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com手机客户端

收编打车软件伤害市场活力

戴维 发布在 快讯 0 3992

  快的打车、嘀嘀打车持续半年的“烧钱大战”才刚结束,交通运输部5月27日公布了一份征求意见稿,该意见特别指出,各地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当加强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的统一接入和管理,逐步实现人工电话召车、手机软件召车、网络约车等召车需求信息,通过统一的城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平台运转,并推送至统一车载终端播报。这份通知被外界视为是要“收编打车软件”,甚至有网友戏称,快的和嘀嘀“补贴的几十亿白烧了”。

  打车软件这个新兴行业再次被推上舆论风口。前一段时间快的和嘀嘀两家打车软件靠补贴竞争之时,各种争议也并不鲜见,但总体而言,消费者对这两家打车软件保持追捧之势。快的和嘀嘀的出现,无疑是移动互联网对传统出租车行业的一种颠覆,出租车和等车的人由原先的盲目搜索,变成了现在的精确匹配。即便烧钱大战结束,消费者无法再享受“免费”或“优惠”的福利,但打车软件的便捷性并未损失。人们还来不及观察这两家打车软件的竞争常态,也还未来得及观察这两家打车软件到底能走多远,它们的江湖地位即将被这一纸通知抹杀。

  当然,从字面上看,交通运输部公布的《关于促进手机软件召车等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的通知》的意见稿,并非仅仅针对嘀嘀和快的。但从市场调查看,今年第一季度,快的打车的市场份额高达51.6%,嘀嘀占45.3%位居第二,其他如摇摇招车、打车小秘等已逐渐退出市场。所以,在公众心目中,这则通知就是针对快的和嘀嘀而来。通知刚刚公布,很多人都想起马云说过的那句话,“有时候,打败你的可能不是技术,而是一份文件”。

  任何一个新兴行业都会或多或少存在问题,打车软件自然也不能例外。有问题必须要规范,但是规范的手段未必就是“收编”。诚如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所言,“规范打车软件,在哪个平台不重要,核心应该是提高出行效率、提供公平的出行机会,需要规范,但并不是要统一到一个平台上才算管理好了。”

  通过行政命令,将所有的打车软件统一到一个平台上,这无疑是一种垄断。对于快的和嘀嘀两家打车软件公司而言,他们靠巨资建立起来的商业渠道和资源不得不被分享,对两家公司来说,无论如何都不公平。快的和嘀嘀利用现代化技术,对消费者产生了巨大吸引力,这是市场竞争的结果。它们的出现,对那些靠政府背景维持运作的打车软件形成了巨大的冲击,收编的根本目的,无非是为了保护那些“技术不硬背景硬”的打车软件。我所在的城市的运管部门,也曾投巨资开发过打车软件,但乘客和的哥都很少使用,最直接的一个原因是它不够先进:乘客必须提前半个小时预约。半个小时的等待时间里,又会浪费多少机会?当技术无法赢得人心时,市场又怎能培育起来?

  从打车途径来看,打车软件的使用只是一种补充,它并不是不可替代的。所以,在打车软件的选择上,更应该交给市场。乘客喜欢哪种打车软件,乘客如何使用打车软件,完全应该乘客说了算。任何市场事物在新生过程中都会出现不规范的“烦恼”,政府职能部门只需加强宏观的引导,以此促进这个市场的自净能力即可,动辄取缔或者强行统一,这都是一种“懒政”,或者说它隐含着某种管理的焦虑。

  发展活力永远都是市场经济社会里最值得追求的东西。如何才能增进市场活力,唯有简政放权。李克强总理曾表示:“简政放权是激发市场活力、调动社会创造力的利器,是减少权力寻租、铲除腐败的釜底抽薪之策。”民众为何质疑乃至反感这份收编打车软件的通知,无非是因为职能部门逾越了监管的边界,那只“看得见的手”遏制了市场主体的创新活力。如果说交通运输部日前下发的这则“收编”打车软件的通知真的是征求意见稿,那么,它真的应当从舆论的反弹中看到真正的意见。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