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7

三四线城市市场 还是民营快递挑大梁

戴维 发布在 快讯 0 3387

  IT时报记者 章蔚玮

  物流下乡是个大市场。先有阿里菜鸟网将目标锁定三四线城市的物流运送;后有京东宣布将通过与线下万家便利店合作,发展其三四线城市的网点布局;随后,顺丰亦公布了将通过内部竞聘发展农村网点的战略布局,一场来自电商和物流圈的三四线市场争夺战一触即发。但此时,摆在这些大佬面前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物流市场呢?

  四通一达未涉足 民营快递挑大梁

  被调查地区:山西省祁县

  京东和太原唐久超市合作试水的“京东唐久大卖场”刚刚上线不久,就收到用户投诉,称其买到的玉米有霉变。投诉当天,京东和唐久立即反馈,并在第二天下午由京东物流取走了霉变玉米,并予以退款。京东物流的快捷似乎从此事上得到了体现。

  京东由网络3C卖场起家,这次选择与便利店,而非数码家电专营店合作,除了业务考虑外,物流也是很难跨过的一道坎。事实上,大家电的物流配送在三四线城市始终是个难题。

  记者在天猫上尝试选购一台冰箱,收货地点选在山西省五线小城镇祁县。首先随机选择一家来自浙江余姚的电器销售店,确认收货点后,对方给出的时间是10天,而且收件人必须自行到物流网点提货,“我们走的是专线,两三天从余姚发一次货,到货后由网点和收件人联系。”同样的冰箱,在海尔日日顺官方网店,客服给出的时间是2~7天,有货的情况下,2天内就能确保送货上门。

  物流的快慢往往决定了消费的选择。在祁县当地,目前没有大型物流公司入驻。有能力承担大件货物运输的全部都是当地人自营的小型物流公司,他们拿出自家盈余的百来平方米房间作为仓库,再买上两三辆1~2吨的卡车就能开一家物流公司。在祁县这样一个人口不足30万的地级县,民营的物流公司一共只有五六家,由他们瓜分了本地所有大件物流往来。

  四方物流就是其中一家,其负责人告诉记者,外来人要做物流,很难站稳脚跟,“主要还是信任。”

  目前与四方合作的有五六家大型物流,其中一家在上海。通常从上海到祁县,只需5天左右,但由于这里的大型家电购买需求有限,为了降低卡车空跑率,四方每天只往太原发一次车,如果错过了当天时间,就只能等到第二天,物流效率因此变慢。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从太原发往祁县的货,太原物流要抽取35%的“手续费”,而祁县往外发的费用则全部为纯收益,“因此多发才能多赚钱”,但在祁县,“收多发少”的现状让当地的物流公司都面临经营窘境。

  而四方这样的民营物流公司尚未察觉到的是,一批打着官方旗号的物流部队正在悄然发起攻击。海尔旗下的独立物流公司日日顺,是目前三四线物流网点市场份额最高的一支官方物流部队,据统计,海尔独立物流日日顺拥有村级联络站19万个,全国17万家服务商中一半以上位于四线城市和村级市场。而随着阿里入股海尔,电商物流将被视为日日顺最具潜力的新增长点,而在三四线城市,一场来自民营与官方的较量在所难免。

  先到者为王 垄断收发件市场

  被调查地区:四川省绵阳市平武县

  在四川省绵阳市平武县,当地人张秋在不久之前承包下韵达一个快递网点,开始了她的快递生意。2011年,这个坐落在四川省内的小县城的快递公司还不足三家,但三年之后的今天,整个县城里的快递公司就达到了十多家,除了最早到这里的韵达和圆通外,四通一达全部齐聚,看中的正是这里旺盛的网上购买力。张秋说,她和朋友们从来不去超市买东西,“这里的东西太少了。”

  先行者的优势体现得非常明显。平武县旗下有7~8个小镇,由于地处山区,快递来往于几个小镇的运输成本也随之提高,对于快递业务尚未起步的后来者而言,要在小镇设点,就变得非常审慎。在这种情况下,最早布点的韵达成为了当地唯一一家在所有城镇都设有代派点的物流“老大”,占据着当地超过60%以上的快递业务。

  来往于平武县和各小镇之间的主要交通工具是卡车,每天往返一次,成为了县与镇之间的唯一物流通道。张秋说,如果县上的中通、圆通或者其他快递公司有件要“捎带”运到下面各镇,也必须通过他们的车,他们一般提供免费捎带。

  张秋解释说,卡车是韵达每月包租的,很多时间都装不满,空跑也是空跑,捎带也没有增加成本。另外,他们看中的是派送后的“来件”。“在下面的小镇,物流运输不方便,当地的居民会将要寄出去的东西存着,等有快递来了再顺便往外送。”因此,下面7个小镇的发件业务几乎被韵达所垄断,每天的接单量平均在10~20单。韵达设在小镇上的代派点,从某种性质上,同样也是最后一公里的“公共”收派点,除了搜集当地小镇的寄件送到韵达在平武县的网点集中,来自中通、圆通的寄件他们也一样收取,但需要额外收取费用。派点的工作人员都是来自小镇的当地人,信任度很高,这在张秋看来,应该很难有人能打破韵达目前的这种垄断。

  事实上,在三四线城市,四通一达,通过时间的累积,正在悄然瓜分这个隐形的巨大市场。在距离菜鸟网金义基地最近的浙江义乌,圆通和中通同样凭借先到的优势,占据了整个城市到以下县市最多的物流网点。一个来自义乌圆通分站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浙江每个城镇圆通都设有分站,而中通是他们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更多的网点是确保他们递送速度以及长久发展的基础,因此谁能更快地占据更多网点是他们目前最大的竞争压力,至于菜鸟网,这里的快递负责人听说过,却从未见过,“八字还没一撇吧。”

  记者手记 物流下乡要打“合作牌”

  去年本报记者报道的《三四线城市快递业发展报告》中提到的在内蒙、西藏等边远地区的快递业发展中存在的“供需失衡”,到了今年,这个老问题依然是困扰全国边远地区快递发展的根本症结。

  三四线城市物流并非未开垦的处女地,一批本土的民营物流作为主力早已在这里生根,他们遭遇到的供需失衡导致的盈利难问题,一样会摆在后入局的大佬们面前。互联网大佬们忙着“扩张”的同时,不如也考虑一下“土著物流”们遭遇的现实困境。资源重置,不如资源整合,单向挖掘三四线城市的需求,不如培植双向流动的能力。比如,电商、物流巨头如何成为三四线城市甚至农村向外输出产品的重要一环,就会是个有趣的课题。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