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美股评论:不是什么泡沫都可怕

戴维 发布在 快讯 0 4176

  导读:MarketWatch专栏作家纳廷(Rex Nutting)认为,虽然美国在一些不同的领域都出现了泡沫的迹象,但是这些泡沫远不能与当年的互联网泡沫或者房地产泡沫同日而语,美国经济的情况也有所不同,决定了泡沫破灭并不会造成多大损害,不必过分担心。

  以下即纳廷的评论文章全文:

  国际结算银行发现了泡沫,国际货币基金发现了泡沫,《纽约时报》发现了泡沫,席勒(Robert Shiller)发现了泡沫……甚至耶伦(Janet Yellen)都已经发现了泡沫。

  看来,或许真的是有些泡沫存在。

  不过……别慌。你根本不需要夺门而出,卖掉能够卖掉的一切。你更不需要举着牌子去联储示威,要求耶伦立即加息。我们应该先试着换个角度来思考问题:

  有泡沫又怎么了?

  资产价格上涨得过高,最终让投机者玩火自焚,这关我们什么事情?那些家伙自己当初心甘情愿为艺术品、社交媒体股票、农场、贵金属、垃圾债券或者房地产付出过高的价格,他们赔钱就没什么值得同情的。总之,这和大众无关,也和联邦政府无关。

  其实我们应该说:有些泡沫是严重的,而另外一些则是温和的。

  1990年代晚期的股市泡沫,2000年代早期的房地产及信贷泡沫,这些都是非常可怕的存在,一系列重大经济灾难的源头――这一结论,已经是大多数人的共识。像这样的泡沫,都是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来避免的。

  可是,现在人们所谈论的大多数泡沫根本就不曾给我们的经济带来那种程度的风险。

  推特(TWTR)的股价是泡沫,比特币是泡沫,爱荷华的农田是泡沫,就算是那样,又有什么了不起?哪怕将这些资产价格一路炒高的投机者最后赔掉自己的裤子,也不会对我们余下的人有多大影响。我们的经济,我们的市场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我们的命运并没有和那些东西联系在一起过。

  当然,如果整体股市,或者我们住宅房地产市场的一大部分处于泡沫中,那又另当别论了,我们就必须去担心了。驱动着整个经济的泡沫是可怕的。通过庞大债务造就的泡沫是可怕的。威胁到金融系统稳定性的泡沫是可怕的。

  可是,处于那些二流的,孤立的市场上的泡沫,根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问题的关键并不只是规模:相对于我们的整体经济,次级抵押贷款只是很小的一块,希腊政府债务更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这些泡沫却是很危险的,因为它们可以淹没更大的,具有系统性重要意义的机构。

  让我们试着通过这样的逻辑来分析。

  我们今日的股市和房市到底怎样,是危险还是安全?

  联储近期的观点是,整体而言,股票和房地产价格还都是处于历史正常波动区间之内。不过,联储也发出了警告,说“较小的企业,还有社交媒体和生物技术企业的估值似乎是被夸大了”。

  如果联储是正确的,那么我们现在大可不必杞人忧天。眼下并没有严重的泡沫,如果社交媒体、生物技术和小型股票的温和泡沫破灭了,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当然,很多人可能都不会同意联储的判断,而是坚持认为整个股市都已经进入了泡沫区间。不错,正如联储所说,大盘的市盈率还在“历史正常波动区间之内”,但这区间之内也是包含了那些泡沫年头的。

  其实,我以前就曾经在文章当中提到过,我认为股市正在泡沫化。它正在逐渐接近一个关键性的临界点,即崩溃会严重损害经济的临界点。联储必须采取先发制人的措施让泡沫中的一些气体排出,比如提高保证金门槛,或者是动用语言攻势来警告投资者。

  并非所有股市崩盘都会破坏经济。比如,1987年的崩盘对于就业或者经济增长就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当时,股市根本说不上是经济的推动引擎。

  可是,2000年的崩盘却对经济破坏不小,因为1990年代晚期以来的强势经济增长,其背后的支出和投资等很大程度上都应该归因于股票,尤其是高科技股票的高估值。

  那么,市场现在已经呈现出同样的危险态势了吗?答案是,那倒不见得。

  企业投资原本就相对疲软,高估值也没有帮到什么。事实上,企业都在借钱回购股票,以此推高股价,而不是将资金投入自己的运营。在另外一方面,消费支出受到了财富效应的推动,但整体而言也非常有限。如果股票价格大幅度下跌,将只会影响到少数更富有的,持有股票的家庭的支出。

  客观地说,如果股市现在崩盘,会损害到经济,但是损害程度远不能与2000年及2001年同日而语,原因有二――首先,和当年相比,现在投资股票的家庭要少得多,其次,资本支出并没有受到泡沫市场的推动。

  2008年至2009年的衰退是直接由房地产泡沫造成的。更高的房价和宽松的信贷使得消费者可以将数额庞大的资金投入消费支出,远远超过他们的工作收入。与此同时,这泡沫也怂恿大量资金投入了房地产市场。当泡沫破灭,需求瞬间崩溃。

  房地产泡沫的重大特征之一就是,大规模的以杠杆支撑的成长,而这显然也是今天所没有的。当泡沫破灭,由于杠杆作用的缘故,整个金融体系都面临着巨大损失的风险。可是今天,贷款增长是很疲软的,金融部门尤其是如此。

  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潜在的风险有多大,发现泡沫也不必太担心。并不是每一场夏季风暴都是卡特里娜或者桑迪,也不是每一次资产高估都是互联网泡沫或者房地产泡沫。

  有些泡沫确实非常可怕,我们必须提起足够重视,而另外一些,就当它们是小插曲好了。(子衿)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