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起底Vpal:冒牌虚拟货币的传销骗局

戴维 发布在 快讯 0 3820

  ■IT时报记者 孙骋 郝俊慧

  “错过了比特币,不要后悔,V宝币可以改变你的下半生,时间是金钱,抓紧入手。”

  “这里是真正实现你梦想的地方,市场已经开始燃烧,价格每天都会上涨,价值无限放大。”

  Vpal(V 宝币)信仰者常天佑这几天不断更新微信朋友圈,上传Vpal最新价格的截图,配上文字“涨了,又涨了”,满眼赚钱的喧哗与骚动。让他着魔的Vpal币7月22日上线,开盘价331元/枚,最高涨至997元/枚,截至8月21日,价格是569元/枚。Vpal被宣传成即将统一全球的虚拟货币,其宣传内容与Ripple(瑞波币)极其相似。

  《IT时报》记者独家调查发现,Vpal背后竟然是一系列第三方代理公司,与其宣称来自美国的“洋身份”并不符合。它通过拉人头、收提成的方式发展壮大,与传销组织无异。

  ◆ Vpal的喧哗与骚动

  阿诺(化名)被朋友带来Vpal会场,平日里,他是一家IT公司的技术员。

  “这个很赚钱,你通过我买一点V宝币,放在钱包里,每天会‘下蛋’,我也能拿提成,你要发展朋友也来买,我们都能赚。”

  8月5日的宁波东钱湖畔,度假酒店“钱湖悦庄”里人声鼎沸,熙熙攘攘,阿诺的朋友絮絮叨叨地劝他买Vpal。安静的间隙,阿诺环顾身边,估摸着大厅有三四百人,一起来参加大会的,多是中老年人,他们中有开店开厂的企业主,也有单位高层,看上去富足、安逸,他们不会念英文,称Vpal为V宝币。

  东钱湖是宁波著名的旅游景点,大会参与者多是开车至此――地点偏远,没有公共交通。阿诺觉得,这里有钱人要开车过来,闲杂人士难以进入,监管部门不易察觉。

  大会从中午12:30开始,在主持人的介绍中,Vpal是一种等同于比特币、莱特币的虚拟货币。演说者从电子邮件SMTP协议、互联网HTTP协议讲起,声称目前货币通讯落后,Vpal是全球金钱协议。

  接着是一段国际宣传片,配上制作绚丽的PPT,阿诺只觉得满眼充斥着互联网与金币的图片。

  主持人将Vpal宣传为一种信仰,无论是涨跌,都不要抛,“很多人在推销时,跟亲戚朋友说,这个能赚大钱,你们都错了,Vpal是一种信仰,我们要把它变成世界统一的货币。”

  会场布置了十几张圆桌,阿诺和其他没抢到位置的听众,站着听会。待主持人介绍完,每桌轮流有一位Vpal信仰者站起身来,补充介绍Vpal的优点。每位信仰者语言流利、口齿清晰。

  阿诺怀疑这是主办方安排的“托儿”:我还没记全PPT的内容,这些人怎么倒背如流?

  关于Vpal的正能量故事不断在圈里流传。几天前,“达哥”声情并茂地向阿诺讲述了自己通过Vpal发家致富的故事,虽然他的事业曾经失意多年。阿诺认识“达哥”四五年了, “达哥”给各类传销项目都投过钱,却从来没有发迹过,如今,在Vpal圈,“达哥”摇身一变,成为了Vpal宁波地区的核心成员。

  傍晚,大会结束,阿诺和众多听众被邀至湖里的一条船上进行晚餐,之后上岸,继续聚会、聊天,活动全部免费。赚钱的喧嚣与骚动,充斥在夏日的空气里。

  ◆ 三问Vpal

  有下线能坐等“下蛋”?

  7月以来,北京,Vpal被广泛介绍至各种金融培训班、高管班、MBA班,一位比特圈内人曾经历过:“金融行业的企业家聪明,大多明白比特币的协议,Vpal介绍者一般都打着比特币的幌子,待高管们开始感兴趣后,他们马上话锋一转:你不会挖矿,没关系,我们帮你挖。这些企业家没有真正身处比特圈,不了解真实情况,很容易受骗,我周围有朋友投了几十万元、几百万元。”

  Vpal的推销者异常热情,不懂电脑的中年人们若是流露出加入的意愿,推销者们可以上门服务:帮你打开电脑,登录网站,设置Vpal账户,直接将密钥放入钱包,充值购买交易。如有需要,还可以免费修电脑、重装系统。

  宋鸿兵、周华健、任贤齐等明星也出现在Vpal的世界。介绍阿诺参加东钱湖大会的朋友――他的上线,在宁波从事零售行业,被邀请至7月22日的Vpal澳门大会,多位明星出席了当晚在澳门喜来登金沙城中心酒店的Vpal晚会。那晚,阿诺的朋友更新了微信朋友圈,上传了多张晚会明星照片。

  阿诺听朋友说,澳门大会上,Vpal组织者以最早发行时的低价卖给参与者,还打了折,声称将来要上市,朋友毫不犹豫地入手了几十万元。“澳门大会一般人参加不了,需要被邀请。”朋友介绍,不仅是澳门大会,但凡进入Vpal圈,都需要熟人介绍。

  一切为了金钱。在Vpal的游戏规则中,参与者获得的全部收益,包括持币收益和推广收益,持币收益由用户持有Vpal币的数量决定;推广收益是用户发展下线后,根据下线购买的金额,上线可以获得相应的Vpal币作为奖励。

  朋友发给阿诺一个网址链接,待阿诺注册账户后,再发来一串密钥,阿诺把密钥放入交易平台的钱包,上线可以通过这个钱包得到提成――平台每天自动发新币,不需要用户挖矿。

  阿诺的朋友发展了十几位下线,他们每天给上线带来五六千元人民币的提成,二线发展三线成员,获得的收益也要给上线分一杯羹。

  真的是 “虚拟货币”吗?

  虚拟货币圈里人极力和Vpal划清界限。

  “太高调,拉人头,有组织,违背了‘去中心化’的原则,根本不是我们的作风。”

  “老百姓不理解原理,把Vpal币和比特币混为一谈,冒牌的虚拟货币搞传销,坏了正牌的名声。”

  比特币圈的微信群里,极客们讨论着,忧心忡忡。

  科技媒体壹比特爆料,多位业内人士证实:Vpal盗用开源的Ripple(瑞波协议)源码,并没有额外的技术含量。

  Vpal抄袭Ripple(瑞波),已被在虚拟货币圈内的众多极客们公认。瑞波科技创始人兼CEO孙宇晨近日烦恼不已,“从宣讲材料、视频到代码,甚至我平日里演讲的内容,都被Vpal抄袭了,很多人听了我的演讲,以为Vpal和Ripple有关,还上当受骗了。”孙宇晨听说Vpal通过电话推广,专门打给老年人。

  Vpal并未在比特币中国、火币网等大型交易平台公开买卖,玩家只能在Vpal自己搭建的平台交易,它更像是一群人的自娱自乐。

  真正虚拟货币的发行,有一套严格的流程。一位比特币交易平台负责人介绍:新型虚拟货币首先要在论坛上公开算法,出具一份类似“白皮书”的文件,然后再陆续登陆主流的交易市场,选择公平的分发方式,但是Vpal的交易平台是自己做的,宣传中夸大了用途,找了名人站台,不是真正的极客做法。

  阿诺是计算机专业出身,看出蹊跷:Vpal根本没有算法,与协议无关,更不是什么虚拟货币,据Vpal中文网介绍,它初始发行1000万枚,总量达到10亿枚,而目前影响力最大的比特币,总量也不过2100万枚,Vpal怎么可能每天挖这么多币?

  同样的质疑,他在Vpal相关的QQ群里提过,很快,他被踢出了群。

  钱究竟去了哪里?

  这几天,阿诺的朋友在Vpal交易平台将手里的几个币变现,待平台打钱回来,已经是72小时之后,以往延时一两天也是常事。与Vpal相关的QQ群里,有这样的公告:交易平台繁忙,若不能及时还款,敬请用户原谅。

  用户在Vpal交易平台充值,通过网银付款后,网页显示钱汇入上海汇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办公地址在上海市中江路879号上海天地软件园二号楼四层。8月19日,《IT时报》记者找到了这家公司,在四层楼面有两个正对门的办公间,一边为汇潮支付有限公司,一边为汇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墙上挂着“e汇通”的Logo,它掌管一家叫做汇贾商城的电商网站。

  汇潮支付是第三方支付公司,与汇阜同属于汇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商城和第三方支付是公司的两个业务。工作人员承认Vpal是汇潮支付的一位客户,用户的钱经过汇贾,再进入Vpal的账户。

  汇潮支付工作人员并不了解Vpal是什么,“我们接入了上千家商户,相关证件资料,我们都会仔细检查。”不过,关于Vpal的具体情况,他们不愿透露,也不愿继续帮助记者查询钱的去向。有业内人士认为,第三方支付平台的监管不是特别到位,商家审核不够仔细,Vpal平台每天流动大量钱款,使用第三方支付平台,有关部门很难去查资金流向。

  2013年12月,央行曾明确对第三方支付公司提出要求:禁止银行、支付机构为比特币、莱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网站提供支付和清算服务,对于已经发生业务的支付机构应解除商务合同。

  ◆ “神秘”的Vpal

  没人知道Vpal是谁的

  Vpal官方网站上有一个QQ客服窗口,计算机专业出身的阿诺通过反查网站源代码找出了Vpal的企业QQ号:800088770。

  在腾讯QQ查找一栏,输入此号码,搜索到其隶属公司为“远望达”,办公地址为深圳市罗湖区莲塘工业区一小区104栋A305号。在谷歌地图上,该地址为一片工厂废墟,而在百度地图上,同样的地址显示为“佳乐美商旅有限公司”,标签为“国际旅行社”。

  在深圳企业信用网上,远望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资料显示是该公司入住深圳市润合网络平台商务有限公司。在润合的官方网站上,其公司地址与“远望达”同处一室,其自我介绍是:为没有办公场所的经营者,提供注册住所挂靠托管服务以及其他配套商务秘书服务,注册一个公司只需要2天,其生成已经帮助千家企业代为注册。阿诺打电话给润合,对方询问:您需要代办注册吗,我们还可以提供虚拟场地地址。

  深圳企业信用网上,远望达的营业执照注册日期为2012年,股东为秦××和唐××,当年纳税人状态为非正常,2013年,该公司过了年审。润合向《IT时报》记者证实,远望达是以电子商务名义注册的公司,并没有资格销售虚拟货币产品,而且由于2013年未曾续费,如今润合已不再为远望达提供地址托管服务,也不再与这个公司有任何联系。

  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远望达公司一样,Vpal的网络域名也颇值得推敲。通过域名查询工具Whois可以查到,Vpal 钱包、Vpal交易系统、Vpal实验室的域名,都于今年6月10日注册,且注册商都是美国最大的域名注册商GODADDY公司,这意味着,这三个域名也都是由GODADDY代为注册,一般而言,正规企业很少会如此操作。

  对于Vpal真正操盘手的追查,到这里似乎陷入了困境。8月21日下午5点30分,Vpal币的最新价格一枚568元,成交量是656139.83,据此计算,交易系统内的Vpal币交易额已达3.72857亿元。而如此巨大的金额由谁来操控,竟然是个谜!

  反传销高手:这就是传销

  开大会、拉人头、盗用Ripple源码,由一系列第三方代办公司构建,Vpal的身份似乎不是单纯的虚拟货币。

  中国反传销协会创办人李旭介绍:根据《禁止传销条例》,三个特点可以判断传销:组织要求缴纳费用,取得资格;发展下线,层级关系;通过层层返利,多层次计酬。

  “Vpal打着高科技的幌子,其实没有真实的货币产品,买币是变相的缴纳入门费,取得加盟资格;发展下线获得推广收益,形成上下线的层级关系,上线要求下线将Vpal放入钱包,上线可以从中得到收益,层层返利。”李旭分析,中老年人对网络不太熟悉,缺乏投资渠道,有一定的积蓄,容易上当受骗。

  “人们就是着急赚钱。”李旭遇到很多求助、咨询,沿海地区经济发达,人们的思想观念比较超前,看到一个投资回报高的项目,容易受骗。

  喧嚣与骚动之外,阿诺依然按时上下班,做着IT技术工作。他打开电脑,依然看见Vpal官方QQ群里,追随者们闪烁的身影。面对媒体近日的负面报道,Vpal支持者在群里解释:“这是竞争对手比特币出钱找媒体写负面报道,买通网站,想写正面报道的朋友们捐款攒钱找媒体,把钱打入以下账户……”

  阿诺身边的朋友,企业主、单位高层,仍然在Vpal里投入几十万、几百万,乐此不疲。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