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Coin

陈达伟:现行支付协议与互联网精神相悖

戴维 发布在 快讯 0 3512
陈达伟:现行支付协议与互联网精神相悖   “2014中国金融发展论坛”于2014年8月28日-29日在北京展览馆举办。上图为阿里巴巴小微金融研究院院长陈达伟。(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

  新浪财经讯 “2014中国金融发展论坛”于2014年8月28日-29日在北京展览馆举办。上图为阿里巴巴[微博]小微金融研究院院长陈达伟称,互联网解决的是信息不对称和所有节点流通问题。金融以后也会碰到这样的问题,我们说国内金融可能一下子说大家感受不是很深,我们说国际来看,你向美国汇一笔款,走的是一个国际协议,你这笔款从汇出到他拿到这笔钱是两天左右,这与互联网精神――自由分享没有国界的精神是不同的,两天收到这笔钱是不合理的。现在的金融机构和金融协议下就是这样,因为要保证安全。互联网发展很有可能突破这一层,不远的将来,五年、十年,这边点一下汇款,那边瞬间达到,基于的协议也许是别的协议,但是确实会发生。在国外几个“币”里面,在中国相对来讲这种概念和互联网是非常非常匹配的,这是有可能的。在金融领域基于价值的网络和基于网络的流通节点有可能会成为一个互联网金融普惠性的分支。。

  以下为演讲实录:

  陈达伟:谢谢王司长、谢谢各位领导,今天站在这里很忐忑,金融展,阿里巴巴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前身主要是几个部分,最主要的部分是支付宝[微博],支付宝在这里讲金融心里没多少底。

  刚才听了中国银联的柴总和IBM[微博]的王总和中国黄金的宋总,我可能换个角度跟大家讲讲普惠金融创新,可能会偏普惠方面以及创新方面。我想讲讲普惠金融创新在中国可能哪些方面,包括服务主体,包括服务的模式,服务的市场以及创新的方向这几个角度谈谈我们自己的一些认识。

  首先我讲普惠金融的服务主体,金融这个词,中国大中型金融机构、银行,一讲到金融想到银行、证券、基金、保险、信托,其实在中国的大金融环境里面,我们大型企业,大中型机构服务不错,20个里面服务不错的。服务相对来讲金融压抑的部分是什么?就是后面八个部分,我们普惠金融瞄准主要方向第一个草根用户。这些人没机会进金葵花的VIP,没有机会进大型理财机构去做金融产品。所以我们给他提供普惠的长尾的金融产品给他们用,这是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是小微企业,大家知道现在所有的中国小微企业碰到融资难的问题,我上大学那会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中小企业融资难和中小企业金融压抑没有得到解决,普惠金融可能更多是为小微企业服务。第三个也是中小金融机构和四大国有行相比和大中型的券商、基金、保险、信托企业相比,这些小的金融机构的同一起跑线能力不足。某一家非常小的银行可以提供非常好的信用卡产品,但是很多人不会用他,因为你刷了信用卡根本还不了款,请问他怎么去和工行竞争?普惠金融服务主体包含中小金融机构。阿里巴巴包括云计算包括小微集团的聚宝盆项目,我们一直想办法让全国这么多中小金融机构特别是小微金融机构通过我们的努力,能让大家共同做好金融服务产品为金融市场服务。

  中国的银行现在差不多有四千家,但是大家平常看到银行就300多家,还有3700多家去哪里了?这些银行相对来说他们无论是从核心系统能力、网银能力、外围系统能力他们都在整个市场竞争中处于相对弱势。所以聚宝盆项目也好、云计算也好目的是让这些小金融机构能够实现金融的普惠和金融的公平。

  第二是服务模式,服务模式来讲互联网金融或者是普惠金融服务模式,因为刚才王司长也说降龙十八掌、小李飞刀跟我们的文化很贴切。我们把互联网普惠金融大概分成七种模式,取个名字就是七剑下天山。第一个模式是擅长第三方支付。在央行[微博]统一领导下,第三方支付一共发了269张牌照,大家可能从事各种各样第三方支付模式,互联网支付、POS、预付卡、电话支付等等各种各样的支付方式。像人的全身的毛细血管一样,非常好的丰富和补充人体肌体所需要这些最后一毫米的血液需求和养分需求,第三方支付里面包括整个行业一起在第三方支付里面把最后一毫米的工程做好,其实是做好普惠金融触达到用户终端的工作。第三方支付从2000年以来,最早第三方支付99年也是在北京首先做第三方支付,02年中国银联成立,03年支付宝成立,到现在为止将近十年时间第三方支付在繁荣整个支付市场里面应该来说是做了一些贡献。

  今天来说互联网支付可能又发生一个转折,随着智能手机出货量大增,随着移动终端增加,现在每一个人每天时间都花在大大小小不同屏幕上面。回家抱着Ipad,开会的时候大家拿个手机刷屏。出去玩的时候,吃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玩手机。互联网已经朝着移动互联网发展,现在移动支付在整个市场上慢慢发展起来。移动支付发展不仅是为了移动支付,也是为了移动互联网金融或者是移动普惠金融,成为一个便民的终端。这个终端起到什么作用?我们知道中国银联对中国整个发卡市场,整个中国的卡的受理市场作出卓越贡献。中国现在所有银行卡数量在全球应该说最高,银行卡的普及率最高。银行卡在线下所有终端都有用吗?还不是,中国国情太复杂,中国受理环境太复杂,按照现在全国工商总局的数据能有1400万家私营企业还有个体工商户有5400多万家,而所有POSS终端只有1200万家,还有40000多万家没有服务到,为什么?这个东西很复杂。移动终端很有可能服务那部分的长尾,他没有能力申请POSS机,他不符合POSS机的条件等等一系列的原因,为什么移动支付现在发展如此迅猛。现在移动支付的笔数大家想到是NFC的,现在整个市面上移动支付最高还是基于远程和互联网,每天笔数在中国整个市场移动支付接近5000万笔。这种交易的发展,这种基础设施发展给移动互联网金融带来非常好的前提。移动做好第三方支付,特别是移动支付这块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前提。这是七剑下天山的第一个。

  第二个一说到融资其实跟我们关系不大,跟整个第三方支付也不大,为什么融资在中国比较难。中国其实融资,第三方支付企业或者是一般的P2P企业做融资,在三个环节里面他本身没有特别优势,第一资本优势是没有优势。中国银行或者是中国工商银行拿线下存款,整个资金成本非常低的。任何一个做P2P企业,他的资金成本不可能比其他银行低,所以第一个在资金成本优势是没有的。第二的信用成本优势也是没有的,几大银行或者是金融机构其实是可以拿到中国很多的信用质押或者是比较好的信用成本,但是P2P企业或者是一般的这种做线下融资、线上融资企业也是拿不到,或者是获取成本至少不低于大中型机构,这两个没有优势。优势在什么地方?就是交易成本这块,交易成本上互联网机构利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极大降低交易成本,利用大数据,利用用户轨迹行为降低交易成本,认为能把交易成本控制住,有互联网融资和P2P企业大行其道。我不是说现在P2P企业做法合适,但是P2P的模式,他是从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转变,他的模式如果在合理监管以及在合理运作下他这个模式还是不错的。我们现在不做P2P,这个行业如果得到合理发展、合理监管,这个行业前景还是不错的。

  融资是我要借钱,理财还有投资需求,投融资,现在也有理财,有了余额宝[微博],后来又有招财宝定期的产品。这种产品解决什么问题?余额宝解决用户手中多余流动性的问题,多余流动性有增值需求,是普惠金融里面这种需求。招财宝以定期为主要目的或者是以一段时期为目的的投资需求,解决的是这些用户其实在这个流动性和收益性平衡中,更偏向于收益性这种需求。于是招财宝或者是陆金所或者是其他产品推出一些比较固定的6、7、8个点的回报产品,迎合市场这部分的用户需求。原来拿到6、7、8个点的用户,卡里资金50万以上或者是10万,现在1000块钱就可以拿到这些点,这就是普惠金融的好处。

  我今天用了5万块钱,家里孩子上学,现在这个产品我们在银行金融机构买产品贴现,相对来讲没有那么容易。在互联网平台如果能给大家一个比较好的投资和贴现的转换,你随时点点可以买,随时点点可以贴现,对市场来说应该是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第四块我想讲讲除了支付和投融资之外还有保险,保险在几大金融机构里面比较弱势。如何利用互联网平台,如何利用普惠金融平台给保险机构,让保险机构也能够金融企业里面他能够更好发挥他保障的功能和增值功能。以前一听说你是保险公司就感觉是传销,现在加上这些年发展,大家听过创新的保险,物流险、运费险,还有中秋赏月险、手机屏幕碎屏险,还有你不用买那么大的保险,给自己的肺买个保险,你出去玩买个意外险,类似这样的保险公司,保险产品,让老百姓享受保险公司给他享受的保障。还有分红险还有万能险给他带来的增值,这是老百姓喜欢,也是保险公司能够通过创意产品改变大家对他的看法的实实在在的普惠金融产品。

  第五就是虚拟货币,虚拟货币这个场合讲不太合适,但是作为互联网金融一个分支,我还是提一下。因为讲到虚拟货币大家想到比特币,这个国家禁止的。不是比特币的生意特别的旺盛,我觉得在互联网的情况下,互联网解决什么问题?解决是信息不对称和所有节点流通问题。金融以后也会碰到这样的问题,我们说国内金融可能一下子说大家感受不是很深,我们说国际来看,你向美国汇一笔款,走的是一个国际协议,你这笔款从汇出到他拿到这笔钱是两天左右,这与互联网精神――自由分享没有国界的精神是不同的,两天收到这笔钱是不合理的。现在的金融机构和金融协议下就是这样,因为要保证安全。互联网发展很有可能突破这一层,不远的将来,五年、十年,这边点一下汇款,那边瞬间达到,基于的协议也许是别的协议,但是确实会发生。在国外几个“币”里面,在中国相对来讲这种概念和互联网是非常非常匹配的,这是有可能的。在金融领域基于价值的网络和基于网络的流通节点有可能会成为一个互联网金融普惠性的分支。

  第六就是传统大型金融机构或者说中小型机构的互联网化,包括网络银行,包括腾讯搞的佣金宝,网络证券。这些东西会慢慢成为服务,大型机构有自己的网点,他们的网点不是中国老百姓有两波人,一个人有两种需求,既有网点需求也有非网点需求。所以这些机构在推网络银行,网络证券的时候的机会和想象空间很大,这也是普惠金融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七剑下天山七个分支,后台部分,这是大家想的不是特别的透彻,我们想的也不透彻,市场做的也不是特别好的一个部分,就是后台部分。包括征信,个人征信、企业征信。中国有几大金融,但是和我们说的标普,汇率比起来,我们自己的评级机构相对来讲还不是特别的做的不是特别好。中国虽然有征信机构,但是和国外几大征信机构,比起来,我们做个人征信做的不是特别完善。我们央行的个人征信体系拿到很多大中型金融中心数据,拿不到他作为草根,在小微企业消费数据拿不到。个人征信数据以后也是互联网金融、普惠金融非常重要的一个分支,他作为后台部分,大家看不到,他是无名英雄。

  同样的无名英雄还有大数据,大家每天都说大数据,大家认为阿里巴巴大数据做的还不错,我个人觉得阿里巴巴大数据做的一般,我觉得大数据真正做的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还有云计算,后台云计算的服务能力,这是后台。后台还有很多,这些成为互联网金融非常重要的基础和分支。互联网金融或者是普惠金融的复制模式主要是七支,第三方支付、投资、融资、保险、货币、网络银行网络券商之类,再加上后台征信大数据这样一些公司,这是服务模式。

  互联网金融或者说普惠金融几个能力或者说以后他服务的时候,几大主要能力是什么。我们认为互联网金融最后要服务我们的普惠大众,小微企业。主要三个能力,第一是系统支撑能力,我们现在看到市面上所有机构都觉得互联网金融是一块非常大的蛋糕,大家都想服务好这个市场,这个蛋糕。我觉得这种心态大家都是非常非常好,服务好这个市场。但是互联网金融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一旦服务好有两种可能,要不根本没有人用你,标准就是一旦有人用你,你就支撑不了。一个人来用,明天可能变成一千个人,后天变成一千万,你根本不知道,这些网民是实实在在存在,中国现在有6亿多网民,你想把他做好你得为6亿网民服务,这是实实在在的问题。究竟你怎么服务好这些网民,怎么服务好这些市场,你的支撑能力有多少。我们资金、保险、信托,基金公司他们的服务能力可能是每秒钟500甚至1000笔,现在每秒3万、6万笔,这个怎么办,需要后台的支撑能力。这个支撑能力并不是说所有普惠金融都需要自己自建,可以利用市场成熟的支撑系统还有支撑网络。

  第二个能力就是安全能力,金融是一个跟钱打交道的行业,如果你的安全能力不行,你的钱丢了,无法给别人赔偿或者是无法保障资金安全,老百姓会跟你拼命。特别是草根网民,本来钱也不多,好不容易投了5万在你平台上,结果丢了,那肯定跟你拼命。第一是安全防范能力,第二是安全事前事中事后的管理能力以及后面的赔付能力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的支付宝和阿里小贷我们为主的包括余额宝,如果说止损控制下来你说有服务产品,最后有可能压跨你这个稻草就是止损。止损做到十万分之一,我们基于规格判断到基于大数据判断,第三我们做到全额赔付,做到保证的服务连续性。

  第三是客户服务能力,有一些人打电话告诉你找您,要不不会用,要不出问题了。说一客户服务能力。光支付宝一个平台每天接电话量就是近10万通电话,这个平台如果做大了,整个市场互联网普惠金融做大了,你怎么更好服务这个平台,只是包括电话量,不包括云客服,在线客服,还有手机客服都不含,这个量有多大。你的钱把他丢了,再联系不上,这是很大的问题。钱在这里,打电话接不出去会出很大问题。

  互联网普惠金融有这三个能力很重要,无论你是自建还是用他们的平台都是要具备,不具备这三个能力,系统支撑能力、安全能力和客户服务能力,那普惠金融往后做的话都是镜中月、水中花,都是空中楼阁,不可能长久,甚至根本不可能做大。

  最后一点我提一下我们的创新,互联网和金融结合下有下面四个方向应该来说或者是这四个点后续会朝着这方向发展。第一是监管立法要完善,互联网金融是中国整个市场包括监管机构,包括我们主管央行相对来讲比较包容、普惠创新,也是整个市场做大非常重要的原因。支付宝为代表的普惠金融能做到今天,和整个市场关怀分不开。接下来这个方向中国还是希望这个市场能一如既往鼓励和关怀整个互联网,鼓励整个普惠金融发展,包括立法上的。很多互联网的分支是立法不完善,不完善使得很多有能力,有这个条件企业有一些顾忌不能碰这些行业。有能力的企业碰这些行业,这个行业会健康。这个行业会在实践中形成比较好的标准,更健康。现在没有立法,监管不是特别明朗,大家不能碰,使得市场发展草根生长,长到最后有可能反而会出一些风险,包括P2P跑路什么之类。其实我想他们做这个平台本质不是为了跑路,是到后来自己控制不了这个窗口,他只能跑路。第一是立法和监管方面,可以实行内置的风险量化,你量化,什么样的标准可以做什么样的事情,你把他量化,纳入统一监管。不是所有企业实行一刀切管制,你就分级,你什么样的风险能力、承受能力,什么样的企业、平台,什么样的资金或者是什么样的服务能力,你执行什么样的政策,这是分级管理。我们信托业也是分级管理,跟金融业也是一脉相承。

  第二市场继续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这是习近平总书记说的,为什么市场资源配置要占主导作用呢,只有市场才能真正了解我们的客户,智慧金融、智慧城市,所有智慧险些,都是市场先行,监管机构再调整。监管机构不可能预知往后五千年的,先许可证、后牌照,现在慢慢推先照,后证,这是监管机构从事情准入和许可跑向事后监督和管理,这对监管挑战更大,这样做对市场更有利。让市场发挥主体作用,市场前面跑,后面进行监管和动态调整,也是互联网进发展的方向。

  第三我觉得是要生态系统的共赢,互联网进入的发展离不开整个市场上所有环节,包括大中型金融机构,包括中小金融机构,包括企业。现在互联网金融和普惠金融让大家感觉或者是大家潜意识里面银行有这样的认为,觉得这批互联网金融机构,打着普惠金融旗号的机构是不是过来跟我抢蛋糕吃。我真心是这么觉得,不是说支付宝的人,小额支付的人站在这里这么说,我本身是做研究的人,我比较中立。余额宝这个产品我们其实也不是自己做一个货币基金出来,我们把货币基金存量市场做的不怎么样的东西把他捡起来,一直两千亿、一千亿,和中国动不动几十万亿理财规模是完全不匹配的。我们切到了货币基金上面去,把他做起来,现在做到五六千亿,它和几十万亿比起来差距太大了。这样做也是让这些基金公司能够更好的服务好我们的客户。

  我觉得包括后面的招财宝,也不可能是支付宝或者是小额支付是没有这个能力做金融衍生品和做最后金融产品。我们只是把金融机构产品拿过来一个比较好的收入渠道,让老百姓享受到。最后产品的提供方还是这些大型金融机构,还是这些金融企业。

  哪怕做了支付宝,做了线上支付,最后第三方支付还是银行。如果真的是没有网络支付和网络购物的话,中国的网银应该说没有像现在这么发达。中国现在的网银包括手机银行,包括中国现在整个网络支付环境,信用卡环境相对来讲是比较完善,这个和第三方支付支付机构不停的做一些小小努力,应该还来说还是有一点关系的。生态系统共赢,大家金融机构和第三方支付机构之间有一个比较好的互补关系。马云[微博]说过如果说第三方支付,几个国有大银行是主动脉,我们是毛细血管。今天为止支付做到金融,我相信金融主场是主体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或者是普惠金融做的是金融补充,我觉得是补充加润滑剂,让这些大型金融传统机构能够更好往前运转,我们是补充和润滑剂,是让老百姓知道这个,生态系统共赢。

  最后我想说互联网金融是持久战,论持久战。互联网金融我个人觉得才刚刚开始。这场战役可能是20多年也可能是30年。因为中国金融的发展应该来说还没有进入一个非常深的深水区,互联网金融想在金融里面做好润滑剂的功能不那么容易,这里碰到的摩擦、不理解、误解。我相信论持久战的长久,大家都能看到新中国解放的那天,谢谢大家。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