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金融“回归”实体

戴维 发布在 快讯 0 4984

  在经济增速下行的前提下,金融系统风险凸显,已经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近两个月以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了一系列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重要措施。3月25日提出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通过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拓宽企业和居民投融资渠道。4月2日国务院研究了扩大小微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的实施范围。4月16日确定了金融服务“三农”的措施和决定。4月23日研究进一步落实企业投资自主权的政策。4月30日提出改善外贸企业的融资服务。从3月25日到4月30日国务院召开了一系列会议都是围绕着金融问题,如何深化改革,如何发挥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进行了专题研究。

  日前,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第59期“经济每月谈”以“加快金融改革,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为主题,与会专家纷纷对当前中国金融改革存在的问题,未来发展方向以及可能出现的金融风险做出了专业的解读。

  “最近社会各界对中国金融有各种各样的议论,也有各种各样的担忧,尤其对金融可能出现的风险,这种风险对实体经济可能产生的影响大家都非常关心。应该说中央、国务院,国家有关部门也都注意到了这些问题,而且专家学者对这些问题也都展开了深入地研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兼战略研究部部长陈文玲在会议上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

  当前中国的经济形势比较严峻,尤其是一季度走下来不能令很多人满意,在这个背景下我们的经济和金融链存在一系列不协调的情况,甚至比较严重的矛盾。4月份的数据来看,4月份的M2是117万亿,在117万亿的条件下M2增长13%点多,这个背景下实体经济面感到资金非常紧张。如果用更长时间来看,2012年11月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要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但这一年多下来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没有降低,并且在今年前几个月与往年相比上升的幅度还要大。在这个情况下,融资成本的上升必然给实体经济面目前的困难造成雪上加霜。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王国刚表示,从中国今天的角度来讲要调整实体部门和金融部门不协调、不对称的状态,关键问题是改革。改革说起来大家可以谈很多,利率市场化、商业银行转型、资本账户开放、股票发行等很多,改革确确实实牵扯到方方面面。但是中国现在如果要展开金融改革,首先要做的就是降低实体经济部门的融资成本。

  如果降低实体经济部门的融资成本问题无法解决,剩下的那些都难以持久。金融部门改革的效率不是用金融机构的盈利水平衡量的,应该看看实体经济部门。从企业角度来讲,融资成本降低,从广大资金供给者、城乡居民来讲是能不能分享到中国经济成长的果实。也就是他们能不能通过金融过程获得财产性收入的提高。必须把这两者结合在一块儿。

  王国刚同时指出,现在有一些被称作所谓的新生事物的或者所谓的具有发展前景的一些金融现象,我们认为那是带有问号的。比如说所谓的网贷P2P,虽然使得资金供给者的收入有所提高,但它大大加强了实体企业的融资成本甚至都超过20%。20%的利率是什么概念?有几家企业有这种盈利水平呢?没有。所以这个背景下,实际借钱的人是在救命,救命的时候是不讨论价格的,这很可怕。而我们还在大肆炒作,认为这是发展方向。那只能使实体企业负担越来越重,这不是改革的方向。这一点应该明确。

  当中国的金融体系以银行为主体,180万亿的金融资产银行占了160万亿,那么我们今后的金融改革是发展金融市场的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还是发挥银行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说要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方面的决定性作用。强化银行配置资源的作用这一条路在中国恐怕已经走到极限了。各种风险现在在银行非常之大,经济下行过程中一定出现一大堆的不良资产,怎么办?现在不对称的状态,实体企业的成本越来越高,最后一定影响到银行。PPI已经27个月负增长,去年5月份开始在银行体系内出现的“钱荒”、“钱紧”已经预言到这一状况,所以这些情况应该引起我们高度重视。所以要发挥实体企业、城乡居民在金融领域的作用,在改革过程中应该让实体企业和城乡居民拥有更多的金融选择权,金融本来是从他们当中内生的。

  当然,在金融运作过程中必然也少不了一定的风险,在经济增速下行的前提下,金融系统风险凸显,已经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从短期来看,中国的金融风险点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地方政府债务、银行信贷和影子银行体系等三个方面”。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在会议上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

  宗良指出,如果房价一次性下跌40%-60%的水平,那将发生金融危机。因此,必须对房地产市场做调整,使其保持相对的稳定。我国当前也正在结构上做合理调整,未来的发展思路是满足必需,打击投机。

  我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逐步进入还债高峰期,约37.5%的贷款在2013年至2015年内到期。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突出表现是,政府债务融资类信托到期量陡增,兑付潮将汹涌来袭,地方政府偿债压力激增。而且地方债务中一个重要的环节是土地财政问题,由于我国土地出让金制度存在一定的问题,该制度类似于我请客别人出钱,导致我国每年的地方财政收入中土地财政占了很高的比重,这种体制肯定会推高房价。

  据悉,2013年我国影子银行规模达51651亿元人民币,已经超过了GDP的40%,与2012年年末的3万多亿元规模相比,增速显著。我国影子银行风险问题首先就表现在互联网金融风险。自去年余额宝[微博]推出后,互联网金融创新如火如荼,但也出现了P2P、众筹、比特币等现象,欺诈、违约、破产、跑路、洗钱等事件频出。互联网金融概念很好,未来一定有很光明的发展前景,但目前我国互联网金融还停留在影子银行阶段。当前国家虽然已就比特币、宝宝业务、二维码支付、虚拟信用卡、资金池业务、股权众筹等出台或拟将出台严厉监管政策,但如何创新监管模式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对于如何防范风险,促使整个经济实现良性发展。宗良表示,首先要实现经济的转型发展。经济实现转型非常重要,但并不代表不强调“发展”了,正确的理解应是转型中求发展,发展中求转型。其次是发展地方政府的多元化融资渠道。我国地方债务的解决,可采取多元化的方式,一部分市政债,一部分政府融资平台,一部分是公私合营,即所谓的PPP,通过多种方式有机结合。第三就是优化融资结构,打破刚性兑付,有效降低融资成本,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同时我国的基础设施仍需要优化,城镇化以及农业现代化都需要实现转型升级,对于养老问题也应妥善解决。■(本报记者郭航采写)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