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韩媒:韩国职场人月均支出16万婚丧红包

戴维 发布在 快讯 0 2566

  参考消息网9月19日报道 韩国《中央日报》18日刊文称,调查显示,韩国职场人平均每月要参加2.1次红白喜事,支出16余万韩元婚丧红包,八成受访者表示对婚丧红包支出颇感压力。

  9月17日,就业门户网站Jobkorea发布了针对820名在国内外企业工作的职场人进行的婚丧红包费用调查结果。调查显示,年龄越大的群体需要参加的红白喜事就越多,20多岁群体平均每月参加1.8次,30多岁群体每月参加2.1次,40多岁群体每月2.3次。按照年份来看,40多岁群体每年比20多岁群体多参加6次红白喜事。参加熟人(家人除外)的红白喜事时,平均每次支出的费用为7万6280韩元。从不同年龄来看,30多岁群体每次支出的费用(7万9647韩元)高于40多岁(7万2263韩元)和20多岁(7万1977韩元)群体。另外,62.9%的应答者对红白喜事红包支出颇感压力。

  【延伸阅读】

  春节“红包劫”折磨中国人

  2012-02-03 12:00:52

  参考消息网2月3日报道 新加坡《联合早报》2日发表署名文章,作者顾功垒认为,春节“红包劫”令中国人倍感折磨。

  文章说,中国的年轻白领们,终于盼来了与家人共度春节的长假,但伴随春节而来的一场“红包劫”,却让他们叫苦连天。这场为保“面子”而展开的战争,搞得他们身心俱疲。和新加坡2元、10元新币的小红包相比,中国的新春压岁钱红包底数已从几年前的200元人民币升至500元,新贵商人一出手更以千、万元计算,人情几乎和厚重红包画上等号。

  文章指出,新加坡人包红包是给个意思、讨点吉利;中国人包红包是给个面子、留份人情。

  在重庆工作的河南籍友人说,春节回趟老家,总要给孩子和长辈红包,基本上是500元和1000元两种,这几年物价高,觉得只包200元面子上过不去。上周末作者收到重庆一名媒体人发来的问候,提到她今年到三亚过年,临行前除了给大哥的儿子包了个500元红包,其余的红包钱全部省下来当做旅费,算是“逃过一劫”。不过,对于做生意的商人来说,似乎很难以“出国旅游”的借口推脱发红包,人情还都得在出国逍遥前一一送达。头一年到新加坡过春节的上海商人吴先生对于新加坡拜年只拿两个柑,红包包6元、8元,多数商场初一、初二不营业的做法,表示“不可思议”。他说,在中国,一年生意做下来,该送的礼、该到的情,春节都要“到位”,如果这层关系破了,来年生意可能会“很难过”。所以,为了好好过个安静的节,他在除夕夜和初一早上连跑8家拜年,才安心地在初一下午搭班机飞回狮城。

  文章称,熟悉中国商界红包行情的新加坡商人观察到,生意场上的朋友关系都要细水长流,不能有事才登三宝殿。春节是送红包和送礼的最佳机会,万元红包和厚礼送到,改天需要时开个口也方便,大家心照不宣。作者和新加坡亲朋聊起这场“红包劫”,才知道二三十年前的新加坡也曾经历过红包越厚越好的年代。重庆新加坡商会会长吴适存认为,中国现在经历的正是新加坡当年走过的过渡阶段。

  懂礼仪、会做人、知人情,是中国文化的微妙底蕴,有时你想简单、纯粹,大环境可能也会带着你随波逐流,让你不由自主。当大家观念逐渐改变,觉得拜年诚意最重要,红包包个“意思”就好,那么拿两个柑拜年祝福大吉大利和包几元红包,就会慢慢成为习惯,甚至会形成“红包给多了没‘文化’,想要以钱砸人”的共识。文章指出,和中国各地商场春节人头攒动的热闹盛景相比,新加坡过年虽然商场关门,多了份冷清,但背后体现的是尽量让每一个人回家团圆的体谅与关怀。

  作者最后称,我愿意去相信,若干年后,中国朋友们过节的被迫无奈会逐渐消失,轻薄的红包同样能维系起厚重的人情。

  【延伸阅读】

  新报:中国社会呼吁为春节红包“减负”

  2013-02-14 11:56:00

  韩媒:韩国职场人月均支出16万婚丧红包

  2月10日,由江苏省扬州市何园工作人员扮成的“财神爷”在为小朋友发“红包”。新华社发(孟德龙 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 新加坡《联合早报》2月13日刊文称,春节派红包,是华人社会的传统习俗,除普通百姓之间的礼尚往来之外,小小的红包在社会关系之间也有着微妙的含义。随着近年来人情消费的水涨船高,红包开支已成为一些民众不小的经济负担,不过,在中国式关系链里,大多数民众也不敢轻易破坏这个规则,想为红包“减负”,被认为不容易实现。

  文章说,长辈给晚辈派压岁钱,寓意平安度过一岁,而这俗称红包的压岁钱“行情”的演变,反映出市民消费水平的高低,也反映出时代观念的变迁。对于中国民众来说,过去红包的象征意义远高于实质意义,但现在则大为不同。当今中国社会过年的花费年年见涨,红包的“含金量”也随之上升。在上世纪60年代,中国长辈给晚辈的压岁钱平均在两毛、五毛人民币左右,红包是图个“好彩头”;上世纪70年代,红包还在5元、10元人民币左右;但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红包动辙数百上千,孩子每年获得数千元压岁钱的并不在少数。

  中国不同区域的红包消费有着细微差别,不同人情圈子的红包内涵也有所不同。在广州一家IT企业任职的钟瑛(音)受访时说,加上孝敬父母的红包,她今年在红包上的花费大约在8000元左右,相当于她一个月的工资。对不少家长来说,过年成本的上涨形成了一定压力。今年春节前,网络调查显示,约40%的网民过年要花掉自己三个月的薪水,当中最主要的花费用在孝敬父母和给小孩红包等人情礼上,超过70%的人表示,今年的过年花费会比去年高。

  文章称,由于过年的成本高涨,近年来出现了不少关于过年习俗的舆论反思,呼吁让压岁钱回到原有的象征意涵。中山大学教授叶春生受访时说,红包作为中国人际交往的一种方式,在表达祝愿的同时,应当根据自己的经济情况来决定。他指出,中国部分地区保留的旧有风俗便值得提倡,比如在南方一些地区,民众收到红包打开看过之后,再原封不动地送还给对方,“这样既相互表达了祝愿,又不造成经济负担”。

  对于中国春节红包的形式,叶春生指出,不同区域红包的“含金量”有高有低,穷困地区的红包可能只有一元钱,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可能高至上千元,而在人情往来的过年红包当中,具有半行贿性质的红包也并不罕见。他说:“托人办事,对方在平常日子不肯收礼,趁着过节期间,就给对方孩子一个比较大的红包。”叶春生说,这种“一半人情一半贿赂”性质的红包,收受双方都要坦然得多,在过年期间很常见。但他也指出,中央近期出台的“八项规定”和“六项禁令”之下,预计这种现象今年会有所收敛。

  叶春生说,“今年过年期间,餐饮酒楼的单位团拜会与宴请已经大幅度减少,往来的红包将随之有所减少”。不过,尽管以春节名义的公款吃请现象锐减,作为“台底下”的往来之一,在中央三令五申之下,红包腐败能否得到明显遏制,一些人认为,这也和普通百姓的人情红包一样,很难实现“减负”。延伸阅读:

  【延伸阅读】

  外报:中国倡俭 过节“红包”风光不再

  2014-01-10 16:05:08

  中新网1月10日电 法国《欧洲时报》近期刊出《法兰克福汇报》编译文章。文章称,在中国,红包意味着里面有贵重的东西。商务合作伙伴们以此来表达他们的感谢。但现在红包的使命可能走到了尽头,因为中国的领导人闻到了腐败的味道。同时,倡导节约开支的中国政府也杜绝公费送礼花销。

  文章说,虽然中国没有圣诞老人,也没有送礼物的小精灵,但是在这辞旧迎新的时节,中国人也流行互赠礼物。根据中国的古老传统,人们习惯送“年礼”来维护相互间的关系,尤其是商务上的伙伴。

  通过送礼,中国人向上级表示感激,向朋友表示感谢。这时候慷慨并不难,因为人们并不需要自费。

  礼物的花费会被算入企业或者公家的账单里,但这种行为将不会再发生。自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一年前拉开反腐败运动的序幕之后,一系列行为都被禁止。首先涉及到的是不必要的公费吃喝和公务旅行,而现在也包括了节日时公费送礼。

  由于送礼的习俗由来已久,在许多中国官员和国有职员的眼里,年终收取礼物已经是他们工作福利的一部分。但用公费送礼会使公共财政增加负担,并且会滋生腐败的土壤。

  文章指,据业内人士介绍,中国高档手表的进口额今年缩水了三分之一。同时中国的小礼品制造商也在抱怨,连日历和贺年卡的销量也下跌了。香烟、白酒,甚至包括今年流行的法国红酒的销量都出现了下滑。

  对于中国中央开展的反腐败,省级政府也进行了相应的配合。安徽一些干部甚至被公开表扬,因为他们表示不会接受任何“红包”。四川省的各级官员也都在年末时收到手机短信,提醒他们要“节约开销”。

  【延伸阅读】

  外媒:今年春节中国流行“电子红包”

  2014-02-02 10:45:34

  韩媒:韩国职场人月均支出16万婚丧红包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日前,由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推出的微信“新年红包”在网络上迅速走红,微信支付用户在短短几日内暴增。图为漫画:赶时髦。新华社发 王栋梁 作

  参考消息网2月2日报道 外媒称,2014年春节,中国互联网上一个火爆的话题就是微信红包。一时间,微信朋友圈里每个人都忙着刷屏,抢到1元的红包也贴上截屏向好友炫耀。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月31日报道,新版微信增加了“新年红包”的应用,红包可以发到微信群里,也可以单独发送给指定好友,同时还可以附上新年祝福。

  据微信的统计数据显示,除夕夜参与红包活动的总人数达到482万,最高峰出现在零点时分,瞬间峰值达到每分钟2.5万个红包被拆开。

  截至除夕夜,平均每个红包10.7元,一位网民抢到了869个红包位居首位,微信红包也让腾讯微信支付用户瞬间暴增。

  报道指出,但是微信红包要求用户将微信账号与银行卡绑定,抢到的红包就能提现,这也让许多网民担心个人资料外泄。

  据报道,除了微信红包热潮之外,微信也逐步取代微博和传统的电话,成为中国人过年拜年方式的首选。

  和微博不同的是,微信用户的朋友圈中更多的是熟识的亲人、朋友和同事。

  微信发帖虽然不能像微博那样被转发成百上千次,但微信群聊的互动模式更有亲近感,越聊气氛越热烈,亲朋好友间的感情也热络起来。

  以往过年挨家挨户拜年是许多人儿时的记忆,现代社会转型,尤其是互联网的兴起,象征传统的春节也经历了剧烈的变化。

  报道称,除夕夜收看央视春晚仍然是过年必要的传统之一,只是这个传统如今也增添了互动成分,边看春晚,边在微博和微信上吐槽,也成为网民除夕夜的热门活动。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国际公司网站1月30日指出,随着传统的收发红包的举动从现实世界转向数字空间,这个春节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把现金留在钱包内。

  如今的中国人日益钟情网上交易和电子商务模式,越来越多的人更愿意通过电子方式收到红包,传统在与便捷的较量中退居次要位置。

  上海速动市场信息咨询公司近来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8%的受访者更愿意红包直接存到他们的账户上。

  当然,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也动作迅速地利用起了这一趋势,其中腾讯公司最近推出了“新年红包”,作为该公司大受欢迎的微信服务的一个附加内容。

  使用微信的陈先生说:“我特别高兴可以使用一种新的、时髦的方式向家人和朋友发送节日的祝福,特别是给那些有孩子但住得又离我们很远的朋友。”

  《北京青年报》的一则报道说,这项服务推出24小时后就已经发出了总额1800万元的红包。

  报道称,尽管腾讯公司的对手阿里巴巴也推出了一个类似服务,但微信的应用软件让用户可以随意在朋友圈中发放最高200元的红包,由此给这一过程增加了一种有意思的不确定性。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把付款与微信的应用内支付服务联系起来可能将改变未来的游戏规则,因为它简化了为小微交易支付的过程,从而使用户更可能在未来进行应用内购买。

  瑞东集团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史蒂夫·王说:“给红包的传统是一种象征性的姿态。这种方式让人们在处理网上资金时更加方便,而且可以扩大它们的用户基础。它影响了新老传统,而且是中国当今不断涌现出创造性理念的一个很好例证。”

  其他网上资金运营商也开始利用这一传统扩展自己的业务。在香港,比特币交易平台ANX发放了价值约6.4万美元的比特币券。

  ANX首席执行官肯·罗说:“香港公众正越来越愿意接受非传统方式的红包。”

(新浪军事)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