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Coin

李扬:互联网金融发展需要更好监管

戴维 发布在 快讯 0 3482
李扬:互联网金融发展需要更好监管  首届期货创新大会――“2014期货经营机构创新发展研讨会”于9月17日在北京举行。上图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吴腾飞 摄)

  新浪财经讯 “2014期货经营机构创新发展研讨会”首届期货创新大会于9月17日在北京举行。政府部门有关领导、专家学者以及来自期货行业等的各方代表将齐聚一堂,为期货业创新发展献计献策,勾画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发展蓝图。新浪财经作为独家门户战略合作伙伴全程图文直播本次大会。

  以下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讲演实录。

  李扬:各位同仁上午好!非常荣幸和业界精英们汇报自己一些心得。因为时间比较有限,给我就三十分钟,我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主要做两方面的研究,一是整个大形势,我们所谓新常态这样的概念下,讨论我们行业的特征,应该采取的政策。另外在做关于金融改革,可能有些同志也看到,我们用金融“乱象”来形容我们目前的金融状况,这种状况不动手术的话,对我们未来的发展会产生极大的阻碍作用。但是这两个题目都比较大,半小时都说不了,所以我今天在我们选一个,有一定关系的一个情况,就是互联网金融问题。

  为什么选互联网金融呢?刚刚听到尹主任说到,要用互联网发展期货业,我觉得互联网虽然说是一个很具体的事情,但是在它的发展背后,在对待它的发展一些当局的态度,以及社会的讨论等等,很集中的能够反映我们对金融的一些基本的概念理解,发展路径的理解。所以这样的问题虽然说是一个点,这个点能够反映很多问题。一个事实就是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最近几年是风生水起,发展非常快。而且时间不长,就几年的时间,我们看到的统计上,到今年二月底,余额宝[微博]投资户数已经超过八千万,比我们现在市场,搞几十年的市场开户的活跃户数还要多,资金非常迅速的积累了大量资金,变成了全世界第四大基金。研究这个很大的经营活动,我们必须有一个参照,因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在我们当前发生的事情,通常在发达经济体当中都会有翻译,但是我们看到互联网金融就是没有翻译,甚至词都没有,这件事情在中国搞得这么大,但是在发达经济体当中甚至没有概念和理论框架,这就使得我们对互联网金融的研究,就要很好的寻找它的入手处。我们觉得入手处就应当是中国经济的过渡性特征,它不是一个成熟的经济体和金融体系生长的工具,是在一个不成熟的,在一个大的环境中产生的,所以从金融市场不完善的角度,来分析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从改革的角度,来确定应对措施,这应当是正确的路径,我觉得对互联网金融应该这样来看。

  我们都是很笼统的说互联网金融,但是仔细发现人们讲了几类事情,一类是互联网货币,一类是互联网金融。所谓互联网货币就是在我们传统的货币金融体系之外,现在有了一个可以创造货币的机制,它直接挑战的是中央应有的权力,这件事情我们必须研究,但是大家大量说的是互联网金融,是在传统货币供求体系中,运用传统的货币或者在运营传统的货币产生的一些新的金融活动。大家注意,一个是在它之外,造了一个东西,一个是在它之内,用它的东西。所以我们在用这个词,笼统说的时候,一定要清楚哪些是创造了互联网货币,哪些只是互联网金融,大家都知道,货币和金融是不同的。金融是货币有条件转让,是以货币提供到市场上为前提,无论是加快速度,重组等等,都是以传统的货币为标的的。因此,金融活动从国际上说,货币当局是可以调控的,惟有互联网货币,就是在传统货币体系之外创造出新的支付手段,这个是我们传统的货币政策体系不能触及的,是真正的挑战。所以我们一定要清楚,前面我讲了体制,再看这里面讲了两个事情,一个是货币,一个是金融。

  我们先看互联网货币,比如游戏币、Q币等各种积分,但是它还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混合金融机构创造的货币,一个群,大家共同认这个东西,我们这里面交易都用它,这不就是货币吗,所以我们在互联网货币发现了货币的本质,大家知道对货币定义,马克思主义说是一种商品,西方国家是大家认可,它就是货币。我们都觉得这个是货币,它就是货币。所以在互联网的社区内,产生了大量的在社区内认的货币,这不就是创造货币吗,大量的产品在用它们来记价和交易,而且它被接受的范围是在不断扩大的。所以我们觉得现在是存在着民间私人化的货币供应体系,正在携高科技之力逐步发育,但是没有被统计在银行货币概念内,假以时日,它或许会颠覆现有的货币,但是现在时日还不够。

  顺便说一下大家炒得比较热的比特币,比特币不是货币,那是资产,互联网金融发展过程中,我们回头看很多根本性的概念,比特币只是资产,现在很多人混淆,说各国银行在买黄金,黄金不是货币,它是资产。货币本质是记价标准是交易中介,从这个方面来说,比特币没有这些功能,所以它不是货币,只是资产,犹如房产一样。所以我们这次金融危机,特别是新的发展,让我们知道,货币、金融不一样,货币、信用不一样,货币、资产不一样,这个区别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看得很清楚。货币是私人货币,这里面存在三种情况,一种情况和法定货币不同,就在社区内用。二、单向兑换,不能反向,法定货币可以买虚拟币。三、法定货币和虚拟货币可以互换,互换产生的基础是什么?就是在我们现实生活中,越来越多的出现了一种新的产品,就叫数据化差别。大家注意,数据化产品产生,使得这些私人货币真正登堂入室,因为一个程序,那你肯定要拿人民银行[微博]发的钞票去买,但是因为程序是互联网产生的,可以用互联网产生的东西去买,完全替代这个东西。当然,我们经济生活中,数据化产品,越来越多的时候,这些互联网货币作用越来越大。所以互联网货币产生,是由于互联网发展,特别是互联网数据化,数据类的产品发展,有密切关系,如果说我们的数字化是一个趋势的话,那么私人货币发展肯定是一个趋势。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似乎看到了货币消亡的现实路径。现在我们当局面对的挑战非常严峻,但是不管怎么说,虽然它具有革命性,互联网货币还在一个小范围里发展,在小范围里发挥它的功能,大规模发挥作用,我觉得还有待发展。但是现在在美国,相当一些领域中,我们已经看到了互联网货币和现实货币之间的高度替代性,已经不是那样了。

  但对我们现在来说,还是互联网金融,我们把互联网货币抛开,互联网金融特征就是货币市场基金加小额贷款,它的金融特征就是这样的特征。我们说它不是一个特定的业态,它是依托于海量的数据积累以及强大的数据处理能力,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信贷、融资、支付一系列金融中介服务,这里我们强调,一是基于大数据,二是基于新的算法。高频数据可以用,非结构化数据可以用,在传统条件下,我们是用不了的,但是在互联网上,我们是可以用的。另外它是由于有了数据,再加上计算技术,有了新的信息处理能力,产生了新的信息。三是通过平台,可以替代传统业务。我们认为可以从技术和金融两端来认识互联网金融,技术一端是互联网为载体做金融,可以提高效率。金融这一端,它是货币市场基金或者其他的基金,它使资源配置和互联网支付功能有效结合,所以狭义的互联网金融就是货币市场基金加小额贷款。一讲到基金,这个话就多了,因为在美国货币市场基金,是它的利率市场化的主要载体,货币市场基金它的发展事实上是金融自由化的一个主要活动,但是这个东西在中国发展中,衍生出另外一个结果,所以我们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有必要做一下中美的比较分析,而且这个分析必要性非常强,因为当时的美国和现在的中国,在制度环境上非常非常相似。我们知道当年美国在货币市场基金发展之前,它有过一个利润管制,特别是对于一些机构吸收存款,利率上限。同时在管制金融体系之外,有一个市场,这个事情一开始还不突出,但是有一个事情触发它之后,使得这个矛盾就爆发了,在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通货膨胀飙升,使得民营利率飙升,因此民营利率不断撞击当局规定的利率上限。怎么办?于是就有了货币市场基金,所以我们看到七十年代一些投资公司顺应市场要求,创立了货币市场基金。它的基本路径,从银行吸收资金投到市场上去,为什么投到市场上?因为市场上的利率是不受管制的,因此,由于通货膨胀背景下,市场利率是不断上升的,大家注意这样的背景。货币市场基金发展非常快,而且它构成了应当说在这次危机之前美国金融体系发展很重要的特色,长达三十年的利润进程,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不断体现出它的替代产品,特别是替代存款的有效工具,77年不到40亿,82年5400亿,08年超过3.5万亿,目前基本上在美国市场上是最大的品种。与货币市场基金高歌猛进的势头相比,就是传统业务不断萎缩,美国银行现在基本上回归了它支付清算机制的本来位置,它吸收存款,返还贷款,金融资源配置的功能是高度弱化。

  我们特别想关注的是,面对这样的局面,美国的当局是怎么解决的,我们发现世界各国当局,面对资金从银行往外走的状况,首先反应是拉回来,就像我们现在,表外我们曾几何时,我们说大力发展表外业务,现在真表外发展起来了,要拉回来了,银行外发展直接融资,写了十几年的中央文件,真正发展起来了,最后完全拉回来,都让它回归表内,回归场内,这很自然,所有当局,包括美联储,也是这样做的。它的措施就是两类,一类是外面市场上有赚头,利率高,于是我把里面利率天花板不断提高,让它到外面去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利益,你还回来。二是各种各样的监管法规禁止,处理那样一些资金向外倒的机构,你也发现美国在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金融监管的案例,大量数据证明了这个关系。但是直接融资的发展,货币市场基金发展是不可阻挡的趋势,很快就发现这样做是不行的。所以在八十年代就改旗易帜,就出现了后来被我们统称为“自由市场经济”和“自由主义浪潮”,它有几个方面,放松管制,推动利率市场化,打通银行和市场关系,模糊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关系。像我们正在这个历史关头,在我们概念里,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是天然不同的,是此涨彼消的。美联储是打通,模糊的概念,其实很简单,银行传统的存贷产品,交易起来就是和直接融资很接近,它的基本思路就是这样的思路。

  这样一些监管的实践,最后凝聚为两个重要法规,在座很多跟我差不多或者年纪轻一点的,要研究货币银行,把美国八十年代的银行法,可以作为重要硕士论文题目,他的银行法就是做的这几件事情,虽然允许商业银行也做MNS的帐户,索性谁都能做,八十年代的银行法就是在打通,不是拉回来,而是让受到冲击的传统商业银行体系,也做这个市场。这个思路是完全不同的,我们现在是拉回来,当然我们几个行长、副行长,我也跟他们讲,这个你把它拉回来还可以,你要苛增准备金,那都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你是把银行准备金降夏历,我们现在处在这个十字路口,是把外面搞得跟银行一样,还是银行跟外面一样,现在两个法规放开了允许银行经营市场化产品,到1986年旧条例废除,标志着美国利率市场化完成。我们注意研究互联网金融的一些著作和论文,关注了它的基金特征,但是比较少的关注通过这个基金,是利率市场化现实的路径,而不是简单的我们推利率市场化,大家等着存款利率放掉,那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歧途。利率市场化其实应当让不能交易的东西让它交易起来,这才是利率市场化正确的路径。

  我们刚刚讲美国就为了说中国,美国的货币市场基金发展是从银行中来的钱,向市场中去,这个过程不断发生发展,利率市场化直接融资发展起来。中国就很讨厌了,我们是从银行中来,经过市场回到银行中去,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包括那些影子银行,最后赚的都是银行的市场。当然法定的存款贷款利率有差,还有自由定价,可以赚那个钱,所以他们对应的还是银行内产品,而不是市场的产品,使得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事实上强化了中国的间接融资,而没有产生促进直接融资发展的作用。我们当局的这样一些监管举措,加剧了这样的逆势转化的过程,不断拉回来,拉到我们里面去,这是很有问题的。所以我们现在所谓互联网金融百分之八九十做什么事呢,把银行的钱拿来,因为银行的钱再出来,成本是极到的,它用这个方式,绕过了所有成本,没有和议贷款限制,没有资本充足率的限制,没有利率上限的限制,所以很自由,所以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是降低了成本,使得本该有的成本,在这里得到了直接体现。反过来说,我们正规的金融体系里成本太高,可能大家也会看到有一个计算,我们现在主要是四块,年利率,和议贷款规模,资本充足率和存贷率,四个大概把整个利率抬高六到八个点,这个已经有人计算出来了,而且我们知道我们当局知道这样结果。所以现在想解决货币供应很多,但是货币供应贵的乱象,就有你怎么解决的问题,不从根子上铲除这个障碍,它永远都是这样,目前国务院密集出台措施,七八月份可以看到贷款更难,利率更高。

  我们既然已经到了这样的情况,我们就知道下一步怎么发展,我们对于互联网金融还要有一个认识,刚刚我们做了货币和金融的区分,金融主要是小额贷款和货币市场基金,它所以能够有这样足够大的作用,产生这么大的冲击,就在于它是从金融根本上介入金融的,所谓金融的根本,大家都知道,金融是一个进项,金融90%多的收入是来自信息业,而互联网金融就是从信息层面入手,根本上改造传统的金融。我们知道传统金融机构只能靠一些结构化数据,大量非结构化数据我们用不了的,即使拿来也是一堆垃圾,处理不了,由于现在结构化数据很少,这方面不需要用很高级的计算方法,高频交易和算法交易就无用武之地,但是互联网金融改变了这一切,互联网金融用的大量的是非结构化数据,包括性别、年龄、身份、地址等等,这些东西在他那里都是有价值的东西,通过计算都能够找到他的信用特征,都能够构成发放信用贷款的根据。前几天我有一个学生,是征信系统的,有关领导让他们从征信系统来分析一下中国的风险,他跟我说,他们做了以后发现很吃惊。最大的吃惊是,中国的贷款90%都是抵押和担保,所以结论是中国传统银行体系,就是一个大帐目,所以这里面怎么不会贷款难呢,但是互联网金融就打破了这样的局面,它可以找到可以信赖的,反映客户数据的信息,所以他们有一套收集、处理、计算、分配系统,使得信息成本大幅下降,提高了风险管理的效率。互联网金融产生大的影响,绝非是幸运,是因为它用了信息,它在信息层面上,信息收集、处理、计算、分配上,比传统金融业更加有优势。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普惠金融在互联网金融平台上做到了,你要在传统体制下,怎么给农民发贷款呢,谁都不知道他的信用。我们现在互联网金融彻底打开了这个局面,而且大家注意,它是实时的信息,马上就知道你这个人的信用。所以我们看到大量的基于互联网上的普惠金融的发展,而且有了成功的拓展。

  因此,我们可以回头归纳一下互联网金融是各种金融功能的总成,支付、清算、定价、交易、成本、贷款、货币,都在互联网金融平台上,得以整合,得以总成,所以它的发展是不可遏制的。

  最后我们说到,我们这样分析下来之后,无非是想一个是正确理解互联网,另外是采取正确的政策来对待互联网,因为互联网发展的挑战有这样几个方面:

  一、要进一步迅速推动利率市场化。不是说等着存款上限率的突破,而是要让产品交易起来,美国是让产品货币市场基金化,我觉得类似的过程应当在中国发生,我们应当鼓励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们说应当从银行这一端着手,扩大银行的经营范围,推进我们的经营,以存款基金化为抓手,促进存款利率市场,这是一个思路和建议。

  二、在混业经营的框架下发展直接融资,不是在和间接融资框架下发展直接融资,我们现在是我发展了,我吃你的,我们发展了,我们能不能互相发展。所以我们现在应当主要的抓手,应当支持混业的金融产品,鼓励创造大量新的互联网经营交易的产品,现在我觉得我们监管层面上,还是分业监管,但是在产品层面上已经大规模混业,市场走在监管前面,所以我们应当顺应市场发展,推进监管现代化。

  三、支付清算机制市场化,互联网金融最早是支付清算,这是传统银行体系的命根子,但是互联网金融从命根子上入手,我可以支付清算,第三方支付,这个应当放开。

  四、对互联网金融要监管,但不是更强的监管,而是更好的监管。美国的新的金融管理法,它的精神不是更强,原来在通过之前,大家都在议论,史上最严格的什么什么,回归三十年的分业,讨论很多,最后通过了之后,大家发现,它对我们大家都很关注的事它都不管,无非是提高透明度,第三方中央交易对手,提供一些保证金,就是信息,明确风险责任,而不是限制它的业务发展,这是它的框架。

  我觉得到今天,我们借鉴美国的经验,应当走市场化的道路。我今天讲这个题目,实际上也是想深化开来,中国金融业改革面临十字路口,这么多年,因为经济增长非常快,水满金山,什么东西都不要看,发现到期了,水落石出,什么问题都出来了,这个时候我们一些体制机制性的问题必须解决。刚刚说的这样一些问题,包括监管理念的调整,都是需要解决的,如果不解决,我们未来的发展是非常堪忧的,如果能够解决,那是很光明的,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沿着市场化路径走下去,谢谢各位!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