嘛的”的人,最有战斗力,用了很多的手段,把所有人绑在土地上,绑在职业上,当兵的儿子就只能当兵,木匠的儿子就不能当铁匠,诸如此类,推开了在中国影响深远的户籍制度。

但是游民文化消失了吗?当然不会啊。游民文化和正统思想更迭盛衰。正统思想过剩时社会沉滞,游民文化起而代之。游民文化过剩时,社会纷乱,正统思想起而代之。循环往复。宋代以后人口激增,游民群体形成,游民自然而然形成了一个隐性社会,文化兴盛的时侯,非游民阶层的人也会受到游民思想的影响。

今天,历史也诉说着相似的故事。知识解放了大脑,科技解放了时间,人们开始反思那些看似理所应当的事情,反思教育,反思公平,反思制度,反思权威。世界像一个巨大钟摆,在自上而下的控制和自下而上的涌现中摇摆,当到达一个极点时,系统开始呈现出不稳定的状态,重力和惯性作用下,钟摆反方向运动。

回到比特币,背书的究竟是什么?

举两个不同角度的例子。

脱离了金本位后,美元背后什么都没有,支撑其价值的是我们相信美联储,相信政府的背书,相信这一群人能够把握好美元的价值。

乐高玩具竟然是黑帮世界里面最强劲的货币。“一套2000年的乐高3450自由女神,上市价是200美元,现在亚马逊上要卖近10000美元。”乐高玩具和流通货币的反差冲击,捅破了窗户纸。他们为什么敢用乐高作为流通货币?因为信任使用乐高作为流通货币这个社群的未来。

从美元到乐高: 货币即信心。。

比特币的核心团队聚集了区块链技术一大批牛人。这里汇聚了顶尖的的智商和密集的算力。而区块链无疑是未来的风口。这已经足够让我对这种货币产生信心。永不增发的稀缺性和牢不可破的算法锦上添花,完爆乐高。

 

账本也可以犀利又性感?

 

仅仅依赖社群,比特币就无法成为最强劲的货币,祂通过数学和协议的方式,解决近乎所有信用货币存在的问题。不超发,无法多重支付,去中心。这些特性让祂奇异却性感,从一出世就挑逗我们的神经。

非对称加密,哈希现金技术和点对点网络,三项核心技术确保了比特币的江湖地位。

dl

密码学关注的有两个问题。首先是加密解密数学算法本身,然后是如何在现有算法基础上实现各种安全需求。

传统的加密方法是这样的,知道了加密方法反向计算就可以得到解密方法,这种方式显然不能让人睡好觉,于是就有人在加密过程当中加入不可逆运算。什么是不可逆运算,求余就是一个不可逆运算。知道了结果是3,不知道是7余4还是10余7,加密过程海了去了。这个过程的特点就是给定数据M经过加密很容易能得出哈希值X,但根据X很难计算出M,同时也很难找到另一个数据N和M有同样的哈希。真实的哈希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常用的哈希算法有MD5、和SHA-256等。

信息时代我们对系统入侵事件司空见惯,只要是中心化系统就有被入侵的可能,因此若能做到即使得到了数据也无法解密使用,应该能让我们绷紧的神经舒一口气。怎么做到?使用A对数据M进行加密得到加密数据X,但是必须使用另外一种解密方式B对加密数据X进行解密才能得到A的值。这就好像我们出门上了锁,回来之后需要用另外一把不同但是算法相关的锁才能解开,这把锁只有你拥有。这就厉害了呀,反常识了呀,黑科技了呀。我还担心什么信息泄露,泄露了你也看不懂,没法解密不是。现在常用的“非对称加密算法”有RSA和椭圆算法这两种,RSA应用的最广,椭圆算法ECC的性能更强,所以慢慢的在取代RSA。

好了,现在加密方式已经很牛了,基本进不去,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自己站在瑞士银行前面,知道里面有自己花不完的银子,唯独不知道怎么拿回来,只能流口水。瑞士银行和仅仅加密后的数字货币共同的地方在于他们都是中心化,中心化就有人惦记,有人惦记就容易出问题。所以他们有不同的解决方案,瑞士银行用密不透风的安保和远离银行大厦的秘密存储地点。比特币就比较神奇了,祂直接将中心消散了,你不知祂在何处,因为祂无处不在。祂存在于整个P2P网络中众多节点构成的分布式数据库当中,在这个网络里所有的电脑都直接或者间接的连接起来,不经过中心化的服务器。是厉害了,但是祂为什么能消散?为什么瑞士银行不能把自己储存的资产消散到各家各户储存?因为消散开了你就用了呀。。我怎么信任你能结结实实的帮我存着不是自己先花出去?比特币可以这样做,因为祂先行用”非对称加密技术“解决了信任问题,使用一种加密技术A(公钥)对数据M(账本信息)加密,但只能使用另一种加密技术B(私钥)才能解开。我可以消散在P2P网络里,因为只有我有解密方式,只有我知道怎么用。爽不爽?牛不牛?但是别开心太早。

比特币是一个分布式账本,一切交易都由账本信息确认,没其他的了。你的资产就是客户端的信息。如果我将自己伪装成A给B发送信息,B当真了。。那不是乱套?还好,密码朋克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ECC算法不仅可以实现非对称加密,还能使用这种加密方式进行”数字签名“,数字签名存在就说明了”这张支票是我签出去的,没错~“。

完整的信息传递过程是这样的,A用自己的私钥对信息加密,加密这一步就完成了数字签名,再用B的公钥加密,这一步确保B接收到信息后能用私钥解密,信息广播到全网。B也听到了,他用自己的私钥解密,再用A的公钥解密,完成后就得到原始信息。这个过程太魔幻了,椭圆曲线算法就是这么神奇。

公开账本上的信息就靠椭圆曲线的算法保障私钥的独一无二。存好你的私钥,这是你拥有这项资产的终极证明。

到这里似乎已经完美了,但是完美的像空中楼阁就只能拿来当艺术品,那怎么行,去中心化的货币得让大家加入进来,奖励是最好的方法。怎么奖最给力?孙子告诉我们”施无法之赏,悬无政之令“,大家一起来玩哈希密码游戏,解数学题,解对了,比特币送给你。这么棒?怎么玩快教教我。规则是这样的,上一个区块的哈希值和这10分钟内的交易记录合起来,在10分钟内大家一起算最小的哈希,你是最小的那就恭喜你,这个区块由你记账,比特币送给你。每次开始新的计算都需要包含上一个区块的哈希值,确保时间上的连贯性。10分钟的游戏时间也使交易确认有了一个可以预估的时间。

一段话总结比特币如何运行。一种P2P形式的加密货币,按照全网约定的开源协议发行货币,有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比特币的世界里算力即权力,依据SHA256算法,通过POW机制计算HASH值,通过P2P网络中节点构成的分布式数据节点确认并记录交易,确认同时给最快确认者以比特币奖励。

每一样技术从研发到产业化,真正改善大家的生活都需要几年时间和很多资金的投入,比特币也不例外。没有人能够100%的预言比特币的未来会是如何。今天看祂还有很多问题,算力中心化,51%算力攻击,网络扩容受阻,其他算法的竞争,应用场景有限、产业链单薄等等。的确还有许多可以改进的地方,但是祂与传统的支付方式相比,性能已经是断点式提升了。在硅谷,第一代工程师打造出技术,第二代创业者完善了产品,第三代企业家改变了世界。放眼这个蓝色星球,一系列技术,人口和经济变化无法忽视。

 

你想如何书写你的故事?

 

互联网将所有人连接起来,交易成本降低,人们不必再依赖过去大型机构组织工作,可以实现”自由人的自由联合“。旧体制的做法是“命令和控制”,领导作出决策,下级贯彻执行,新体制的做事方法是“涌现”。市场是一个典型的涌现现象,每个人都只会一点专业技能,没有人掌握从头到尾制造出一根铅笔的技能,但是众人合作,却可以创造出无比复杂的系统,一加一大于二。当人和人的组织形式都在变得去中心化,货币这个终极组织形式难道还要维持一个中心?

奇点临近,人类文明发端到现在走了7千年的路,科技从单点突破变为多点爆发,没有任何单一权威的组织能够驾驭这种复杂性,只能靠自下而上涌现的解决方案。变革已经发生,只是尚未流行。2011年日本地震导致的核电站泄露后,恐慌情绪蔓延,政府极力救灾,但人手资源有限,救援并不有效,人们发现政府新设置的安置点污染程度甚至比原来居住的地方更严重。一位身在海外的科学家号召懂技术的人为救灾做点什么,脑力和资源迅速集结,创业公司设计出更好更方便的监测设备,众包网站帮忙筹款,本地公司完成了生产,大批志愿者把监测设备绑在汽车上走街串巷,数据马上汇集起来,放在一个知识共享的网站上供人们随时查阅。中心组织搞不定的事情,自下而上临时搭建的组织搞定了。同样的组织方式在比特币社群当中呈现。门头沟事件后,世界上最好的开发者迅速组成一个智囊团,一次崩溃孕育了促进比特币安全的绝妙加密解决方案。

比特币是一个典型的反脆弱系统,每一次打击都会触发下一轮发展。《黑天鹅》作者塔勒布说过:比特币必须经历被若干政府禁止、被政客攻击的过程,否则就不配成功。而比特币的发展也证明了分布式结构的确是反脆弱的组织结构。

技术本身是中性的,本质不会变化,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账本。但是其属性会因为适用场景,产生不同的解读,正因为比特币是一个太过锋利的利器,祂被应用在在各种各样的场景,这让习惯单点切入的人类认知无所适从,我们认为我们看到的就是一切,比特币却一次次挑战我们的认知,告诉我们,你的认知并不全面。公众依然视比特币为一种认知的挑战,他们就会继续挑战比特币。佛家本是严禁造像仅靠口口相传,但是具象化之后深深影响了传统文化。生命力也更加久远。降低认知和使用门槛,迎合人们习惯停留在舒适区的需求,改变世界的路也许更加畅通无阻。

很多人视加密货币为一个破坏者,祂的诞生也注定了会改变原来的秩序。二战后有许多公司集结起来的公司今天依然在改变我们的生活,破坏后重建起来的秩序,会给人们带来新一轮的繁荣

现在看起来许多不容置疑的内容并不是那么理所应当。回到开头那个“私营货币”的概念,概念的存在往往意味着对应曾经发生的事实,1860年,美国大约有1600家企业发行纸币,全美有8000种纸币在流通,政府只控制了4%的货币供给,由于内战爆发,政府收回了货币的控制和流通,这是社会变革产生的影响。今天,新旧制度的交替往往不是体制内革新的结果,而是拥护旧制度的人逐渐老去,而推崇新制度的人逐渐占据重要的位置,通过人口变革实现。在美国,百分之四十五的25至34岁的人群愿意接受独立货币或是品牌货币。回看1860,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而相似就是不同,伊恩莫里斯在《战争》写到:曾经,要达到创造更大的、更和平的社会这一目的,战争是我们可以想到的最糟糕的方式,但也是唯一方式。可是到了20世纪,随着暴力带来的收益减少,我们学会了在避免末日决战的情况下解决问题。

想象一下你在一条指数增长的抛物线中斜率变化最大的那个弯道上,这里的战争不再是地缘政治,而是谁能抢先把增长率调整到最为陡峭的数值并保持下去。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身体不能穿越至未来,思维却没有疆界。在这样一段奇点临近的旅途中,向回看是平缓的斜坡,田源牧歌;向后看危峰兀立,日新月异,天空还是极限吗?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 ¥36054.78
作者:静云
原文载于:静静静不了(公众号)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Author Image
    merry 14 天前

    afe624168cb4bbe3ccaf771d885f024896e779b9a65c8b849f7ca8f65b8b9de2
    赞助0.00741341 BTC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尚行建筑 30 天前

    支持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