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Coin

重构全球货币储备体系的困局

戴维 发布在 快讯 0 4013

  ――访美国外交关系学会国际经济部主任本・斯泰尔

  批评美国没能起到金融引领国的作用很轻松,但替代它却不易,哪怕所需资金已经准备就绪。鉴于美国目前通胀水平较低且债务占GDP比重可控,美元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仍将继续保持其首要储备货币的地位。

  中美两国政府对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IMF[微博])监管改革没有本质分歧。IMF以GDP决定话语权的监管改革实际都会增加中美在基金组织内部的影响力。

  中国政府正在适度朝经济市场化方向协调发展,几乎不用担忧中国经济增长会放缓。目前的速度是适中的。

  ⊙记者 王宙洁 实习记者 金嘉捷 ○编辑 秦风

  

  历史再次走到了一个特殊时刻。在这一时刻,世界如何重建一个国际货币新秩序?人民币有能力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吗?在本・斯泰尔看来,真实的货币战争远比想象的更为复杂、更不可思议。

  本・斯泰尔(Benn Steil)在其近期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发行的中文版新书《布雷顿森林货币战:美元如何统治世界》中问道:今天世界最大的债权国中国和最大的债务国美国,是否愿意、是否能够或者是否应该被纳入一个“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从而使货币秩序根据当前的经济和政治现实重新调整?

  作为美国外交关系学会国际经济部主任、高级研究员,本・斯泰尔也曾任职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国际经济部主任。以上两个机构分别是美国和英国研究国际关系问题的顶尖智库。

  近日,他接受了上海证券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分享其对全球货币体系及经济趋势的看法。

  

  美元仍将保持首要储备货币地位

  上海证券报:金砖国家正在尝试建立联合外汇储备资金池。您认为这是否会对布雷顿森林机构形成挑战?目前全球是否呈现出朝多元储备体系发展的趋势?

  本・斯泰尔:大多数新兴经济体国家缺少独自去保护自身免受资金流动冲击的资源。但如果团结起来,他们就能够建立起充足的外汇储备。举例来说,在亚洲,2010年的清迈多边倡议使得与会的13个经济体在国际收支平衡危机中能够利用2400亿美元的共同储备。不幸的是,真实的资金量比协议账面数字要少得多。清迈协议国实际上并没有汇齐所承诺的资金额,只有参与了IMF项目的成员国家才能募集到大额资金,并且还要服从备受诟病的基金监管和约束条例。实际上,地区政府在危机中对于互相开放信用依然保持谨慎态度,除非他们真的需要帮助。

  与此同时,2013年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宣告成立新开发银行时也同样是信誓旦旦,但他们采取实际行动的前景堪忧。发起国迄今仍未提供一分钱的相互援助,在未来也不大可能这么做。以上一切说明批评美国没能起到金融引领国的作用很轻松,但替代它却不易,哪怕所需资金已经准备就绪。

  上海证券报:“货币战争”这一词在当下的全球范围内是否依然适用?许多国际组织建议加强国际央行[微博]间的合作,这种合作机制应当如何建立?

  本・斯泰尔:当美国、欧元区、日本和中国等经济体都想要降低各自货币的外部价值,就有理由对此感到担忧。他们想要让货币贬值,但这种努力如果未能成功,会为增加净出口设立新的贸易障碍。目前,国际合作最重要的形式是货币互换额度。我们应当注意到,在危机中,只有美元互换安排是真正重要的,所以美联储是这种合作中的关键。

  上海证券报:美元是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美国政府应采取哪些行动来保值?长期来看,美元将继续处于主导地位还是与其他经济体共同承担经济重任?

  本・斯泰尔:鉴于美国目前通胀水平较低且债务占GDP比重可控,美元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仍将继续保持其首要储备货币的地位。欧元区危机已经引发对单一的欧洲货币是否可持续的质疑――它能否再支撑十年或二十年?因此,我认为这一点限制了其成为全球储备货币的趋势。我并不觉得欧元将超出目前全球外汇储备占比24%这一数字太多。

  上海证券报:您认为辅助货币是否能改变世界?黄金会成为一种货币吗?有人认为数字货币(例如比特币)有可能改变目前低效的全球支付体系并最终推进全球金融包容性。网络和电子支付体系是否为创造新一代货币提供了一种思路?

  本・斯泰尔:黄金是中央银行储备的一种,它在特定的金融交易中做附属担保,伊朗也使用黄金进行国际支付来避免金融交易,黄金也以电子形式存在于私人交易中。如果人们对法定货币失去信心,或政府跨境使用货币的手续复杂成本高昂,黄金显然可以重获货币功能。

  比特币已经显示出一种无需执政者就能创造出交易货币的特性。但是面对Mt.Gox(位于日本东京的全球最大比特币交易商)混乱的破产清理,这也成了人们当前减小金融波动和危机时最不想涉足的方面。

  

  中国目前的经济增速适中

  上海证券报:美国经济是否处于复苏轨道?它会引领全球经济走出泥潭吗?美联储从今年开始削减每月的资产购买计划规模,这会为全球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人们是否理解美联储的行为?

  本・斯泰尔:美国经济正处于持续温和复苏的轨道上,但可能不会是表现最强劲的那一个。中国相对减慢的经济增速可能是全球经济目前面临的最大风险。

  削减债券购买计划规模对那些拥有巨额经常账户赤字经济体的货币和债券市场造成了很大的破坏,尤其是乌克兰、巴西、印度、印尼、土耳其和南非。讽刺的是,2008年金融危机始于美国,却帮助加强了美元和美国国债在全球金融架构中的主导作用。

  上海证券报:欧洲央行正在准备推出量化宽松项目,日本央行也将维持超宽松利率环境,许多人将此视为一个巨大的博弈――它们该如何收尾?您认为全球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张是否可以在不影响市场的前提下全身而退?

  本・斯泰尔:这取决于各经济体资产负债表的组成。以美联储为例,它将在清算其1.5万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投资组合这一点上面临巨大挑战。这也是美联储前任主席本・伯南克曾经说美联储将不会出售这些证券作为其紧缩货币政策行动一部分的原因。

  上海证券报:您如何评价中国在全球经济监管体系中的角色?现阶段,适合中国的发展速度是什么?您担忧所谓的中国经济硬着陆吗?各方对中国进一步开放资本账户吸引海外资金的期许十分强烈,相对自由的资金流动会给世界带来哪些影响?

  本・斯泰尔:首先要明确很重要的一点:中国和美国政府对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监管改革没有本质分歧。IMF以GDP决定话语权的监管改革实际都会增加中美在基金组织内部的影响力。

  中国政府正在适度朝经济市场化方向协调发展,几乎不用担忧中国经济增长会放缓。目前的速度是适中的。

  很显然海外对中国的投资机会有大量需求,开放资本账户能够帮助满足这种需求。然而,除非中国逐步允许中国居民到海外投资,否则会面临很大的人民币升值压力。

  上海证券报:您如何看待近期的人民币贬值,目前人民币价值是否处于合理区间?中国政府致力于汇率市场化的改革,您对此有何看法?在未来的全球货币体系中,人民币将扮演什么角色?

  本・斯泰尔:在经济活动放缓的背景下,近期的人民币贬值受到中国政府为了增加出口竞争力的愿望驱使。中国拥有大约4万亿美元的巨额外汇储备,在贬值之前很难说人民币被“高估”。

  中国在过去二十年内崛起并成为一股经济力量,这一切发生得很快,因此其金融市场发展程度远不足以支撑人民币成为主要的国际外汇储备。重大改革是必须的。举个例子,如果人民币占全球外汇储备5%,外国官方机构就能控制中国30%的债券市场。相比之下,美国就是36%,尽管美元占全球外汇储备总量远超63%。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