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金融业的新定义者:互联网金融态势汹涌

戴维 发布在 快讯 0 2344

  文/郭洪业 李学乐

  互联网创新金融模式的增多,不仅仅是多种融资方式的简单替代,而是促进金融市场向成熟高效演变的重要助力。

  127亿笔,这是2013年支付宝[微博]一年的支付笔数,与银联全球128亿笔的刷卡笔树已是毫厘之差;不过,银联的支付笔数增速放缓,而支付宝依旧上升。中国新金融这样的发展态势,比发达国家还要来得汹涌。

  其实,支付宝并不能完全代表未来。中国互联网金融迸发出来的巨大能量,将不断超出世人想象。支付宝之后,谁是新锐,甚或是新的领军者?尽管目前没有人知道答案,但数不清的中国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创业者们,在前赴后继的努力创业中,改变着人们需求的实现方式,改变着经济社会的旧有结构,也改变着自己。

  “做资金买卖的阿里”

  在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抱怨不绝于耳之际,有互联网金融从业者打出了“让人人都拥有私人银行”的口号。曾首创国内合作建房“深圳模式”、数次创业失败却不服输的60后林立人,这次将创业的选择押注互联网银行上。

  互联网银行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已在北美出现,对中国来说,纯互联网银行还是一个梦想,但追梦人已在路上。“互联网银行会在不远的将来成为主流的一种银行形态,它没有线下营业网点,所有业务都通过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进行。用户除了获得更为便捷的各项服务之外,还能够享受更高的存款利率、更低的贷款利率,因为银行将节省下来的线下运营成本让利给了用户,这是普惠金融的重要实现形式。”林立人认为。

  林立人创立的互联行,是一个让资金提供者与资金需求者直接见面的平台。“我们的理念是,让人人拥有自己的‘银行’。”他告诉《董事会》记者,本质上这个平台类似于一个资金交易市场,任何人都可以在平台上开一个“私人银行”,规模不论大小,都能借款放贷,自己为自己的资金做主,做自己的“银行家”。林所要做的,就是为这些“银行”提供一个安全稳定的交易系统,以及相配套的风控及配套增值服务。

  “通俗点讲,互联行就是一个做资金买卖的阿里巴巴[微博]。但我们比起当年马云[微博]做阿里,相对来说要容易,因为我们不存在物流,不需要仓储。另外,今天的互联网环境下,人们对互联网的信任也已今非昔比。当然,我们也有我们的问题,比如风险控制。”

  林立人的互联网银行平台于2013年11月28日正式上线运营,截至2014年8月15日,平台的PB(Private Banking,私人银行)用户人数已接近15万人,即平台已有约15万家“私人银行”,2014年平台目标是达成交易额16亿元人民币。据悉,互联网银行平台已投入的研发、运营费用约560万元,主要涉及相关系统的研发及人力资源等。

  传统银行不是早就做网上银行了么?你拿什么和这些大块头竞争?对于这样的问题,林立人笑了。他说:“很多人觉得互联网银行就是把银行业务简单搬上互联网,但这是完全不同的新东西。”把传统银行搬上互联网,它还是传统银行;真正的互联网银行是颠覆性的,它必将彻底颠覆、重构传统银行,是“用互联网思维做银行”,用互联网工具、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去满足用户的刚性需求。“如果用互联网做传统银行,你就死定了。互联网银行一开始,就注定不可能走传统银行老路,因为中国互联网银行的发展是与中国银行业的资金脱媒、利率市场化相伴而生的。互联网银行带来最大的颠覆就是银行去中介化。”

  与当下如火如荼的P2P相比,互联行有着别样的产品设计思路。P2P平台着重借款方及借款项目的开发,互联行则着力打磨“私人银行”这个针对资金出借方的拳头产品。对于手中握有资金的个人投资者,在互联行平台可以成为“银行家”,利用由互联行提供的私人银行系统自主进行资金交易。互联行也大力开拓机构用户进驻平台,尤其是数量不菲的小额贷款公司。互联网金融兴起后,小贷线上化也成为了不可逆转的趋势,但传统在线下开展业务的小贷公司要转型进军互联网金融并非易事,互联行由此为小额贷款公司开发“企业版私人银行”及其配套的放贷系统、风控系统,一经推出就吸引了众多关注。

  作为一个新生事物,互联网银行平台面临的潜在政策法律监管风险引人关注。

  “别人的我不知道,但对互联行公司来说,我认为不存在法律风险。”林立人对《董事会》记者透露,所有的资金交易和流转,都在借方、贷方和第三方资金托管平台之间完成,“我们互联行不碰钱”。目前,已有支付宝、财富通、宝付支付等专业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与互联行合作。

  “不碰钱的好处,一来是避嫌,一旦沾到客户的钱就容易瓜田李下,会被质疑是不是非法集资,我们要远离这个法律风险。二来,也容易让客户信任。钱都在有资质的第三方资金托管平台,客户没理由怀疑,对我们做市场来说要容易得多。”林立人说。

  这还不是最大的困难。金融专业门槛很高,公司究竟如何进行风险控制,依靠什么资源、团队来进行?

  上半年,互联行作为路演企业参加了互联网金融行业投资大会,但实际的融资情况却不如人意,叫好不叫座。专业投资机构在和互联行团队做深入沟通时,普遍对运营团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个有着巨大想象力的模式,专业、狂热、自信的“共同创业团队”在哪儿?

  “一定会遇到很多的困难,但对我来说,想到的困难都不是困难,需要集中精神应对那些想不到的困难。”林立人对《董事会》坦言,互联网金融本身兴起的时间就很短,普遍缺乏有经验的人才;但换个角度,企业可以启用一批具有开拓进取精神的年轻人去放手施为,只要把握好开拓与经验的平衡就没有问题。

  林立人坚信,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必须要借道互联网,这是一个伟大的机会。“为这一刻准备得太久了!”他说,中国大多数行业的发展都得具备两个条件:市场推动与改革到位,两者缺一,你都没得玩。“新一届政府金融改革力度巨大,利率市场化已经放开,民资进入金融业势不可逆。但民资太弱,没法和传统银行垄断巨头竞争,必须创新;要创新,你就得进互联网银行,这是当前最好的捷径。” 未来随着互联行的发展壮大,相关法律法规也完善了,甚至不排除互联行取得了民营银行的牌照,“这种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一切要看未来的发展”。

  “我很幸运,能投入到这场运动中来,为互联网银行颠覆传统银行做一点推动工作。”林立人说。

  无障碍支付的本土梦

  孙宇晨,这个自称90后,锐波科技创始人兼CEO,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年轻人,因赢得著名天使投资基金IDG资本的投资而广受关注。相比林立人创业者,他的“野心”更大,想要打造一种即时和无障碍支付的底层协议,一个全球的价值网络。

  因为前段时间价格疯涨暴跌,虚拟的比特币被大众所知悉。比特币拥有几个核心特性,比如去中心化、分布式、匿名性、被用于黑暗互联网,和主权货币存在冲突。而Ripple,本质上则是一种协议。按照网络的定义,Ripple是开放源码的点到点支付网络,依托美国Ripple开源互联网协议,无论是谁,无论他在世界哪个地方,依托这个支付网络可以转账任意一种货币,包括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或者比特币,简便易行快捷,交易确认在几秒以内完成,交易费用几乎是零,没有所谓的跨行异地以及跨国支付费用。Ripple是P2P交易模式,任何人可以创建一个Ripple账户,但没有任何人可以操控。

  据悉,设计Ripple协议的公司Ripple Labs始建于2012年,两位创始人均为互联网金融的鼻祖级人物。克里斯?拉尔森是全球首家P2P信贷公司Prosper和互联网银行E-Loan的创始人,杰德?迈克卡勒伯则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以及电驴的创始人。

  “我们现在所做的东西,其实是价值网络的底层协议,这是跟互联网是平级的协议。”孙宇晨对《董事会》记者解释说,互联网本身是一个很大的系统,例如发明SMTP的人未必会去做Gmail、去做163邮箱,因为163邮箱只是一个符合这个协议的运营商、提供者,它是基于这套协议存在的。“我们相对开发者可能更底层一些,可能并不面对C端的客户,而是为以后去面对这些C端客户的企业提供底层协议的服务,这是我们在产业链中所处于的级次。它最大的好处,就是银行与银行、支付公司与支付公司之间的转账与清算,都可以是瞬时且免费的。”

  目前,全球银行与银行之间结算用的是SWIFT体系,在孙宇晨看来,这个体系速度“弱爆了”,费用也过高。比如向美国汇300美元,手续费可能就要花100美元。“Ripple实际上是把央行[微博]的大额清算系统给普适化了,央行是接入大额清算系统可以逐笔实时,我们是所有的都可以,而且是7x24小时,没有休息时间的。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分布式,让全网的所有结点参与进来的。每笔交易可追溯、可查询,符合现代部门监管金融服务的基本需求。我们在做的就是尽快把这套协议在中国本土化,让中国的金融机构以及商家和客户,尽早用到这套协议。”

  但怎样推动这个协议,这个年轻的创始人兼CEO还在探索。“现在设计新的网络底层金融清算协议,要求我不仅对以前的金融清算协议的了解程度,起码不低于人民银行[微博]的司长,而且我得把这套思路颠覆掉,用互联网的思路再设计出一套更好的。有时候我也会怀疑,我到底是不是这个领域最懂的人。对于盈利模式,我们还在思考。不过,有一点非常清楚,就是在协议的本身层面,我们不会用协议本身去盈利,就像互联网发明出来之后,我们不会用互联网本身去收钱一样。”

  或许因为这个支付协议太过超前,并不为更多人理解,例如金融机构、监管部门。孙宇晨对《董事会》记者承认,在跟监管部门打交道时,需要很多沟通。“Ripple这个协议是公有领域,它既没有被专利,也没有被注册,所以我们在面临监管部门或者领导时会有很大的问题。他们会问,‘你们的协议有自主知识产权吗?’‘申请过自主产权吗?’我只能回答,我们在底层协议是没有的,但是在上层的应用开发方面可能会有一些。”

  不过,这家今年3月份才刚成立的年轻公司发展得很快,目前正和银行洽谈合作的可能性。“银行比第三方支付机构更权威一些,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中国还处于比较弱势的地位,他们也在看银行的态度,胆子甚至比银行更小一些”。孙宇晨倾向于业务在商业银行试点开展,央行再根据其具体进展进行监管。“监管滞后于技术发展,所以我们现在只能先在路上跑了。”

  对于外界给他贴上的颠覆者、搅局者等标签,他并不喜欢,他不想和现有的金融体系作对。他强调,目前Ripple Labs推行的分布式清算系统,其本质就是在不改变银行业务的基础上,在底层结构优化银行的清算和结算业务模式,从而降低银行的成本与监管焦虑。“我们和传统行业、传统金融的关系是一种服务与合作关系,不是颠覆与被颠覆的关系。我们并不寻求彻底替代,只让市场、消费者去选择。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为什么要坚持做这样一种协议?他说,“适应互联网最重要的一点,是一定要抓住开源与开放的根本价值。申请知识产权可能就相当于你把这个事当成一个小秘密,赶紧藏起来,不给别人改。你可能感觉这个秘密很牛气,但在别人看来可能就是弱爆了。比如安卓与Linux等的发展能够一直顺应趋势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它们是开源的。人人都可以修改,人人都可以改变,这也是一个事物最核心的部分,就是说这个事物必须是开源的。”

  这或许还可以从90后一代的安全感上找到答案。他说,对80后来说,控制、垄断和中心化是安全感的来源?,但对90后来说,竞争、自由和个性化才是安全感的来源。

  新定义者的中国意义

  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得益于金融抑制、监管套利等多重因素,但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显然开启了一个让无数人为之癫狂的时代。尽管切入的角度和领域不同,但由于实体经济和互联网的密切结合甚至融合,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具备了蓬勃的生命力。

  林立人、孙宇晨只是数不清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创业者中的一份子。尽管他们中的很多人,不愿别人称呼自己为颠覆者,但他们很清楚,相比过往的那些产业大人物,如马云,他们是更新一代的“定义者”――不在传统金融体系里面玩的他们,或将重新定义什么才是真正的金融服务。

  更可贵的,是他们身上的创业精神、理想情怀。在孙宇晨眼中,自己不仅要改变一个行业,而要改变一个世界,让全人类的货币流通、价值流通,再也没有阻碍,实时、免费。他坦言,理想主义一定是创业精神的一个表现。尽管互联行项目迎来上线一周年,林立人仍旧不敢丝毫放松。“做一件别人不敢想、不敢做的事情,我必须要有快乐地死在路上的觉悟和思想准备。”

  有互联网金融的支持者认为,互联网金融的重要意义在于:当通过金融市场融资的项目成功率超过银行融资时,金融市场的活跃不仅有助于自身效率的改善,而且将通过与银行部门的互补性竞争,促进金融市场和银行部门双方效率的共同提升,从而大大提高金融体系的整体效率。因此,互联网创新金融模式的增多,不仅仅是多种融资方式的简单替代,而是促进金融市场向成熟高效演变的重要助力。

  而互联网金融领域自律缺乏、欺诈不绝、泡沫泛滥等客观存在的现象,也让不少人对其发展保持谨慎、甚至持限制态度。不客气地说,未来互联网金融面临的最大危险,或许来源于自身。

  然而不得不承认,中国的特殊国情,成就了互联网金融星星之火的燎原之势。而有别于其他国家的这股互联网金融浪潮,也许是开启更高开放度的中国经济社会的一把钥匙。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